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房姐”案明日开审

2013年09月23日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房姐”案明日开审

  ■2013年

  1月16日

  网曝龚爱爱在京有20多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她还有一个名为“龚仙霞”的身份证

  ■1月21日

  媒体报道称除了此前被曝光的两个户口,龚爱爱还有两个户口,分别在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和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户名均为龚爱爱。至此,“房姐”被曝拥有4个户口。

  ■1月24日

  北京警方通报称,“房姐”北京户口系非法办理,即日注销

  ■1月27日

  陕西神木警方对“房姐”龚爱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进行立案

  ■1月31日

  北京警方通报,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产

  ■2月4日

  陕西神木警方对龚爱爱刑拘,在榆林市境内看押

  今年年初,陕西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被曝拥有3个虚假户口和多处房产,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最后其在北京坐拥41套住房,共9666.9平米的情况,让全国哗然,她因此被称为“房姐”。

  9月24日上午8时30分,龚爱爱一案将在陕西靖边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提请的罪名为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有律师表示,按此罪名,最高量刑不超过十年,不少网友认为此案避重就轻,量刑太低,要求追究其巨额财产来源。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龚爱爱的代理律师。该律师表示,此次公开审理只是就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至于是否应涉及财产来源等其他罪名,现在不宜多谈。

  那么,龚爱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发迹有着怎样的神奇?为了更多了解龚爱爱,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龚爱爱出生的村庄———神木县解家堡乡双卜树村。

  老乡:

  她家7个孩子 龚爱爱排老五

  解家堡乡离神木县城约22公里,再到龚爱爱老家所在的双卜树村很方便。然而从解家堡往南走了才三公里,通往村子的路却在地图上消失了。只见山间丘陵沟壑纵横,一不小心就多绕出好几里路,路上尽可见裸露出青石的山体。

  龚爱爱出生在这样的山坳里,村里只看见两三户人家,门口偶尔能有三三两两的羊、狗等家畜。

  沿着一条不起眼的山路一直往山顶走,山路戛然而止,低头仔细辨认,才在山间看到了零星几户人家,一老汉说,这就是双卜树村。老汉姓龚,是这个村子共同的姓氏。

  “龚家早就搬走了,全家都搬了。”龚老汉说,村里原有十来户人家,五六十口人,这十多年来年轻人陆续外出打工,只剩下七八口人,都是像他们这样的老人,养点儿家畜种些地。龚爱爱也是沿着这样的轨迹去到了神木县城。

  以前,村子里还有小学和初中,现在早都没有了。当时,龚爱爱在村里读完了初中,到了神木县读高中。据龚老汉说,龚爱爱家一共7个孩子,龚爱爱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她排行老五,后面还有两个弟弟。上世纪90年代,他们举家搬到了神木。从时间上看,当时龚爱爱正在神木县农村信用联社工作,但龚老汉说,当时龚爱爱还没有发迹。

  “龚爱爱发迹就是最近这十年的事儿。”老汉说,出去打工的年轻人,不少都在矿上干,因为神木这地方矿产丰富,“来钱”。据他所知,龚爱爱也是做煤矿起家,而且村上真正赚到钱的也只有龚爱爱一家。

  老房子:

  山壁上挖的四个窑洞

  在龚老汉的指引下,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龚爱爱家的老房子。这就是在山壁上挖的四个窑洞,其中三间还能看见破旧的红色门窗,最右边一间是栅栏,老汉说最后这间一般是养牲口的,其他三间洞里面是相通的。窑洞外有延伸出的一块平地,用土墙围起来,加一道院门,就是一个自家院子。

  这处房子现在已经只能在对面山上看了,因为山前就是一道深深的沟壑,四处荒草丛生,已经无法找出前去的路。

  在龚老汉的眼中,龚爱爱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读书的时候成绩挺好,听话又懂礼貌,挺活泼的女孩子。但也不死读书,该玩儿的时候就玩儿,不时到他们家来串门,自家一时缺点什么东西,都相互帮助。龚爱爱的父母“都是老实农民,挺好的人”。她父亲搬到神木去没几年就过世了,她母亲80多岁了。

  只不过,龚爱爱自从初中毕业离家之后,村里乡亲就再没见过她,只知道她基本每年都会回来给他父亲和祖先上坟。

  讲述:

  建豪华“陵园” 帮乡亲修路

  说到上坟,龚爱爱家的“豪华墓”也是让村民们多次提起的事。据传,这个墓是在村里买的地,花了上百万元,光是从外地买来的上好棺木,就花了几十万。但具体数额,村民们也说不清楚,也就无从考证。

  成都商报记者在山下见到了这个墓。与其称之为墓,不如说是一个中小型的陵园。该陵园背山环水,由约40棵松柏围绕,面积目测约数百平方米(有媒体称方圆约1里)。陵园正前方是大理石雕刻的三门式牌坊,牌坊檐为龙形雕刻,正中门楣上面则刻着“千秋永盛”四个鎏金大字,落款时间是2008年。牌坊前有四只一米多到两米高的石狮镇守,石狮眼睛点成了红色,项上有红色缎带。

  关于龚爱爱的巨额财富到底有多少,村民们没有一个说得清楚,他们只知道,神木矿藏多,发财也并不奇怪。一个龚姓婆婆说,龚爱爱有钱之后,出钱给村里修路———从解家堡往南通往双卜树村的一条柏油路,就是龚爱爱修的。

  “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犯事了呢?”隔壁村一位村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龚爱爱出钱给他们村扶贫,“多的一家三五千,少的也有好几百”。该村民是在最近几年才听说龚爱爱这个人,“听说是个不错的人,是不是一时糊涂啊?”当然也有村民觉得“以前是个好人,现在不好,总是有原因的吧。”

  龚爱爱任职神木农商行副行长后,跻身神木地下融资行业,并开始囤积房产等。神木农商行后来回应称龚爱爱系长期合同工,非国家公职人员

  “煤矿”

  龚爱爱被指靠煤矿发家,当地传言其幕后控股,但所涉煤矿否认。龚爱爱称,“我的家族是个大家庭,有煤矿等产业,多年来一直与自家兄弟参与打理煤矿生意,收入较多。”但其说法中对如何参与打理煤矿生意,语焉不详

  “房产”

  2008年,与人联手出资4700万元买下神木黄金地段东兴街5000平方米的爱丽莎购物广场

  2010年,以公司形式投资入股位于西安浐灞新区的320亩地产

  2013年,北京警方通报,龚爱爱在京拥有41套房产

  龚爱爱案三大争议点

  龚爱爱案的罪名是否存在避重就轻之实?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关注此案的四川琴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牛建国。

  1

  是否构成巨额财产

  来源不明罪?

  龚爱爱案发前担任陕西省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但公开的材料显示,神木农村商业银行是在原神木县农村信用联社基础上,由自然人、县内农民、农村工商户、企业法人和其他经济组织共同发起的区域性股份金融机构,无国家资金和集体资金入股,属于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的企业法人。龚爱爱本人系长期合同工,是单位聘用的副行长,非国家公职人员。牛建国认为,龚不具备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的主体资格。

  2

  罪名是否避重就轻?

  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既然法律规定了量刑幅度,除非有法律规定的情节,任何人无权在法定刑范围外定罪量刑。至于是否偏轻的问题,在本案中还要考虑“数罪并罚”的可能性。据公开资料显示,本案虽然窝案有4个,但极可能是相互串通的共同犯罪,即其中的每一个人如果对其他人犯罪知情并参与其中,则可能构成共犯,应该按照在共同犯罪中所起到的作用承担刑事责任。换句话说,如果共犯罪名成立,则法院会对每一个罪名单独量刑,再在每个被告人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总和刑期以下确定宣告刑期。换句话说,每个被告人都可能承担比指控的单独罪名高得多的刑罚。

  3

  是否涉嫌多宗罪?

  非法律专业人士可能会有些误解。因为通常被告人一个行为只会给予一次制裁,但有些行为也会造成事实上与其他罪名的“竞合”,比如,为了某个犯罪准备的过程本身就可能构成其他犯罪的情况。从公开的材料看,如果说龚还可能构成其他什么犯罪的话,那么她低息获取贷款再高息转借他人谋取差价的行为则可能构成高利转贷罪,本罪最高刑期为7年有期徒刑。至于若罪名成立、多罪并罚,龚爱爱最高刑罚可能多长?牛建国表示,目前还未庭审,案情过于模糊,仍无法做出结论。(记者蓝婧)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