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上海液氨泄漏事件追踪:工人称女厂长因救人遇难

2013年09月02日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工厂负责人被控制 工人称五旬女厂长参与救人遇难

    追踪报道

    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昨天透露,致15死25伤的上海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8·31”液氨泄漏事故直接原因,初步认定系公司生产厂房内液氨管路系统管帽脱落引起。目前涉事企业的负责人已被控制。据事故伤者透露,遇难者中有一家三口,有一对是母女,另外还包括女厂长。

    回访

    事故工厂建筑紧密

    昨天上午,发生事故的翁牌公司大门口拉着警戒线,有保安和民警在值守,院内还停放着多辆警车。现场一位办案民警说,涉事企业的加工生产已经停止,负责人也已被控制。

    记者未被允许进入厂区。通过周边探访发现,翁牌公司位于宝山区业绩路和丰翔路交叉口的犄角上,发生泄漏的车间周边建筑紧密,厂区西面和南面都是其他公司的建筑,很难看清地形。接受采访的很多工友表示,很难讲清楚厂房结构。

    对地形略熟的女工张琴介绍,翁牌公司一共有两个加工海鲜的车间,其中一个因为倒班上午停用,发生事故的是另一车间。从公司的宿舍楼出来后,有一条通道通向第一个车间,另一侧的通道则通向发生事故的车间。当工友们跑下宿舍楼时,迎面就是从通道里蹿出来的白雾,所以难免会吸入氨气。

    善后

    殡仪馆否认死者毁容

    昨天,记者从上海市宝山区殡仪馆获悉,事故发生后,15名遇难者的遗体统一放置在该殡仪馆的化妆间。当天下午,记者在殡仪馆等候良久,未见到遇难者家属。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15名死者中有13人入院时已经死亡,由于部分死者的脸部遭腐蚀而面目全非,导致无法辨认其身份。宝山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昨天表示,遇难者遗体的面容基本没受损,不影响辨认。记者提出探视请求,遭到拒绝。工作人员表示,探视遗体须征得当地公安部门的同意,无关人员不得进入化妆间。

    据了解,政府部门已与部分遇难者的家属取得联系,善后工作正在开展当中。

    轻伤人员能正常进食

    据上海市卫计委官方消息,此次事故致25人受伤,其中5人重伤,20人轻伤。

    昨天上午,记者在宝山区大场医院看到,该医院一共收治20名伤者,均为呼吸道损伤。其中19人是女工,事发时在宿舍休息。唯一的男伤者是宋吕锋。记者现场了解,这些伤者均

    无大碍,经过吸氧、输液消炎等治疗,已能正常进食和说话。但大场医院的医护人员拒绝接受采访。

    据悉,5名重伤者正在上海宝钢医院等医院接受治疗。昨天下午,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上海发布”称:25名受伤人员经有效救治,目前生命体征均为平稳。

    探因

    管帽脱落致液氨泄漏

    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昨天透露,“8·31”事故发生以后,上海市安全监管局立即会同市质监局、市监察局、市公安局、市总工会、宝山区政府,并邀请市检察院组成事故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据查,翁牌冷藏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0月,主要从事冷冻冷藏加工、冷冻产品仓储、冷冻产品配送等业务,冷冻能力为150吨/天。

    据调查,有关部门已初步认定“8·31”重大事故直接原因,系公司生产厂房内液氨管路系统管帽脱落,引起液氨泄漏,导致企业操作人员伤亡。目前,调查组已对厂房建设、设备安装、日常监管等展开调查,并委托有资质的专业机构对相关设备设施进行技术鉴定。

    脱落原因待继续调查

    今年6月,吉林一禽业公司的特大事故也是由于液氨泄漏引发爆炸,夺去百余人性命。不到3个月,这个“罪魁祸首”再酿惨剧。

    华东理工大学危险化学物质风险评价与控制研究中心副主任修光利说,冷藏业使用液氨是因为效果好,污染小,且价格相对低廉。“但是液氨在设备建设、生产、管理上必须严格按照规定。”

    相关专家认为,施工和员工培训两个环节往往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

    据事故现场处置人员说,这家冷藏企业的冷库是2008年建造的,使用时间不长,但液氨管路系统管帽为何会脱落,是材质问题、施工问题还是使用上、管理上的问题,有待进一步调查。

    讲述

    关于事故工人5次深入车间拽出5人

    前天上午事故发生时,制冷工人宋吕锋佩戴防护面具,进入泄漏液氮的车间连续救出5人,最终吸入氨气,迷倒后被送入医院。

    昨天中午,宝山区大场医院8楼输液室,宋吕锋躺在病床上输液,他的妻子坐在一旁守护。其妻称,她也是这个厂的工人,请了半个月的假回江苏老家,听闻事故后,昨天凌晨零点从老家赶回来。

    宋吕锋说,他今年2月底进入翁牌公司,在制冷车间维修部上班,并接受过包括液氨方面的安全培训。此前,他在别的工厂也从事过制冷工作。

    事发时,宋吕锋和其他同事在制冷机房。“(事故)一出来就乱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与同事一道跑向车间,展开施救。

    宋吕锋说,他当时来不及穿防护服,直接用水龙头将工作服喷湿,并戴上防护面具。工友们拿着水龙头滋水,先将门口的氨气稀释。“冲进去后,里面也是一片白,拿手电照着,能看到一点人影。”

    宋吕锋今年29岁,身材魁梧,力气大。一摸到被困工友的手,他就往外拽到车间门口,交给其他工友转移。

    宋吕锋说,大家一共救出多少人他已无印象。当时,脑子里的意识是清醒的,也是紧张的,“进去一趟,就要休息一下,人站在里面受不了。救出一个,要透透气才能进去。”

    “救人的地方要进去很深,”宋吕锋回忆,救出5个人之后,他感觉胸口闷得慌。工友遂不再让他参与施救。

    随后,宋吕锋被扶上救护车送医。“来医院的时候,说话都困难。”经过一天一夜的休养,宋吕锋表示,除了有些口干,身体已无其他不适感。

    关于工作时薪10元曾连干20小时

    女工张琴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罗阳镇双槐树村。据她介绍,半个月前,在老家赣榆县,经过老乡营磊(音,男)和齐桂芬(音,女)的介绍,数十人坐着大巴车来到上海市宝山区的翁牌公司。

    “8月15日下午到的,16日就开始上班。”张琴说,她们都是临时工,没经过任何安全培训,没签过劳动合同,但她也不太确定,“可能是领班(介绍人)代签的合同。”

    同样来自赣榆县的伤者孙芸(化名)介绍,在加工海鲜的车间里,一条生产线上超过30多人,有4个工种。“有的负责捞鱼虾,有的负责摆放,有的打包,有的装货拉车,除了拉货的是男的,其他活儿都是女的干。”

    孙芸说,她们的工资按时薪是9到10元。开始几天活不多,一天上三五个小时的班,后来货多,一天要干10多个小时,甚至20多个小时才能换班,“累得不行”。

    “挣点钱,受点罪,没办法的事。只要不死就好了。”孙芸说,没想到会发生事故。她打算出院后结清工资,尽快离开这家公司。

    关于逝者五旬女厂长参与救人遇难

    此次事故共导致15人遇难。据工人介绍,8月中旬以来,公司从外地大量招人,此次事故的死伤者多是从江苏连云港、泗洪,安徽芜湖等地来沪的女工。

    女工张琴说,15名遇难者当中,至少有4人来自赣榆县双槐树村。其中一对是母女,分别叫方家艳和姜琴琴,另有一男一女,是两人的本家亲戚。

    “方家艳母女都是本分的老实人。姜琴琴才18岁,长得胖胖的,很漂亮。她父亲去年在老家骑摩托出车祸撞死了。这次母女又遇难,家里只剩下姜琴琴的弟弟,还在上中学。”张琴说。

    张琴介绍,此次事故还有一家三口遇难的,是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儿子,姓名不详。另外,公司的女厂长也在事故现场遇难。

    “厂长50多岁,大高个,瘦瘦的,性格很好,见人有说有笑。”工友孙芸说,女厂长平时很敬业,“听说事发时在参与救人。”记者 李显峰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