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山西七千万嫁女老板负债挨告 3亿资产或再遭冻结

2014年01月17日来源:经济参考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据悉,17日上午10点,昔日山西柳林首富、山西联盛集团实际控制人邢利斌被诉案件将在香港聆讯。对于大众而言,你可能没有听说过煤老板邢利斌,但是7000万嫁女事件却一定“如雷贯耳”。从嫁女的“一掷千金”,到负债累累和随之而来的诉讼,这位中国式“土豪”的落寞也给世人带来无限的感叹。
   债务困境未解3亿资产或再遭冻结
   据星岛日报报道,曾于2012年豪掷7000万人民币嫁女的山西煤矿老板、联盛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近日遭兴业银行全资附属的兴业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向香港高院起诉,指在内地法庭向邢利斌与其妻兴讼,要求高院先颁令禁制二人处理在港的资产。
   据报道称,原诉人为兴业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根据资料显示,其业务主要替电力、钢铁及煤炭等行业提供融资服务。兴业金融指控,由于该公司正于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向2名答辩人邢利斌与其妻李风晓就商业问题兴讼,遂要求法庭禁制二人处理及调动在港的资产,以等待有关案件的判决。申请公司要求需要禁制处理的资产,包括二人拥有、或透过邢的公司持有的首钢资源的股份,以及李持有的浅水湾南湾道B elgravia物业,而就限制邢处理资产金额便高达3.35亿元人民币;同时要求二人申报,于本地及海外每项价值1万元的资产。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20日,邢利斌尚持有4.95%首钢资源股份,约2.62亿股。按照截至1月10日收盘价计算,如若套现可得近5亿人民币。
   事实上在此之前,由于煤价持续下跌等原因,这位吕梁首富所在的联盛集团早已入不敷出,负债百亿几近崩盘,“陷入债务困境”的消息也已传得沸沸扬扬。刚刚过去的2013年11月29日,柳林县人民法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根据柳林县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联盛集团的金融负债接近300亿元,财务费用居高不下,严重缺乏债务清偿能力。不仅如此,2013年以来,联盛集团还面临着欠缴税款、职工养老保险金、工程款、材料设备款等诸多欠款问题,此外,还有10多家民营企业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涉及信贷资金200多亿元。另据报道,一份名为“联盛融资及对外担保情况汇报”的材料显示,截至2013年9月底,该企业对外融资总额为268.07亿元,其中银行借款余额超过153亿元;信托借款余额超过73亿元。联盛目前的债权人包括国开行和多家上市银行以及信托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部分为山西省或太原市分行)。另一份名为“联盛债务重组框架方案”的材料显示,该企业总负债320亿元,其中金融机构260亿元,民间融资40亿元。
  重整的消息公开后,涉及其中的银行、信托等诸多金融机构以及当地政府都大为意外。据悉,国开行等14家金融机构即联名向山西省委、省政府报告情况,请求政府出面协调联盛重整事宜。之后,山西省金融办召集山西省银监局、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及14家金融机构召开相关协调会。会上,债权人银行曾要求联盛集团撤回申请,请求政府调查联盛重整。
  据悉,联盛提出重整申请事出突然,并未与任何债权人沟通。按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企业申请重整有两种情形:债务人或者债权人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对债务人进行重整;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1/10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而就在2013年的8月份,邢利斌还信誓旦旦地反驳传闻中的负债危机,称企业一切正常,占到联盛集团90%以上的煤焦板块总资产506亿元,负债315亿元,负债率62%以上。邢利斌称这一比例属于正常范围内。
  据悉,联盛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正尝试同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希望直接实现资产重组、债务重组和企业重组。若不能成功,山西省政府层面将重新按法律程序处理此事。
  明星煤老板的喜与忧
  据说,在山西,邢利斌是一个“贬褒”俱存的人物符号。他在山西本地曾经堪称首富级别的巨鳄,一手运作着山西省最大的民营煤炭能源集团联盛集团,联盛集团产能近4000万吨,员工近3万人,占柳林县人口的10%。邢利斌在曾201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以44.8亿元的个人财富位列第244名。
  而他真正受到社会关注还是源于其“7000万嫁女”,一时间邢立斌成为中国“土豪”的代言人。2012年3月18日,邢利斌斥巨资在海南岛三亚丽思卡尔顿酒店为女儿举办大型婚礼,并邀请了很多明星到场表演。据知情人透露,这个盛大的婚礼总费用超过7000万人民币。男方李波,其父是湖南某房地产商,女方嫁妆是六辆法拉利跑车,婚礼非常轰动。
  这样一位明星“土豪”有过辉煌的发家史,但或许也注定了如今的“陷落”。按照联盛集团副总经理马永明的说法,资金链的断裂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外部政策和经济环境的因素外,我们扩张太快、步子过大,并且扩张成本过高都造成了资金紧张。
  资料显示,在2011年的山西煤改中,吕梁市是民营煤企最多的地区,联盛集团与邢利斌则是其中最抢眼的明星。2002年,煤炭行业正处于极度疲软的阶段,只有2亿元财政收入的柳林县决定转让下属的兴无煤矿,当时兴无煤矿虽然年产60万吨,但负债接近2亿元,欠发工资近5000万,当地许多国企都不愿意接盘。邢利斌则以8000万元的价格接收了兴无煤矿的经营权,并承担了1.93亿元的债务和3.1亿元的资源价款。借助于此,邢利斌很快地站在了山西煤老板前列之中,也由此开始了组建山西联盛集团,此后的一系列扩张收购也颇有“兴无煤矿”收购风格。2008年7月,兴无煤矿、金家庄煤矿、寨崖底煤矿在境外成功上市。2009年9月,联盛集团又与华润电力合作,先后在中阳、交口、石楼、孝义县等县收购了39对矿井,整合后形成了煤—焦—化、煤—电—水泥两条产业链。
  从2003年7月起,联盛集团就参与柳林县的教育体制改革,投资将原来的柳林县四中改制成为民办的联盛中学,并将其发展成为联盛教育园区。2010年,联盛集团又涉足农业项目,计划用十年时间投资建成山西最大的生态农业示范园,总投资预计100亿元。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联盛集团已经给联盛教育园区投资10多亿元。而在联盛农业生态文化园区的项目上,联盛集团已经投资38亿元。柳林县从2002年财政收入不到2亿元,到2012年突破80亿元,联盛集团的贡献就占到1/3。柳林县不但脱掉了贫困县的帽子,而且成为全国百强县之一。曾几何时,在柳林当地,联盛集团投资的联盛教育园区、联盛农业生态文化示范园区和联盛集团一样都被当作当地“名片”。而联盛集团或邢利斌也并不忌讳与其当地政府的良好关系,在2011年的那轮被称为“国进民退”的煤炭资源整合之中,联盛集团成为为数不多被保留的民营煤企,在柳林县24个较大煤矿中,联盛集团占了1/3。
  富而不贵的中国式“土豪”
  “土豪”一词如今已经风靡全球。中国式“土豪”如邢利斌般不在少数,而一时风光后落寞,甚至成为“负翁”的也比比皆是。而喧嚣之中,土豪“拼富”的竞赛也从未停止。
  正如一位人士所言,用一个词来概括“土豪”,就是富而不贵—这个群体最大的缺陷。在物质财富逐渐丰盛之后,有些新富群体自然地会更希望被尊重、肯定。于是乎,有些“土豪”学习打高尔夫、骑马等西方贵族运动,以为这样就能变成贵族了,就如一个粗鄙的人不可能因为穿上圣人的衣服而成为圣人一样,“土豪”似乎没有找到通往贵族的路。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013年10月15日一篇题为“来见见中国的贝弗利山人”的文中写道,“在新浪微博上,他们被提及超过5600万次。人人想做他们的朋友,但没人喜欢他们。他们似乎无所不在,挥金如土;但他们难觅行踪,回避媒体。他们对奢华的热衷成为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支柱,他们也因品味差而遭鄙视、嘲笑和抨击。他们就是‘土豪’—‘土’意味着土气或粗野,‘豪’意味着显赫、华丽。他们是中国的‘贝弗利山人’(美国著名情景喜剧,又译‘豪门新人类’,讲述一暴发户家庭迁到富豪名人聚居的贝弗利山庄居住的故事—编者注)。‘土豪’拥有暴发户的艺术鉴赏力、新贵的社交礼仪以及新富的花钱习惯。”
  在美国媒体眼中“看起来,中国的中产阶层很矛盾:新富们不新不旧,不伦不类。”就在2013年的9月某一天,好莱坞明星云集青岛,参加彭博社所称的中国首富王健林旗下一个电影城的揭幕式。中国网民称之为“土豪盛宴”和“豪莱坞”庆典。名流们与穿着制服的保安们摩肩接踵;上了年纪的当地人表演中国戏曲;安徽省一不知名女士送给女婿一辆价值约400万元人民币的宾利车作为结婚礼物。
  有网友总结了近些年来的“土豪”:从戴金链子转成戴佛珠,从喝白酒转成喝红酒,从西装领带转成中衫布鞋,从搓麻将转成打德扑,从开奔驰转成跑马拉松,从游山玩水转成山中辟谷,从投资夜总会转成投资拍电影,从狐朋狗友转成E M BA同学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指出,从社会阶层变迁的角度看,“土豪”这个别称,曲折反映的是阶层的向上流动并且在加速流动的现实。中国的中产阶层升级正进入“拉长阳”的阶段,按照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口径,2010年这一阶层的人数是1 .45亿,到2020年,将大增至4 .15亿,净增2.7亿。不止如此,中产阶层本身正毫不停顿地向上流动,进入富裕阶层(2020年达到2.8亿)、非常富裕阶层(2020年达到1.6亿)。这个“毫不停顿地、大规模向上流动”对应了一大簇身份重定位、身份升级行为。大规模身份向上流动,不仅会对向上流动的当事人产生重大影响,对相关被动重定位人群的影响几乎同样强烈,某种情形下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土豪”两字,其浓烈的褒贬气息背后,隐秘着的正是对“僭越”标签的张贴。上海市心理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孙时进教授也指出,中国的“土豪”群体在缓慢进步,这也预示着国人在温饱完成之后,对精神文化产生强烈需求。中国‘土豪’们也正在努力探索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新的人际关系,寻找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但从“土豪”到真正的“精神贵族”,还需要适当的方式来引导。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