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实名举报原株洲副市长肖文伟

2013年08月07日来源:中国经营网我有话说

 

太子奶创始人、原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

原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

 

  震惊国内外的太子奶事件究竟有多少内幕,或许连当事人的太子奶创始人、原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叙述清楚,从被羁押出狱获无罪以来近两年时间,李途纯在修养身体的同时不忘收集各种证据,希望能完整的翻出太子奶事件的全部内幕。

  日前,李途纯将收集的证据再度以举报信形式递交纪委,矛头直指原株洲市副市长、现调任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肖文伟,指其乃太子奶冤案中继文迪波之后的又一真凶。

  李途纯在举报材料中透露,原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走马上任即受命重组太子奶,在五个月内,相继身兼株洲市政府托管太子奶小组组长、太子奶破产小组组长和李途纯专案组组长,公开亲手葬送太子奶,他利用职权,帮助文迪波盖市政府的公章下文件,将太子奶五易其手,五次公开拍卖,公开帮助犯罪份子文迪波抢占太子奶,毫不遮掩,直接批准将太子奶破产,直接拟定抓捕43人名单,直接批准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捕19人,一手故意制造太子奶冤案。

  李途纯称,肖文伟刚接手太子奶一个月即批准由市政府国资公司注入高科奶业的1.3亿现金,实际由文迪波与他共同转走5000万元,大部分以外地票据报销,至今未能查处。6个月时间后,又帮助文迪波虚假出资,将2000万元空转一次后,即将国有的高科奶业变为肖、文两人私人实际控制的公司。“肖文伟、文迪波密谋,利用市政府的牌子,动用公安、法院、宣传部公开帮他们造舆论,抓捕挡路人,紧锣密鼓抢占太子奶。”

  李途纯称自己在太子奶出现危机的前夕曾成功引进六大财团,肖文伟、文迪波亲自接待,亲自将六大投资团体公开赶走。“肖文伟每次拍桌打椅,称我们不要你们的投资,市政府自己注资。当时美国的阿米尔坐私人飞机来中国长沙,当场要刷卡1000万美金,被肖文伟、文迪波当场跳起来骂走,粗暴拒绝。当时太子奶四个基地已停产,销量下降到不足二亿。”

  据李途纯透露,2010年3月,香港水务集团已签投资合同,叁仟万现金已打到深圳公司账上,肖文伟坚决不准入股,称对其背景不了解不准随便进来。但李途纯被抓后,肖、文两人通过公安撬开李途纯的电子邮箱,盗得合同,并邀香港水务集团履行合同,对方回应:如果李途纯执掌太子奶,款当天即到,但肖、文二人坚决不同意李途纯回归执掌太子奶。“肖文伟与文迪波共同利用亲友报销及做广告等方式,将大量资金转走,把市政府投入的1.3亿现金(至少5000万没有用于太子奶生产上)、太子奶移交时账上仍有1亿现金、库存2亿原材料以及可以预收几亿货款,几个月内被肖文伟、文迪波两人全部亏空或转走。”

  当李途纯及太子奶高管准备举报、控告肖文伟、文迪波时,肖文伟亲自叫软件公司的人连夜修改高科公司财务软件,毁掉原始资料,这已是公开秘密。

  李途纯回忆,正当太子奶总部停产时,株洲市委开会决定将太子奶移交李途纯,李途纯准备上亿的原材料已到仓库,已摄像公正,保留至今。“但肖文伟于2009年12月15日深夜喊几十个公安,没收仓库里的原材料,逼迫我签字永远放弃太子奶,永远无条件租赁给文迪波,永不收文迪波高科奶业租金,同意将优质资产由文迪波个人全权处置,同意将20亿债务由李途纯个人终身承担,否则,将李途纯全家及在场六位副总裁全部抓走。肖文伟一人一人的做工作,对太子奶党委书记韩月平说你不带头签字就先抓你。这是肖文伟、文迪波第三次动用公安威胁我、党委书记韩月平、副总裁常祝辉等六名高管。这些合同我现在仍然保留着。”李途纯说。

  

  据李途纯透露,在监狱中,肖文伟、文迪波五次为逼李途纯签字放弃太子奶所有民事权利,并明确将太子奶送给他们。凡被李途纯拒绝一次,肖文伟即指使公安抓捕一个,先后抓捕了李途纯正在清华读书的儿子,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逼死毫无关联的李途纯舅舅高博文,多次诱捕李途纯妻子金晓琳,多次对李途纯母亲恐吓、威逼,多次对李途纯岳父、岳母等其他家人讯问。李途纯家保姆、秘书等三位女性因多次受到公安关押、恐吓、威胁,导致婴儿畸形被迫流产,至今不孕。

  在李途纯看来,文迪波受贿、渎职等五大罪已经被法院判刑9年,但五大犯罪中,肖文伟都全程参与,幕后指使,应罪不当赦。“且由于文迪波顶罪,其五大犯罪,量刑太轻,幕后黑手肖文伟更应被绳之以法。”

  在李途纯代理律师翟玉华看来,太子奶案从法律上讲是个并没有争议的简单问题,公权力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某些人获取个人利益的工具,但李途纯被无罪羁押15个月,不予起诉近19个月后,国家赔偿相关部门仍无明确说法,太子奶破产过程程序全部违法,迄今没有得以纠正。

  就肖文伟是否涉及太子奶案相关利益运作及李途纯上述举报内容,记者先后向肖文伟本人及株洲市副市长何建波、株洲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吴秋林及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等电话和短信求证,但均未获得明确回复;株洲市政府有关人士认为,此事不能单方判断,一切只能以纪委的调查取证为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