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踹死4月大女儿被判无期 父亲:生她是错

2013年09月14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法庭上的刘迎洁笑着说“这结果对女儿是个解脱”。他被判处无期徒刑。今年1月,他酒后见4个月大的女儿哭闹,用脚踹向女儿,致孩子身亡。

    4个月的女儿半夜哭闹,39岁的父亲刘迎洁一脚将孩子踹向床边柜子,致孩子颅脑损伤死亡。

  昨日上午,一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无期徒刑。法庭上,刘迎洁时常嘿嘿发笑,他说“这结果对女儿是个解脱”。

  脚踹女儿后 赶妻出家门

  4个月大的小欣是刘迎洁的第一个孩子。

  这个早产两个月的女婴,死于父亲的脚下。

  在案证据显示,2013年1月31日凌晨,小欣开始哭闹,父亲刘迎洁心生烦躁,抓起奶瓶喂奶,见女儿依然哭闹,上前就是一巴掌。妻子姬女士见状拉开丈夫的上身,但刘迎洁伸脚踹向女儿,小欣的头部磕到床上搁置的木质柜子上。

  姬女士记得,女儿被磕后满面通红,不停喘气并开始漾奶,她赶紧又喂了一次奶,想哄哄孩子,可小欣双手不停哆嗦。

  31日凌晨,她见女儿还睁着眼睛,身体发抖,用手在她眼前晃,孩子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位母亲要抱女儿去医院,却被丈夫呵斥“把孩子放下”,她自己也被赶出了家。

  抱孩挥刀 对峙民警

  被丈夫赶出家门后,姬女士跑到刘迎洁的嫂子李某处,诉之实情,亲戚们怕出事,在2月1日下午去找刘迎洁。刘将家门反锁,当亲戚把玻璃砸碎进屋后,见刘迎洁在炕上躺着,小欣在他旁边,用被子盖着。

  警方工作记录显示,嫂子李某最先报警,刘迎洁看见警察叫门,不但不开门,反而一手抱小欣,一手挥舞菜刀,后警察进入房间将其制服,民警将小欣抱出时,发现她已经死亡。经鉴定,小欣符合钝性外力作用于头面部、致颅脑损伤、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酒后几次把孩子脸打青

  脚踹女儿的那天,刘迎洁白天在外面喝了酒,晚上回家又喝了一瓶多二锅头。

  酒后的刘迎洁经常打孩子,“孩子一哭他就打。而且酒后没有深浅,几次都把孩子的脸打青。”姬女士说,她来自河北农村,有糖尿病家族史。

  “爱怎么判怎么判,随便!”这位父亲在庭审时全部认罪,还反复向法官强调。

  侯兵彦,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迎洁的辩护人。他介绍,刘迎洁及家人都没委托律师,最后还是法律援助中心为其指定辩护。

  庭审现场,刘迎洁时不时嘿嘿一笑,听到一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他无期徒刑时,他表情镇定,“这结果对女儿是个解脱”。

  ■ 对话

  “打孩子时我就给自己判死刑了”

  刘迎洁伤女致死后,办案人员为他做了精神病鉴定,鉴定员认为,刘迎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昨日宣判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打孩子时也是有过思想斗争的,开始时想一巴掌打死。

  为父

  “要她就是个错误”

  记者:你第一次结婚,这是你第一个孩子,你跟孩子感情怎样?她那小胳膊小腿能承受得了你打吗?

  刘迎洁:(点点头)感情挺好的,(笑笑)我知道打她的后果。

  记者:你是喝酒之后无法自控吗?

  刘迎洁:不能告诉你(继续笑,手敲椅子边玩)。

  记者:你的女儿有权利知道,父亲为何要剥夺她的生命?

  刘迎洁:要她就是个错误。我也不是想要男孩,也不是养不起,从她满月我开始上班以后,我就发现自己老想回家,特别不想上班,我们当时一个月放四天假,我都是歇五天六天,当时上班都是住在单位,一周才能回家一次。

  疾病

  “得了糖尿病,看不好”

  记者: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你也不像个恶父?是因为身体原因吗?

  刘迎洁:算你猜对了。就是身体上的。算是不堪病痛折磨,得了糖尿病,也不知道到什么程度了,其实一直都没再正规看过,测血糖早就应该测过,当时大夫告诉我是高一点。

  记者:当时有什么症状?

  刘迎洁:比一般人能吃,人却越来越瘦,晚上失眠头痛,孩子一哭我特别烦。当时我想我有病了,糖尿病还会遗传,我媳妇家本身就有糖尿病家族史,就担心孩子将来也是,整个人心理压力很大。

  记者:打孩子也是觉得不该把她带到世上?现在这个结果你后悔吗?

  刘迎洁:(想想)这个结果挺好,孩子少受罪,我媳妇也解脱了,孩子长大以后得靠她妈养,我现在病了也需要她,她一个人照顾两个人能照顾得来吗?得往远处想。现在我一点也不后悔。

  记者:你怎么就知道孩子必然能得上糖尿病呢?

  刘迎洁:这种病看不好,有遗传的,有不遗传的,有隔代遗传的,这个我早研究透了。

为夫

  孩子若得病妻女都难受

  记者:你对你妻子有什么想说的吗?

  刘迎洁:什么都不说,这样才叫对得起,将来孩子二十来岁她应该六十多岁,等孩子查出来这种病,两个人都得难受。

  记者:你考虑过没有,虽然你是孩子的父亲,但你有权利剥夺她的生命吗?

  刘迎洁:是,我同意,我已经给了她生命了,什么道理我都明白。我媳妇的妈妈、哥哥都是糖尿病,电视上也天天播糖尿病,我要不想得这么严重我真进不来(看守所)。这我都考虑到了,多次打孩子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判了死刑了。头一次动手的时候我就判了,我自己设定的。

  记者:你前几次打孩子打得重吗?

  刘迎洁:不重,当时一步步也有过思想斗争的,开始想一巴掌打死,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最后渐渐打了十来次。也不能叫终于一脚把她踹死,我也不是故意的。

  伤害

  不需道歉,“孩子不懂”

  记者:打完孩子没想送医吗?

  刘迎洁:睡醒我吃完饭十一点多,我给她喂了奶之后我俩各自睡觉,三点半再喂奶,已经死了。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孩子已断气了?

  刘迎洁:下午三点多发现的,当晚我喝了一斤多白酒能清醒吗,我也不记得打完孩子她什么样了,我就是喝了一斤多白酒我闺女哭我就能醒,我已经是靠酒精睡都睡不着了。

  记者:打孩子的过程中,你难受吗?

  刘迎洁:我肯定难受,你要是有孩子,你在我的角度上,你有这种病,老婆有家族史,孩子刚出生,经济上……我也犹豫过。但我头一次打孩子的时候媳妇就没报警,当时就把我抓走得了,我就没想把她打死,我就想让她、让自己解脱。

  记者:你想跟孩子道歉吗?

  刘迎洁:(直摇头)她什么都不懂。

  ■ 追访

  母亲未到庭索赔终放弃

  刘迎洁,1974年生人,初中文化程度,自称一向潦倒,在延庆一家小工厂当修鞋工,月薪1500元钱,三十多岁才娶了一名河北女子为妻。

  昨日,刘迎洁的妻子姬女士没有到庭。据本案的承办法官赖琪介绍,庭审之前姬女士情绪一直特别激动,还向丈夫提出了高额的民事赔偿。

  之后经过进一步接触案情才发现小欣生前至少十多次都曾被父亲刘迎洁殴打,但是姬女士作为一个农村外嫁到北京郊区的女性,在大男子主义的刘迎洁面前一直都没多少话语权,于是只能默默忍受,更想不到会报警,直至这种长期的家庭暴力将小欣送上了绝路。

  不过考虑到本案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办案人员从修复社会关系的角度反复跟姬女士做工作,其不仅放弃了民事索赔,而且希望能轻判。(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媛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