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陕西眉县副县长酒后辱骂保安 县宣传部否认

2013年09月2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日前,网友“毅路有您”在某网站“眉县吧”发帖称:9月20日,陕西宝鸡眉县副县长李某酒后与红河谷森林公园保安杜某发生口角,随后授意公园开除杜某。

  针对网帖中所提内容,9月22日14时25分,注册名为“眉县县委宣传部”的账号通过该贴吧发文《关于红河谷森林公园保安员杜亚军被辞退真相》回应此事。

  县委宣传部:副县长未饮酒、骂人

  对于双方争执原因及过程,账号“眉县县委宣传部”发文称:9月20日20时30分左右,县政府副县长李永林同志检查完当日进山旅游情况后,与司机一起返回县城,车辆行至公园门口处时,电动门关闭。随后,司机分阶段3次鸣号示意开门。见长时间没有动静,司机便下车到值班室叫人。此时,双方发生了口角。杜亚军随即冲到车前破口大骂,并有动手之意。此时,李永林副县长走下车,及时礼貌地劝阻了杜亚军,并当即给公园负责人打了电话,电话中只是说,让公园负责人管管这些事情,不要让其他游客再有同样的遭遇,影响眉县对外旅游形象。

  该文称,事发当晚,杜亚军并不认识李县长,也不知是政府车辆。李县长并未喝酒,也没以领导身份训斥指责杜亚军,更没要求公园负责人辞退杜亚军,只是让管管工作人员。“试想,如果任何一个游客遭遇这种情况,是不是也可向公园方面投诉呢?”该文结尾处称。

  9月24日,眉县县委宣传部王姓副部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李副县长进山是去检查旅游情况,当地干部工作时间不允许喝酒。他负责红河谷森林公园的相关工作。作为领导干部,平时工作就很繁多,节假日都不一定能休息。那天的情况,他不可能有时间喝酒。”

  “公园负责人第二天就去调查了。杜亚军以前表现就不是很好,曾经因为类似行为被警告过一次。坦白讲,该景区一些工作人员的素质确实欠佳,平时也受到过游客类似投诉。”王姓副部长说。

  对于司机身份,他表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上去非常瘦小、腼腆。他是在政府教育口工作的,和李副县长不熟悉。”

  “当时公园的推拉门或遥控器可能出了问题,离门卫坐的地方比较远。加上晚上8点多,山里全部都黑了,也很冷。所以听见汽车鸣喇叭后,保安没当回事,就把推拉门弄开了,但只开了能单人进出的口子,车出不来。”王姓副部长说,“后来,司机就下来了,找到保安,问为啥不开门。保安就说,第一声喇叭就听见了,是摇控器有问题没打开,还反问司机‘你按那么长时间喇叭干啥?马上就睡觉了’。”

  “保安在外面有些冷,说话的口气可能比较生硬。司机有些委屈,就说‘我按了几下你都不开门’。保安又说,‘我门给你开了,行了’。后来,司机扭头走了,保安又说了司机一句,然后司机才生气了。保安就走到车前,把司机叫了下来,发生了争吵。”据他介绍。

  此外,王姓副部长表示,当时,红河谷森林公园其他两名工作人员也在场。“这时,李副县长才下来问保安,‘你是干什么的,不能这样骂人吧’。保安便回嘴,‘我就是门卫,咋啦’。李县长看样子也没法劝,就给公园的王主任打了电话。在这个过程中,其他人也来劝阻过。”

  随后,公园负责人很快来到了现场,当晚便向在场员工了解大概经过。第二天,公园方面开会决定开除这名保安。对于撤职理由,王姓副部长表示,公园方面调查了此事,加上杜亚军以往多次违反纪律,与游客发生矛盾并遭投诉,才作出此决定。

  对于事发后,李副县长并未通过景区公共投诉电话,而是致电负责人,王姓副部长表示:“可能李县长不知道办公室电话。他不可能把每个电话都记下来。他是负责那里的经营,并不管理职工。”

  此外,他表示:“‘贴吧’中的文章是县委宣传部发的。个人不能随便注册‘眉县县委宣传部’的用户名。事情是在贴吧中传播的,调查清楚后,就第一时间在那里发布了。如果媒体需要,我们可以提供加盖公章后的公开声明。”对于李永林,他的描述是:“是一个哲学系的高才生,戴着眼镜,平时说话做事都很文气。”

  “当事人”态度大转变

  不过此前,事件的另一方当事人却描述了不同的版本。数日前,杜亚军曾在该网站发帖,叙述了当天经过。

  据该帖描述,杜亚军是红河谷森林公园今年4月招聘的一名安全保卫人员。“9月20日晚8时30分左右,副县长李永林和司机在红河谷度假村喝完酒,走到山门口按号(即车喇叭)示意开门,我便用遥控器开门,由于近期电动门有故障,门没有及时打开,李县长的司机便对我破口大骂。”据他描述。

  他表示,随后自己便走到车前向二人解释,说“门有故障,你怎能随意骂人”。这时,李副县长开门下车指着他说:“你算什么东西,司机骂你又能怎么样。”

  “我一看李副县长喝酒喝多了,便再没还口。这时,李副县长掏出手机给我们公园主任王怀让打电话,要王主任将我立即辞退。我们公园王主任赶到后,怕得罪县上领导,不容我解释便将我辞退。”该帖称。

  他还表示,自己现已被辞退,但至今不知道错在那里。“李县长一句话,公园主任王怀让怕得罪领导就将我辞退,使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望敬爱的李书记能给我一条活路,能给我主持公道。如您也难解决的话,我将通过正当渠道寻求有关部门解决。望您能给民做主。”该帖最后还附上了杜亚军本人的联系方式。

  该事件受到很多网友的关注。

  9月23日零时53分,网友“令狐帅X”在“眉县吧”称,此前账号“毅路有您”所发的网帖及此前报道中,有部分信息并不属实。该说法引起争议。

  此事中,杜亚军被辞退的真实原因也受到关注。9月2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红河谷森林公园办公室工作人员黄春林。

  他表示,“保安工作应符合单位的规章要求,对游客的批评不该动手、还嘴。此外,单位的管理制度也规定,对于不服从工作分配的,违反劳动规定的,要进行辞退。并不是说李副县长打电话,然后就把这个保安辞退了。何况,李副县长也只是说这个保安工作态度不端正,希望公园的负责人管一管,并没让把他辞退了。”

  “而且保安只是跟司机吵起来了,和李副县长没有直接发生争吵。事发当晚下着小雨,当时的视频我们都查看过:司机按了两下喇叭,保安把门开开了,后来他又到司机车前,把司机叫了下来。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承认,这个保安原来就爱滋事,他们也埋怨过一阵子了。”对于现场监控录像,他表示“如果有需要,在符合规定的前提下,视频可以公开”。

  据了解,9月22日,网友“红河谷保卫科”还曾以杜某名义发帖对此前言行进行解释,内容为:“我于9月20日在红河谷门口与司机发生不愉快,当时在气头上,发表了一些言论,与事实有出入,请广大网友谅解,不要再予以转载!谢谢!”9月23日,记者尝试联系杜某本人,语音提示该号码已关机。

  官方“火速”回应,网友为何仍存疑?

  眉县县委宣传部通告显示,“该帖发出后,引起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围观,各种不同看法纷纷出现在贴吧中。对这一网上舆情县委宣传部高度重视,及时抽调有关人员走访调查了解了当事双方,核实情况,现将多方调查了解得到的真实情况公之于众,以正视听。”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认为,近年来,政府部门在舆情应对上总体上有所改进。“改进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源自社会力量的倒逼;其二源自官员内部对政府职能转变的需求,即通过改变官僚作风主动适应社会快速变化。较之早前的‘鸵鸟式’逃避回应,更多官员开始学习积极主动应对突发事件。”

  不过,官方“火速”回应也引发了一些新的问题。

  今年8月,媒体报道了江西省瑞昌市上源小学教师性侵6名女童一事。此后,该市副市长蒋贤智的一番言论引发极大争议。她称:“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就不声不响带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治病,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

  随后,蒋贤智及当地政府“火速”回应此事。她表示:确实说过类似的话,承认个人言论“不严谨”,称“绝不会袖手旁观,将依法依规推进问题解决”。然而,此番解释随即被受害女童家属指责:“缺乏关怀和诚意,从未听到政府方面一句‘对不起’或‘抱歉’。”

  在此次事件中,在对当地政府部门所发的这篇通告的回复中,有网友直言“对调查过程存在疑问”,并认为“当事人杜亚军在短时间内态度和说辞大转变,是不是受到了一定压力?”此外,也有网友表示,“如果当地政府问心无愧,为什么此前的网帖被删除了?”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眉县官方网站上对县政府领导班子的介绍中,李永林的职务为常务副县长,负责县政府日常工作,分管县信访局、法制办、应急办、粮食局、物价局、监察局、公安局、司法局、招商服务局等部门,此外,还负责联系县法院、检察院、总工会、国家统计局眉县调查队等,并分管工业经济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部主任竹立家认为,“客观讲,我们不该因为涉事双方的社会职务对调查结果产生怀疑。但这反映出,一直以来,网民对一些官方回应的公正和透明性存在疑问。以往发生的事件中,确实存在一些官员为了遮掩问题、推卸责任而提供缺乏说服力的解释。”

  “在关注度较高的社会事件发生后,有的官员不敢第一时间向公众提供原始证据,这造成政府公信力的损耗,这也是官员自身应对突发事件素质不足造成的。政府部门积极应对舆情肯定是种进步。以后,公众肯定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即‘火速’应对之外,还应做到可信、专业,要针对实质问题,不能避重就轻。”

  “当下,政府及官员必须认识到,舆情应对将面临‘内外多元化评委’。对内即指党政领导或其上级主管单位的评判;对外即指媒体、公众的评价。客观讲,目前政府舆情应对中对内、对上做得更到位;对外、对下的工作相对较为欠缺。”唐钧说。

  他认为,衡量危机公关是否成功的最终评判标准是“公信力的增或减”。“不是简单的‘火速’应对便结束了,而是要看这个过程中政府公信力是加分还是减分。官员在舆论应对上,应当遵循两层标准:首先是坚持以法律为基础,这是底线;其次还应从社会道德层面提出更高要求,即对其‘官德’有所要求。”(记者 骆沙 实习生 周小杰)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