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上海宝山枪击案:还原6小时行凶之路

2014年01月14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昨日,被告人范杰明(中)在法庭上。 新华社发

    被控故意杀人等5宗罪,曾抢劫哨兵枪支并将其杀害;称杀人系“一时冲动”,否认儿子参与杀人

    昨日,上海市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6·22”上海宝山枪击案,检方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范杰明一天内4次出手杀人,致同事、社会运营车辆司机、部队哨兵等6死4伤,涉嫌故意杀人、抢劫、抢劫枪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五项罪名。

    庭审透露的案件相关细节显示,去年6月22日,范杰明因工厂经济纠纷与同事发生矛盾,在厂内持械将同事张某击打致死,随后从宿舍取出私藏的猎枪逃逸。其回到前妻住处取了私藏的枪支、弹药后,搭乘一辆非法营运车辆逃往浦东周浦地区。在沪南公路、沈杜公路附近,范杰明将该车驾驶员卞某杀害并折回宝山,在某部队营房门口又杀害一名哨兵,并造成另一名哨兵重伤。抢得枪支后他驾车返回化工厂,杀害工厂负责人李某等3人。范某后被民警制服,涉案枪支均被缴获。

    范杰明在法庭上表示后悔,对毫无关系被害的司机和哨兵表示了歉意,称因一时冲动,给他们的亲属带来了永久伤害。

    他还对公诉人的指控几处细节提出了异议,称杀张某是其一个人干的,与儿子无关。

    上海市二中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焦点】

    犯罪动机是什么? 公诉方:为泄私愤;被告人:利益矛盾

    案件中,范杰明的工厂同事张某第一个遇害。公诉机关指控,范引诱张某进入仓库后对其实施杀害,是“为泄私愤”、“有预谋行为”。

    范杰明对杀人动机提出异议。他辩称,自己与张某产生纠纷后“激情杀人”。

    范杰明回忆,当天回到工厂发现不少设备、材料被搬走了。他在五金仓库门口碰到张某后不同意张某随便将仓库中的东西搬走,张某矢口否认,两人发生口角。

   范去别的地方拿了瓶硫酸,装入注射器中。两人第二次见面时,因查验五金仓库里的材料被搬走而再次发生冲突,范声称张某威胁他“搞死你全家”,被激怒的范将硫酸喷向对方。“他捂着脸蹲下,嘴里却还在骂我,我拿起墙边的一根铁管就朝他头部打过去。”

   枪手儿子是否参与?公诉方:伙同犯罪;被告人:只处理尸体

   案发当日,范杰明是与儿子何鹤峰一起翻墙进入工厂内的,并且其在杀害同事张某时,其子也在现场,故公诉机关指控“范某伙同其子”对张某实施了杀害。

   公诉人提交的何鹤峰的证词还显示,何鹤峰首先用铁棍猛击了张某的头部。

   对此范杰明庭审时辩称,“杀张某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儿子没有参与,与我儿子无关”,只是参与了对尸体的处理。“叫儿子一起来是希望给我保驾。”

   是否枪击警察?公诉方:弹壳佐证;被告人:未故意袭警

   公诉机关指控,当范杰明驾车进入厂区时,发现公安侦查人员时,先用猎枪射击未果,又欲用抢劫到手的步枪射击时被现场民警制服。期间,民警田某被自动步枪击中腿部,构成轻伤。

   昨日下午,上海宝山分局特警支队警员刘某出庭作证表示,范杰明发现警员潘某时举枪射击。随后刘某和几个同事一起将范杰明扑倒,挣扎过程中,范某的猎枪被夺下,但他之前杀害哨兵孔某时抢劫的步枪仍在其手中,制服范杰明过程中,范杰明扣动扳机,打伤了扑在身上的民警田某。

   公诉人以现场勘察查获的弹壳为佐证,证明范杰明曾对潘某开过枪。

   范杰明称自己未故意袭警,现场的弹壳可能是其口袋里遗落的,并不能证明他开过枪。根据范杰明此前供述,他未向警员潘某开过枪,因为他觉得“不能滥杀无辜”。

   ■ 还原

   6小时行凶之路

   昨日,63岁的范杰明坐在被告席上,戴着手铐。此前因在看守所有自伤行为,固庭审未解除其戒具。

   他穿的裤子是行凶当天穿过的,曾溅上过被害人的血。

   枪击案已过半年多,但这个当过5年兵的老人仍记得行凶时的几乎所有细节,他和被害人的位置、距离、从何方位开枪等。

   他讲述杀人过程时神情平静,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但涉及儿子何鹤峰时,他情绪激动起来,“都是我一个人杀的,和我儿子没有关系。”

   起因 工厂倒闭财物分割

   范杰明庭审供述,案发当日下午2时许,他和何鹤峰开车到上海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取东西”。范杰明2011年6月开始在该厂任办公室主任,事无巨细他都喜欢管,他自称“除了财务,所有的事都是我说了算。”

   由于经济纠纷,经营不善,2013年5月,化工厂倒闭。围绕拆除设备问题,范杰明与另一投资者李某的人多次发生冲突。在枪击案前两天,双方还曾发生争吵并报警。“李某打了我”,范杰明说。

   范杰明认为李某的手下张某等人“霸占工厂”,“很不给他面子。”他曾电话告诉儿子,“自己在工厂被欺负了,希望儿子帮他打人出气。”

   在庭审中,范杰明否认事先策划要报复人。他称只想取回属于公司的不锈钢和他私自存放在宿舍的枪支弹药。“叫儿子一起来是希望给我保驾。”

   案发 铁棍击杀吵架对象

   范杰明说,当日下午2点多,他让儿子先躲在化工厂一个小房子里。他去五金仓库时碰到了张某,张某是负责拆除设备的人,两人多次争吵。这次,范杰明和张某又争吵起来。

   吵完后,范杰明回宿舍取注射器,装满硫酸,返回仓库,他儿子也跟了进去。

   范和张再次争吵。范杰明称,他站在张某右后方2米左右,用硫酸喷张某。张某仍然叫骂,范杰明顺手拿起一根“F形”铁棍猛击张某头部和面部。他击打了两次,从后面击打两下,再绕到张某前面击打两三下,看到“血和白色的脑浆从张某的后脑勺喷出”。他急忙用塑料袋套住张某的头。

   范杰明否认儿子何鹤峰参与杀害张某,只帮忙挪动、掩藏尸体。

   但公诉方提交的何鹤峰证词显示,案发前,范杰明事先告诉何鹤峰:“我用硫酸泼他们,你用铁棍打他们。”在工厂仓库遇到张某,按事先计划,范杰明把硫酸喷在张某头上,何鹤峰用铁棍猛击张某头部。张某倒地后,何鹤峰扔掉铁棍,范杰明捡起铁棍再次击打张某致其死亡。

  劫枪 猎枪连杀司机哨兵

  范杰明说,击杀张某后,他回宿舍取出私藏的猎枪、子弹、手榴弹等,放到厂区外他的车内,然后清洗了身上的血迹。

  其间,化工厂的张老板发现厂区内都找不到张某,遂要求范杰明打开被他锁住的五金仓库寻人。打开仓库,发现张某尸体,张老板报警。

  范杰明说,在对方报警时,他打了两个电话,告诉他的前妻和二哥,他出事了,杀了人,让他们好好照顾儿子。

  打完电话后,范杰明看见张老板的人围住自己,于是逃跑。据其供述,他计划抢一辆车,去投靠在安徽的妹妹。

  晚上8时许,范杰明在前妻家附近拦到一辆黑车。在沪南和沈杜公路的交叉口,他骗黑车司机停车,从后备厢里取出猎枪。他称,他想用枪吓唬司机,但司机以为枪是假的,朝他冲过来,他开枪打死了司机。

  范杰明供述:“反正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

  他决定返回工厂杀人,并盘算着工厂有10多个工人,他想再找一把枪。

  晚上10时许,范杰明开车途经宝山区某海军哨岗,想抢哨兵的枪。他假装问路,哨兵给他热情指路,联想到自己也曾当过海军,他没有下手杀哨兵,开车离开。但走到另一处海军哨岗,他还是枪击了两名哨兵,致1死1重伤,并抢到了一支自动步枪。他往枪里装了27发子弹,往工厂开去。

  他在庭审中承认:“我回来的目的就是杀人。”他说,回厂杀人首要目标是与他冲突最大的收废品的张某某。

  被擒 回厂行凶连杀三人

  当晚11时左右,范杰明驾车回到工厂门口。他手持猎枪,肩挎哨兵枪,口袋装手枪,在厂门处迎面碰上工厂老板李某,以及王某海、王某华等人。

  联想到曾经发生的冲突,他连发数枪先后击中王某海、李某、王某华,王某海、李某当场死亡,王某华隔着玻璃坐在车内受了重伤。

  在门口保卫室,他又用猎枪枪杀了守门人夏某。另一守门人朝厂内跑去,范杰明追了过去。此时,9名勘验现场的警察刚结束任务,范杰明迎面撞了上去。

  据起诉书说,范杰明发现警察时,他先用猎枪射击未果,又用抢劫得来的自动步枪射击,击中民警罗某腿部。范杰明在庭审中否认他袭警,他并不知道对方是警察。

  范杰明随后被4名警察扑倒死死摁在地上,束手就擒。据其称,当时他右手恰好落在自动步枪的扳机上,他顺手打了一发子弹,“没有对准谁,不知道打到哪个方向。”

  在案发当日的6个多小时内,范杰明用铁棍打死1人,枪杀5人,枪伤4人,震惊全国。

  经医学鉴定,范杰明没有精神病,属“冲动型性格”。

  范杰明在法庭上对其罪行供认不讳,说:“只求快审、快判,告慰死者。”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