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停车收费每天都有人逃单 收费员频出意外

2013年09月02日来源:北京晨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新兴桥停车收费员被逃费车撞飞受伤(资料照片)。

    随着北京机动车数量与停车位缺少的矛盾日益突出,“停车难,收费难”已经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近一段时间以来,北京市内多次出现了停车收费员在收取停车费时与车主发生冲突后被拖拽的情况,进而发生危险。记者走访多家停车场发现,有苦衷和难处的不仅是收费员,车主们也有自己“不愿意交钱”的原因。

    收费困境

    收费员频出意外 每天都有人逃单

    近一段时间以来,北京市内多次出现了停车收费员在收取停车费时与车主发生冲突后被拖拽的情况,进而发生危险。每天在户外工作风吹日晒的收费管理员面对着每天都有车主逃单的处境,渐渐地从据理力争到能忍则忍。

    “风吹日晒追赶跑”

    每天,什刹海体校西侧停车场内,47岁的收费员张桂霞骑着破旧的电瓶车穿梭在车流当中,只见她指挥来往车辆停车,停好后还收费撕票,动作熟练又麻利。

    张桂霞说她每天都带上一瓶两升的凉白开上班。“天太热,不喝水受不了,要是买水喝,每天挣的钱还不够喝水的呢。”虽然站在阴凉处,但她的脸上还是挂满大颗的汗珠。“我们这行就是风吹日晒,夏天热冬天冷,没办法,谁让咱没有文化,只是卖苦力挣点钱糊口呢。”

    “其实现在根本没有按照新的停车收费制度收,基本上都是按次收费,停车时间短,收5块10块,时间长的收15块,如果完全按照新规收费很多人都会嫌贵,给钱也不痛快。”提起这项工作,张桂霞一肚子苦水:“收的钱又不是装进我自己的荷包,可很多司机还是不理解,不给钱不说,还态度恶劣,甚至上手打人。”

    “每天都有逃单者”

    就停车收费难的问题,记者走访多个路边停放场发现,对于逃停车费的事情,很多收费员表现得异常淡定,其中很多人甚至认为,逃单是每天工作中必然会出现的情况,不必放在心上。在宣武门路口北侧的一名停车管理员孙女士称,她已经在这里做了3年的停车管理员,最初她也会为了有车主逃单而气愤,也曾尝试去理论。“没有用,那些打定主意逃单的人不管你怎么和他说,他都不会给你的,弄不好还会打人。”

    “会不会按规定交停车费真和他开什么车没有关系,还得看人。”在西单大悦城北侧停车场的员工孙女士表示,很多时候开着好车的人反而在交钱的时候特“磨叽”。“开着普通车子的人交钱爽快。三四天前,一宝马停这里,过了大半天,车主回来后就要走,我追上去,人家从车窗里扔出来10块钱,一脚油门就走了。”孙女士说,其实那天宝马车应该收费70元,但因怕吃亏,她也没有再去追。

    “不愿为收费受伤”

    孙女士说,现在的“份子钱”涨得吓人,“每个月给公司交完任务钱手里根本留不下什么,我们的基本工资也就1000多元,加上加班费也不到2000元。有时候没有人停车我们还得自己往里搭钱。”孙女士说,自己的地段好,每天都是来西单逛街的人停车,但就算这样有时依旧难以完成任务。“我们一天至少要收三四百才能把任务完成,你算算就知道每个月要交多少钱了。”

    “像今年年初在大悦城门口被拖拽致死的老丁,我和他一直搭伴看车,我就眼睁睁地看见他去收钱,那车主不给,还一脚油门拖着他就往前跑,最后摔在地上才死了的。”那件惨事已时过半年,孙女士如今仍心有余悸,她说这件事情之后,很多和老丁一批的收费员都换了工作或者回了老家。“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接着干,真的很纠结,不想因为收钱受伤,但又怕完不成任务,挣不到钱。”

    政策前瞻

    占道停车将

    成特许经营

    记者从市交通委获悉,针对路侧占道停车场委托经营、人工收费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市政府正在对将占道停车委托经营调整为特许经营,将占道停车经营性收费调整为行政事业性收费,将人工收费调整为电子收费的可行性及操作性进行研究。目前具体方案尚在论证中。

    他山之石

    外国停车 网上预约

    在我们头疼如何解决停车管理员收费难和停车矛盾的时候,国外依旧成熟运用的一些停车管理经验,或许值得我们了解或尝试借鉴。

    在纽约留学的北京女孩刘硕告诉记者,留学这三年,她从来没有为停车收费的问题头疼过。“其实纽约车也很多,好多人也为停车头疼,可我后来找到一个捷径,他们的停车网站可以预约车位,只要把要去地方的车位确定,填好时间,提前预订,再申请一张预付卡就可以了。而且这张卡可以在各停车场通用。”

    据记者了解到,伦敦也有网上预约车位服务,在英国留学的毛露说,该网站上不但能够了解目前停车场的空车位数目,还能了解停车价格等信息,“我一般都是在出门前就在网上预订,停车费会直接从信用卡里划走,操作很简单。”毛露称,这个服务不会和停车管理员当面产生矛盾,也不会因为钱数而浪费时间。

    刘硕还称,在纽约市区内,用咪表停车要很守信用。“纽约有规定,使用咪表停车,在交费到时后有5分钟‘宽限期’,如车主在5分钟以内将车子开走就没事,如5分钟后还没有把车子开走,交警就会开罚单,或者是把车子拖走,所以在纽约停车讲信用是很重要的。”

    车主吐槽

    “交了停车费仍被贴罚单”

    面对停车管理员们的控诉,很多车主在采访中也纷纷吐槽,说起自己“被收费”的种种诡异事件和不满。

    “吃一顿饭还要交50块钱停车费”

    “我特别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酒店门前停车场还要收费,吃饭花了上千元还要交停车费。”作为客户代表的张女士每周都需要请客户吃饭,每次吃饭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如此消费后却还需要为停车埋单,“不是差这点钱,但就是觉得已经在饭店消费过了,就应该享受在他们附近免费停车的待遇,这是他们应该提供的服务。”张女士无奈只得和停车收费员商量如何“包月”,“每顿饭都要几个小时,停车费最少50元。我现在一个月给他300元,其实真是一点都不多。”

    “总觉得收费员的表走得快”

    家住在百万庄的刘佳曾多次遇到停车时间莫名“飞逝”的情况,最近一次发生在蓟门桥附近一个停车场。“当晚7点,我和朋友到蓟门桥附近看电影。电影快开始的时候,我们停车,看完一场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到出来一共花了不到2个小时,但停车收费单子上竟显示停了3个多小时。”刘佳称对方坚持说没错,自己又无处取证,只能按照收费员说的数目交了费,但从此也长了心眼,“我现在每次都亲眼看着收费员对表,写时间,再拍照取证,之后才离开。”

    像刘佳这样莫名被“黑”时间的情况并不少见,很多车主坦言,对于这样的事情只能是“花钱买教训”,“虽说这是个别行为,但让我们这些车主从心里不舒服,降低了对停车收费员整个群体的好感。”遇到相同遭遇的王先生称。

    “看车的干吗去了?”

    “停车钱交了20元,却被贴了条,罚款200元。我就弄不懂,这里不是可以停车怎么还贴条?那些看车的干吗去了?”日前李先生带家人到颐和园游玩时,把车停在公园南门口。一骑着电动三轮车的“停车管理员”在他把车停稳后,询问要大概停多久,要求预付20元并称可以“不限时”停车,李先生交钱后便进了公园。

    “我们出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车窗上贴着一张罚单,我当时都不相信,还以为是贴条的人搞错了。后来发现我附近的车都有罚单,再也不见那看车人,我才明白自己可能是被骗了。”李先生称,事后他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停放的地方确实没有停车线,附近也没有停车告示牌。“当时很多车都停在这里,又有人收费看车,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没想到还是上当了。”当李先生将此事告诉友人时才发现上当的人不止他一个。“我的朋友也在那里被骗过,不过收费员是个女的,看来那里有好多人干这个。”

    李先生称,自这件事情后,他对停车缴费就恨谨慎,自己还曾就怎么辨别真假收费员做了功课。“正规停车管理员按照公司规定都要穿着统一制服且佩戴工牌,上面有名字和工号,而且肯定会给票,给的发票也应是连号。”

    解决之道

    “物联网”能否一物降一物?

    北京市先后推行了咪表和IC卡停车。从1999年开始咪表进入北京,全市陆续安装了6000余台,如今大多成了空壳。昨天记者从相关停车企业了解到,咪表“起死回生”不太可能,两年前试点的一卡通停车收费也“过时”了。现在北京正在大规模推行路侧停车场“物联网管理系统”,但这次的试点能不能普及,现在还不好说。

    咪表“回生”不太现实

    对很多人来说“咪表”并不陌生,这是一种电子计时表,主要安装在停车位稀缺路段,采用电子计时、收费等方式,减少车辆占用道路。1999年北京首次引入咪表,陆续安装了6000余台,但这个“新鲜玩意儿”从进入北京就没有“大红大紫”过,“我以前在朝阳门附近见过这个,好像安上就一直没见人用过。”一位司机说。

    现在,在朝阳区部分路段,您还可以看到咪表的“残骸”竖在路边,不少就剩了个空壳子,里面塞满了路人丢进去的烟盒等垃圾。据一位停车管理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咪表除去初次安装的费用外,每3个月左右要派专人给咪表更换电池,每天都要有专人去咪表采集数据,之后才能到结算中心结算金额。这些都需要费用,但由于利用率低,咪表基本处于空耗状态。

    嫁接一卡通后能否“起死回生”?这位负责人也表示不太可能,利用率低、人为损坏严重等原因,造成大规模安装咪表不太现实。“可以确定,咪表已经退出北京停车市场。”

    一卡通停车已“过时”

    从2011年4月1日起,本市12个专业停车场的895个占道停车位试点智能收费,车主可以刷公交一卡通付停车费。此前市交通委表示,待试点工作取得经验后,争取在全市范围推广使用。

    试点模式采用了停车收费员手持POS机刷一卡通的方式,使用POS机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避免计时算费纠纷。不仅车主付停车费付得明白,而且企业也更好对收费员进行管理,随时查询每个车位的收费情况。

    但记者了解到,这次电子停车收费试点最终“无疾而终”。一位曾参与试点的停车管理公司负责人介绍,推行不下去有三个原因,首先是政府部门做完首批试点后,就不再“上心”了;第二个原因跟出租车司机不愿乘客刷一卡通缴费是一样的:见不到现钱,停车管理公司要拿着POS机到相关部门去结算也很麻烦,而且每个停车管理员都要有一部POS机,这也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第三个原因就是司机并不愿意刷卡结算。

    寄望“物联网”起作用

    北京的“电子停车收费”经历了咪表、一卡通之后,现在又开始在路侧停车场推行“物联网管理系统”, 这个系统包括四部分,停车位检测系统、电子化收费系统、高清视频监控系统以及管理和服务平台。

    东大桥路是先期试点安装地磁传感器的道路之一,记者来到此地采访,一位管理员告诉记者,地磁传感器就埋在车位中间那个普通纸杯大小的圆圈内,侧上方路灯上的那个小匣子里面是感应器。车辆入位后,传感器就会感应到车辆,然后把信息传到感应器上,感应器把信息再传到停车管理中心的主监控平台,之后再从主平台把信息传到收费员的POS机上,司机离开时,收费员只需要“刷刷刷”地打出收费条来。

    但试点过去一年多了,去年提出的 “年内路侧停车场全面实现电子计时收费” 目标还未实现,到现在很多路侧车位依然是收费员写小条计时。据了解,目前全市共1396个路侧停车场、54793个占道停车泊位。

    对此,某停车管理公司负责人称,物联网与当年的一卡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政府推行电子收费的目的之一是要了解企业到底收了多少钱,对于这个企业是抵触的。而且见不到现钱,企业也不乐意推行。“现在司机、停车管理公司和政策是三个对立面,电子收费对司机没有任何优惠,政府对企业也没有相应的政策扶持,司机、企业都不积极,要推行下去很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