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背车大王”名下101辆车被清户 申请低保8年未通过

2013年09月12日来源:京华时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史玉光展示被注销的101辆车的清单。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昨天,京城有名的“背车大王”史玉光终于卸下了包袱:他在101份《撤销机动车登记决定书》上签了字,这意味着他此前所背的101辆车的“户口”户主已不再是他。

  现场

  101份手续签字花两小时

  “背车族”是存在于二手车交易市场中的一个群体,旧车行老板将购入的二手车转到这些人名下,他们要一直“背”着这些车的“户口”,直到其被人买走并过户。2006年以前外地人在北京买车审批手续复杂,很多人就借北京人身份证办理过户,本地身份证的持有者可从中获得一笔收入,“背车族”由此出现,史玉光是其中之一。

  9月9日,得知同行中一名“大姐大”名下几千辆车的户口被注销,史玉光觉得自己注销车牌的事情终于有了希望。史玉光说,他咨询车管所工作人员得知,自己名下的100多辆车可以注销。

  昨天上午,市交管局车管所工作人员通知史玉光办理撤销登记手续。昨天下午2点左右,史玉光来到了位于十八里店南桥的市交管局车管所5楼涉牌科,手续办了2个多小时:他需要在101份《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撤销机动车登记决定书》上签名。

  民警告诉他,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三条,“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机动车登记或者驾驶许可的,收缴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或者机动车驾驶证,撤销机动车登记或者机动车驾驶许可”。

  史玉光说,他名下车一半以上的车牌号还在正常使用,另外的不是“违法未处理”,就是“强制注销”,或是“被盗抢”等。撤销登记手续办完后,这些车和史玉光再无瓜葛。

  影响

  申请低保8年未能通过

  蹲过13年监狱的史玉光自1999年出狱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2005年7月,他经一个朋友介绍,获知背一辆车可拿50元左右的提成,史玉光自此开始其“背车”生涯。最多时一度背有550辆车的户口。史玉光称,背车给他带来了一两万元钱收入,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这是一根救命稻草。

  “开始干这行时,我也考虑过风险。”史玉光称,他曾咨询过一个交警,“我问他,我的身份证被别人拿去买车牌了怎么办?那交警说车子没事就不会有大问题。”史玉光称,当时他没了心理包袱。

  史玉光说,这几年他不断接到罚单和养路费催交单,“背车时用了真电话、真地址,结果收到的各类罚单都可以堆成山了。仅养路费、车船使用税就拖欠了上百万元。后来我名下的车有的还涉及抢劫、骗钱和杀人。”2007年1月,史玉光因名下的面包车肇事逃逸,被大兴法院司法拘留15天。

  车牌被注销后,这些车都成了黑户,上路即会被处罚,从此与史玉光无关。

  8年来,史玉光屡次到东城区朝阳门街道办申请低保,均因“名下有100多辆车,未达到申请低保的标准”被拒。史玉光说,这些年他每年至少写10封低保申请书,但每次都被拒,“看着‘我的车’,大家都觉得我是富翁。”

  讲述

  “车都没了我就解放了”

  今年52岁的史玉光,租住在朝阳区金盏村一间不到20平米的屋子里,没有稳定收入。除靠朋友“接济”,史玉光还“蒙吃蒙喝”,靠给画家、画院做模特赚一些钱,他称自己是“搞艺术的”。因为法院、警方找得频繁,不想老让家人看到自己被带走,史玉光离开了东城区的家。

  自从“背车大王”屡见报端后,不少媒体会给史玉光线索费,有的企业甚至请他出席开业酒会,史玉光觉得自己成了名人。

  但他希望卸下背车包袱,让生活过得好一些。“有这些车,我廉租房、低保都办不下来。”此外,车主驾车违法犯罪,也让他觉得生活时有麻烦。为能注销这些车牌,史玉光已跑过上百次车管所。

  昨天,这些车终于全部被撤销登记,史玉光觉得生活有了希望,“车都没了我就解放了,一切可以好好开始。”

  京华时报记者王梅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