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浙江玉环一受贿案取证到底有无非法 录像成解谜关键

2014年01月13日来源:浙江工人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近日,最高法院向全社会公布了《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应当排除。”

  此前的2013年11月15日,玉环县法院公开开庭对被告人夏继春涉嫌受贿案进行审理。就被告人夏继春在侦查阶段所作的有罪供述,辩护人提出,这是侦查机关采取刑讯逼供、疲劳审讯等非法方法取证,为此要求观看侦查阶段对夏继春进行讯问的其中四个时间段的全程录音录像。

  至记者昨日发稿时为止,辩护人的这个请求尚未得到回应。

  控方:被告人两次受贿合计15万元

  今年47岁的夏继春,大学文化,中共党员,原系玉环县外事办公室副主任。26岁那年,夏继春就当上玉环县卫生局副局长,2001年调任玉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2013年6月5日,夏继春因涉嫌受贿罪被玉环县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经台州市检察院决定逮捕。

  8月13日,玉环县检察院向玉环县法院提起公诉。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至2009年底,夏继春在担任玉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简称县药监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两次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

  检察机关在起诉书里指控:2007年9月、2009年10月,玉环县卫生局先后决定对玉环县红十字医院、玉环县第二人民医院的“药房托管”实行招投标,并与县政府纠风办联合发文成立了上述两家推行“药房托管”工作领导小组(下简称领导小组)开展相关工作。时任县药监局副局长的夏继春,系领导小组成员。浙江玉环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环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诗鹏(已捕,另案处理)获悉后,找到夏继春,请求其帮助玉环医药公司顺利中标上述两家医院的“药房托管”,夏继春承诺帮忙。后在夏继春等人的帮助下,玉环医药公司顺利中标。王诗鹏为表示感谢,分别于2007年底在玉环国际大酒店宴请夏继春等人后送给其人民币5万元、于2009年底在夏继春的岳母家附近送给其人民币10万元,夏继春均予以非法接受。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夏继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达人民币1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辩方:审讯、劳动周而复始,6天6夜没有休息,有罪供述是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排除

  针对检察机关的指控,夏继春在庭审中大喊冤枉,多次声泪俱下诉说自己之所以在此前的侦查阶段做有罪供述,是因为生不如死,被逼招供。

  “本案确定被告人夏继春有罪的证据严重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应当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方志华、吴肖臣作为夏继春的辩护人,出庭为夏继春作无罪辩护。

  “在本案侦查过程中,侦查机关取得夏继春的9份有罪供述以及‘自我交代’、‘悔过书’等2份材料均属于非法证据,应当依法排除,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夏继春的辩护人表示。

  我国刑事诉讼法以及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或者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者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供述的,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的‘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刑事诉讼法还规定,传唤、拘传犯罪嫌疑人,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

  “证据表明,从6月5日晚上9时开始至11日16时讯问暂时结束,其间6天6夜没有休息,夏继春因此不得不按照侦查机关的要求供述犯罪事实,都不是他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侦查机关是以刑讯逼供方法获取有罪供述的。”辩护人所说的证据就是对夏继春的《提讯证》等,“《提讯证》清楚地证明,上述时间段内,凡是每天晚上夏继春必须接受侦查机关近12小时的高强度提讯,中午也必须接受近3小时的高强度提讯,二次提讯间隔少于12小时,其余时间则必须参加看守所安排的统一劳动(做工)。如此长时间的折磨,已经达到人的生命所能承受的极限。换句话说,夏继春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夏继春因为受到如此折磨而不得不按照侦查机关的要求供述犯罪事实并签署笔录,那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据夏继春叙述,在晚上长达近12小时的提讯过程中,侦查人员是“三班倒”,而他不得不按照要求端正坐着,哪怕稍微倾斜一下身子、靠一下椅子放松一下身体都不行,脊背还被空调冷风持续吹着,其间还不能吃任何食物,连喝水也相当困难。“6月10日凌晨,我忍无可忍,生不如死,只要让我睡一会,哪怕叫我讲什么就讲什么,先承认下来再说。”夏继春哭诉自己开始被迫承认“犯罪事实”,“我便以3800元开始数数字,他们说不对;我又说5800元,他们还是说不对;我再说是7800元,他们仍然说不对;就这样,当我一直说到5万元时,他们说够了。此时我悲从中来,当着他们的面大声痛哭,他们才让我趴在椅子上小睡了一会。”

  此外,辩护人还指出,本案证据有明显的矛盾,存在“受贿款项的来源和去向没有查实”等一连串硬伤,无法认定犯罪事实,直接导致无法对夏继春定罪。

  辩方要求提供四个时间段的全程录音录像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任何证据未提交法庭并经过被告人、辩护人质证,不能作为定案证据。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经审查,法庭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有疑问的,公诉人应当向法庭提供讯问笔录、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或者其他证据,提请法庭通知讯问时其他在场人员或者其他证人出庭作证”。

  “我们已经依法申请非法证据排除,公诉机关就有义务举证排除,证明证据的合法性。也就是说,公诉人如果否认侦查机关存在非法行为,应当举证,依法向法庭提交上述证据取得过程的全程录音录像。”辩护人表示,“向法庭提供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是公诉人法定的诉讼义务,必须履行。这是排除非法证据的原始证据,应当交给被告人以及辩护人质证,辩护人有权观看、质证。”

  据悉,在庭前会议前,辩护人向法庭提交《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在庭前会议中,公诉人明确陈述可以提交全程录音录像但要求法庭以及辩护人对录音录像内容注意保密,辩护人没有提出异议。根据法庭要求,辩护人经与夏继春协商后于第二天向法庭提交了《申请书》,明确了侦查机关涉嫌威胁、恐吓、诱供、欺骗等非法方法取证的四个时间段,要求公诉人提供全程录音录像。“三个小时后,法庭转达公诉人意见,拒绝我们辩护人观看、质证。”辩护人告诉记者,“时隔一个多月,要开庭了,法庭向辩护人告知公诉机关只向法庭提供了一天时间的录音录像,法庭也没有当庭播放。”

  “公诉人拒绝向法庭提交辩护人与被告人列明清单的录音录像,并不同意辩护人观看,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等于是拒绝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侦查机关收集证据的合法性,只能说明侦查机关以非法手段对夏继春取证的事实存在。说白了,是公诉机关明知录音录像中存在刑讯逼供、诱供的内容。不合法的证据法庭如何采信,公诉人又如何证明夏继春受贿呢?”辩护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法庭应当根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2条规定:“经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排除。”

  据了解,在开庭前,辩护人申请法庭向台州市看守所调取夏继春及其同监室被羁押人员的劳动工作量或者计件统计报表。辩护人还向法庭提交了《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要求与夏继春同监室羁押的两名在押人员出庭作证。上述书证、证人能够证明夏继春在羁押过程中每次提讯后回监室必须劳动。不过,对于上述两项申请,法庭尚未回应是否准许。

  2013年11月15日的庭审安排在玉环法院最大的审判法庭进行,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这个审判庭可以容纳351名旁听人员。偌大的审判庭座无虚席。

  庭审结束早已过了中饭时间,但不少旁听人员久久不愿离去,纷纷对夏继春的人品予以肯定。

  目前,此案玉环法院正在审理之中。(冯伟祥)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