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刘志军心腹张曙光受贿4755万被公诉

2013年09月03日来源:北京晚报编辑:西西我有话说

      

       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元,近日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已受理了此案。

  在铁道部大规模建设高铁过程中,张曙光被认做是领军人物,曾在中国高铁技术引进谈判中,担任首席谈判代表,有“高铁第一人”之称。张曙光曾向媒体自豪地宣称,他使用“战略买家”的策略,创造了“在一夜之间砍掉外国公司15亿人民币报价的精彩案例”。

  自张曙光落马后,其案情一直未被披露,此次起诉,这名铁路巨贪的腐败历程终于被揭示。

  据指控,张曙光的受贿多达13起,时间跨度从2000年至2011年落马前,受贿数额共计4755万元,行贿者多是民营企业,在高铁“大跃进”过程中,张曙光把许多高铁项目交给多家私企,使这些企业从中获取高额利润,张本人则从中收受巨额贿赂,而所有的利益最终都通过高铁的天价采购得以掩盖。

  “关照”蓝箭号动车受贿千万

  张曙光现年56岁,祖籍江苏溧阳,1982年从兰州铁道学院车辆专业毕业后,被分配至上海铁路局蚌埠分局蚌埠车辆段工作。张曙光从基层干起,用了近十年时间升至蚌埠车辆段副段长。1991年底,张被调至铁道部机车车辆局验收室任管理工程师。1998年,张升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负责审批地方铁路局的客车更新计划和进京、进沪的列车时刻。

  客车处是实权部门,对国内大量中小机车配件制造商来说,获得铁道部客车处的首肯,是进入高度垄断的铁路市场的捷径。据说张曙光任客车处处长时,曾因招标找来的人太多,家门被堵着一天到晚回不了家,而他的第一起受贿指控,就肇始于客车处处长任上。

  2000年12月,民营企业广州中车的“蓝箭”电动车组开始在广深线区间运行,成为当时国内时速最高的铁路旅客列车。而在彼时,铁道部客车处处长张曙光已与广州中车的老板杨建宇展开“合作”。此后十余年间,张曙光一直在不同职位上关照“蓝箭”,技术落后的“蓝箭”动车组直到去年才正式退役。

  检方的起诉书揭示了“蓝箭”背后的巨额权钱交易:张曙光于2000年至2011年间,利用先后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装备部副主任和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广州中车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租赁有限公司、广州中车轨道交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宇的请托,为杨建宇的企业解决“蓝箭”列车使用以及列车配件销售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张曙光先后多次收受杨建宇给予的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50万余元。

  这是张曙光时间跨度最长的一起受贿。

  获“火箭提拔”成刘志军心腹

  任职客车处处长时,张曙光的家产就已远远超出正常收入。据媒体调查,2011年1月,张曙光在被抓前曾赶至美国洛杉矶,将一栋原本由他和妻子王兴共有的别墅全部转入王兴个人名下。这处价值百万美元的别墅占地近3万平方英尺(约合2793平方米),位于中产阶级和高收入阶层聚集的沃尔纳特市(Walnut)皮埃尔路688号,是张曙光和妻子王兴早在2002年就以全款购得的。1999年10月,王兴还以个人名义贷款购买洛杉矶一套34.6万美元的独栋住宅,并于次年将房屋转为和张曙光以夫妇名义共有。

  2001年,身为客车处处长的张曙光就曾经受到过铁道部纪检部门的审查。拥有车辆采购权的张曙光被指利用权限擅自决定采购乡镇企业生产的产品,但由于没有任何书面的证据,查无对证,最后不了了之。张曙光随后被调至沈阳铁路局任局长助理,以“离招投标远点”。

  2003年3月,刘志军登顶铁道部长后,重新起用张曙光,张曙光的升迁之路就此打开。2003年4月,张曙光从沈阳铁路局调任北京铁路局,出任北京铁路局副局长。随后不到半年,即调回铁道部,出任铁道部装备部副部长兼高速办副主任,负责高铁技术引进。在刘志军的重用下,张曙光突破了惯例,一年多时间三易其职,一路高升,最终到达其仕途顶峰: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兼副总工程师,号称“中国高铁技术第一人”。

  刘志军之所以赏识张曙光,是因为张能很好地贯彻执行刘的想法和命令,无论刘提出什么要求,张曙光都能想出些办法。作为刘志军一手提拔的心腹,张曙光当上运输局局长后,即成为刘志军分配高铁利益的执行者,刘志军所犯下的两起滥用职权犯罪,都是交派张曙光具体落实,最终使得女商人丁书苗无偿占有数亿元非法利益。

  与此同时,随着官位高升,权力增大,张曙光更是展开了疯狂敛财。根据检方公诉,张曙光大肆受贿的主要时段,正是其2004年至2011年任职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副主任和运输局局长期间,而这一时期,也正值中国高铁跨越式发展的大时代。

  民企老板行贿3次送上1850万

  铁道部窝案案发后,媒体曝出了高铁的天价采购:动车的一个自动洗面器7.2万元,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

  在这些昂贵的高铁配件背后,是北京、青岛、常州、无锡、上海等地涌现的一批高铁供货商,他们很多并无相关从业资历,却通过与外资合资的方式一举踏入了诸如座椅、卫生间、冷柜、空调、集便器等领域,成为高铁供应链上的垄断者,其中一些供货商,就出现在张曙光的行贿企业名单上。

  据指控,张曙光于2009年间,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北京博得交通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丙玉的请托,为该公司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收受陈丙玉给予的钱款人民币500万元。

  2010年间,张曙光接受吉林省金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明南的请托,为该公司的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收受金明南给予的钱款人民币200万元。2010年至2011年间,张曙光接受双双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晓美的请托,为该公司与外方的技术合作等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先后两次收受陈晓美给予的150万元港币,共计折合人民币129万余元。

  张曙光最大一起受贿达1850万元,行贿企业武汉正远铁路电气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列车装备制造的民营企业,年销售收入5亿元,企业老板王建新出身于铁路世家。检方指控,2007年至2009年间,张曙光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武汉正远铁路电气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建新的请托,为该公司的技术产品应用问题提供帮助,为此,张曙光先后3次收受王建新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1850万元。

  受贿就是赤裸裸权钱交易

  与刘志军处心积虑培植关系网、树立代理人的隐晦方式不同,张曙光受贿就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企业“拿单”,他拿钱,行贿者多来自民营企业。在国内,铁路配件企业数量众多,尤其对于新兴的民营企业来说,如果想进入铁路市场,往往需要铁道部高官点头,而手握铁路建设和机车制造权柄的张曙光自然成为企业竞相拉拢的对象。

  根据检方起诉的事实,张曙光不但接受“拿单”企业的回馈,更有甚者,他还主动伸手索贿。

  据指控,张曙光于2005年至2009年间,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先后3次向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戈建鸣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00万元。这是张曙光13起指控中唯一一起索贿指控。

  今创集团是张曙光江苏常州老家的一家家族式民营企业,20余年间从一家乡村塑料五金厂发展成为年销售额40余亿元的大集团,其在高铁动车内饰市场尤为抢眼,曾宣称在铁路客车配件产销量占国内市场45%以上。据《财新》报道,张曙光曾牵线今创集团与日本小糸成立了合资企业常州小糸今创交通设备有限公司,供应制造高速列车电气配件,该公司生产的40瓦的逆变器,售价为2448元,而业内人士称,“成本仅为几百元”。

  张曙光落马后,今创集团一度被媒体关注。面对舆论重压,今创集团副总裁、戈建鸣之妻胡丽敏曾出面撇清,称“公司主要负责人与张曙光在开会时结识,是行业内正常交往”。而事实上,除了被张曙光索贿800万,今创集团总裁戈建鸣还曾行贿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刘作琪22万元人民币。这位老总在证词中无奈地表示,送钱是因为对方对零部件供应商有审批权力,他们不得不和铁老大“搞好关系”。

  在高铁“大跃进”过程中,张曙光把不少项目交给了多家规模不大的私企,让这些企业一夜之间从销售额一两个亿的公司变成几十个亿的大公司,有的产品是从国外公司买入部件,直接加价或简单组装后再加价翻倍转卖给铁路方面,张曙光同时要求各大客车厂必须把一些项目给他所指定的企业,使这些企业从中获取高额利润,他本人则从中收受贿赂。

  据指控,张曙光于2004年至2006年间,利用先后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副主任和运输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接受青岛四方新诚至卓客车配件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庆凯的请托,为该公司的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先后两次收受杨庆凯给予的人民币3万元和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共计10万余元。2005年至2009年间,张曙光接受苏州市苏城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洪发的请托,为该公司列车配件业务提供帮助,为此,先后3次收受徐洪发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30万元。

  本报记者 邱伟

(原标题:铁路巨贪张曙光被公诉)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