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超级中学花钱垄断尖子生提身价 收取高额择校费

2013年09月07日来源:燕赵都市报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在校生人数少则五六千,多则上万;网罗、垄断了所在城市、甚至全省的尖子生;因学校大、创收多、高考成绩相对较好而常常被地方政府当做政绩——— 近年来,这一类所谓的“超级中学”异军突起,引起社会关注。

  开学几天来,记者走访了江西、江苏、河南等地的一些“超级中学”,了解到其中的一些怪相。

  规模:

  人数过万远超一些大学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与人们一般意义上的认知不同,我国的一些“超级中学”在办学规模上绝对不是“中”而是“大”“超大”,从在校师生人数、校园规模上看,我国一些“超级中学”甚至远远超过一些大学。

  在河南省,河南省实验中学本校和分校师生人数已经接近1万人,一些正在崛起的县级“超级中学”,比如河南省夏邑县高级中学师生人数超过1万人,河南省淮阳中学分校师生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

  在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的上顿渡镇几乎家喻户晓,因为在这个小镇上坐落着临川一中、临川二中两所高考升学率高、学生人数上万名的“超级中学”。记者从知情人士了解到,临川二中刚开学时,高一新生还只有2500多名,开学后还陆续有外地学生办理入学,现在已经有2800多名学生了。因为名气更大,临川一中招生形势更好,大量外地的学生和家长慕名前来求学。

  而在江苏苏北的一家知名中学教育集团,初中和高中学生总数有一万多人,分四个校区,办学规模堪比大学。

  生源:

  花钱大肆垄断尖子生资源

  “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有不错的高考成绩,是建立在网罗各地尖子生的基础上的。”江西多所中学的校长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所在地的尖子生被这两所学校花钱挖走的案例,对它们取得的高考成绩并不服气。

  而对于江苏苏北的那家知名中学教育集团,知情人告诉记者,这所中学面向全市招生,几乎垄断了全市所有的尖子生,成为超越普通中学的“贵族中学”。

  为了垄断、网络所谓“尖子生”,这些学校开出了种种颇具有诱惑的条件,比如提供奖学金、免费提供食宿等等。然而,这些“血”学校是不会白出的,学校会利用这些“尖子生”获取的高考佳绩来提高学校身价,高价招收慕名而来的非“尖子生”。

  学费:

  一个择校指标数万甚至十万元

  孩子在苏北的那家知名中学教育集团就读的家长孙先生告诉记者,为了能上这所中学,有的全家动员找门路送礼,只为获得一个择校指标。由于择校指标“僧多粥少”,价格越炒越高,目前已经超过5万。

  而在临川一中,一个非“尖子生”的招生指标也被炒到数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一些高中类的“超级中学”,当地政府和校方利用国家教育政策的漏洞大肆提高学生的学费,尤其是一些非“招生范围”的学生不仅入学要交数万甚至十万元左右的“入门费”,每年还要交数千元的高昂学费。

  “一些‘超级中学’往往以每年较高的高考‘一本率’为诱饵,吸引众多的家长将孩子送到学校来就读,学校按人头收取所谓‘学费’,而这些基本不受监管的‘学费’,会随学生人数的增加而迅速累积。因此,出于敛财的目的,‘超级中学’招收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多,‘超级中学’背后是‘超级利益’。”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今年两会上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超级中学”正在变身为“超级企业”,不断在城市建分校、建连锁学校,成立国际部,扩大招生规模,它们的目的不是想让更多的学生公平地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而是挣钱,是收取高额的择校费。很多“超级中学”一年的择校费已经超过大学四年的学费了。

  影响:

  推高房价 增加学生家庭负担

  在临川区上顿渡镇,两所“超级中学”的超常规发展,改变了当地很多人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两所中学周边的房价直逼抚州市中心城区的房价,万余名外地学生和家长的到来也使得当地餐饮、住宿、交通和教辅等行业一路蹿红。当地一名居民说:“在上顿渡,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和教育有关,只要搭得上教育一定能挣钱。”但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派红火的背后,是就学学生家庭的负担在成倍增加,有些学生家长甚至是负债让孩子在这里读书。

  推手:

  地方政府是始作俑者

  在江西省宜春市,2003年至2005年间,由这个市的主管副市长和教委牵头,先是将市区一所历史悠久的中学迁到当时还一片荒芜的“新城区”,以摊派、借债等方式投资2亿多元、圈地800多亩建设了一个超大新校区,随后又将当时市区另一所本来运行正常的重点中学强行进行了合并,人为地建成一所学生人数高达五六千人的“超级中学”。而此事竟然作为当时宜春市领导的“政绩”大为宣扬。

  这所人为制造的“超级中学”由于高达2亿多元的建设投资,以及大量国有教育资产的混乱转手,尤其是在时任宜春市委书记的宋晨光因腐败落马后,当地百姓一直议论背后可能隐藏的腐败问题和利益链。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是强行合并,这所“超级中学”出现的教育质量下降、学生上学成本增加等原因,直接引发了当地百姓的不满。直到2012年,在现任宜春市领导的主持下,两所中学又重新分开各自独立办学,终于为这场闹剧画上一个句号。

  迟福林指出,地方政府是“超级中学”现象的始作俑者,许多地方领导以辖区内拥有“超级中学”为荣,一些教育行政部门甚至向中学校长下达招生、升学指标,完不成任务的“一票否决”。因此,“超级中学”现象根子不在学校,在政府。

  危害

  成破坏教育公平“巨鳄”“超级中学”虚火如何消?

  “超级中学”垄断优质生源、助涨择校之风,已经成为教育公平的“拦路虎”。教育专家认为,消除“超级中学”虚火,首先要改变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教育政绩观,切断背后的利益链条,促进教育均衡、公平发展。

  “超级中学”虚火背后,异化的教育政绩观是幕后推手。殷飞表示,一些地方官员把有几所名校、高考上了几个清华北大当成教育发展的政绩,嘴上说要教育均衡,暗地里却维护名校特权。只有彻底扭转这种教育政绩观,才能从根本上斩断“超级中学”不断膨胀的推手。

  “超级中学”的存在,造成学校之间差异拉大,“马太效应”凸显。从实践看,“超级中学”拥有更多的经济、社会、声誉、生源等资源,和普通中学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有拉大趋势。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的教育体制下,指责某一所“超级中学”招生乱象、不公平竞争“意义不大”,因为导致“超级中学”不公平竞争和招生乱象的深层次原因正是教育体制问题。“名校扩张,扩的不应是收费范围,而应是优质教育资源。”江苏省淮阴中学校长张元贵建议组建学校共同体,把薄弱学校交给优质学校去办,捆绑考核,调动双方提升教育质量的积极性。 (综合新华社稿件)

  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六安毛坦厂中学

  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虽然是一所地处大别山山坳的乡镇级高中,但拥有学生近两万人,其中高三学生万余人。近年来,这所乡镇级的高中吸引了来自安徽省内各地的高中生以及复读生前来就读。2010年,毛坦厂中学高考本科以上达线人数6039人;2011年8725人参加高考,本科达线6900人。这是目前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堪称“批量生产”。

  毛坦厂中学建校于建国前,其真正为人所熟知却是由于2000年以来的复读班高考成绩的不断攀升。复读学生们的家长口口相传,高三年级的学生人数也从最初的几个班几百人发展到2013年近百个班的1万1千余人。“毛坦厂中学的教学主要是老师对学生看的紧、要求严格,不放弃每一个学生。同时因为我们的生源不是最好的,并且有大量复读考生,所以我们的教学也是因材施教以打基础为主。”毛坦厂中学副校长刘立贵说。

  毛坦厂中学的发展也带动了毛坦厂镇特殊的高考经济。在毛坦厂镇内拥有近万名前来陪读的家长,大量外来人口带动了经济的发展。一户两层小楼可隔成大大小小六七个房间出租给陪读家长,每学期每个房间依大小不等能收取2000多元至上万元。

  有人认为这样一所学校完全是应试教育体制下的高考工厂。然而,也有不少人觉得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毛坦厂中学是学子们顺利完成高考,实现人生目标的一个造梦工厂。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