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冬虫夏草涨价3000倍 越挖越少20年后或枯竭

2013年09月27日来源:经济参考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随着今年虫草交易高峰渐渐回落,冬虫夏草价格依旧“高高在上”。但经过20余年的疯狂采挖,有着“软黄金”之称的冬虫夏草已陷入“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的恶性循环。

    生长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地带的冬虫夏草,因其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堪称中药里的“软黄金”。千百年来,人们遵循着传统的采挖、服用方式。然而近年来,随着资源量和消费群的急剧变化,冬虫夏草行业正逐步走向“传统撞上现代”的升级转型期。

    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

    “上世纪80年代末,冬虫夏草开始在市场上走俏。以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为代表,不到30年的时间里,虫草价格翻了3000多倍,产量却仅剩下过去的二三成。”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冬虫夏草曾为采挖者及虫草商带来的“创富神话”或许会随着产量的剧跌而难以为继。记者了解到,在青海冬虫夏草重要产地玉树藏族自治州,原先一个劳动力一天可以挖到上百根虫草,一个采挖季结束全家可以收入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然而近些年,一天挖到10根虫草的人已经很少见。

    调查数据显示:我国12个样地虫草平均产量只有过去的9.94%,部分产地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2%。根据2012年青海全省普查数据,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蕴藏量已经大幅下降,部分区域的蕴藏量甚至已经降低到30年前的3%至10%。

    “按照这个速度,青海的冬虫夏草资源不超过20年就会枯竭。”李玉玲说。

    “眼下,合理利用、保护虫草资源是唯一拯救途径。”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

    记者在前不久闭幕的2013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上发现,相对冬虫夏草原草交易,虫草深加工产品的比例有明显上升。

    郭凡礼说:“冬虫夏草深加工已成为行业发展趋势,促使这一局面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其一,作为稀缺性资源,深加工能够将原草最大化利用;其二,深加工产品服用便捷、高效,为主流消费群所青睐;其三,巨大的市场利润空间。

    深加工产业发展迅速

    在此次青海国际冬虫夏草及藏医药展交会上记者发现,相对以往的虫草交易会展,此次展会中,冬虫夏草原草交易一定程度在缩小,其深加工、产业链衍生产品的比例明显上升。

    “目前市场上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主要以虫草压制含片、口服液、原粉胶为主,深加工是为了将有限的资源最大限度地利用。”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执行会长才让多杰表示。

    青海省藏医院常务副院长李先加告诉记者,自古以来,人们服用冬虫夏草的方式不外乎两种:原草嚼服或煲汤食用。随着资源急剧减少和主流消费群消费观念的改变,传统服用方式费时耗力的弊端逐步显现,而现代生物科技的产物—虫草深加工产品开始走向市场。

    “目前,冬虫夏草深加工属于超微化物理研磨过程。原草经过超微化,其细化程度一般都可达到3-4万目(超微化单位),经过超微化的虫草,无论何种形式(固态、液态)都更利于人体吸收,并且适宜大多数体质。”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说。

    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率先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推向市场,其5X极草产品系列所利用的就是冬虫夏草超微化原理。据公司的市场宣传,百分百原草压制含片,将虫草最大程度利用,相对服用原草,最高可以达到7倍的吸收效果。

    对于虫草超微化后的吸收效果,目前我国还没有权威机构发布临床试验证明。但是根据北京同仁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冬虫夏草在超微化至10万目时,人体吸收效果将是原草的10倍。

    “随着科技水平不断进步,冬虫夏草深加工的程度还在不断扩大,超微化至10万目,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通过技术水平的进步而得以实现。”李玉玲说。

    在全国冬虫夏草最大产地青海省,越来越多从事冬虫夏草经营的企业开始将目光投向深加工产业。“只有顺应市场走向才能发展。”青海三江源药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扎西才吉表示。

 资源和市场决定行业走向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部经理、医药品研究员郭凡礼说:深加工产品可谓在资源稀缺情况下应运而生。深加工能够充分利用原草,并且可以进一步增加原草的附加值,珍惜每一根虫草,将资源利用最大化,是深加工产业得以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其次,冬虫夏草深加工的发展是顺应市场需求的必然结果,当下消费者对健康日益关注,对健康型产品需求量较大,深加工可以以规模优势满足消费者需求。此外传统的使用方式耗时耗力,而深加工产品具有便捷、高效等特点,为主流消费群体所青睐。”郭凡礼说。

    另外,可观的经济价值也会催生深加工产业的发展。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分子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张耀洲说“深加工往往是地区特色产业的必经之路。从最初的原始生产、销售,再到深加工,可以带动产业改革和升级,同时也可以利用资源优势换取利益最大化。”

    众所周知,生长在青藏高原的青稞,千百年来只作为高原食物的代表而存在。然而当青稞作为产业走上深加工道路时,其所显现的附加值远远超过本身的价值。

    据西藏自治区某青稞深加工企业负责人介绍:一亩青稞,传统产值最多在500-1000元,但是如果把它加工成麦绿素,β-葡聚糖,包括一些药品的中间原料的话,目前比较保守的商业价值是每亩一万元左右。

    就冬虫夏草而言,虽然近些年来价格不断攀升,但原草所创造的经济价值终究不抵深加工产品,其稀缺性注定了市场消费群体为主流高端人群。例如5X极草系列产品,380元一克的冬虫夏草纯粉压制含片价格堪比黄金,然而高价格的背后是销售市场的一派火热。

    产业升级面临困惑

    澳门大学中华医药研究院副院长李少平表示,我国医学对于冬虫夏草的记载历史悠久,过去,冬虫夏草一直作为入药药材而存在,只是后来身价飞涨后才开始被单独服用,其实冬虫夏草是一个天然大处方,其深加工领域范围也很广。

    李少平认为,目前的冬虫夏草深加工还只停留在超微化物理研磨阶段,并且是单一利用的阶段,而冬虫夏草的综合利用才是发展深加工的精髓所在。

    “人们知道冬虫夏草是好东西,但往往不了解与其他药材合成的复方制剂,会对某些疾病的治疗产生更好效果,比单一服用虫草更有针对性。”青海金诃藏药馆负责人袁栓宁说。

    李玉玲说:“除了复方制剂,冬虫夏草的真菌深加工也拥有广阔的前景。真菌是冬虫夏草的唯一的有效成分所在。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通过虫草提炼的真菌被广泛应用在免疫制剂、保健品和食、药品中,然而我国目前仅有四个制药企业所生产的四种真菌产品。”

    若要长远发展,还需要开拓更广的深加工领域。但无论研发还是生产,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对于少数拥有一定实力的企业可以实现,然而对于诸多小企业,是巨大的障碍。

    “虫草交易市场长久以来比较混乱,商户大都"单兵作战",小、散、乱企业较多,这样的企业是没有实力发展深加工产业的。”郭凡礼说。

    玉树州冬虫夏草协会理事长格金·俄保才仁告诉记者,玉树是品质最好冬虫夏草的产地之一,许多从事从草经营的企业都有意向发展虫草深加工,但苦于没有资金和技术、科研专家的支持而无从开始。

    “冬虫夏草深加工虽已成行业趋势,但并非意味着所有企业都要从中分一杯羹,相反,这是一个行业整合、规范市场的过程,大企业在控制原料、产品研发及销售方面均具优势,所以激烈竞争之下诸多小品牌退出是必然。”郭凡礼说。

    对于眼下快速发展的冬虫夏草深加工产业,李玉玲表示担忧:发展深加工的初衷是珍惜资源、将资源最大化利用,但产业发展过旺是否会适得其反,造成资源被加快掠夺?

    李玉玲认为,政府不应一味鼓励企业投身深加工领域,国家相关部门出于资源保护和生态保护应出台相关措施,一方面发展,一方面也要保护为数不多的虫草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