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袁隆平品牌价值过千亿成中国“名义首富”

2014年01月12日来源:长沙晚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昨日下午,长沙火车南站,袁隆平院士及其团队载誉回湘,受到家乡人民和媒体的热烈欢迎。陈飞 摄特约记者 李杜首席记者 谭琳静 通讯员 辛业芸

  1月1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袁隆平捧回一个鼓舞全体农业科技者、全体湖南人的荣誉——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这是袁隆平第二次登上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领奖台。

  昨日下午3时左右,这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带着他的杂交水稻研究团队载誉回湘。面对鲜花、镜头和祝福的人群,83岁的袁隆平院士说:“这个奖属于杂交水稻中心,属于全体农业科技人,国家给了我们最大的鼓励!”当记者问他接下来希望攻克的目标时,袁隆平说:“我希望在2015年前杂交水稻大面积突破亩产1000公斤!这是我90岁前的心愿!”

  把荣誉锁进书橱

  袁隆平说:“我们在荣誉面前急流勇退,在事业面前要勇往直前。”他获得的一大堆重量级国际勋章、奖杯,都被一一锁进书橱。

  “在中国科学家群体,袁隆平无疑是受关注最高的‘明星’之一。”一位常年跑科技线的记者说。一方面因为袁隆平的研究领域服务于每个人的第一要务:吃饭;另一方面则因为他率性不懂掩饰的个性:坦诚亲切。在昨日的接站现场,袁隆平开心地把大红荣誉证书借给记者留影。

  31年前,在马尼拉召开的一个重大国际会议上,时任国际水稻研究所所长的斯瓦米纳森博士,在会场大屏幕上用英文打出“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几个字,同时说道:“我们把袁隆平先生称为‘杂交水稻之父’,他的成就给人类带来了福音。”会场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完成了对这位中国科学家走上世界舞台的“加冕”。

  他有着鲜明的价值观:“我们在荣誉面前急流勇退,在事业面前要勇往直前。”他常说的一句话是:“电脑里种不出水稻,荣誉不能当饭吃。”

  热衷工作、“冷落”荣誉,在他的秘书看来已见怪不怪。多年来,秘书不得不把颁给袁隆平的大堆重量级国际勋章、奖杯,譬如:美国Feinstein基金会“拯救世界饥饿(研究)荣誉奖”、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安全保障荣誉奖”、亚太种子协会“杰出研究成就奖”、法国政府“法兰西共和国最高农业成就勋章” 等,一一锁进书橱。

  田间健步如飞的“80后”

  2001年到2013年,从古稀走进耄耋,袁隆平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田间。在稻田里的袁隆平是最幸福和快乐的,虽然年过八旬,但说他健步如飞,一点不夸张。

  在刚刚过去的2013年,袁隆平增产粮食的“中国梦”,变成这样一组数据:

  2013年,湖南实际推广杂交水稻1496.32万亩,其中早稻推广456.26万亩,平均亩产490.5公斤,每亩增产72.1公斤;中稻(含一季晚稻)推广530.82万亩,平均亩产578.3公斤,每亩增产102.8公斤;晚稻推广面积509.24万亩,平均亩产532公斤,每亩增产67.7公斤。超级杂交水稻平均产量533.25公斤,比全省水稻平均亩产增产79.5公斤。

  这只是一笔小账。这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两系法杂交水稻技术研究与应用”,历经20多年的研究和实践,在关键技术上得到了突破,确保了我国杂交水稻技术居于世界领先地位。据悉,截止到2012年,全国累计推广两系杂交稻4.99亿亩,增产稻谷110.99亿公斤,增收271.93亿元,推广区域遍及全国16个省、市、自治区,为我国粮食生产持续稳定发展提供了强力技术支撑。

  在众多描述老年人的词汇里,颐养天年与袁隆平最是缘浅。2001年到2013年,从古稀走进耄耋,他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田间,或者去田间的路上。因为工作劲头不输年轻人,原湖南省委书记周强称他“80后”。袁隆平的弟子、育种专家邓启云博士则告诉记者,在稻田里的袁老师是最幸福和快乐的,虽然他已年过八旬,但说他健步如飞,一点都不夸张。

  超级“富翁”的另类人生

  早在1999年,“袁隆平”这个品牌市值就达1008.9亿元。但他的衣柜里,多数是大众品牌的普通衣服。他用个人获得的各类奖金设立的科技奖励基金,颁给他人从不吝啬。

  在习惯以金钱来丈量一个人能力与价值的商品经济社会,袁隆平是不是很有钱?据记者了解,至少在理论上,他早已是中国名义“首富”。

  为什么说是名义?因为这位特殊“富翁”的价值,主要是靠公式计算出来的。早在1999年,经专业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仅“袁隆平”这个品牌,市值就达1008.9亿元。

  袁隆平说:“人的身上,最值钱的,是装在脑袋里的知识和一颗责任心。我一个老头子,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花不了,也没多少时间花。”他这次登上人民大会堂领奖时的领奖服,以及历次在领取各大国际荣誉和勋章时的衣着,都是比较便宜的大众品牌。知情人告诉记者,袁隆平衣柜里多数是价格一般的普通衣服。但是,他用个人获得的各类奖金设立的袁隆平科技奖励基金,颁给他人从不吝啬——多则十几人,少则近十人,每人获颁奖金数万元。“等资金更充足时,我想把单人奖金额度提高到不少于30万元,这样就可以鼓励世界上更多有能力的人,投身到解决人类温饱的事业中来。”袁隆平曾向身边工作人员吐露心思。

  他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我国超级杂交稻研究已经跑到了世界的最前沿,这只看做是大家过去努力的结果,倘若有所分心、放松,别的国家可能就迅速赶上并超过你了。更何况,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分子生物技术,远远跑在我们前面。

  袁隆平深知增加水稻产量对保障粮食安全和减少贫困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深知水稻承担着单产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60%的艰巨任务,更深知夺取水稻高产,必须要有良种、良法和良田的配套。其中,良种是核心,良法是手段,良田是基础,三者缺一不可。因为有这样的紧迫感,他在赴京领奖前夕,还一直扎在三亚南繁基地试验田里。领奖回来,他又将回到那个致力于走向丰衣足食的绿色世界,继续他温饱世界的事业,从“80后”走向“90后”的新的征程。

(原标题:袁隆平:我有个增产粮食“中国梦”)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