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密云县村民掘山盗铁矿 1年能在北京买套房

2013年09月09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9月1日,密云县达岩村,盗采地的山脚下停着一辆轿车,车上有两名男子。多位村民称,该车负责盯梢,不让陌生人靠近。

  9月3日清晨,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附近,挖掘机将挖出的矿石装车。村民长期掘山盗铁矿,致山体陡立、岩层裸露。

  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为保护首都民众饮用水水源不受污染,密云县陆续关闭境内60多家选矿厂和2800多处采矿点,私人开设的选矿厂和采矿点被关闭。

  9月上旬,新京报记者前往密云调查发现,尽管政府部门称将加大打击力度,但在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个人租用大型机械非法开采运输铁矿,仍禁而不绝。

  禁而不绝的原因是盗采暴利,盗采者一天的利润,就等同于农户一年的种植收入。

  采矿、盯梢、运输、贩卖,各有专人负责,已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暴利背后,是达岩村周边生态的破坏,噪音扰民、粉尘四散、道路坑洼、植被疮疤。

  突突,突突……

  大型机械的铁杵,在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北侧的山上掘进。

  这座20多米高的山已被挖去一半,黄色的岩层剥落,黑色的矿石露了出来。

  “可算挖到铁了!”挖掘机旁,达岩村村民杨正珍忍不住兴奋。

  在这个以种植板栗为主的山村,部分村民把注意力集中在山中蕴藏的铁矿里。一名知情人说,村后山的铁矿埋藏浅、储量高,“拿着磁铁吸一下,就能确定铁矿石的位置。”

  虽然5个月前,密云县政府发出《关于进一步依法严厉打击盗采盗运矿产资源行为的通知》,称要加大依法打击力度。但禁令显然威慑不住利益的诱惑。

  “偷偷摸摸”地挖

  杨正珍也知道现在管得严,“不让采矿,我都是偷偷摸摸地挖。”

  但事实上,甫一进达岩村,就能隐约听到挖掘机的凿山声。

  在村北方圆1公里的山区内,可找到4处“矿区”,有两处正在开采。45岁的杨正珍是其中一处的开采者。

  他挖铁矿靠磁铁和运气。磁铁算是探测器,但不能完全确定矿的含铁量。“有时挖了几铲子里面就没了,还有时挖平一个山头也不见铁矿的影子,那就亏大了。”

  而眼前这块约20米高的山体侧面,他挖出的黑色铁矿部分约有8米高、5米宽。记者带的磁铁一下就吸在这些矿石上。

  紧挨着杨正珍“矿区”的另一个山头,另一名采矿者老杨也在忙碌着。他说他和杨正珍是亲戚,“我们这都是达岩村的自己人挖。”

  老杨抱怨他不走运,“之前挖错了方向,挖了好几天,全是普通石头,倒霉。”

  多位村民称,开采铁矿在达岩村,有着30多年的历史。经历了从铁镐、榔头到挖掘机的现代化进程。

  一名接近达岩村村委会的村民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村子是正规的集体开采铁矿;到了90年代初,村里用抓阄的方式将村头的山地承包给村民,村民开始拿着铁镐,榔头等小规模开采,与此同时,由于采矿“严重破坏密云水库的水源和生态环境”,密云县陆续关闭所有个体私营选矿厂和采矿点。

  “即便国家下了禁令,村中的盗采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规模反而越来越大。” 达岩村村民王厚才(化名)说。

  盗采“一年能买套房”

  屡禁不止,是因为有利可图。

  达岩村位于燕山山脉南侧,一名板栗种植户说,种板栗一年能赚6000多元。

  这仅相当于盗采铁矿者一天的收益。

  采矿村民杨正珍租了辆挖掘机,每天挖8小时,每小时租金200元,“每天挖200吨左右,乐观估计,这矿能挖一个月,每吨卖70元,刨去各种成本,平均每天能赚5000(元)。”

  杨正珍说,有时他每天能挖四五百吨。“如果干得好,一年能在北京城区买套房。”

  杨正珍采出了矿,会有村里的二道贩子来收,他们负责装车、运输。

  对于二道贩子来说,无论挖下的是铁矿还是废石,他们都不愁销路。

  如果挖下的是铁矿石,他们会以每吨16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选矿厂,如果是废石,将会被廉价卖给砂石场。

  村民表示,运矿的时间通常集中在凌晨2点到6点。

  9月3日晚11点,记者盯住老杨的矿区。9月4日早6点,挖掘机开始把挖出的石头装车。

  运矿的卡车共有4辆,记者跟踪一辆车尾号为11的卡车。几十分钟后,这辆车开进了密云县羊山桥北侧约3公里的一座砂石场。

  该砂石场不见厂名,面积约有4个足球场大小,粉碎后的砂堆约有4层楼高。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达岩村山上采集的废矿和山石,很多会运到这里,废矿石将被粉碎,制成稳定土,每吨卖80元,用来修路。

  盗采者的防范网络

  个别盗采者将铁矿石变成丰厚的利润,达岩村环境的疮疤也日益明显。

  卫星定位图里的村庄,一片绿色的山林之间,有五六处已呈现块状的黄褐色。那是达岩村村北多个山头被开采后,形成的裸露山体。

  一条宽约5米的水泥路是这个村子的主路,如今已被过往矿车碾轧得坑坑洼洼,部分路面的车辙有一寸多深。村民称,矿车深夜穿村而过,沿路遗撒铁矿矿渣,四散的粉尘使靠近公路的住家夏天都不敢开窗。

  每逢雨季,很多村民更有隐忧,山体滑坡、泥石流,或许有一天就会降临。

  多位村民承认,“为讨好路边的住户,盗采者往往给受影响的村民买米买油。”

  9月1日下午,村口,一条悬挂的“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的红色横幅,已有多处破洞,很多地方烂成了布条。

  9月初,在新京报记者暗访的4天里,未见到村委会阻止过不绝于耳的凿山声。甚至两辆运矿的卡车,每天就停在村委会附近的空地上。

  村民王厚才说,出于“安全”考虑,盗采者会雇人在村周边的路口盯梢。“陌生人一进村,对方立刻察觉。”

  王厚才的说法得到了证实。暗访的5天里,新京报记者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身份,9月5日下午,记者所乘车被一辆白色面包车跟踪约40分钟。紧接着,新京报五六名记者收到信息,一自称是记者的人士与新京报记者联系,称有人已通过车牌号查到了车辆所属单位,对方称“你们有记者在密云暗访,希望能通过钱来解决此事。”

  密云追查盗采行为

  9月6日,接到新京报记者的举报后,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密云分局执法队证实,达岩村内没有政府批准的合法采矿点,采矿者属于盗采。

  执法队一名值班人员表示,“我们在密云水库北侧和南侧均有巡查队,目前,执法队娄队长已前往现场调查,并找到相关负责人询问,目前正在追查盗采者,调查结束后会给予反馈。”

  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的资料显示,由于长年乱采乱挖,密云水库周边大小矿坑密布,使得保护区内的自然景观和植被遭到严重破坏;采矿废料乱堆乱放,造成保护区内水土流失、环境污染严重,使水库中悬浮物增多,水质下降。

  就在今年4月份,密云县政府发出了《关于进一步依法严厉打击盗采盗运矿产资源行为的通知》,称“近一段时期以来,随着国内铁矿石价格逐步回升,沉寂两年多的盗采盗运矿产资源行为有所抬头,极个别人以开发荒山为名盗采盗运矿产资源,破坏密云县生态环境。”

  针对这种情况,密云县政府称要“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层层签订责任书,确保责任落实到村、到户、到人。”

  【法律法规】

  《北京市矿产资源管理条例》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开采的,责令停止开采,没收违法开采的矿产品和违法所得,并处以10万元以下罚款;对拒不停止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3条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采写/记者 易方兴 申志民 摄影/记者 大路)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