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5岁半男孩开飞机续:长大最想当企业家开坦克

2013年09月07日来源:新京报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9月6日,“鹰爸”和多多在北京科影制片厂录制一档节目。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9月6日,“鹰爸”和多多在北京科影制片厂录制一档节目。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9月6日,“鹰爸”抱着多多去化妆间,准备录制节目。9月6日,“鹰爸”抱着多多去化妆间,准备录制节目。
9月6日,等待录制节目的多多躺在沙发上熟睡。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9月6日,等待录制节目的多多躺在沙发上熟睡。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8月31日,5岁半“裸跑弟”从河北固安驾驶飞机飞越北京野生动物园。图/CFP8月31日,5岁半“裸跑弟”从河北固安驾驶飞机飞越北京野生动物园。图/CFP

  ■ 对话人物

  何烈胜 46岁,南京的一名企业家,因其对儿子的教育模式,被称为“鹰爸”。

  多多 5岁半,曾因2012年在纽约雪地裸跑,被网友称“裸跑弟”。

  8月31日,5岁半的男孩多多驾驶一架轻型飞机,从河北固安出发,飞越北京野生动物园,历时35分钟。据报道,多多是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飞行员”。

  人们对多多并不陌生。2012年的大年初一,一段多多在美国纽约雪地里边哭边裸跑的视频,让网友认识了这个只有4岁的孩子,并称他“裸跑弟”。半年后,多多现身金牛湖孤身驾驶帆船。2012年8月,他在青岛参加国际OP级帆船赛。去年9月底,多多又用15个小时攀上了日本富士山。

  这次多多驾驶直升机,同他的每一次现身一样,引发了对其父“鹰爸”的争议。

  “鹰爸”何烈胜如何看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多多自己是否喜欢“鹰式训练”?父子俩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

  “顺便破了纪录更好”

  新京报:锻炼孩子意志的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想到训练他开飞机?

  何烈胜:多多从小就对航模航母感兴趣。到北京缠着我去军事博物馆,到美国要去航空航天博物馆。他似乎从小就对天空有兴趣。

  另外一个就是希望多多通过这样的训练,能够把英国保持的飞机最小驾驶者的世界纪录(10岁),一下拉到5岁。

  新京报:打破纪录,听起来更像是大人的意愿,而不是孩子的?

  何烈胜:这本来就是一个复合的东西。我们并不是要单纯破世界纪录,不破也没关系,顺便破了更好。

  世界航空史上,我们国家没地位,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最小飞行员,无形之中对国家来说有意义。

  新京报:你说要开飞机的时候,多多理解是怎么回事吗?

  何烈胜:他怎么不理解呢。他不是第一次坐飞机。我第一次跟他提开飞机,他就很高兴,没有不满或抵触。等到了机场,他更喜欢了。

  新京报:你怎么理解一个5岁半孩子的喜欢与反对?也许他只是不敢抗拒你的权威?

  何烈胜:我觉得不管他有没有这样的想法,至少我认为整个过程中,事前事后,他是非常开心愉快的。

  新京报:你如何判断他是否开心?

  何烈胜:看他的状态,走路的状态,活跃程度,眼神,只要你去感受,就能感受出来。

  新京报:飞行训练的过程中,多多哭过吗?

  何烈胜:没有哭过,比如说推那个舵,风的阻力很大,有时候推不动,比较耗费力气一点。我觉得还好,这个训练还没到极限的程度。掌舵和之前开帆船差不多。和雪地裸跑,爬富士山之类的,已经不算是高强度的训练了。

  新京报:开始驾驶飞机的时候,你觉得多多有没有害怕?

  何烈胜:我们有多个摄像头实拍,能看出来的,多多一点都不害怕,一直笑着。

  “自古英雄出少年”

  新京报:这架飞机,孩子要垫两块泡沫,才能够到座椅。这些细节听来让人有些心酸。为什么不等他年龄合适时再进行这样的训练?

  何烈胜:没什么心酸的。自古英雄出少年,必须要有付出。进行一些调整,都是很正常的。丁俊晖小时候站在凳子上打球是辛酸,郎朗三四岁够不着琴键,别人看来也辛酸,其实对自己来说,我觉得可能没什么。别人对你的感受,和你对自己的真实感受是有差异的。不要用成人的感受来说孩子怎样怎样。

  新京报:你怎么保障一个5岁多孩子开飞机时的安全?

  何烈胜:我给儿子选择了型号为蜜蜂-3的双座超轻型飞机,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设计并制造,是目前中国市面上最安全的飞机,自重只有100公斤。

  新京报:有专家认为,尽管如此,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

  何烈胜: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比如过马路安全吗?有一次我后边突然出现一个电动车,直接把我顶起来了。任何东西只要遵循他的规律,就很安全。

  我们这个目前是最安全的飞机,有30年的历史。而且孩子也进行了严格的专项训练,并不是盲目的。比如国家规定要训练105个小时,但我们飞行了140个小时。第三,飞行过程中,教练坐旁边,是副驾驶,你说安全不安全。

  新京报:也有人质疑多多驾驶飞机的合法性,他没有执照。

  何烈胜:这个问题,很多专家都不清楚,说我们的飞行是黑飞。首先要搞清楚几个概念,飞机分为重型、轻型。轻型又分超轻型和轻型。轻型是需要驾照的,但对于超轻型来说,国家民航局2004年6月1日出台的规定,超轻型低于150公斤,不需要驾驶执照,也没有年龄的限制。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让孩子一个人在天上飞,也合理合法。

  “他可能现在不理解”

  新京报:此前你让多多雪地裸跑,攀登富士山,这次又开飞机,你认可大家称呼你是“鹰式教育”吗?

  何烈胜:我只是举了一个例子,说老鹰教小鹰飞翔,会把它推落悬崖,激发潜能。我教育孩子,也是希望用鹰的训练手段,有鹰的胸怀和视野。网上这么叫,我只有认可了。

  新京报:你的教育理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想到的?

  何烈胜:我的小孩从小身体不好,大家都知道,早产,差点脑瘫,而且体弱多病。实际上我最开始想的是康复训练,强壮他的体魄,还文明了他的精神。

  我自己是教育学的本科生,有七八年的教学经验。后来创业,我对人生、工作都有自己的理解,加上我小时候也被鹰式教育过,这些经历让我有了这种理念。

  新京报:你被“鹰式教育”过,那你当时理解吗?

  何烈胜:因为我经历过,所以我对多多的心态有清晰的了解。他可能现在不理解,埋怨我,恨我,但走上社会之后,慢慢会对我感恩。我就是这种变化。当然,有没有感恩,这个都不重要。父母都是希望子女生活得更好。但靠什么?靠万贯遗产?不是,要靠他们自己“捕鱼”来养活自己。

  “兴趣不是强加,是引导”

  新京报:多多有自己流露出的兴趣吗?还是你强加给他的?

  何烈胜:我觉得兴趣一开始不是强加,是引导,不断进行强化,最终兴趣变成他自己的。这是传承,约定俗成的,是一种行为习惯,我传承给他,而不是强加。比如音乐世家里,父母都弹钢琴,孩子自然耳濡目染,不可能不去学。

  新京报:多多对你的一些要求,有过排斥吗?

  何烈胜:他也有不愿意、抵触的时候,我也没强迫他做。也并不是我要求的每件事他都做了,他也会拖拉,有时候“哼哼”着不愿意做。

  新京报:也就是说,你要求多多做的事情,也有坚持不到最后的?

  何烈胜:如果是我定下来的事情,他抵触,我会听他的理由。如果不妥当,我会调整。

  新京报:你的训练那么严格,多多要做很多事情,还有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间吗?

  何烈胜:我不是把孩子拎过来一个人训练,而是让他融入集体。比如上午,他去小学跟大孩子一起学习。下午,去幼儿园和同龄人玩儿。这样他的心智模式既有老成的智慧,又有儿童的天真。

  新京报:怎么认定你这种方法是科学的,会不会造成孩子认知的混乱?

  何烈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目前我的观察,以及研究所的观察,多多智力是正常的,身心也是健康的。多多5岁能跳级上4年级,最近拿了全国心算大赛幼儿组的冠军,这不是最能说明问题吗?

  “成年人要给小孩建立谋划”

  新京报:你觉得孩子自己的快乐重要吗?

  何烈胜:快乐是什么,实际上是一种情绪,那你觉得痛苦重要吗?也很重要。我要快乐,要怎么能快乐呢?打球、和小伙伴在一起玩儿快乐,可是职业里、事业中的成长也很快乐。

  对于小孩来说,他想不明白。所以成年人要给小孩建立一种谋划,等他将来理解明白。比如说孩子背三字经、弟子规,快乐吗?也许不快乐,但他们未来能够理解并指导生活。现在不快乐是为将来的快乐。

  “裸跑弟”:就担心飞机没油掉下来

  4岁时雪地裸跑“成名”,认为开飞机也是玩,父亲严厉时“有点怪爸爸”

  对于小孩来说,他想不明白。所以成年人要给小孩建立一种谋划,等他将来理解明白。比如说孩子背三字经、弟子规,快乐吗?也许不快乐。但他们未来能够理解并指导生活。现在不快乐是为将来的快乐。

  而高水平的选手,能让他背弟子规、三字经也能背得开开心心。很多家长做不到这一点。这是教育需要研究的东西,寓教于乐。不能因为父母承受不了一时的辛苦,就永久的痛苦;也不能因为孩子一时的甜蜜,失去永久的甜蜜。

 

  新京报:这更像是你的一种创造性实验,有没有想过如果实验失败怎么办?

  何烈胜:不会的,就像使用高压锅,很危险,有时甚至会爆炸,但如果你懂得阀门,懂得放气,进行精确指导,就不会出问题。孩子的这种教育,也是高压锅,我会不断放气,有压力就放掉。进行心理暗示和干预,化压力于无形。

  新京报:你觉得多多现在和同龄的其他小朋友有什么不同?

  何烈胜:身体比较强壮,思想比较活跃,知识比较丰富。我更愿意说这是更多的训练的结果,不是智商高的结果。所有的智商都是后天训练的。

  “教育方法没有高下之分”

  新京报:有人质疑你对孩子的训练,不符合未成年人保护法。

  何烈胜:之前确实有人跟我说过,训练孩子太严酷,说到未成年人保护法。可我觉得是否犯法,首先第一个看主观的出发点,恶意还是善意,第二个是看结果,是不是造成了实际的伤害。

  新京报:也有人说,你不尊重孩子的意愿。

  何烈胜:家长送孩子去幼儿园,孩子不愿去,就不送了吗?实际上,这是一个在生活中规则与行为不断碰撞的时候,我们不是去修改规则,而是得适应规则。

  新京报:有人认为你用孩子作秀。有人找多多代言吗?

  何烈胜:是有人找我们代言,但是我们不愿意。我们不靠这个赚钱。我告诉多多,要爱惜自己的形象、名誉,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但我又告诉他,也不要太在意名誉,要像鹰一样,从更宽的视野来扩展自己生命的宽度。

  新京报:家里人对你的教育模式怎么看?

  何烈胜:之前妻子反对得比较厉害,现在还是反对,但好一点了。我的教育成果在这里,她反对不来。我的母亲,也是反对,我一严格教育孩子,她就骂我,你知道长辈对孙子的疼爱是阻止不了的。

  新京报:这些年也涌现了“狼爸”、“虎妈”的教育模式,也引发了一些争议,你怎么看?

  何烈胜:我觉得他们是了不起的爸妈,对孩子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有很多精华的地方,我也学到了。教育方法没有高下之分、贵贱之分。他们有他们的好处,至少他们的孩子都考取了很好的大学。

  新京报:那你理解的成功也和大多数家长一样,是孩子能考上好大学吗?

  何烈胜:其实成功是什么,怎么来定义,是要看什么时间段的。我定义为看50岁时的状态判断是否成功。很多人说不要输在起跑线,可我觉得不要输在终点线,否则之前是盲目跑。等多多50岁时,基本完成了自己的职业规划,精通一项体育运动,有好伙伴,有一项爱好,种草养花写字都行。

  “开飞机很刺激很开心”

  新京报:多多愿意学开飞机吗?

  多多:愿意学,因为我开飞机也就是玩儿。而且,开飞机很刺激很开心。

  新京报:爸爸有没有逼着你开?

  多多:是我自己想开,爸爸也让我去开。

  新京报:是怎么开的?

  多多:就是请求起飞、推油、拉杆、收油。

  新京报:开的时候害怕吗?

  多多:不害怕。就是有点担心,万一没有油了,飞机会掉下来。下雷阵雨的时候,也会害怕,因为会把螺旋桨打湿。

  新京报:飞机颠簸了怎么办?

  多多:有教练在后边,我和教练一起操作。

  新京报:最高飞多少米?

  多多:250米。

  新京报:那么高,也不害怕吗?

  多多:没有害怕。

  新京报:在天上看到了什么?

  多多:地上的田,还有人。

  新京报:这次以后还想开吗?

  多多:还想开,因为开飞机也是玩儿呀。

  “不会闹情绪,会跟爸爸讲”

  新京报:你觉得爸爸平时的教育严格吗?

  多多:有时候严格,有时候不严格。

  新京报:什么时候严格,什么时候不严格?

  多多:对我凶的时候严格。不凶的时候不严格。

  新京报:你不听话,爸爸会打你吗?

  多多:爸爸打过我,但很少打。

  新京报:那你怕不怕爸爸?

  多多:有时候怕,有时候不怕。

  新京报:还记得去年的时候,在雪地里跑的事情吗?

  多多:不记得了。

  新京报:爸爸要求你做一些事情,会不会不愿意做?

  多多:有时候不愿意,爸爸逼我背东西的时候不愿意。

  新京报:一般要求你背什么?唐诗宋词吗?

  多多:不一定是唐诗宋词,会变的。有时候是课文,有时候是歌曲。有时候是爸爸讲完故事,我要讲一遍。

  新京报:那你怪过爸爸吗?

  多多:没有怪爸爸,但有时候严厉的时候,我有点怪爸爸。

  新京报:你怪爸爸的时候,会闹情绪吗?

  多多:不会闹情绪,会跟爸爸讲。

  “最想开坦克”

  新京报:平时最喜欢干什么?

  多多:喜欢的事情多了,自己玩玩具,跟妈妈一起搭积木。我和涵涵(多多的妹妹)玩儿。

  新京报:有时间跟小伙伴玩儿吗?

  多多:我和卿卿玩,他比我大1岁,但是他上1年级,我上4年级,而且他珠心算没有我好。他除了骑自行车比我好,其他都没我好。

  新京报:你觉得跟别的小朋友比,你能玩的时间少吗?

  多多:不少,也蛮多了。

  新京报:每天开心吗?

  多多:有的时候开心,有的时候不开心。爸爸让我很早上学不开心,有时候6点、6点半就起床。

  新京报:睡不够?

  多多:肯定睡不够。

  新京报:上课会打瞌睡吗?

  多多:没事,中午我都要去幼儿园睡一觉。

  新京报:将来最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

  多多:企业家。

  新京报:不是喜欢开飞机吗?不想当飞行员?

  多多:更想当企业家。

  新京报:为什么想当企业家?

  多多:企业家既能帮助别人,又能买很多东西。

  新京报:这是你自己的话,还是爸爸教你的?

  多多:爸爸教的。

  新京报:那你自己将来长大最想做什么?

  多多:开坦克。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