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脑瘫博士张大奎:两岁被诊断为脑瘫儿 21年艰苦求学

2013年08月05日来源:北京晚报我有话说

  

  

  在安徒生的童话故事里,有这样的一只丑小鸭,因为丑陋,他受到人们的唾弃和嘲弄。可是丑小鸭却没有灰心丧气,而是乐观地接受生活所赋予的一切。直到有一天,丑小鸭发现,经历了苦难与漫长的等待之后,他长大了,蜕变成一只令人羡慕的白天鹅。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位名叫张大奎的小伙子,因为小脑瘫痪,他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行走。在别人的眼里,他就像是那只默默无闻的丑小鸭。生活的磨难与苦痛,并没有让身为丑小鸭的他退却。对生活的渴望和理想的追求,张大奎一直做着自己最大的努力。终于,他的付出和坚持得到了回报。2011年,张大奎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成为人人羡慕的博士生。就像是那只经历了风雨、最终得以展翅高飞的白天鹅,张大奎在自己理想的道路上继续努力前行。

  转变·3年学会走路

  1981年11月1日,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声,河南焦作博爱县东马营村村民张守元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他就是张大奎。在大奎几个月大的时候,张守元和妻子发现孩子四肢协调的能力很差。胳膊向后撇,双脚不自觉交叉。为了查出孩子的病因,张守元和妻子带着大奎在全国各地跑,但是情况始终不见好转。就在大奎两岁那年,他的病情被北京儿童医院确诊,医生诊断大奎患有核黄疸后遗症,也就是俗称的小脑瘫痪。医生建议张守元带大奎回家,因为这种病当时没有好的治疗方案,唯一的办法就是坚持让孩子锻炼,或许能恢复身体的部分功能。医生的诊断和建议,给陷入了绝望中的张守元夫妇指出了一条希望的道路。

  没有任何康复训练机构,也不知道如何帮孩子康复,张守元和妻子没有放弃。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在两棵大树之间架起两根竹竿,让大奎扶着学习“走路”。这个过程更加痛苦,刚开始,大奎很快学会了在两根竹竿中间“走”。但他还没来得及品尝走路的欣喜,张守元就将两根被磨得发亮的竹竿换成了两条绳子。竹竿是硬的,如果走不稳还能靠双臂的力量支撑着,但是绳子就不一样了,支撑身体的力量完全落在了并不协调的双腿上。在学习“走路”这段时间里,大奎很不适应,经常没“走”几步,他就双腿跪地,两个膝盖被磕得鲜血淋漓,化脓后长出了厚厚的老茧。但是,张守元和妻子却很少扶他起来,他们总会鼓励张大奎自己去面对困难,想办法解决。渐渐地,大奎腿部有了力量,他走路的步伐也越来越稳重。正是父亲和母亲的鼓励和不放弃,奇迹发生了。9岁那年,张大奎可以自己拄着双拐蹒跚走路了。

  转变·12年艰辛求学

  9岁那年,大奎上学了,尽管比正常的孩子晚了3年,但是张守元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没有耽误儿子。可是,那个时候的大奎虽然可以拄着双拐走路,但是,他的左右腿用力不均,不能长时间站立,说话也不清,连系鞋带、扣扣子都需要别人的帮助。这种情景,让与张大奎同桌的程勇看在眼里,善良的程勇决定帮助这位行动不便的小伙伴。没想到,这一帮就是12年,上学时,如果张守元和妻子没有时间,程勇就骑车带着大奎上学。 那个时候,大奎每天去学校前不敢喝水,怕到了学校去厕所不方便,但有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要去,每次都是程勇小心地扶他去。就这样,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两个人都是同桌,在别人看来,程勇就是大奎的另一双腿。

  1996年,考虑到儿子的身体状况,张守元提前为大奎做了规划,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他咬牙为孩子买了一台1万多块钱的电脑。而在当时,“万元户”还是很多人奋斗的目标。张守元为儿子买电脑的事儿惹来了不少议论,有人觉得张守元是瞎折腾,“脑瘫儿咋培养都不会成气候的”。但是,张守元惊喜地发现,这台电脑为大奎的人生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

  在2002年高考时,大奎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在考试时十分紧张,越紧张,肌肉就越不协调,字也无法写快,不断冒出的汗水还把试卷打湿了,卷面显得很不清楚。顶着这样大的压力,大奎考上了大学,他选择了河南郑州一所当时愿意接收残疾学生的民办院校——黄河科技学院读大专。

  转变·9年的坚持考上博士

  相对于健全人而言,大奎的求学路并不是那么顺畅。由于身体上的缺陷,大专毕业之际,大奎开始面临人生的第二次选择,是继续读书,还是找份工作养家糊口。但是工作的这个选择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张守元和妻子认为,按照大奎目前的身体状况,他最理想的工作方式就是从事脑力劳动,如果半途而废,那么以后的生活不敢想象。就这样,在父母的鼓励和“逼迫”下,大奎开始了地狱式的学习。在专升本考试的前半年,他把自己关在宿舍里拼命复习,连出去吃饭的次数都很少,大多是请同学帮忙给他带回来。

  大奎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2006年,他顺利考入河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并在那里读完了研究生。2011年,硕士毕业的张大奎决定考博。“每次考完试,我担心的不是成绩,而是有没有学校愿意接收我这样的学生。”在考博前,大奎向不少博士生导师发送了简历,但大部分教授在得知大奎的身体状况后,有的选择了沉默,有的选择了拒绝。在大奎最绝望的时候,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樊孝忠的回信给了他信心。在信里,樊教授愿意接收他这样身体条件的博士生。有了樊教授的鼓励,大奎的拼命劲儿又上来了,他再次整日把自己关在寝室里学习,最终如愿录取。

  今年的暑假,因为还有课题要做,大奎没能离校回家。每天他的作息时间都很固定,早上五六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尽管还有两年才毕业,但是想到未来,大奎的语气中透露些许担心:“毕业后的安排还不好说,需要到时候看具体情况。”本报记者李环宇 实习生方心蕊  照片由张大奎提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