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我国控诉日军性暴第1人今天下葬 至死未获道歉

2013年09月08日来源:中国广播网编辑:贾海林我有话说

  央广网盂县9月8日消息(记者刘黎 李楠)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几天,人们会从网络和媒体各种渠道,留意到这样一个名字:万爱花。这位84岁的老人,四天前,走完了她的人生。这一次,她又回到了早年生活过的山西盂县羊泉村,今天(8日),万爱花老人将会下葬,很多人都赶去送老人最后一程。

  1992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首次在东京举行慰安妇国际听证会,万爱花打破半个世纪的沉默,以亲身经历控诉侵华日军对自己惨无人道的蹂躏和残害。在数十万被日军蹂躏的中国妇女中,万爱花是控诉侵华日军罪行的第一人。

  “我还不想死,因为我是证人,我还要等到日本政府赔礼道歉那一天。”这是万爱花生前时常念叨的一句话。我们一起来听记者给我们讲讲万爱花老人坎坷却令人敬佩与动容的人生故事。

  万爱花老人的生命定格在了2013年9月4号0点45分。这位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几年里一直在大声疾呼的老人,曾8次赴日本,三次诉讼三次败诉,却从未放弃过。此时,再听万爱花老人的声音,却成了永恒。

  万爱花:64岁出去打官司,84了,这心里面不踏实,把这好事做完,就是死了也踏实了。

  70年前,山西羊泉村遭到侵华日军的扫荡,年仅14岁的万爱花被日军抓走,遭到残忍的性暴力侵害,最终丧失生育能力,身高从1米65变成了1米47,一生也饱受后遗症之苦。

  万爱花:这不是都没腰了,那会儿1米65高,现在成了这样。脖子还是按摩拽出来的。

  三次被日军掳走,一次比一次的暴行更残忍,万爱花老人受侮辱和欺凌的那间窑洞至今还在山西盂县进圭社村,离进圭社村30里地的羊泉村是老人早间生活过的地方,不管是进圭社村,还是羊泉村,都藏着老人痛苦的回忆,也是她不愿意触及的地方,这些年她和养女李拉弟一直在山西太原生活。

  叶落归根,今天的葬礼结束后,老人将长眠于羊泉村,黄土高原的沟壑之间。“中国民间慰安妇调查第一人”张双兵最后一次见到意识清醒的万爱花老人是在8月25号。在张双兵的眼中,这位瘦瘦小小的耄耋老人,骨子里有股韧劲。

  张双兵:很倔强的老人,也是一个很实在的老人,实事求是,在真理上说一不二的老人,非常勇敢、有勇气的一个老人。

  每次见张双兵,谈起的总是和日本人的官司,临终之际,放不下的还是这个心病。

  张双兵:她感觉到自己快要不行了的这一个多月里面,她见到外界的人,见到我,都提这个问题,要把这个官司继续打下去。

  纠结于心一辈子,鼓起勇气站出来指正日军当年的暴行,人生的最后20年更是为此奔波劳心……其实,万爱花老人只希望在有生之年,等到日本政府公开道歉的那一天。可惜,她还是带着未了的心愿含恨而去。其实,万爱花老人只是个案,她的身后,是数十万慰安妇的痛苦挣扎。

  2000年12月8日,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在东京正式开庭审理,万爱花老人出庭作证。

  律师:我想请问万女士,您能保证您今天在法庭上的陈述都是真实的吗?

  万爱花:我拿良心作证。

  律师:请您说一下在您14岁的时候是否被日本兵抓去做性奴隶?

  万爱花:是,我向法庭伸冤……

  曾经的庭审现场,万爱花老人因过于悲愤而昏厥。多次出庭,20多年不懈的努力,是否得到了些许的回报,“中国民间慰安妇调查第一人”张双兵回复,没有丝毫的进展。

  张双兵:没有进展。每次只是开庭打官司,参加民众大会,声讨日本政府。日本政府没有一次给她比较公道的说法。

  去世前,万爱花老人已经住院半年多,其实,她这一辈子都在饱受身心折磨,病痛不断。在张双兵眼里,和万爱花有着相似经历的当年的慰安妇,生活境遇也都雷同。

  张双兵:对她们的生活、身体都有影响。周围人的歧视、不了解的人的指指点点,和儿女们之间的不愉快(都很多)。

  记者:所以,这些老人们一辈子都过得不幸福?

  张双兵:很艰难。

  1995年以来,先后有4批慰安妇向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这些老人正在渐渐远离我们,慰安妇“活证人”也越来越屈指可数。

  张双兵:打官司已经起诉了的还有三位,没有起诉的老人还有不到二十位,最大的91岁。

  接通万爱花老人的养女李拉弟的电话,她正忙着给老人安排后事,交谈很简单,母亲未尽的遗愿,她会继续争取。正如万爱花老人生前所说,那是历史,总要等到赔情道歉的那一天。

  万爱花:忘记不了,多会儿也忘记不了。那是心病,那是历史,忘不了,死了也忘不了。问他要事实,叫他低头认罪,赔情道歉,总要有一天,总有一天。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