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年轻公务员被住房问题困扰 副局级住50多平米

2014年01月1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不少年轻公务员被住房问题困扰 “如果被房子绊住手脚,那么永远不会有幸福的感觉”

    近年来,随着政策收紧,享受福利房变得越来越难,对于不少新进机关的年轻公务员来说,解决住房成了难题。 房子是很多年轻人打拼的目标,也是不少年轻人心中的痛。在大学生报考公务员的热潮下,很多人是冲着公务员的隐性福利去的,最大的隐性福利无疑是房子。

   近日,记者采访了在不同地区不同单位工作的年轻人,他们都或多或少受到住房问题的困扰。其中,在中小城市工作的公务员的住房问题在父母的帮助下解决起来更容易,也更现实。

  “脑子里老是想着房子和金钱,人会被累死、苦死”

   36岁的毛宇(化名)是他所在的部委最年轻的副局级官员。他住在北京北三环边上,开车到单位需要半个小时。毛宇住的房子50多平方米,按他这个级别,住房的面积应该在110平方米左右。“何时能分上大房子呢?”面对记者的问题,毛宇笑了:“我们部里早就不分房了,不存在解决的问题。”

   毛宇对分房不抱任何希望。

   他告诉记者,几年前,单位一次性给了他几万块钱,算是对于他住房面积与级别有一定差距的补偿。“这点钱连个高级马桶都买不了!”毛宇说,他们单位在2009年时找了一块地,盖了一批经济适用房卖给大家,单位要求他把自己的房子以较低的价格卖给单位,以每平方米9000多元的价格去买那个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在购买之前必须与单位签一纸协议:大房子5年之内不能对外出售,5年后如果要卖也要卖给机关,不得进入市场交易。毛宇算了一笔账,他在三环的房子虽然小,市场价格却很高,而单位的房子如果买到手里,一个是住得比较远,上班的时间成本比较高,另外一个是若干年后回卖给机关,如果是一个比较低的价格,那么比自己的小房子收益要小。

  “如果被房子绊住手脚,那么永远不会有幸福的感觉。”毛宇说,“我情愿安分地住在小房子里面,不再想那么多,啥级别不级别的,算了吧。”

   毛宇说,他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各部门情况不一样,有的单位领导能运作,可以批来一块地,就会以经济适用房或者两限房的方式分给职工,成为单位的所谓“正面财产”,但一般来说,在2009年之后,部委想这么做越来越难了。

  按照收入计算,毛宇远没有做生意的妻子挣得多,但搞旅游的妻子生意有淡季和旺季,他则是旱涝保收,朝九晚五,十分稳定。毛宇和妻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问及原因,他说与房子关系不大,就是顺其自然,“有孩子了,条件也如此,没有也没有关系,脑子里老是想着房子和金钱,人会被累死、苦死。”

   “几年的工资都为房价打了工”

   赵小乐(化名)是2008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北京一家单位的。当时他刚大学毕业没房子,单位给他找了一间30多平方米的房子住,由于是机关的房子,房租相当便宜,一个月才500元,而且离单位很近。但这个房子是单位的周转房,产权是单位的,不能卖给个人。

  赵小乐也问过单位领导:“将来是不是还可以分到房子?”领导的回答是:“先等着吧,有别人的,一定会有你的。”

  赵小乐是从一个小城市考出来的,父母都有退休金。3年前,父母拿出60万元积蓄,对他说,儿子,如今你在北京工作也稳定了,也有了对象结婚了,一切都不错,唯一缺少的就是房子,我们省吃俭用这么多年,这是仅有的积蓄,你先拿去买房子吧!“父母说得很坦诚,但我心里觉得特别不忍心,不愿意用一套房子把父母一下子掏空了,他们还要养老,还要过日子。”赵小乐犹豫了很久,还是拒绝了父母:“我们单位将来还有机会分房呢!这钱你们先留着。”

  但是,令赵小乐后悔的是,不但单位分房遥遥无期,北京房价也一涨再涨,“几年的工资都为房价打了工,两个人不敢吃不敢喝,更不敢买票去听音乐会、看话剧,看场电影、出去吃个饭都要下点决心,觉得奢侈了一把。”赵小乐说,他们单位属于清水衙门,不是有实权的部门,来求着办事的人少,平时吃请送礼的人几乎没有,因此,“工作之外没有什么油水。”

  赵小乐说,他在单位工作了将近6年,副科级别,但目前的工资七扣八扣,拿到手里的只有4900元,他妻子在一家企业上班,比他的工资还要高,有6000多元。“有人说,房价把中国的年轻人变成中年人,在房价的重压下,不敢出去旅游,不敢听音乐会,不敢追随自己的梦想,而像拉车的老牛一样,丝毫不能松懈。”赵小乐觉得这种状态说的就是他。“房子要分就分,不分就告诉我们,然后涨点工资也成。现在房子就像我面前的胡萝卜,看得着,够不着,心里还老想着,错过了买的机会,也一直没有分到手。”

  赵小乐研究生毕业,又工作了6年,已经年过30岁。“30平方米的房子,再把父母接来,根本转不开身子,养孩子是做梦。如果几年前接受父母的馈赠就好了,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对于未来,赵小乐的想法是,先租一个大一点的房子,然后死等下去,看别人腾退出来的房子何时能够轮上自己再说。“贷款买房子,我们的生活状态一样会很窘迫。”他说。

  “不用还贷做房奴,非常幸福满足”

  在山东沂蒙山区某乡镇工作的明朗(化名)今年30多岁,是一名在共青团机关工作的公务员。每天早上,开车从县城到乡镇上班需20分钟。

  在小县城,公务员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明朗的工作稳定,工资虽说不高,但在当地是属于中上等的水平,虽然工作也经常加班,还是有时间发展自己的爱好。而且在家乡工作,家里有事情需要帮助回去也方便,亲戚朋友也会经常聚在一起。和大城市高节奏、高压力的生活相比,这里节奏慢一些,事情少一些。

  在县城生活工作还有一个特点是消费低,比如说房价,同样质量的房子,在北上广几万元一平方米,在小县城只需两三千元一平方米,虽然房价一直在涨,涨得也慢一些,国家调控房价对小县城的影响也不大。“2006年买的房子,120多平方米,购买加装修一共花了30万元。”那时候明朗刚刚结婚,还没有多少积蓄,主要是依靠双方的父母拿钱买的房子。

  “以前看新闻,说国际货币基金统计,将房价与收入作对比,2012年全球十大房价最不可负担城市中,中国占了7个,其中上海的房价和日本东京持平,不过上海的人均收入只有东京的1/8。这样看来,能在自己的家乡从事一件自己喜欢的工作,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去还贷做房奴,非常幸福满足了。”明朗说。

  不过,在县城也有许多比不上在大城市工作的方面。“在大城市能够享受更好的医疗,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而且在大城市可以建立更广阔的人脉,有更多机会去锻炼工作能力,提高工作的经验。”明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很羡慕有些同学去了大城市工作。

  不过这几年房价涨幅很大。“大城市的同事有些后悔当时没有买房子,到了成家立业有了孩子的年纪,反而更羡慕在小县城工作的人了。”明朗对比这些年的变化说。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