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南村委会与当地台办合伙冒领台湾老兵遗产

2013年09月22日来源:南方周末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彰化县荣民服务处寄给刘东喜的联系信件。(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彰化县荣民服务处对大陆的造假桥段一无所知,目前,老兵刘兆元的遗产已支付两笔。(南方周末资料图)

  南方周末记者 习宜豪 实习生 岳进祥

  济源市台办与五龙口镇裴村村委会联合造假,让没有亲缘关系的村民冒充台湾老兵在大陆的遗产继承人。

  “由于杜玉梅婆家是裴村的,她知道我们村有姓刘的,便将遗产分配给了我们村。”

  “二爷”来信

  “差不了,家里就有这个人。”

  河南省济源市五龙口镇裴村的刘瑞山说,他“二爷”的台湾遗产被该村村支书卫习淳和济源市台办合伙冒领了。对方领到钱之后花了几年了他们才知道。

  这个“二爷”几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事情得从1996年说起。那年初夏的一天,邮递员送了一个硬牛皮纸信封来他们家。信封上的收件人信息为“河南省怀庆府济源县裴村刘小计”。寄件人是台湾“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彰化县荣民服务处。

  “刘小计是我父亲刘东喜的小名。”刘瑞山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怀庆府”则是民国时的旧称。当时怀庆府管辖着今焦作市、济源市和新乡市的原阳县等地域。

  彰化县荣民服务处的来信里说,台湾有个老兵叫刘兆元,他生于1924年,并于1992年去世。在去台湾之前,刘兆元没有结婚,更无子女。父母也已经先于他之前死亡,剩下刘东喜为其唯一的亲属。因此刘兆元要将遗产留给刘东喜来继承。来信告知,第一批102万新台币(1新台币约等于0.2057人民币)的遗产,要刘东喜办理相关手续才能领取。

  收到信后,父亲刘东喜说:“差不了,家里就有这个人。”刘东喜觉得这个名叫“刘兆元”的台湾老兵,就是自己的二叔。二叔年轻时品德不好,“抽大烟、不务正业”,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国内兵荒马乱之际,他这个二叔就跑了出去。

  拿不定主意,再加上牵涉台湾怕有政治问题,刘家便去找村支书卫习淳商量。

  刘瑞山的哥哥刘小旺说,村支书卫习淳当时看到信,称他自己也不知道真假,需要去台办问问。后来,卫习淳说信是假的。不过,拿到信约一周后,卫习淳派副支书张新安来家里拿走了父亲刘东喜的身份证。

  刘瑞山说,1996年村支书说那信是假的之后,家人“就不提这个事儿了”。

  转眼5年过去。2001年,家里又收到彰化县荣民服务处的一封信。收信人是刘东喜,要刘东喜来台领取第二批遗产8万多台币。

  “这次有点晕了,难道是真的?关键是我们不懂啊。去台湾?怎么可能!”他们听说邻村休昌村有家人的老爷子就在台湾,还曾回来寻过亲,就去打听。这家人告诉他们,可以去市台办问问。

  刘小旺就找到时任济源台办副主任的杜玉梅。杜玉梅的婆家是裴村的。

  刘小旺回忆说,当时杜玉梅告诉他,这事儿估计是真的,但领遗产却不好办。“不允许个人办,得组织出面,但能不能办成不知道,如果办成就给刘家2500元,办不成拉倒”

  刘小旺便回家拿了他父亲刘东喜的身份证、写了一份家庭关系证明,交给杜玉梅。“2500元当然少,但能拿到一点是一点,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刘小旺说。

  几个月后,杜玉梅告诉刘小旺,事没办成,钱没拿到。

  拿回父亲的身份证后,固然也觉得很遗憾。“我家都是庄稼人,有了钱当然是好事儿,但你领不到也没办法。”刘瑞山说。

  2009年,刘东喜去世,刘家人慢慢忘记了这笔虚无缥缈的台湾遗产。

  但挠心的事,三年后又来了。2012年3月28日,刘家再次收到来自上述彰化县荣民服务处的第三封信,信上写明:刘兆元共有遗产200万台币,该处已于1996年7月17日和2001年6月27日分别发还102万多台币和8万多台币,剩余近88万台币等“不动产变卖后办理二次发还”。

  “我们这时才恍然大悟!”刘瑞山说,前两批遗产已经被人领了!

  彰化县荣民服务处对大陆的造假桥段一无所知,目前,老兵刘兆元的遗产已支付两笔。 (南方周末资料图)

  钱谁领了呢?

  “钱是村集体花的,会计都开有票据。”

  前两批遗产真已经被人领过了吗?

  2013年9月17日,原济源市台办副主任杜玉梅明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笔台湾遗产,的确已经领回来了两笔。就是她经手的。

  钱去哪里了呢?

  杜玉梅回忆说,1996年的第一笔,办完手续后,1997年年底钱便已经到了河南省。杜玉梅亲自去郑州河南省台办将12万元人民币拿了回来,“我自己还贴了路费”。

  102万的台币遗产,除去骨灰安葬费、台湾律师费,折算汇率,钱到杜玉梅手里是12万元人民币。杜玉梅证实:1997年12月,卫习淳以裴村村委会的名义从时任济源市台办副主任杜玉梅那里领取了12万元人民币。

  杜玉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些钱都是按照一定比例分配的,“到济源已经不多了”。当时卫习淳来取钱时,还开具了一张收据,收据上写“省台办交来刘兆元遗产由裴村村委会支配”,该收据上还该有裴村村委会的公章。

  接到第三封台湾来信后,刘瑞山兄弟去找过杜玉梅,询问遗产的事。杜玉梅告诉他们,第一笔比较大,到手有12万人民币,第二笔少,就几千块钱,都让卫习淳领走了。

  刘瑞山兄弟又找到村支书卫习淳。卫承认,前后领了12万元,“大队”已经花了。

  刘瑞山兄弟仨非常生气,多次找卫习淳吵架。

  2012年11月5日,卫习淳特别召开了裴村全体党员大会。卫在大会上证明私人没花刘兆元的那12万元遗产,钱是村集体花的,会计都开有票据。

  村里把钱花哪里去了呢?

  2013年9月17日,卫习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12万元被用作了村里的项目工程款了,“建了一个复合肥厂,村里的会计记着账呢,可以查到”。

  在找村委会讨钱期间,刘瑞山兄弟还致信联系彰化荣民服务处,对方还寄给他了前两批遗产领取的相关手续文件的复印件,部门文件是加盖着河南省公证处公章的公证书。杜玉梅承认这些公证都是伪造的。

  都是假的

  “村里有十多家姓刘的,我们考虑到刘东喜是党员,有觉悟,他不会贪占这不该得的便宜。”

  村委会怎么就理直气壮地把别人的钱给花了呢?杜玉梅为何又要伪造公证材料呢?

  裴村是个大村,有四千多户村民。进村的大石头上写着:“唐朝宰相裴休故里”。卫习淳在裴村里做了三十多年的村支书。

  9月18日,裴村村支书卫习淳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笔台湾遗产确实不属于刘东喜家的,“而是台办副主任杜玉梅和济源市统战部部长争取来的。当时这笔遗产只知道叫刘兆元,出生于1924年,是河南人,但并不知道详细地址。由于杜玉梅是从孟州嫁到裴村的,她知道我们村有姓刘的,便将遗产分配给了我们村。”卫习淳说。

  卫习淳回忆说,1996年的时候,杜玉梅找到他,说她给村里争取了一笔钱,但需要找个“合适的人”来顶,这个人需要具备两个条件:“姓刘,65岁以上的”。

  卫习淳了解到这个好事后,便召开了村委会,按照“刘姓、65岁以上”这两个条件最后确定了刘东喜。“村里有十多家姓刘的,我们考虑到刘东喜是党员,有觉悟,他不会贪占这不该得的便宜。”

  卫习淳说,选定刘东喜后,村委会便和杜玉梅一块,制造了河南老农刘东喜是台湾老兵刘兆元亲侄子的材料,寄给了彰化荣民服务处。

  杜玉梅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了卫习淳的说法。杜玉梅说,1996年,她当时是济源市台办的副主任。当时她接到上级电话,说有一笔台湾遗产给济源。如找不到明确的继承人,“这些钱必须办公益,修路、盖希望小学都可以。”而她觉得,和卫习淳很熟悉,“村里对他评价不错”,“卫习淳招商引资思想比较开放,经常来找项目”。

  确定人选之后,裴村村委会还出具了遗产继承人亲属关系证明,杜玉梅和张新安一起把该证明连同刘东喜的身份证复印件辗转送到了台湾。

  于是,便有了前文,1996年刘东喜突然收到“台湾来信”,而村支书说是骗子却派人要走刘东喜身份证的桥段。

  杜玉梅说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她说,济源市台办已经在郑州陵园里安排好了刘兆元的墓地,“买地,用车,请台湾律师都需要花钱”。

  不孤独的孤独老兵

  孤独老兵刘兆元的遭遇,并非孤例。

  在台湾,像刘兆元这样的退伍老兵被称为“荣民”,是“荣誉国民”的简称。“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简称退辅会)”为台湾官方专门处理退伍军人相关事务的中央机关。退辅会在台湾设有22所荣民服务处,彰化县荣民服务处便是其中之一。

  9月18日,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采访了台湾负责处理老兵遗产的台湾“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彰化县荣民服务处。该处一位处理遗产的服务专员说,台湾方面并不知道荣民刘兆元的遗产被冒领,也未接到有关的投诉或复核申请。

  负责处理荣民遗产的唐专员表示,之前从没有听说过有老兵遗产被冒领的情况。“我们这边只是按照政府规定的程序去做事,进行审核;至于出现冒领的情况应该是代理人和继承人之间出现的民事问题。不是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

  同时,彰化县荣民服务处工作人员说,在申领荣民遗产的过程中,他们建立了一整套完备的保证程序。首先要想申请遗产必须寻找一个在台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需要经过海基会认证,代理人和继承人之间需有公证单位的资格认证。

  按照台湾的程序,如果大陆的亲属想要继承荣民的遗产,需要按照严格台湾《单身亡故荣民大陆亲属遗产继承》中规定的申领程序。

  一般来说,在办理刘兆元遗产时,在台的代理人要取得刘兆元的《死亡证明书》,连同个人身份证复印件寄交给大陆的继承人刘东喜。作为继承人刘东喜也需要据此在大陆办理《亲属关系公证书》和《委托公证书》,并将这些公证寄回给在台代理人。

  代理人取得这些公证书之后,要到海基会验证。然后代理人会到刘兆元生前户籍地的户政事务所,申领其死亡的《除户户籍誊本》。并向荣民生前户籍所在地区的法院“声明继承”,并应经法院裁示“准予备查”在案。

  在完成以上步骤之后,台湾的代理人应持上面全部文件及法院裁示准予备查的公文,向该荣民生前所属的荣民服务处提出遗产继承的申请。

  刘东喜的各项继承证明文件经审定后,“公示催告”、“清偿债权”以及继承期限届满后,开始交付遗赠物。这时遗产管理机构会通知代理人,并保证将全部遗款及骨灰送给大陆真正继承人,但是每位荣民的继承限额最高为新台币200万。

  现在,只知道杜玉梅和卫习淳伪造了亲属材料。但各种细节,已无从知晓。

  可以肯定的是,孤独老兵刘兆元的遭遇,并非孤例。

  1987年10月,自台湾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后,不少孤寡老兵在大陆找到了亲人。单身无子女的老兵在台湾死后,巨额遗产就会经常被盯上。许多像刘兆元一样的老兵终身未娶,就会留下不少积蓄。仅单身已故荣民遗产缴交“国库”的现金和不动产就超过100亿元新台币。

  根据台湾现行的《两岸关系条例》,单身老兵在台去世,台湾老兵在大陆的“二亲等”(血亲及姻亲,如兄弟姐妹、养子女等)遗属可拥有最多200万元新台币的遗产继承权。

  据台资料显示,2010年为此类案件案发数量最高的年份,共发生诈骗老荣民案86件,73件防堵成功,遭诈骗有13件,其中9件是大陆假亲属骗领遗产。这些老兵的总遗产包括新台币4022万元、黄金2359克、美金517元、股票7357股、金条2根、戒指3个、房产1处。而在此之前的五年里,台湾也查处了一些假继承老兵遗产案件,挽回了逾5000万元新台币可被继承的遗产。

  现在,刘家兄弟正在准备手续领他们“二爷”的最后一笔遗产,近88万台币。但因为台湾方面认可的目前遗产继承人刘东喜已于三年前去世,刘家人便给彰化县荣民服务处打电话,希望办理再转继承人手续。他们准备将刘小旺作为再转继承人。但这需要填写再转继承人亲属关系系统表,并必须将继承人刘东喜的死亡证明及其亲属关系公证书到地方公证处进行公证。

  济源市公证处不给他们公证。“因为发现我一个姑姑还有后人。”刘瑞山说,后来他这位姑姑的子女都跳出来说要分一半遗产,“第三批遗产就这样僵下来了”。

  不过,他们集中火力想要回前两批遗产。“不管我们亲戚这边如何,遗产都该是我们的,不该是卫习淳和杜玉梅的。”

  尽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刘兆元到底是爷爷辈,还是叔父辈,刘家兄弟都没搞清楚。

  2013年2月,刘小旺在当地论坛发帖称,“我祖父刘兆元,早年随国民党去台湾……”而在看到公证之前,他对刘兆元的称呼一直是“伯父刘兆元”。(来源:南方周末)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