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据称江西杀师学生有暴力倾向 遇害者不愿放弃他

2013年09月29日来源:三联生活周刊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杀害

  在同事们的印象中,孙武康经常轮换着穿的衬衫有两件,一件暗红色的,一件灰色竖条的。他被杀害那天流了太多的血,整件衣服都被染透,以致难以辨别究竟是哪一件。“仔细看,他身下的血分成两摊,头和脚的方向各有一摊,中间的地方被他的身体压住了,也许被衣服吸掉了,我猜测头这方向的血是因为割到了动脉,喷出来的,脚这方向的血是因为顺着身体流下来的。”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的教师彭存洛向本刊记者回忆。

  “伤口大约10厘米长,很深,在脖子正面偏右一点的位置。”现场十分血腥,孙武康倒在血泊中,手捂着脖子,椅子歪倒,纸张散落。在他身边,是略显陈旧的红褐色办公桌,以及桌上堆积如山的试卷和教辅材料。事发地点位于临川二中新校区3幢楼一层的3106办公室,办公室的一侧是男厕所,另一侧是高三(29)班的教室。

  9月14日上午10点50分,第三节课下课。彭存洛回到办公室休息,当时还有高斌、游武波等老师在。因为中间有5分钟的眼保健操,11点05分才正式上课。彭存洛多待了一会儿,他跟孙武康开了几句玩笑,离开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他。他当时在登记一份班级学生的表格。”彭存洛说。第四节课上课,同事们相继离开。登记完表格,孙武康开始批改试卷。有同事喊他去图书馆,他没有同行。“因为他很负责,第四节课11点50下课,他经常下课前会去自己班级教室窗外转转,那个时间快吃午饭了,同学们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孙武康的另一位同事王本荣告诉本刊记者。

  11点25分左右,一名瘦小男子走进3106办公室。当时,除了孙武康,还有另一位姓余的老师在办公室。但因为办公桌有十几张,位置呈对角线,而且桌上的书等遮挡了视线,他说他并没有看到行凶过程。听到“咚”的一声动静后,余老师站起身,只见那瘦小男子保持着左手伸出手掌,右手拿着一把小水果刀的姿势,而孙武康已经倒在地上。余老师说,当时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快速跑出办公室。

  随后,余老师跑到邻近的高三(29)班门口,向正在上课的教师求救:“办公室出事了!”紧接着,校领导、救护车和公安赶到现场。王本荣告诉本刊记者:“那把水果刀都折弯了,几乎折成90度,这有多大的仇,用这么大劲?学校里有的老师跟孙武康是以前的大学同学,看到这样的场面,都站不住了,几乎晕倒。”

  孙武康刚结婚两年,女儿才9个月大。孙武康的大学同学李磊等人在9月15日赶到了抚州。“在殡仪馆,看到他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他爱人先帮他弄了弄,后来入殓师来给处理了一下,还是没有完全闭上。我们同学都特别难过。”

  学生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11点26分18秒,那名瘦小男子从3106办公室跑出来。他是高三(30)班的学生雷向捷(化名),孙武康是他的班主任。雷向捷把那把十几厘米长的小水果刀扔在教学楼外几步远的花圃里,跑向围墙,翻墙逃走。这是他能够逃逸的唯一选择——临川二中在上课时间不允许学生离开校园,校门有数名保安把守,得有班主任的批条才可以出去。

  消息不胫而走,临川二中人心惶惶。学校领导要求老师保护好雷向捷同寝室、同班的学生。曾经批评过雷向捷的几位老师也后怕不已。教过雷向捷体育的李苏梅老师告诉本刊记者:“雷向捷个子不高,也就1.6米左右,偏黑的肤色,看着挺壮实的。有一次他上课迟到,说他两句,他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脸不往你这里看,很不服气的样子。”

  9月16日7时23分,雷向捷在上海浦东新区上南路161号附近拨打110电话,向警方自首。他当天就被江西警方带回审查。9月17日凌晨两三点钟,警方带着雷向捷回到学校指认现场。据教师们讲,雷向捷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得极为淡定,怎么走进办公室,把刀子扔在哪儿,从哪里翻墙,不紧不慢。一位当时陪同警方的教师非常气愤:“他没有表现出伤害老师的难过,没有后悔的样子,真想上去打他。”

  而当地警方向媒体转述了犯罪嫌疑人雷向捷的说法:“他说,以后不能和同学一起玩了,这件事情对他们影响蛮大的,他对不起大家,很后悔对孙老师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自己当时太冲动。”

  据警方说,雷向捷的杀人动机缘于厌恶学校的严格管理,班主任多次找他谈心,令他心生怨恨。“老师和学生能有多大的仇?这样就杀人太匪夷所思了!”临川二中的老师们表示难以接受。事发前一天,雷向捷上课玩手机,孙武康老师把手机没收,并要求他通知家长来领回。9月13日晚自习,孙武康老师把雷向捷叫到办公室,再次找他谈心。陈伯荣告诉本刊记者:“学校有规定,住校生可以在宿舍用手机,但不准把手机带进教室,如果发现就要没收,要么通知家长来领,要么家长来不了,在电话里同意让学生自己领回去。”

  9月14日当天早上8点多,雷向捷曾找到分管德育的副校长何汉卿反映与孙武康老师的问题。在大约30分钟的协调过程中,没有产生争吵。何汉卿告诉本刊记者:“那天早上他本来是想找华小明校长反映的,但其他几位校长都不在,所以他就进到我的办公室里。我找来孙武康老师,跟他们交流了一下,当时没有什么反常。”

  在多位教师的描述中,雷向捷属于分数差、品行差的“双差生”。“他家是上饶市余干县的,家境一般,他爸爸在外面打工,供他们姐弟俩在这里读高中,她姐姐去年刚考上大学,他妈妈在学校旁边租房子照顾他俩。他的中考成绩太差,交了2.4万元的择校费,属于交费最高的一档。他跟房东起过冲突,他妈妈也被他气走了,好像出事前半个月走的,他自己一个人在校外住。我们这里还是重男轻女的,连他妈妈都不管他,可以想象这个孩子有多气人。”一位高三年级组的教师说。

  教师们提到雷向捷时,重复率最高的一个例子就是他的“暴力倾向”。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范小明老师在监考雷向捷时,发现他在看手机,认为这是作弊,没收了他的手机。雷向捷当时就离开座位,去夺手机。他一手抢手机,一手抓起凳子做出要砸人的动作,这让范小明老师十分惊愕。雷向捷夺走手机后,自知这场考试会按作弊处理,就径直向门外走,还回头对范小明老师说:“看我怎么弄死你。”高三年级的许志谦老师摇头说:“像这样的孩子,班主任是可以申报学校要求开除的,换成别的老师谁还愿意管,也就是孙老师人好,太仁慈,不愿意放弃他,才一直关心他,找他谈心。到最后,反而是这样的结果。”

  教师

  临川二中的班级按照学习成绩高低分为“零班”、“快班”和“普通班”。孙武康老师从高一时开始担任2011级(2)班的班主任,这是个“普通班”。高二开学后不到两个月,(30)班之前的班主任孔祥辉,50岁左右的物理教师,因为自己家里有事请辞了班主任。由于(2)班人数相对较少,这个班被拆掉,孙武康老师被调到(30)班接任班主任。(30)班是个“快班”,但在“快班”里算是较差的。在事发前,他作为班主任教了雷向捷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今年9月开学,这是孙武康老师第一次带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王本荣告诉本刊记者:“孙老师带了这个班以后,他们班的成绩和纪律明显好了很多,以前走过他们班总是闹哄哄的。”

  孙武康老师1981年生人,本科和硕士均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他是临川二中全校最勤勉的教师,一个人带三个毕业班的化学课,又是高三(30)班的班主任,还兼着化学竞赛的辅导,教出过两个全省竞赛第一名。高三年级有115名教师,只评选9名全校优秀教师,他是其中之一。“一个30岁出头的人,头发都花白了,你可以想见他的兢兢业业。”陈伯荣告诉本刊记者。毕业班、班主任、带竞赛,这些都是需要付出心血、性价比却不高的工作内容,但孙武康真心喜欢教学。“高三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休息,他是那种如果家里没事,周日还会到办公室备课的人。一般教师的教案上只列个提纲,他的教案上写得密密麻麻,而且,他从工作第一天起就记工作笔记,一天都不落下。”彭存洛向本刊记者回忆。

  孙武康的家在临川二中老校区附近的清华国际学园,50多平方米,家具简单,窗户朝北,现在月供还没还完。他的妻子姓毛,在抚州市区的临川第十小学教书,从临川二中过去要乘30分钟的公交车。之前妻子带着女儿住在娘家,这样一是有人照顾,二是孙武康自己可以全身心带毕业班。早上的晨读,白天的课程,晚上的自修,都需要班主任清点人数,为防止意外他还得手机24小时开机,他的手机是那种型号最原始的诺基亚。他凡事亲力亲为,连给各班登记分数的事也从来不让班干部代劳。

  临川二中办公室主任熊海水告诉本刊记者,孙武康2008年硕士毕业来到临川二中工作,此前,他有四位本科同班同学2005年就在这里工作了:吴胜、叶家飞、滕利芳、黄艳丽。在南昌外国语学校任教的黎老师与孙武康大学同寝室,他在事发前的周日刚和孙老师通了45分钟的电话,说起他读了研究生本可以去企业做研发,最后还是选择了当时本科学历就能做的教师,有没有觉得不值。“这有什么值不值,就是自己爱好呗。”孙武康回答。

  邱春新是孙武康本科班级的辅导员:“孙武康的专业考试成绩一直在班里排前三名,他也因此被推荐免试读研。他四年里一直背着一只灰色的斜挎包,穿着很简朴。”同事王本荣说,“这个人啊,麻将不会打,不抽烟,喝酒也就一瓶啤酒。平时特别节俭,从来没见他买过名牌衣服。虽然家里条件不算好,但他对朋友很大方,一起吃饭经常抢着买单。”

  孙武康的QQ名叫“上进boy”。他在个人说明一栏里写着:“既然决定去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完,做好。这个世界只承认成功者,而要成功,就要奋斗。”他的人生轨迹也是如此,靠着个人的刻苦,一步一步前进。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黄桥镇上金壁村的孙武康是全村人的骄傲,他是村里第一个研究生。为了当教师有一副好身体,他每天6点起床跑步,每年参加校运动会的1万米赛跑;为了感受教师上课的气场,他求学时每节课都坐在课堂的第一排;为了当好班主任,他第一次带班的时候给各位师友轮番打电话,求教班级管理的经验。

  “这事出来后,网上有些人怀疑孙武康对待学生太严厉了,刺激了青春期孩子的逆反心理。这话太伤人了,也不可能。这样一个幽默的人绝不是一些网友想象的那样刻板教条、激起学生怨念的闷葫芦。”孙武康的师友告诉本刊记者。多位教师告诉本刊记者,孙武康对学生的沟通很讲究方式方法,从来没有打骂。“他确实很负责,常到班级门口转,但这会让那些不爱学习的学生反感吧。”

  学校

  作为“江西省优秀重点中学”的临川二中以其“管理严,教风良,学风好,校风优,质量高”闻名省内外。临川二中位于抚州市临川区上顿渡镇,不远处就是临川一中。近年高考,江西省有几乎一半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来自这两所学校,出自这里的全省文、理状元也屡见不鲜。因此,整个江西省,包括南昌市的家长们慕名把孩子送来,交上万元的择校费,在周边租房子陪读。临川,又被称为江西的“高考基地”。

  抚州市教育局调研员胡雨龙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全国有大约1000个县的教育系统工作人员来临川考察过,常提出这样的疑问,说你们的硬件条件也没我们好,师资也没有比我们强多少,为什么那么多学生考上名牌大学?

  “我是这么回答的,原因很多,涉及历史传承、政府重视、社会支持、学校与家庭努力等方方面面,但是,如果要高度概括,就是一个字——‘逼’,古有‘逼上梁山’,今有‘逼上北大清华’。就是通过校际之间、班级之间、学生之间近距离的竞争,把人的潜能激发到极致。这种模式不是江西抚州的特产,湖北黄冈、山东曲阜、河北衡水等地莫不如此。优质学校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学习本来就是一件苦差事,在我们国家应试教育体制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这就是‘华山一条路’。而且,抚州这种‘苦读苦教’的教育文化是当地教育资源决定的,整个江西省,211学校只有一所,江西的经济文化水平在全国来看也是相对落后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江西的孩子不读书,怎么闯出来?以后怎么跟北京、上海的孩子比?所以,江西省各地的家长慕名把孩子送到临川来读书,希望能提高孩子的成绩,这个大背景是要必须看到的,当然不排除一些家长的期望值过高,也给孩子造成了过大压力。”胡雨龙说。

  临川二中现有新、旧两个校区,新校区大约80%的建设经费来自外地学生的择校费。根据学生中考成绩的差异,择校费分为几档:6000多元、8000多元、1万多元,2.4万元封顶。该校现有初、高中6个年级,174个教学班,平均每个班级约有70人,人多的班达到90人左右。其中,高三年级有37个班,如果再加上挂靠在该校名下的高考复读班,总计有51个毕业班。

  临川二中以优质生源为主,学生本身的学习习惯就好,对于所谓的“苦读苦教”并没有不适应。“对于交了择校费的学生,只要他们愿意学,接受这套教育体系,我们有信心大幅度提升他们的成绩。”陈伯荣说。根据临川二中夏季作息时间表,5点55分起床,21点50分第三节晚自修下课,每日三餐从开饭到上课预备铃分别有45、150、65分钟的休息时间。临川二中总体的二本院校录取率在60%以上,考不上二本的就属于比较差的学生。

  该校的老师们告诉本刊记者,事发后,大家夜里很难睡着,虽然上课难以打起精神,但在课堂上只能表现出坚强,来安慰那些受到惊吓的孩子们。在QQ群里,大家反复讨论着这件事,从最初对雷向捷的愤慨,为孙武康而伤心,到之后对教学方式的探讨。像雷向捷这样的“双差生”,大概占一个年级的5%,按照一个年级2500人的基数计算,这样的学生也不算少。但“双差生”不可能被轻易开除,这个过程需要层层申报。因此,雷向捷在这样的“超级学校”里度日如年,家长怀揣着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愿,老师期望着通过长期谈心感化他,但雷向捷想得到的其实只是退出的许可。当性格偏激的学生,陷入他所厌恶的环境中不能逃离,对象不明的怨恨愈积愈深,直至一次导火索的出现。哪怕面对的是一名完美的教师,作为极端个案的悲剧仍然不可逆转地发生了。

  陈伯荣老师在《教育之殇国之痛——沉痛悼念孙武康老师》一文中这样写道:“此次事件中,受害最深的不仅是死者及其家人,还有学校和活着的老师,而最需要抚慰的恰恰是他们。老师的职业,已然成为高风险的职业。”

  (应要求,文中部分被采访者为化名)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