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矿大“学神”爆红网络:3天讲完一门课还包过

2014年01月10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昨日,徐州中国矿业大学南湖校区一间男生宿舍,薛道路正在为同学们补习专业课。

  薛道路寝室的同学在补课用的黑板上写下“信道哥,不挂科”。

  薛道路自制的专业课讲义。

   日前,一组题为“他不是学霸,是学神”的照片爆红网络,发帖者称中国矿业大学学生薛道路在期末考试前,义务给同学补习功课,并称“他说期末考啥一准儿考啥”,配图则为“授课”情景:狭窄的学生宿舍挤满了人,薛道路正站在门上挂着的黑板前讲课。

  昨日,薛道路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只是爱对上课所学的知识多问几个为什么,所以吃得比较透,能够解答同学们的疑难问题。

  听课同学:信道哥,不挂科

  薛道路是中国矿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的学生,今年大三,同学们更爱喊他“道哥”。1月7日,与他同专业的蒋拓将其在寝室内授课的照片发布于社交网站。

  据蒋拓介绍,薛道路自备黑板,自制讲义,自己出题,“一学期课程一周讲完包过,他画的重点肯定是重点,很多平时逃课的同学上他的课从不迟到。”蒋拓记得,大二时他就知道薛道路义务讲课的事,“不懂的问题,他一讲就清楚了。”道哥室友小王也有同感,“上课后很多内容消化不了,找他问都能明白。”不过,他对道哥的第一印象却是“吊儿郎当”,因为他胡子很长,不修边幅。两年多相处下来,小王发现道哥很靠谱,“高数那么难,他能考90多分。”

  上学期末,道哥就曾开班授课,“单独问问题的越来越多,我觉得可以集中讲。”薛道路回忆,当时他有7个“学生”,“最后有4个人没挂,如果不补习,这7个人可能全军覆没。”

  45元买黑板,近一周准备讲义

  有了去年的经验,薛道路今年主动提出期末复习周办“补习班”。考虑到上学期补习时,同学们一到教室就会气氛沉闷或是说笑,导致复习效率低下,他将课堂搬回了寝室。他还从网上花45元钱买了一块黑板,“上课方便,平时我演算也有用。”

  1月2日开课前,薛道路已经花了近一周时间准备电力电子技术这门课程的讲义,并在3天内讲完。

  现在,他每天白天上自习准备讲义,晚上7时至10时则是雷打不动的讲课时间。“备课比自己学还费时。”道哥坦言,虽然他心里已经把知识点吃透了,但要讲出来却是另一回事。薛道路计划,13日考试开始前将另外两门专业课讲完,他没给自己留复习时间。

  “他成绩一直不错。”该院2011级学生辅导员项青说,大三分专业前,薛道路在全年级700多名学生中能排到70名左右;分专业后在300多人中能排到20多名,“这学期成绩还没出,但目前看可能会更好。”

  薛道路:叫我“学神”可不敢当

  薛道路生于1990年,狮子座,徐州市新河镇人。他说他从小就知道学习的重要性,所以读书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中考入当地最好的运河中学后,成绩也能稳定在第四五名。

  2011年,薛道路以361分(江苏省高考480分满分)的成绩考入了中国矿业大学信息与电子技术学院,并凭爱好选择了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虽然他以“学神”之名一夜爆红,但他却说“叫我学神可不敢当”。

  为啥你讲的课比老师讲的易懂?

  新京报:现在大家都喊你“学神”,你对此怎么看?

  薛道路:我觉得我不是学神,也不是学霸,这个称呼让我觉得有压力。因为通常来说,“学霸”们的各科成绩都很高,排名特别靠前。但我不是,我只是比较善于讲课。

  新京报:同学们都说你讲的课比老师讲的容易懂。

  薛道路:因为大家是同龄人,思路比较像,沟通就容易。另一方面,我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所以大家会接受得比较快。

  你的讲义有啥特别之处?

  新京报:你都是怎么准备讲义的?

  薛道路:主要是3个部分。先是概述,讲一下这门课每章讲的都是什么内容,重点是什么;然后是笔记,写在黑板上让大家抄走复习用;最后是习题,有的是往年考过的,有的是同类知识点可能出的,有的是从网上搜的,还有少部分自己出的。

  你画的重点为啥这么准?

  新京报:大家都说你画重点很准,你觉得呢?

  薛道路:应该挺准的吧。我觉得每本书有60%的重点内容,能总结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做了大量习题,分析出来的,另一方面是老师上课提到过。但其实每门课都是一个体系,我把每个知识点都搞明白,自然能知道哪些是重点内容,这是一个融会贯通的过程。

  你是特别在乎考分吗?

  新京报:大家为什么喊你“大神”?

  薛道路:可能因为我感兴趣的科目都是专业课,分数能接近满分。不过,我不感兴趣的科目也就刚刚及格,所以我也就排20多名,偏科比较严重。

  新京报:平时怎么上自习?

  薛道路:每天花两三个小时上自习,都用来上网查专业课资料,弄懂上课时不明白的内容。我更在乎自己学到了多少知识,而不是考了多少分。

  新京报:上课时会留下很多不懂的问题吗?

  薛道路:是的,我从小就喜欢问为什么,小时候还曾因为砸了家人给买的玩具枪挨打,但当时我就是想弄明白它的构造是什么。有时老师讲课时只说“是什么”而不说“为什么”,我就想弄清楚这个“为什么”。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期末考试前,大家集中找你补课的现象?

  薛道路:首先专业课学分重,挂科肯定不好;其次,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不大,我也乐于帮助别人。其实以“学神”的称号火了我心里有点苦恼,我一直很低调。

  新京报:今后有什么打算?

  薛道路:目前打算考研,到时候还会开辅导班。毕业的话想当老师,通过给大家补课我也发现自己比较擅长讲,可能有教书的特长。

  18“学生”挤10平米寝室

  “变压器题型属于类型题,一定要会,考试不会变多少模式”、“公式要活学活用,这两个都要记”、“这个表格你们要记一下”……昨晚7时,薛道路站在寝室门上挂着的小黑板前,左手拿讲义,右手写板书,准时开讲。

  这间10平米的寝室两边靠墙的位置,摆着“下桌上铺”的学生床位,并排仅能坐下4人,却被18名听课的人挤得满满当当。有的学生搬来椅子,有的则干脆站着听讲。虽然人多,但除了学生们不时“嗯”、“哦”等回应,就只剩下了薛道路讲课及写板书的声音了。

  “这种工程以后咱们电力工程师不能干,干了掉价。”偶尔,他会开个这样的小玩笑,强调知识点的重要性,下一句就又回到了电流电阻等专业内容上。“今天备课的内容讲完了。”讲课30分钟后,薛道路停下来,跟大家商量接下来的授课内容,“大家说讲什么吧。”最终,大家一致决定先休息,薛道路答应了,“今天采访比较多,请大家理解。”大家会心一笑。

  大学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自学习和再学习的能力。信电学院是中国矿业大学高考分数线较高的学院之一,课程压力也最重,教师授课之外定期也会开答疑课,但这种方式毕竟不如学生之间的交流直接且无障碍,所以我们一直鼓励学生之间相互带动。——中国矿业大学信电学院执行院长马小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