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朝阳看守所被指黄牛占位 律师买号见当事人

2013年09月27日来源:新京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昨日,朝阳区看守所门前有人排队。大门外还停有多辆写有“律师会见”字样的车。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9月25日,广东律师刘平凡在其实名认证微博上称,上海律师翟建为会见当事人,向朝阳区看守所门口的黄牛支付了500元,并称该看守所门口“已经形成黑色产业链,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要向黄牛买位”。该微博被众多网友转发。

  昨日,朝阳警方表示,已将违法人员张某抓获,并对看守所门前及周边秩序进行整治,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律师花500元见当事人

  翟建称,25日8点半,他来到朝阳区看守所想会见两名当事人,却被门卫告知“早上可以不用来了,现在已经排到近50个人”,并被要求到大门外排下午的队。

  15分钟后,翟建出门发现已经有一排小板凳坐着人。他在排队时与旁边一位中年女子交谈,该女子表示可以找人帮他排队,并开价1000元。经过商谈,该女子同意收取500元费用,并要求先付款。12点半,该女子将两个位置转给了翟建。当天下午,翟建会见了一名当事人,并且把这件事转述给朋友,被朋友发上了微博。

  昨日凌晨6点半,翟建再次赶到看守所会见另一名当事人,前面仍有十八个人在排队。据他了解,最前面的是在早上四五点左右过来的,而且前面的人都说是帮律师排队的。因此,他怀疑这些排队的人是“黄牛”。

  违法人员被警方控制

  朝阳区看守所门卫表示,看守所共有16个窗口,到了开放时间,会在门外审核律师资格,一次进入16个人,半天可接待35人左右,“一般只要早来都能见到”。

  朝阳警方表示,9月26日,警方接到“在朝阳看守所门口有人借替律师排队牟利”的举报线索后,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于当日下午将违法人员张某(女,43岁,甘肃人)控制,并迅速对看守所门前及周边秩序进行整治,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警方表示,将针对此类扰序违法行为依法予以查处,并持续深化秩序整治工作,同时进一步完善看守所律师会见的服务保障措施,不给违法人员以可乘之机。

  探访

  现场有人发号 门卫称非看守所所为

  昨日10点半,朝阳区看守所门前已有20多人在排下午的队。大门外,停着8辆挂有“律师会见”字样的车,还有不少人在发放律师名片。

  排队人持手写号牌

  据看守所外揽客的律师介绍,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代理家属与未判刑的犯罪嫌疑人“会面”,帮家人了解情况,而家属需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委托书等材料,酬金是500元。如果能说服家属让其继续代理,那么帮助家人取得“取保候审”资格的价格则可上升至数千元。

  一名自称是律师的男子称,他们常年在门前揽客。他承认,自己“安排了人在前面排队”,如果家属能“现场委托”,就可以当天会见当事人。

  现场还有一名戴眼镜的男子在发放号牌和维持秩序,他自称是律师。另一名自称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的女子则手握了两张手写的“21、22”的号牌,数字边上还有手画的五角星“防伪标志”。

  看守所门卫称,该男子并非看守所工作人员,也证实看守所并无领号排队制度,门口的队伍是自发排成。

  多名律师称“从不卖位”

  对于卖排位的情况,多名揽客律师表示从未这么做过,也从未遇到有人来买。一名揽客律师称,“我们是律师,不是黄牛,卖票像什么话”。

  他认为,“根本没有必要来买号,因为没有市场”。他说,每半天看守所能接待35名左右的律师,而门口排队的通常也只有将近四十个,“除非你来得太晚才会赶不上”。

  对于有人卖排位给翟建律师一事,一名中年男子称认识当事女子,表示“她一定是穷疯了”,并称自己一直与该女子联系不上。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