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陕西富平贩婴案:涉事产科医生贩婴已有8年

2013年08月06日来源:北京晚报(北京)编辑:倪小玮我有话说

  陕西省富平县被拐婴儿昨天重回父母怀抱。昨天上午11时30分左右,富平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带队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病房,向来国峰夫妇交还20天前被拐的婴儿。记者在交还现场看到,婴儿母亲怀抱着刚刚失而复得的儿子泪流满面。警方称,富平产科医生张某从2006年起就开始贩婴,贩婴已有8年了。

  DNA确认

  是来国峰之子

  杨建龙说,DNA测试结果显示这名婴儿确定为来国峰之子。关于DNA测试结果的正式法律文书将随后送到。

  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来国峰的妻子董珊珊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该院产科副主任张某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其处理。张某涉嫌于7月17日凌晨将这名男婴卖掉。

  来国峰夫妇怀疑婴儿被拐卖,7月20日报案后,富平县公安局随即全力调查,并于4日3时在河南将这名被拐婴儿成功解救。

  大学生表哥

  质疑事件曝光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最早介入该案的陕西记者谈春平。从20多天前接到来国峰家属的求助介入此事直到昨天,他见证了本案的发生、发展。

  谈春平告诉记者,20多天前,他和陕西《华商报》记者同时接到一个网友的求助信息,称“其亲戚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名男婴,医生以婴儿病毒传染为由不让家属看孩子,孩子就此失踪。去讨说法,医生眼看事情瞒不住了,想出2万元私了,家属拒绝了。”

  谈春平以为是一场普通的医疗事故或纠纷。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想象。谈春平了解到,来国峰妻子董珊珊7月15日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待产。之所以选择这家医院,是因为这家医院的产科副主任张某是孩子爷爷的小学同学。但孩子出生后,医生告诉来家,孩子妈妈是乙肝“小三阳”,又有梅毒,孩子也感染了性病。在张某的“劝说”下,来国峰和他的父母慌了神儿,答应交给张某“处理”这个婴儿。16日晚10时许,孩子出生3个小时后即被张某抱走。张某说,她可以找个老头把孩子“处理”掉。

  来家出身农村,怕带病的孩子今后不好养活,又因为“同学”相信医院的判断,虽然很难过,还是同意不要孩子,还付给处理孩子的老头100元钱。

  来家有个表哥是个大学生,从事网站编辑工作。知道这件事之后,他对此产生了怀疑。“孩子出生后见到过吗?”“孩子的尸体在哪儿?虽然被埋了,也应该可以看得到啊!”来国峰一家开始怀疑孩子是不是真有病被处理了。针对来国峰一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要求,张某不予理睬。后来被盯得紧了,张某告诉来家,孩子被埋在医院后面的小树林里。来家当即去挖,却没有找到孩子的尸体。

  为查清真相,来国峰带妻子到富平县人民医院,检查是否得了梅毒和乙肝,结果却是阴性。得知被骗,董珊珊天天和丈夫争吵要孩子,来国峰甚至爬上了楼顶要跳楼。后来,来家人发了微博求助媒体,并于7月19日报警。

  村民8年前

  有相似遭遇

  据谈春平介绍,据他连续两天在富平公安局的现场采访,前后已有五六十人向富平警方报案,警方临时开设了2个房间专门接待报案者。现场有多家媒体要求公安局公开接受报案的数据,富平公安局昨天曾表示要开新闻发布会,但最终发布会未能举行。对于具体的报案数据,富平警方始终未予证实。

  刚刚报案的村民杨秋棉说,从电视上看到县妇幼保健院医生将孩子贩卖到外地后,她突然觉得她家和来国峰家有相似经历。杨秋棉说,她和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医生张某是初、高中同学,在一起上学4年。2006年9月,她的大儿媳妇早产,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老同学,并将儿媳妇送到了县妇幼保健院。

  在妇幼保健院,孙子生下来的体重是三斤八两,身体状况不好。孙子被送到了儿科治疗,她看着孙子插着氧气管,放进了保温箱。杨秋棉回忆说,孩子出生第5天,她在医院遇到了老同学张某。“她见到我第一句就说‘你孩子都这样了,还要治疗吗?’张大夫说,孩子不健康,如果治不好的话,咋办?”

  张某给她的建议是不要治疗,治好了也是残废,劝她放弃这个小孩。“以前她给我儿媳做过两三次产前检查,每次都是正常。”杨秋棉回忆。

  杨秋棉一家在选择放弃治疗时,遭到儿媳强烈反对。尽管这样,杨秋棉与儿子商量后,还是选择放弃。杨秋棉的丈夫罗三良说,因为张大夫和自己妻子是同班同学,他们特别信任张大夫,想着人家也是为他们家好,就放弃了。“现在后悔得很,不知不觉七年过去了,都没办法再回想这些事。”

  杨秋棉说,“当年张某还是她们班里的班长,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她会是这样的人!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虽然杨秋棉不太相信自己的老同学会骗她,但是她还是打电话叫回来在外打工的大儿子,告诉儿子这一情况,让儿子决定是否报案。儿子听后,立即报案。

  张某涉嫌

  开黑诊所

  调查过程中,谈春平又收到网友爆料,称张某一直在开设“黑诊所”。

  他在采访中获悉,张某的医术被肯定,医德却备受诟病。她曾是产科主任,有天晚上,有个产妇大出血,医院立即电话叫当时的产科主任张某回医院处理。但张某说自己有事在乡下,医院决定派车去接她,张某却关机了。于是,医院决定撤销张某产科主任职务。不过因为其医术还可以,医院里少不了她,就在今年,她又被提拔为产科副主任。

  谈春平昨天又去探访了张某的家,发现已经大门紧锁、人去楼空,“数天前,我们在张某家附近采访,附近的居民、医院内部的护士,都知道这里可以看病。对面一个宾馆的老板还告诉我们,她那里(黑诊所)接待病人有规矩:白天不看病只在晚上看。大概都知道出事了,附近邻居都不愿再谈及此事。”

  “婴儿被拐案件”仍在持续发酵。留下的疑问是,张某究竟作案多少起?她为什么要将手伸向自己医院的婴儿?

  医院怎变成

  一个人说了算

  在很多人看来,即使是医院的仪器设备,医护人员若要带出医院,也要履行相应的管理程序,何况带出一个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儿。但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并没有相关规定和执行流程。本应医院作为一个集体,通过各个环节组成的链条来管理新生儿的流动,结果轻易地就变成了张某“一个人”管理新生儿。

  据了解,事发当晚,产科还有3名护士当班,但很多医护人员的头脑里甚至没有相关的防范概念。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高文平说,他们此前对张某的行为确实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责任”。

  而在一些大医院,相关的规定非常严格。记者在陕西省妇幼保健院等医院了解到,孕妇分娩顺产时家属可陪同;新生儿出生后会马上戴上“腕条”或“脚条”,写上母亲名字;新生儿从产房到产妇住院楼层的交接都有规定程序;新生儿做检查和注射疫苗等都要有家属全程陪同。这样严格的规定,既是保证婴儿安全,防止“抱错”,也更加明确了医院和产妇家人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在西安某医院做了30年助产士的关芳田说:“对于死婴的处理,医院也有严格的制度,对于家属想抛弃的缺陷新生儿,医院都会想方设法交给家属。这些做法都是医院行为,不会也不应该允许医护人员个人私自处理。”

  而上述这些制度,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都不存在。针对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暴露出的问题,陕西省卫生厅要求全省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要汲取教训,以此为戒,堵塞漏洞,并立即开展一次医疗安全检查。

  医生严重

  违反救治程序

  富平贩婴案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作为医院,应该由谁对婴儿的健康状况做出决定?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说,在母婴保健法里有几种病可以不让胎儿出生,但胎儿出生后,有没有对他的生命有影响的疾病是需要医生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然后向家属做出解释,到底还能不能抢救,可以向家属告知清楚,家属可以有一个选择。

  但是,这种情况并不是由妇产科医生来做,孩子生出后,如果他有病的话,应是转到儿科,由新生儿科来对他进行救治和抢救。如果婴儿的疾病不能治,应该由儿科医生签注死亡通知或者是向家属交待病情,是否需要继续治疗,如果婴儿没有救了,家属也可以放弃。

  但是,一个妇产科医生去向产妇告知,这是不对的,这是严重违反医疗程序的。

  综合新华社 央广 钱江晚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