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上海自贸区拟29日挂牌 首批32项细则或不涉金融创新

2013年09月25日来源:经济参考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上海自贸区挂牌进入倒计时。《经济参考报》记者24日从权威渠道了解到,上海自贸区拟定于9月29日挂牌。而在挂牌当日,将有首批约32项细则出炉,另外,在2013年年底之前,还将有20多项细则陆续出台。而在挂牌当日首批出炉的数项政策中,将并不涉及市场高度关注的金融创新具体内容。

  虽然自贸区只是一片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的区域,但伴随着8月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获批,区内可能出台的各项先行先试政策时刻都牵动着市场敏感的神经。实际上,与传统的自由贸易区相比,上海自贸区的意义显然不仅仅在贸易领域,而是更多肩负了在其他重要领域的改革、创新和政策试验的职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24日在公开场合就表示,上海自贸区的试验主要围绕三方面开展,一是要转变政府职能,探索推动行政审批的改革;二是要推动服务业的扩大开放;三是在创新投资管理模式方面作出探索“因此上海自贸区不是有多少优惠政策的概念。”沈丹阳表示。而据记者了解,此前市场热传的针对某些企业15%的税收减免政策并未列入最终的自贸区总体方案中。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涉及投资管理体制创新的内容将列入首批公布的细则。例如,上海自贸区将在全国率先探索外资“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即在试验区内对外商投资试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同时制订试验区内外商投资与国民待遇等不符的负面清单,对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将外商投资企业合同章程审批改为备案管理。“目前‘负面清单’里含什么内容、单子有多长,还未公布。从国外的做法和经验看,一般是影响到国家安全等重大国计民生的部门,才会放入‘负面清单’”。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龚柏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初试阶段,由于经验不足,‘负面清单’可能长一些,但希望这张清单是越来越短,是能及时调整的。”

  不过,更为市场关注的金融领域的政策可能将缺席首批细则。

  据记者了解,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草案)中,对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的表述内容涉及到了“加快金融制度创新,在实验区内对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的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跨境使用方面先行先试;增强金融服务功能,推动金融服务业对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和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允许在区内建立面向国际的交易和服务平台,逐步允许境外企业参与商品期货交易,支持开展人民币跨境再保险业务”等。不过,总体方案只是一个蓝图式框架,具体的金融政策尚待相关监管部门一项一项的批准。

  在自贸区内积极探索金融改革路线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表示,自贸区的主要特征是“境内关外”,“关外”就是指海关管理之外,一般是在国境内划出的特殊封闭区域,在区域内以及区内与境外实行自由贸易,不征收关税,但与境内则采取完全隔离。既然是“关外”,也完全可以从事“离岸金融”,因此,自贸区可以采取“保税区+离岸金融中心”的做法,既赋予自贸区新的业务范畴,也可以试水人民币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可兑换等,为未来中国的金融改革探索可行之路。分析认为,未来上海将有机会成为一个类似于香港的另一个离岸人民币市场。“相比香港、新加坡、伦敦等人民币离岸中心,在我国自贸区内的人民币离岸业务更有利于我国监管部门的监控和管理,更能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经验。”赵庆明说。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则表示,金融领域很多的改革机会条件已经成熟,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很难推开,在自贸区,通过这样的先行先试,再在全国铺开,能起到制度建设的引领作用。

  据记者了解,在金融开放的尺度上,不同的监管部门之间仍存在争议。业内人士也指出,由于金融领域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初期,金融开放的步子不会太大。由于实物贸易是有形的、易于管理,而服务与资金流动是无形的,如何做到区内区外既有隔离又有一定通道成为改革的难点。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综合室主任王海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金融开放的具体细则可能很难在上海“破题”,一方面这需要全国的政策配套和统筹,另一方面,从上海的角度考虑,哪些领域可以开放,开放之后到底能得到什么利益,这是两难的问题。因为金融业不同于制造业,制造业在当地设厂然后按照周期进行生产,而金融具有辐射性和集聚性强的特点,一旦在上海铺开,就像水一样,会迅速流向周边,很难让一个地区独享收益。

  “所以说,很有可能,在上海推出细则之后,不出一两年就在沿海城市甚至全国推开了。”在王海峰看来,对上海自贸区金融细则的观察,不是仅停留在上海获益的角度,而更多是要通过这个窗口,看到下一步在全国将推进的改革路径和方向。

  “上海自贸区是在开放中给上海提升影响力的机会,更是给全国一个改革的机会。和之前深圳特区那种点的实验已经完全不同,现在更多是对中央决策的考验。”王海峰说。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