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被毁容少女周岩现状:在京治疗1年多噩梦仍相随

2013年09月29日来源:法制晚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虽然仍在接受治疗,但周岩一直没有放弃读书。午后闲来无事,她取出一本历史书趴在床上看起来 摄/法制晚报记者 蒲晓旭

周岩的平板电脑里存有她曾经自拍的照片,但事发后,她却极少翻看摄/法制晚报记者 蒲晓旭

  少女周岩 花季遭毁容 在京治疗一年多 足不出户 噩梦仍相随 告诉自己活下去

  面对是唯一出路

  法制晚报讯(记者 侯懿芸) 面对似乎是周岩唯一的出路。

  两年前那个下午,一团火无情地将她围住,而点燃这团火的打火机还紧握在旁边那个少年手中。随着一声惨叫,周岩的人生被不可遏制地推向了另一条轨道。

  2012年2月24日,微博上一则题为《花季少女拒绝求爱遭官二代烧伤毁容》的广播发出后,瞬间引起网友关注,转发量高达千万。

  这个16岁少女被重度烧伤,高昂的医疗费用几乎将这个家庭逼上绝路。如今,事情过去整整两年,仍在北京治疗的周岩迎来了18岁的生日,她和她的家庭有了什么变化?她又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

  满身疤痕 抬头困难 起床动作需花费好几分钟

  9月的北京已经微凉,但在北京一家医院的三楼,周岩房间的冷气依然很足。

  2011年9月17日傍晚,16岁的周岩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过周末,进门、卸包、换鞋。此时,追求她的同学陶某也尾随她进了房间。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周岩变成了一个火人,一旁的陶某则手拿打火机,呆呆地站着。惨剧瞬间发生,周岩的人生也就此改写。

  经过医院7个昼夜的抢救,周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但烧伤面积超过30%,整个人面目全非。如果没有那场灾难,周岩或已进入大学。如今,她却只能在北京的这家医院里接受漫长的治疗。

  下午3点,周岩倾斜着身体,正在看一本《中国名人传记速读》。她的头上包着厚厚的头套,里面是一张张疤痕贴,一件宽大的白色短袖上衣和一条粉色短裙是她的日常装扮,而一旁的母亲李聪却早早穿上了长衣长裤。

  这是母女俩一天中唯一闲暇的时间。

  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来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

  每天清晨,周岩都歪着脑袋,以趴着的姿势醒来。

  由于背上埋了一个皮肤扩张器,睡觉时,她只能俯卧。“否则受到挤压,一切就白费了。”李聪说,最痛苦的时候,周岩的腿部和背部先后埋入了7个不同大小的扩张器,她睡觉时的姿势就像练武功一样,十分难受。

  起床,是周岩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经过一夜的睡眠,像藤蔓一样的疤痕将她的身体牢牢箍住,使她的身体完全僵住,她需要很长时间,一点点、慢慢地将其展开。

  伸胳膊是第一步,周岩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将长时间弯着的胳膊一点点抬起,然后慢慢伸直,来回活动几次,逐渐将身体支撑起来。

  最困难的是抬头,经过几次植皮,周岩脖子上的疤痕既粗又硬,导致头很难抬起来。

  “光起床这个动作就需要花费好几分钟。”李聪说,每天她都会在洗漱前让周岩酝酿着起床,但起床后也很难真正将疤痕拉开,要完全舒展必须等到身体泡药软化之后。

  无法排汗 又痛又痒 一年四季不得不穿着夏装

  泡药、涂药、按摩、复健是每天周岩最基本也最枯燥的康复活动。

  在她的床头上,贴着一张复健的练习表。表里共有30多项内容,周岩每完成一项,就会在表上画一个钩。完成握拳、屈肘、皱眉、闭眼这些简单的动作,对周岩来说都是艰难的任务。

  为了让疗效达到最好,周岩要按照计划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地进行,中间没有丝毫休息时间,身体的疼痛和心理的压抑也随之而来。

  “你看外面洗一次澡得多少钱啊?人家都到外面请人按摩,你都不用请,有妈妈帮你免费按摩。”每每看到女儿情绪低落,李聪总是调侃似的对女儿说。

  上午泡完药后,李聪就将各种药膏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对周岩说:“孩子,我们补补妆吧!这些可都是高级的化妆品。”母女俩相视一笑,以这样的方式在病痛中寻找些许快乐。

  由于被烧伤的皮肤生了厚厚的疤,无法排汗,在北京治疗一年多来,无论冬夏,周岩都穿着夏装。尤其是夏天,周岩的身体像火炉一样,再加上疤痕贴、头套和弹力套的禁锢,浑身又痛又痒,苦不堪言。

  每天晚上,周岩都得让冷气对着自己的头吹才能入睡。如今已是9月,周岩的房间仍24小时开着冷气。李聪虽然穿着长衣长裤,感冒却不曾断过,她常常被吹得浑身酸痛。

  就这样,母女俩一年多来就像生活在两个季节,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

  面对是唯一出路

  少女周岩 花季遭毁容 在京治疗一年多 足不出户 噩梦仍相随 告诉自己活下去

  法制晚报讯(记者 侯懿芸) 夜不能寐 噩梦相伴 常常梦到自己被追杀

  母亲的悉心照顾让周岩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可是内心的伤痛和恐惧却从未离开她。

  周岩刚住进这家医院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房间从早到晚开着灯,窗帘从未拉开过。

  后来,窗帘终于拉开了,但病房的窗户却被钉死,只留一条20厘米宽的空隙透气。李聪说,这是因为她担心那个人会爬窗害她。

  现在,仅有20平米的病房是她每天活动最多的空间。下意识地,她总是在两张床中间活动,对于窗口,她甚至不愿靠近半步。

  2012年5月10日,“周岩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某有期徒刑12年1个月。

  陶某已被判刑,但周岩心中的恐惧却没有因此减少,噩梦时常伴随着她。她总会梦到打火机油从头上浇下,大火包围着她……

  陶某被判刑后,她的睡眠状况仍没有好转。“每天晚上迷迷糊糊地就开始做梦了。”周岩说,她常常梦见被人追杀,甚至有时候惊醒时的惨叫声吓坏了值班的护士和医生。

  在李聪的多番劝说下,周岩终于决定走出房门,去走廊里活动活动。但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护士正好出现在房门口,准备查房。周岩下意识地以为那个人来复仇,被惊吓得大叫一声,瘫在地上。

  “他已经知道错了,不会再来找你了。”李聪安慰女儿,但周岩还是害怕得浑身发抖。

  事件发酵 舆论攻击 患上严重抑郁症

  不管是合肥还是北京,周岩都不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间。两年前,就是在那样一个房间里,周岩的命运被扭转,一团“怒火”无情地烧掉了这个16岁少女的美丽容颜。

  2012年2月22日,一篇《“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毁容少女》的曝光帖在网上发表了两天后,一家媒体经过转载,同步发到了微博,仅半个小时,微博的反响出乎了周家人的预料。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越来越多的媒体出现在周岩家的门口,随之而来的是社会各界的广泛救助。

  然而,网上一组周岩与男生亲密照片的曝光,让流言蜚语也开始在网络上蔓延,“周岩生活不检点”“母亲借女儿敛财”等攻击让舆论出现了新的导向……这些让周岩一度很受伤,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暗自伤心。

  周岩的主治医生夏医生介绍,在周岩来北京之前,他们准备了很多方案,但第一次见面后,他们觉得预案都是多余的。

  周岩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张冷冰冰的脸,看不出表情,没有难过也没有悲伤,眼神中甚至连排斥和讨厌的信息都看不到。“那时候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对着空气说话,很难走进她的内心。”夏医生说。

  为了解开周岩的心结,医院专门请了两名心理专家对周岩进行心理治疗,结论是:周岩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伤害让这个16岁的女孩儿承受了太多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压力,看到周岩的样子,身旁的母亲心疼不已。

  不愿出门 惧见生人

  羡慕表姐正常肌肤

  一晃,周岩已经来北京一年半了。

  然而,她对北京的印象还停留在电视和课本上。北京对她来说,就是那间病房、那家医院。

  问及周岩是否想离开医院,去看看真正的北京,她很干脆地说:“不想。”

  “也许是心理压力,我一走到大门口就感觉头晕。”走出医院对周岩来说始终是道坎儿。

  有一天晚上,天已经黑了。李聪带着周岩在医院楼下的水池边看鱼,周岩当天的心情很好。“孩子,我带你到对面的朝阳体育馆转转吧!”距离医院不足50米处就是朝阳体育馆,母女俩在旁边的医院住了一年半,却从没进去过。

  李聪说,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女儿“哄”出去。当两人走到医院大门口时,两个年轻人正好经过,周岩看到后,一下子转身又走回了医院。

  “妈妈,如果你实在想去就一个人去转转吧!我知道你整天呆在这里很闷。我在这儿,有护士姐姐陪我。”听了女儿的话,李聪只好作罢。

  几天前,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到医院拆线,因为太害怕,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哭闹。周岩这时刚好经过,小男孩看到她的脸立即止住了哭声,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她。

  见状,周岩赶紧逃开了。“人家都是把孩子吓哭,我是直接把孩子吓得不哭了。”周岩说,从那以后,她看到小孩子在附近,都会离得远远的。

  两年来,周岩对陌生人还是有很多抵触心理,她害怕别人看自己的眼光,也害怕自己会吓到别人,就连自己同龄的亲属和朋友,周岩都觉得难以面对。

  今年5月份,周岩的表姐专门来北京看她。

  推开门的瞬间,看着身着短衣短裤、皮肤雪白的表姐,周岩面容僵硬,半天才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她当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她很羡慕姐姐。”李聪事后回忆。

  当晚,表姐帮周岩按摩身体,周岩一直盯着表姐的胳膊,时不时地用手轻轻摸摸。

  后来,李聪在帮女儿泡药的时候,周岩突然撒娇着说:“妈妈,我很自私,但是咱们的皮肤能不能换一换,我不嫌你的皮肤老。”女儿渴望的眼神,顿时让李聪的鼻子一阵酸楚。

  无法高考 梦想破灭

  幻想回到同学中间

  今年6月7日,是高考的日子。

  如果不是两年前那场大火,周岩本应该坐在考场里,参加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大考。如今她的同学们都在忙着考试,周岩却只能坐在病房里想象着这一切。

  事实上,在高考前,周岩的心里一直在倒计时。她总是告诉自己的同学,今天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仿佛这场考试自己也会参加。

  当这一天真的来了,周岩却显得无所适从。“这辈子我可能都没有机会参加高考了……”她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周岩记得,在烧伤之前,她刚刚过完16岁的生日,心里有很多梦想:她打算给杂志社投稿;她决心要考一所好大学;她想去西藏当志愿者……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个瞬间破灭了。

  当周岩把这些想法告诉妈妈,李聪的眼里早已蓄满泪水,她感到一阵揪心的疼。“我感觉自己就像农民种田,本来应该是收获的日子,却发现颗粒无收,孩子还这么痛苦……”李聪哽咽着说。

  有一阵子,周岩常常幻想,如果有一天自己再回到同学中间会是什么样子,同学们会接受她,还是会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她?“我希望能以一个好的状态回到他们中间,否则我怕自己会连坚持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周岩说。

  坚持学习 心态平和

  告诉自己“要活下去”

  上大学是周岩从小的梦想,但夏医生告诉她:“以目前的状态来看,至少要等到2016年。”

  听到这个消息,周岩的心就像跌进了深深的湖水。她用恳切的眼神看着母亲,说:“妈妈,我想学点东西,以后回去参加高考。”

  李聪了解女儿的心情,很快为周岩找到一名老师。基于周岩的身体状况,老师认为她目前并不适合学习高中课程,便介绍了古琴和国学方面的老师给她。

  每当十指拨动琴弦,周岩就痛得眉头紧锁,虽无法成曲,但寥寥数音也让她乐在其中。而国学方面的书籍她更是爱不释手。

  自从开始学习国学和古琴,周岩的心态平和了很多。比起从前不爱说话、不爱理人的她,现在的周岩时而大笑,时而沉静思考,有时还会和妈妈撒撒娇。

  很多时候,周岩的脸上挂着笑容,心里还是会有很多负面情绪,只是不想去说,不愿去提。“我宁愿相信世界上有另一种奇迹,让我可以走一条不一样的路,却能实现曾经同样的梦想。”周岩说,每当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都会告诉自己:要活下去。

  “医院里的时光很漫长, 整夜的失眠似乎已是习惯。醒着需要面对现实,睡着需要面对噩梦,我总是觉得自己像是被恶鬼纠缠,终有一天会死。奇迹般怕痛怕得要死的我居然活下来了!事实上直到今日我也不清楚怎么熬过来的,大概人真的很坚强, 面对死亡时更多的是平静,面对痛苦折磨,我清楚地知道自己逃不掉, 面对——是唯一的出路。”

  2013年9月15日,周岩在自己QQ空间的一篇《随笔》中写了上面这段话。

  文/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侯懿芸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