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东紫金教育局副局长8年垄断校服供应敛财或过亿

2013年09月01日来源:新华网编辑:倪小玮我有话说

  新华网广州9月1日电(记者郑天虹、黄浩苑)儿子在前方当局长,父亲在后方开工厂,父子联手垄断市场大肆敛财。日前,广东河源市紫金县教育局副局长蔡志涛因利用职权之便,让家人垄断该县校服供应8年被撤职。此案令校服市场寻租腐败链浮出水面。

  父子联手开店敛财或逾亿元

  广东河源市紫金县教育局原副局长蔡志涛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主管校服采购和监督工作。1990年9月,他任该县教育局勤工办副主任,2008年至2013年7月任教育局副局长和纪检组长。

  记者调查了解到,以前,当地的校服生产由多家制衣厂承担。2005年开始,以规范校服生产和采购为名,该县实施校服供应统一招标。结果,蔡志涛父亲开办的爱格乐制衣有限公司中标,成为紫金县校服指定供应商。8年来,“父子店”以此牟取私利,坐拥4套房产和价值百万元的豪车。

  紫金县约有中小学60多所,学生10.9万余人,各所学校的校服款式数量并不相同。根据当地物价局的规定,紫金县学生校服夏装为小学每套66元,中学每套76元;冬装小学每套79元,中学每套91元。记者在紫金县尔菘中学了解到,高一学生一入学即需购买四套校服。

  据当地知情人士测算,扣除人工场地租金运费,当地校服出厂价至多夏装30元,冬装50元。全县10.9万名学生,一年校服总收入大约3400万元,减去约1600万元的成本,可净赚约1800万元。8年来这个“父子店”敛财或可过亿元。

  “老子生产,儿子监管”导致当地校服质量长期遭质疑。多位校长向记者反映,校服曾多次出现质量问题,如掉色严重,化学气味浓等。而且,校服上除了码数,没有标明出厂日期、生产地点、合格证明、面料成份、等级等基本信息。校方屡次向教育局投诉,要求检测校服甲醛、PH值等项目是否超标却一直未果。

  “校服统一招标”漏洞多多

  河源紫金校服垄断事件并非个案。今年上半年,上海抽查的校服中约有三成不合格,甚至还检出了致癌物质,出现问题的企业3年间4次抽查不合格,却还能继续生产。记者调查发现,校服生产和供应中可钻空子的环节不少。

  目前,各地都在实施校服统一招标,但是各自为政,缺少招标规范,给虚假招标、围标串标等腐败行为创造了空间。如广东紫金县采取的是河源市市级统一招标,广州市则采取12个行政区独立招投标的方式,而上海等地则采取了以学校为主体进行单独招标的方式。

  1993年国家教委印发《关于加强城市中小学生穿学生装(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这是到目前为止教育部专门规定校服问题的唯一一个文件,其中并未对校服招投标方式做出明确要求和规定。

  而一些地方政策法规也并未对此进行统一明确规定。如2009年广东省物价局、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政府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的通知》,其中规定:“校服的制作实行公开招标,尽可能降低费用。具体的招标办法由地级以上市教育、价格、财政、纠风部门制定”。

  即使实施了统一招投标,但校服竞标单位资质审查仍排除不了“父子兵”、“夫妻店”。长期从事校服招投标工作的广州市教育装备中心副主任刘炽贤坦言,在校服的招投标中,他们只能做到直接参与招标的工作人员与投标人没有利害关系。但是“上级领导是否会与竞标单位存在利害关系,我们就无法获悉,这需要纪委的介入。”

  他说,在对竞标单位的资质审查上,只是集中于对企业规模、设备、人员资质、生产水平、承担风险能力等基本审查,其他方面的审查难以涉及。因此,如果没有检举举报的话,较难发现干部利用职务之便的牟利行为。

  实际上,由于购买校服并不涉及财政资金,也不属于政府购买设备或服务,因此,究竟对校服采购是否需要进行招投标在业界仍然存在争议,对招投标工作应如何开展也没有具体的操作规范。

  广州市教育装备中心后勤产业管理办公室主任张聘辉说,目前,对于校服问题的一些规定,主要都是红头文件,而没有相应的法规。广州市校服招标工作主要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及《政府采购法》,但这些法律对于校服招投标工作并不完全适用。

  规范校服管理须填补“制度真空”

  当前国家和地方还没有专门针对校服的招投标法律和制度规范,各地各自为政,质量标准不一,监管主体不明确,致使校服采购招标乱象及“毒校服”事件一再发生。

  事实上,校服的监管主体客观上并不能实现有效的监督。紫金县教育局勤工办主任林县文说,按要求勤工办须对校服的价格和质量进行监管,但是勤工办实际上就他一个人,对于全县数量庞大的校服他根本没有条件和能力进行监管。

  而各地的监管部门又不尽相同。刘炽贤说,广州市中小学生校服由教育装备中心统管,教育装备中心是教育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教育局后勤产业管理处就放在中心。但全国对校服管理的情况并不一样,有的放在勤工办,有的放在后勤办,有的放在后勤装备协会,有的放在勤装中心,其上级主管部门不尽相同,国家对此问题没有明确权责主体,造成了管理和沟通上的困难。

  此外,一些校服中标厂商告诉记者,“价低者得”的招投标制度也存在一定问题,中标企业往往以偷工减料或者以次充好来谋利。近年来。棉花的价格从2.7万元/吨上涨至4万元/吨,加上人工成本的持续高涨,为维持利润水平,一些企业就打“材料”的主意,在原料和生产工艺上降低要求,牺牲校服质量安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