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第十二届南宁国际马拉松比赛招商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两男童遭奶奶“捆绑教育”致死 儿子称谅解母亲

  • 2013年08月06日09:33
  • 来源: 四川新闻网
  • 编辑:

奶奶为教育两小孙子将其捆绑在柱头上致死

  悔恨

  “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意都是为了他们好。”李芳用绳子把两个孙子捆在柱头上,孩子却不幸身亡

  调皮

  小孩的姨婆介绍,自家的门窗也被两个孩子破坏过多次,金项链也被他们拿走,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爱的缺失

  小孙子兵兵还没满周岁,他们的母亲就离家出走了;爸爸常年在外打工,一心就想为了孩子多挣钱

  渠县清溪场镇七眼村,李芳的家里大门紧闭。近日,她把自己关在暗黑的小屋子里,每每想起两个孙子因自己的“捆绑教育”而意外死亡,她总会忍不住流泪。悲剧发生在一周前,李芳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取保候审。

  捆绑教育

  俩孙子半小时后身亡

  7月28日早晨,闷热的空气让人有些不适,38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已持续几日。8时许,48岁的李芳准备到家附近的菜地里摘菜。家里还有她的两个孙子,大孙子强强6岁,小孙子兵兵4岁。

  出门前,李芳像往常一样找来一根2米多长、宽约3厘米的布条子,系在屋檐下的柱头上,绳子的两头绑在俩孙子的腰间,为了防止孙子逃脱,李芳绑得有点紧,还把绳子打成了死结。由于绳子不长,绷得有些直。看到孙子没有反抗,李芳出门了。

  约半小时后,李芳回家,眼前的一幕令她不知所措:两个孙子全身瘫软,绳子已经勒到了孩子胸部,孩子的身子半吊在柱头上没有完全着地,都不省人事了。她大喊着孩子的小名:“强强,兵兵,快醒醒啊!”李芳已经忘了绳子是怎么打的结,她紧张的双手直发抖,费了很大的劲才将绳子解开。

  看着孩子已经不行了,李芳跪在屋檐边,抱着孩子失声痛哭:“强强、兵兵,不要丢下奶奶啊,奶奶再也不打你们了。”李芳想起了电视里的急救知识,她俯下身子,准备给孩子们做人工呼吸。然而她一直从孩子口中吸气,而不是吹气,急救没有作用。李芳连忙拨打村里医生的电话,几分钟之后,医生到场,但两个孩子已经身亡。

  取保候审

  奶奶涉嫌过失致人死亡

  昨日,渠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的办案民警介绍,法医检查后发现,小孩大小便失禁,初步判定是窒息死亡。孩子身上没有中毒、电击等致死迹象,身体也没有明显外伤,只在胸部有几条被勒红的印记。办案民警经过走访调查,确定当天只有李芳和俩孩子在家中,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究竟孩子是怎么死的?民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没有目击者,孩子也没有呼救,细节并不清楚。不过,法医推测,因为绳子比较短,孩子越绷越紧,加上高温天气,绳子压迫到孩子胸部、肺部等器官致其死亡。目前,正式的尸检结果还没有出来。

  至于李芳为何要将孙子绑在柱头上,她告诉民警,因为孩子很调皮,怕他们在家里搞破坏。李芳承认,除了口头教育、打骂等,她曾多次用同样的捆绑方式教育孩子,从没出现过意外。邻居也向警方证实了这一点。目前警方已经立案,李芳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取保候审。

  记者探访

  性格

  砸门窗偷东西俩孩子是“破坏王”

  村民跟记者谈起这两个孩子都直摇头,说兄弟俩的行为有时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在他们上学路的沿线,10多户人家的门窗都被他们砸坏。他们还悄悄潜入他人家中,看见喜欢的东西就拿走,包括钱。其实他们就是好奇,有的东西刚拿走就扔掉了,有的还是户主的贵重物品。村民刚刚种下的菜苗,也被两个小孩连根拔起,扔在路边。李芳总因为这些跟村里人赔不是。

  “我都害怕他们到我家来。”小孩的姨婆介绍,自家的门窗被两个孩子破坏过多次,金项链也被他们拿走,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两个小孩看见路过家门口的摩托车、三轮车,就跑到路中间去拦着。大家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拦车,可能只是为了好玩。

  今年,李芳把两个孙子送到附近的幼儿园。俩孩子成了学校的“破坏王”,其他小朋友都会被捉弄。学校的墙壁、地板和教学设备也多次遭到他们的“毒手”。为此,奶奶也常到学校道歉。半学期之后,学校不愿再接收两个孩子。李芳前去求情,最终只有6岁的强强被留下。

  家庭

  妈妈离家出走爸爸在外打工

  当记者问起事发当天的一切时,李芳一度掩面而泣。痛哭中,她说,真想用死来解脱。“她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怎么吃饭了,每天只喝点米汤。”守在一旁的亲戚指着床头的药瓶说,现在她病了,每天需要两个人寸步不离地守着,害怕她想不开而自杀。

  “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意都是为了他们好。”李芳擦着眼泪,她害怕闭上眼睛睡觉,因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孙子。李芳说,平时经常教育孙子,很多办法都用过,打骂也不起作用,让她伤透了心。“有时打在孩子身上,痛在我的心里。”她坦言,想到孩子从小缺少父爱和母爱,每次想狠狠地打孩子一顿,都忍了。

  因为家里穷,小孩的父亲魏宁小学毕业就到外面打工。18岁那年,他和一个河南女孩未婚先孕,当年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世,就是强强。这对年轻的爸妈没有任何经验,只能让奶奶照看。两年后,他们有了第2个孩子,就是兵兵。孩子还没满周岁,他们的母亲就离家出走了。

  魏宁作为一个单亲爸爸,一心就想为了孩子多打工挣钱。孩子离世后,魏宁回来见了两个儿子最后一面,第2天就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对于这起意外,他没有责怪母亲,并写了谅解书:很理解母亲的辛苦,不会追究母亲的责任。(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纵深

  隔代监护不利教育

  只要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健在,对留守儿童采用隔代监护的方式比较多。对于这种监护方式,外出的父母比较放心。但这种监护方式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却有着难以克服的问题。一是由于天然的血缘、亲缘关系,监护者多采用溺爱的管教方式。较多地给予物质、生活上的满足和过多的宽容放任,而较少精神、道德上的管束和引导。

  二是祖孙辈年龄差距大,观念不一样,对待许多事物的看法往往存在很大的差异,“代沟”明显,难以相互沟通。一般来说,祖辈们往往以他们自己成长的经历来教育要求孙子辈,思想观念保守,教育方法简单。而现在的孩子见识广,喜欢赶新潮,寻求刺激和创新,做事不拘一格等,老人的观念和教育方法很难为孙辈接受。另外,老人年岁大,精力不济,健康状况欠佳,再加上有的老人监护的远不止一两个“留守小孩”,真是力不从心。以上情况说明祖辈难以承担监护教育之责。

  长期与父母分离,导致留守儿童遇到困难不能从父母那里找到感情的支持,在学习、生活过程中出现一些差错得不到及时的引导、纠正,久而久之,便形成一些明显的心理行为问题。如普遍的自卑心理,寻求保护或自我保护的意识特别强,在自我保护行为上出现过激行为等。

  因此,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应当引起家长、学校、政府、社会等方方面面的高度重视。(向仪杰 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江龙)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