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黑车拉活被查后被指可用贫困证明减免罚款

2013年09月23日来源:新京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8月29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厅,被黑车司机称为“车虫”的停车场工作人员老梁(右)带着被罚款的司机陈亮(左)接受违章处理。

    近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组织了“三大秩序”集中夜查行动,重点治理首都机场、北京西站、东直门枢纽等地区非法运营的黑车。

    陈亮(化名)被执法人员查了,车被扣,口头被罚13000元。

    陈亮发现,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厅里,很多被罚司机都在与工作人员讨价还价。而且很多被罚司机都去弄贫困证明,交上证明,罚款就会减免。

    新京报记者随行见证,在提供假的贫困证明和停车场工作人员的“帮忙”下,对陈亮13000元的罚款一降再降,最终,他交了7000元。

    2003年3月实施的《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规定,对于无照经营行为,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2万元以下罚款。

    罚款虽经两次降价,但陈亮认为,执法人员手中的裁量权太大,甚至怀疑执法人员与“车虫”有勾结。

    对此,市交通执法总队负责人表示,一旦发现执法人员与停车场人员勾结,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目前,市交通执法总队已报警,警方介入调查。

    “黑车”拉活被查

    陈亮是北京某物业公司的员工,家住双桥附近。

    陈亮自称,8月6日23时许,他驾驶伊兰特轿车回家,因为顺路,在双桥地铁口,他载一名女子前往附近医院,车没开多久被人拦下,说是交通执法,“黑车拉活。”

    “我没跟对方提车费,那女子说你带我去,我给你20块钱。”陈亮说,车被拦下后,女子下车走了。

    陈亮回忆,两名男子打开车门,将他夹在中间,车钥匙被拔下,并将其拉下车。

    “他们让我签字,不签不让走。”陈亮回忆,签字后,执法人员对他说罚款13000元,“你只要开个贫困证明,就能减免点”。

    陈亮的车被扣留在霄云路龙跃停车场。

    龙跃停车场的一位王姓工作人员称,被查的黑车大多是外地牌照,少数是北京牌照,两种牌照被罚价格不同,北京牌照12000元,外地牌照8000元,“北京牌照摇号难,罚款额肯定高。”

    执法总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黑出租”的处罚,国务院《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明确规定依法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并处2万元以下罚款。

    贫困证明里的猫腻

    几天后,记者随陈亮前往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厅。

    大厅里记者看见,很多被罚的司机跟工作人员讨价还价,“态度要好,磨的时间越久,罚得越少。”一名多次被罚款的黑车司机说。

    8月25日,陈亮又来到大厅,他听说,好几个被罚的司机都弄到了贫困证明,少交了罚款。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工作人员证实,当事人原籍村委会、派出所或者在京暂停地社区、工作单位出具的困难证明,且盖有公章,均属于有效困难证明。“黑车”司机开具贫困证明,可以减免一定处罚,但具体减多少,并未告知。

    陈亮询问贫困证明是否审核,工作人员拿出一张贫困证明,说是假的。“被查人员交证明时,我们有时也看一下,被查太多,一一核实不现实。”

    陈亮上哪去弄贫困证明?

    多名被罚的黑车司机告诉他,执法总队附近的复印店就能制作贫困证明,只需要十几分钟。

    8月21日,记者随陈亮前往执法总队路对面的复印店。

    该复印店的女老板说,她有不用刻章的贫困证明,一张60元,证明的章可以用电脑做。

    “我们不包过(审核),但制作那么多贫困证明,从来没人来退过。”女老板边说边打开电脑,从文档内找出一张此前开过的贫困证明。

    女老板简单地修改一下姓名、身份证号码、关于贫困的情况说明后,开始制作章印。

    现场可见,她用photoshop把之前的章印更换成陈亮的所在村委会。10几分钟后,一张贫困证明制成。

    该女老板称,复印店生意好不好,这要看执法工作人员查车的频率,“查得多了,办贫困证明也多。”

    没几天,陈亮拿着贫困证明,再次来到大厅,“对方说罚8000。”

    但陈亮还是觉得罚款高,一直没交钱,车还被扣在霄云路龙跃停车场。

    停车场人员斡旋再降价

    在龙跃停车场工作的老梁决定帮陈亮把罚款再减点。

    8月21日,陈亮经过司机介绍,和记者前往老梁停车场边的出租房内。

    老梁查看扣押车辆决定书上的签收人后,随即拨电话,自称打的是执法签收人的电话。

    结束通话,老梁说,他能把车捞出来,“罚款改成了6000,执法总队会给你开罚款票据,但你还得给我1500,我们怎么分不用你管。”

    老梁说,他在停车场工作多年,北京交通执法总队下属的很多工作人员他都熟,平时跟随执法人员去现场查黑车,也曾帮很多黑车司机捞过车,“下次车再被查你直接打电话,咱不走正规流程,花两三千就能把车捞出来。”

    8月29日下午,老梁带着陈亮前往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大厅。

    老梁对大厅的工作人员说,他跟领导打过招呼,开6000元的处罚单,遭对方拒绝。随后老梁走出大厅,给查处陈亮车的执法人员打电话,通话结束后,再次进入大厅。

    该工作人员没做任何询问,给陈亮开具一张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显示,8月6日,陈亮在管庄站载一名乘客送至双桥刑警支队,议价车费20元。根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罚款金额7000元。

    此外,该工作人员还出示了询问笔录,询问人姓名是关荣国和陈俊田。

    陈亮仔细看完笔录后表示,笔录上的陈亮的手机号码和载人前往的地点均出现错误,“他们根本没询问过我,我怀疑是早就打印出来,让我签字的。”

    签字后,陈亮去银行取钱交罚款,并付给老梁500元。

    执法总队:停车场违反合同将终止合同

    经历罚款金额两连降后,陈亮认为,罚款金额可以随意定,执法人员裁量权过大,而且怀疑内部工作人员与停车场人员或“车虫”有勾结。

    而且多位黑车司机称,车辆的档次和新旧程度也是拟定罚款数额的重要参考。

    对此质疑,9月13日,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一位负责人表示,按规定,他们依据违法情节的轻重,按规定明确了处罚的裁量标准,并通过自动化、信息化处理程序自动生成,以防止执法人员自由裁量权随意、过大的问题。

    该负责人称,对黑车处罚的数额和车辆新旧程度无关。所有被处罚的车辆,外地和在京的黑车处罚标准一样。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对2012年至2014年执法暂扣车辆停放停车场服务公开招标,本项目共招标四个停车场,即在相对于北京市区的东、南、西三个方向和机场附近各招标一个停车场,而龙跃停车场是市区东向停车场。

    “一旦发现总队执法人员与停车场人员勾结,我们将依法严肃处理。”该负责人说,龙跃停车场是通过政府采购招标方式,公开选用的具有合法经营资质的停车场并签有民事合同。如果停车场有违反合同的行为,总队将依照相关规定终止与停车场的合同。

    对于“车虫”捞车,该执法总队一位负责人表示,“车虫”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他们一直在积极配合公安部门严厉打击。

    该负责人称,他们将处理违章的法定程序在处理大厅内公示,执法人员也会提醒第一次来到总队接受处理的当事人,按正当程序处理。

    处理黑车非法营运的程序是:执法人员现场查处司机有非法营运行为,取证后开具《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扣押车辆决定书》,将非法营运车辆扣留并开至指定停车场;车主持《决定书》到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违章处理厅;工作人员给当事司机开具处罚决定书,当事司机去银行交罚款后,去指定停车场领取车辆。

    专家:罚黑车执法程序上存不妥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表示,执法人员在执法程序和标准上均存在不妥之处,驾驶员在黑车集中地拉人,是否是黑车,执法人员应将当事人留下,作为证人进行调查取证,而不应让当事人离开。

    对于执法人员口头罚款13000元,洪道德认为,在法律规定罚款范围内,这没有问题,但当场做出罚款决定,应该出具书面材料,而罚款金额能一降再降,执法人员也应该逐次说明根据什么标准降低罚款金额,“假如司机对罚款有异议,他们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记者 刘保奇

    摄影 尹亚飞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