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继续教育被指成高校钱袋子 领导只花钱不愿担责

2013年09月23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用一流大学牌子招生,让不入流老师上课,发国家承认的大学文凭

    继续教育被指成为高校“钱袋子”


 “出租大学教学场地给中介培训机构赚钱;网络教育注水;卖学历证书……”随着继续教育的深入发展,传统的发展模式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继续教育的发展正遭遇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近日,教育部主办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高校继续教育改革发展研讨班,来自91所高校的百余名校长、专家学者以及社会知名人士,就继续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会诊”。

  翻版全日制教育必然死路一条

  “高校扩招以后,继续教育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来自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吴志勇说。

  据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统计,2000年是函授、夜大、电大等传统继续教育发展的最高峰,招生达到200万人。从2001年开始进入生源下跌期,特别是独立设置的成人高校。数据显示,2001年全国有962所成人高校,招生122.6万人,到2012年减少至348所,招生43.8万人。

  面对持续的生源下跌,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副秘书长李德芳分析认为,函授、夜大、电大等继续教育在1980年~1990年代国民学历补偿的特定历史时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是,新世纪高校扩招以后,由继续教育承担的补偿性学历教育使命基本完成。

  尤其是近10年来,高校传统继续教育发展模式与当下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严重脱节,越来越多的问题开始显现出来。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继续教育学院有关负责人认为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他说,一方面传统函授教育因成人工学矛盾导致长时间集中面授难以实施,教学手段的单一性导致成人自学过程中缺乏教师指导,学习难度大、效率低。另一方面,常规网络教育因为缺乏面授教学等环节,对学生在学术和心理方面的支持不够,对学习过程的监控、指导不足,学生参与度低,难以取得理想的教学效果。

  李德芳则认为,高校继续教育存在先天性的缺陷,即主办高校对继续教育的专业设置、课程体系都是照搬照抄全日制教育的模式,专业设置往往强调学术性,教学讲究稳定性,教材更新速度慢,对继续教育人员“学以致用”的现实需求考虑不够。

  “用全日制教育的翻版,去套用放羊式的教学模式,必然是死路一条。”李德芳直截了当地说。

  表面光鲜下师资短缺

  继续教育沦为钱袋子

  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统计显示:“2012年全国1600所高校的成人本专科招生438万人,68所试点高校的网络教育本专科招生570.4万人。”这个规模远远超过2012年全国普通高校685万人的招生计划数。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在全国设有60多个教学中心,分布在27个省、市和自治区,目前在校学生25140人。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则透露,依托该校学科优势和分布在全国17个省市的100多个远程教育校外学习中心, 形成了以高中起点本科、专升本为主的理、工、医、文、管、法、农等多学科体系。

  然而,众多的学生数量、广泛分布的教学网点只是表象,继续教育表面的光鲜下是严重的师资短缺,尤其是优质师资的短缺。

  以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为例,据介绍,目前中国人民大学继续学院在读生超过5万人,与之相对应,继续教育学院的师资力量则是副教授职称以上23人,教授6人,讲师6人。

  某著名大学的一位教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高校中稍微有点社会名望的教授和学术水平的老师,根本不屑于给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上课。因为那是一块被边缘化的地带,弄不好会让自己跌价。”

  那么,面对数以万计接受学历教育的学生,高校继续教育学院怎么解决严重的师资短缺问题呢?北京一所985高校继续教育学院负责人透露,他们建有一个2000人规模的兼职教师资源库,主要是其他不知名高校的老师和社会公司企业的人员,然后根据生源、地域、专业等情况选配老师,对外授课时统一称为“本校的‘客座教授’或‘兼职教师’”。

  “都给继续教育学生配本校最好的老师,肯定是亏得一塌糊涂。”上述这所985高校继续教育学院负责人透露,“用一流大学牌子招生,让不入流教师上课,发国家承认的大学文凭,是高校继续教育学院生存的不二法门。”

  对于这种客观现实,李德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坦陈:“继续教育在很多高校都被边缘化,没有纳入高校整个体系中,缺少归口管理、职责不清,缺乏教学质量监督评价体系,只是作为创收的‘钱袋子’在使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高校继续教育学院知情者证实了李德芳的说法:“我们每年招收1000多名学历教育学生,就可以给校本部贡献6000多万元利润。那些继续教育学生数量在两万以上甚至更大规模的高校,继续教育学院给校本部贡献的收入是以亿元为计量单位的,这样才能在高校拥有发言权。”

  高校党政一把手不能只顾花钱不愿担责

  “一本大学高考录取分数线很高,继续教育成人学生随便进来,毕业都拿国家承认的名牌大学毕业证书。”上述北京高校继续教育学院知情者说,“对于继续教育学历‘注水’现象,高校党政一把手比谁都清楚,但是面对市场吸引力,往往只顾挣钱不愿担责。”

  据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有关人士透露,该院1999年成为国家网络学历教育首批试点招生单位,招生非常火爆。但在2002年发现继续教育学历的生源对学校百年品牌与信誉有着潜在巨大的风险与损害,校方断然停止招生。从此以后,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只做非学历的继续教育。

  “同一批试点招生的高校,不但没有停掉网络学历教育,而且招生增长迅猛,甚至连函授、夜大等学历教育照样干得红红火火。”有关知情者说,“大部分高校没有把继续教育作为真正的事业在做,而是作为一个赚钱的机器。”

  “继续教育应是高校的整体行为,而不是某个部门的局部行为。”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刘亚说,关键是要进行顶层设计,整合优质资源。李德芳则建议说,“高校党政一把手要作为继续教育改革发展的第一责任人,把继续教育纳入高校质量评价管理体系,完善办学体系,进行归口管理,管办分离,第三方监督等。”

  “若是通过网络教育来混学历的,趁早走开。”来自北京大学医学部网络教育学院的高澎苹院长表示:“现在继续教育的社会声誉面临严峻的挑战,稍有闪失就会把百年老校的品牌给砸了。”所以,对外经贸大学远程教育学院书记李福德再三呼吁,继续教育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整体品牌,需要68家招收网络学历教育的试点高校和其他高校加强自律共同呵护。(记者 李剑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