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湖南孕妇怀胎七月被强制引产 疑致精神分裂

2013年08月06日来源:中国广播网(北京)我有话说

  

  

  2011年11月1日,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元见到了已经死亡的孩子,后者被护士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今年6月14日,龚起凤被鉴定为处于幻觉妄想状态。邵阳市脑科医院则诊断龚起凤患精神分裂症。

  

  一年多来,吴勇元一直在上访,他表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希望当地政府给个说法。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吴勇元夫妇是涟源市安平镇人,夫妇俩在市区做小生意,租住在一个出租房内。第二个孩子出生前,吴勇元已经为他取好了名字:吴家振。但一场变故终止了这个计划。在塘山顶上,吴勇元望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坑叹气,不知哪个下面是自己的孩子,他只知道它们下面都是孩子。

  

  

  

  涟源市内的一处出租房,疑为龚起凤被带走的地方。

  

  

  根据涟源市中医院出具的手术同意书,患方签名为“安平镇政府肖小超”,而在“安平镇政府肖小超”下方,亦有“龚起凤”三字。涟源中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吴泳琴说,这个名字是政府的人签的。吴勇元也称:妻子在刚刚引产后,精神还没出问题时就告诉自己,字不是她本人签的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8月5日报道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注射了引产针,剧烈疼痛30多个小时后,她和丈夫吴勇元见到了已经死亡的孩子,后者被护士装在一个白色塑料袋里。

  吴勇元回忆,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妻子出现咬人、不敢出门等异常表现。

  今年6月14日,龚起凤被鉴定为处于幻觉妄想状态。邵阳市脑科医院则诊断龚起凤患精神分裂症。

  一年多来,吴勇元一直在上访,他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希望当地政府给个说法。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死亡的孩子

  吴勇元夫妇是涟源市安平镇人,夫妇俩在涟源市区做小生意,租住在涟源市工农路35号3楼的一个出租房内。第二个孩子出生前,吴勇元已经为他取好了名字:吴家振。但一场变故终止了这个计划。

  吴勇元回忆,2011年11月1日中午3点过,他在出租房内洗澡,出来后发现刚刚还在家的妻子不见了,四处寻找未果,直到下午6点,才知道妻子在涟源市中医院。

  此时的龚起凤已被打过利凡诺。这是一种强力杀菌剂,可用于中期或后期引产,成功率达95%。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龚起凤开始出现剧烈疼痛。吴勇元回忆说,妻子痛得不行时就大哭,不能哭了就喊“勇元,我受不了了”,声音都嘶哑了。吴勇元去问医生,有没有不痛的办法,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只能痛出来”。

  痛了30多个小时后,到11月3日4时,孩子终于出来了,后被放在产床下面的一张垫子上,吴勇元木然地盯着这个孩子,龚起凤嘶声哀求到:“勇元,你去抱着呢”。吴勇元这才回过神伸出手。接生医生郭如平赶紧阻止,“那个注射了药物的,要不得了”。

  吴家振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讯息是涟源市中医院一份纸质的引产记录,上面标明他的体长是35厘米,状态是死亡。

  

  后来,孩子被护士用一个白色塑料袋装好,吴勇平给了一个女护工80元,让她帮忙把孩子埋了。护工告诉他,孩子埋在保家坪沙子塘山顶上,也就是中医院后面的山包,这里葬着许多中医院死掉的小孩,是个集体坟。埋孩子的时候,吴勇元不忍心去看,今年初,他决定去找坟,但当时帮忙埋孩子的护工已经离开中医院,不知所踪。8月2日,吴勇平又上山找坟。他带着记者在山上逛了几圈,没有找到。

  在塘山顶上,吴勇元望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坑叹气,不知哪个下面是自己的孩子,他只知道它们下面都是孩子。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谁带走了孕妇?

  吴起凤从出租房莫名消失的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吴勇元称,自己发现妻子消失后,立即跑到楼下,看到妻子被人拉上了一辆灰色面包车。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寻访了事发地的一些居民,终因时间已久,没人记得这些细节。

  《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疾病诊断证明》则显示,2011年11月1日当天,龚起凤出现在了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计生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证实,当天下午,涟源市安平镇计生服务站周海波、刘祥用、吴谭清也出现在涟源市计划生育服务站。

  8月2日,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就龚起凤是否是被强行押来这一问题,向涟源市中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李银英求证,得到肯定的答复。面对同样的问题,安平镇镇长易忠儒则表示:“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必须要搞的。”

  当天,龚起凤在计生服务站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宫内孕7个多月,胎儿为活胎”。诊断证明上,该服务站建议龚起凤外院手术,并有“干部吴谭清证实”的手书签字。记者在安平镇发布的一份文件中,证实“吴谭清”确为该镇政府工作人员。

  吴勇元火速赶到计生服务站,得知妻子已经被送到中医院引产。他问周海波,“我的孩子还保不保得住,我交罚款”。周海波说,“不要你的罚款,保不住了”。吴马上赶到中医院。但为时已晚,妻子已被注射利凡诺。

  今年8月1日,在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陪同下,吴勇元在在安平镇计生服务站又见到了周海波,指责他强制让妻子引产,周海波也指着吴勇元大吼:“那么多干部在场你不提,只提我,如果我工作丢了,我要找你算账,我要以我个人的名义报复你。”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患方签名有镇政府工作人员

  龚起凤在涟源市中医院打针时本人是否签字同意,以及其家属是否在场似乎成为“罗生门”。

  根据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获得的涟源市中医院出具的手术同意书,患方签名为“安平镇政府肖小超”,而在“安平镇政府肖小超”下方,亦有“龚起凤”三字。记者指着签名向涟源中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吴泳琴求证,她告诉记者,这个名字是政府的人签的。吴勇元也称:妻子在刚刚引产后,精神还没出问题时就告诉自己,字不是她本人签的。但记者未能找到肖小超本人进行求证。

  那么,家属是否在场?该院胡院长对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解释说:“龚起凤是安平镇政府的人带来的,报告也是安平镇打了送过来的,当时来了十几个人,但记不得具体是哪些人了。”根据产科记录显示,为吴起凤注射引产针的是吴泳琴,但她告诉记者:“不是我打的针,当时我只是站在旁边看,那天送龚起凤来的有安平镇政府的人,也有家属”。

  但是吴勇元在涟源市的亲属包括其大哥、嫂子、大姐和姐夫等,均否认自己当时在医院。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在医院向吴泳琴询问,如果家属在场为什么是政府工作人员签字?吴泳琴解释说,“家属不愿意引产当然不签字了”。记者再问,“有家属在场但家属不同意,医院为何还要动手术”?吴泳琴转身离开,不再回答问题。

  至于为什么要对怀孕7个多月的孕妇引产,胡院长向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解释说:“过去几年可能操作不是很规范,以前我们涟源的计生工作,跑别人家里揭瓦的都有,但现在几乎没有这种情况了。”意即现在涟源市已不再针对大月份孕妇搞强制性引产。

  2011年11月1日17时,怀胎已超7月的龚起凤,在湖南省涟源市中医院被强制引产,一个多月后,出现咬人等异常表现。今年6月,龚起凤被诊断患精神分裂症。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认为妻子的精神状态为强制引产所致,一年多来,他一直在上访。今年7月,他得到涟源市信访办的回复:无法证明精神疾病与被引产的因果关系。

  精神失常的母亲

  吴勇元指控,妻子龚起凤的精神状态因引产出现严重状况。而此前她没有精神病史。

  8月3日,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见到龚起凤时,她穿一件白色外套正木讷地看着《湖南新闻》,左手不停地在桌上画圈,偶尔吐出几个没有关联的词:矮子、爸爸……

  吴勇元向记者展示其布满疤痕的左手,“都是她发狂时抓咬的。引产前她是很温柔的,我们结婚两年都没吵过架。”

  如今,吴勇元4岁的大儿子已被送到外婆家。吴勇元的嫂子告诉记者:“有一回我们晚上回家发现,她在喂儿子吃生肉,自己也吃。”

  根据家人的描述,引产后龚起凤出现了各种反常行为,“她夏天一定要给儿子穿三四件衣服”、“小孩生病的药她自己拿来当饭吃”、“除了看病,她半年没下过楼”、“她怕看见长得像干部的人,偶尔去趟超市总是觉得有人跟踪她”……

  邵阳市博大司法鉴定所今年6月14日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龚起凤存关系妄想、被跟踪体验、情感迟钝,处于幻觉妄想状态。而邵阳市脑科医院也诊断龚起凤为精神分裂症。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了解到,龚起凤在2004年有过脑瘤手术史,但邵阳市脑科医院主治医生龚高钦告诉记者:“根据我的诊断,她的脑瘤手术在小脑,而精神分裂和幻觉妄想是出现在额叶,两个区域完全不同,所以精神疾病不太可能是脑瘤手术引起。另外,脑瘤手术和精神疾病出现时间相距太远,所以可能性极低”。龚高钦同时也是博大司法鉴定所鉴定人之一。

  当地政府:不能证明精神病与引产有关

  当地政府不认可吴勇元的说法。

  今年7月15日,在上级信访部门逐级交办之后,涟源市信访局就龚起凤被引产一事进行了答复,答复称:“精神方面的疾病诱因很多,无法证明龚起凤精神方面的疾病是因引产所导致,所以由安平镇进行民政救助和司法救助,但需要吴勇元出具困难申请及司法鉴定申请报告。”

  吴勇元找到安平镇政府。后者向其出具了一份信访告知书,内容同涟源市信访局的回复相似。吴对告知书的内容不满意,今年8月2日,他找到安平镇计生办主任,“我跟你们不是救助和被救助的关系,而是侵权和维权的关系,你们把我老婆强制引产,你们侵犯了她的人身权利,我要求的是赔偿。”吴勇元认为,当地政府一方面只谈龚起凤的精神疾病,强调“救助”,一方面有意回避对龚起凤进行强制引产的责任。他担心一旦申请困难补助,就变成了政府对其进行救济,自己的维权诉求将更加难以实现,他坚持要求政府对责任人进行处理。为此他开始了漫长的上访。

  信访这条路不好走。为了实现诉求,吴勇元千方百计搞到了涟源市委书记曾益民的手机号码,向其发送了申诉短信。曾益民短信回复他说,涉及计生的事,请找分管市领导肖更新和邓文旦。肖更新则告诉吴勇元,他已责成市计生部门和镇党委认真处理此事。皮球似乎又回到镇党委这里。

  8月2日,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就吴勇元所反映的问题,联系了涟源市委书记曾益民,曾益民称其正在开会,请记者找安平镇镇委书记。安平镇党委书记李志龙告诉记者:“吴勇元老婆的事要解决,如果说真的跟计划生育手术有因果关系,必须通过合法途径进行鉴定,如果鉴定出有因果关系,那么作为政府,它理当履行它的责任。但如果吴勇元不出具申请鉴定的报告,这个程序就无法启动。我们已经跟计生局协商好了,必须要他本人的申请,我们才能做这个鉴定。”

  李志龙强调,中国是法治国家,一切要依法办事。

  安平计生工作者:虽有伤害,但应坚持

  安平镇对龚起凤引产显然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有关规定,也与国家主管部门主要领导同志的讲话精神相违背。

  据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证实,2004年,国家人口计生委办公厅发布《国家人口计生委“关爱女孩行动”实施方案》,要求禁止28周以上的引产和28周以下选择性别的引产;2012年年中,陕西安康一名怀胎7月的孕妇被强制引产,事情曝光后,7名政府工作人员受到处分,安康市政府反思称,此举违反了国家及陕西省人口计生部门关于禁止大月份引产的规定;2012年7月,《湖南日报》的报道说,2012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半年工作会议强调,坚持宣传倡导、依法行政与利益导向相结合,引导群众自觉实行计划生育,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2013年,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计划生育基层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等严重侵害群众权益的恶性事件发生……

  但湖南涟源安平镇的一些计生工作者却另有看法,该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计生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我们计生考试时就有一道题,说如果一名女性大月份怀孕,到底该不该引产?标准答案是:虽然大月份引产会对妇女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造成伤害,但计生政策是国策,这项国策是为了整个社会的优生优育,所以我们应当坚持。”

  几经周折,记者未能见到上述考试试卷。

  (原标题:湖南孕妇怀胎七月被强制引产 疑致精神分裂)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