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追梦人生: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王建民

2014年01月17日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全国百家网站寻找“追梦人”报道(北方网)

追梦人生: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王建民

 

记者 霍艳华

2014年01月07日15:0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王建民被授予了中国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

在深圳举行的“2013中国梦的使者——寻找中国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颁奖典礼上,来自全国的6位湿地守护者被授予了中国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荣誉。这其中,来自天津的护鸟志愿者王建民以自己长年来观鸟、爱鸟、护鸟的故事,感动了活动评委,获得了这一荣誉。

王建民候鸟巡护照片

一张照片打动心弦 开启志愿者之路

今年54岁的王建民是土生土长的汉沽人,从小生活在沼泽港岔星罗棋布,鸥禽翔鸣、虾蟹肥美的蓟运河畔。

“小时候,经常在蓟运河里面游泳、玩水,那时候随风摇曳的芦苇、飘散的芦花、清澈见底的河水都是童年时候的美好回忆。”王建民说。

那时候的汉沽,大小湿地的芦苇丛中,就有许多的候鸟,找漂亮的候鸟羽毛、找鸟蛋就是那时候小孩子们的游戏内容。

在那一片醉人的自然环境中长大的王建民,对于大自然、对于家乡的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

 

“我之前一直是专职的摄影师,拍了很多环境照片。那时候拍名川大山居多,后来发现自己家乡也是越来越美了,就开始主要拍摄天津一点一滴的变化。一开始也没有专门拍鸟,但是画面上经常有鸟的身影。”。

但是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天津沿海的湿地自然环境遭到了破坏,捕鸟猎鸟的事情时有发生,让留在王建民记忆中的美好印象慢慢消失。“有的时候,有些鸟贩子一晚上就可以猎杀到11麻袋鸟。”说到这一话题,王建民的语气无比沉重。

也正是由于看到下鸟网、毒鸟这些心痛的事情,王建民慢慢从观鸟、拍鸟,萌生了保护候鸟的意识。

“我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昆明翠湖公园有个‘海鸥老人’的故事感动了整个昆明,退休工人吴庆恒一辈子孑然一身,将海鸥当成了自己的子女,每天徒步三个小时,用每月退休金的一半买饼干、面包喂海鸥。年复一年,海鸥认识了这个老人、爱上了这个老人,围绕在老人的身边。但是后来,老人孤苦去世,一直跟拍‘海鸥老人’的摄影家李志雄为了缅怀这位爱鸟的老人,在他经常喂鸟的地方,放了一张真人大小的照片,海鸥竟然围落在遗像前,不肯离去。”王建民说,“吴庆恒老人的故事感动了我,同时,摄影家李志雄的照片也让我感到了摄影人可以为保护鸟类做些事情。”

这是这个故事、正是一张照片,让王建民坚定做护鸟志愿者的决心,毅然决然走上了艰苦的候鸟保护之路。

王建民梦想宣言——“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我深深感到力有不及。自己不做点什么,心里不踏实,我只想让后代也看到这些美丽的鸟儿。我们这块湿地已经够得上世界级湿地资源,如果我们保护好,这不仅是天津的一张城市名片,也是世界保护湿地的典范。我希望每年天津北大港湿地都是候鸟们最喜欢的地方,它们能够在这里自由飞翔、安全栖息,数量一年比一年多。”

为拍湿地租直升机 不计得失全力护鸟

2008年,王建民成为了中新生态城的签约摄影师,这样就给了他更大的空间和时间,用镜头记录着滨海新区的点滴变化,记录着鸟儿们的生存状态。

为了拍鸟,自己购置了拍摄器材、观鸟望远镜,为了等待光线、捕捉到候鸟最生动的瞬间,王建民经常在湿地里一待就是一天,有时为了寻找拍摄角度,还要穿着水衩子站在水里,虽然拍摄过程很辛苦,但是获得的收获也是丰厚,王建民拍到了很多候鸟美丽的身姿。

有一次为了拍摄湿地的全貌,王建民自己租了一架直升机进行航拍。“当时花了2万块钱租呢,后来跟人家好说歹说,分了好几次才把钱交上。”王建民笑呵呵地说。

在长时间的拍摄中,王建民也遇到了很多鸟的故事。王建民说,自己爱上候鸟后,自己的心情就跟着鸟儿一样或喜或悲。“鸟儿就像人一样有感情,有一次,我在大神堂附近的湿地内看到一只状态不大对劲的反嘴鹬(y)站在海边,它身边的同伴就好多天一直陪伴着它、守护着它,等着它一起重返大部队。那种不离不弃的情感,让看到的人都特别感动。”

还有一次,他在一条大堤上看到一只鸟儿被疾驰而过的车辆撞翻在路边,王建民立即下车去救助这只小鸟,把这只可怜的鸟儿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这只奄奄一息的鸟儿。“我就看着它在我的怀里一点一点地失去生命,心里责怪那些开车的人,为什么不能慢一点。”王建民说,“我后来把它埋在了路边,那时候心里真是难受极了。”

后来,王建民自己学习鸟类急救知识,总是在自己的车里备点急救用品,准备随时帮助有需要的鸟儿。

当然,王建民遇到的也不总是悲伤的事情,有一次王建民成功地救助了一只大麻鳽(jiān),送到了志愿者的家里,后来恢复好的大麻鳽就赖在志愿者家中,不仅如此,嘴还越来越叼,爱吃好看的“观赏鱼”,这让志愿者们哭笑不得。

千里救白鹤 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

2012年东方白鹳事件,让王建民成为了护鸟志愿者中的“名人”。其实,在那之后的一次救助事件更是一波三折,给王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3年4月,当时一只白鹤在津因伤滞留,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这只白鹤渐渐恢复健康,但是,白鹤的大部队已经飞走了,这只孤单的白鹤孤零零地生活的并不愉快。

“当时这只白鹤的身边还有二三只白鹤,估计是它的家人,我们救走这只白鹤之后,它们还久久不愿走。”王建民回忆说。

后来,王建民就想着让这只白鹤赶上大部队,就自驾车前往白鹤的栖息地辽宁獾子洞湿地,开始了一场“千里送白鹤”之旅。

抵达辽宁后,白鹤就被安置到獾子洞湿地的救助中心,由沈阳猛禽救助中心猛禽康复师王维彦在那里照顾着这只白鹤。

当时看到白鹤状态还好,王建民就回到了天津,等着辽宁那边放飞的消息。可后来这只鸟儿不对劲了,经王维彦诊断是得了禽掌炎,就给它实施了手术治疗。手术后白鹤的状态好转,眼看又具备放飞条件了,白鹤又开始不进食了,王维彦就给它做流食,一直持续了20多天,也不见好转,于是王维彦赶紧带着它去沈阳治疗。

一路上,王维彦把白鹤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路上跟它说话,虚弱的白鹤好似听懂了一样,把脖子放心地放在王维彦的腿上。然而,这只可怜的白鹤没有坚持到沈阳,在路上就死去了。

“当时,看到白鹤救不活了,王维彦把车停在路边上,给我打电话,一个大男人在路上放声大哭。他说对不起天津的志愿者,千里迢迢地把鸟送来,这么信任他,可他没有救好。”王建民说到这段不禁哽咽,“听他这么说,我也受不了了,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后来,王维彦把白鹤的尸体保存了下来,王建民就说要把这只白鹤做成标本接回天津,就在当地找制作标本的师傅,一开始,师傅找王建民要8000元,后来听过了救白鹤的过程,降到了3000元。再一打听,这钱原来是王建民自己花,深受感动的师傅最后没花钱免费制作了这件标本。

“我当时特别感动,师傅说‘你们千里迢迢的救这只鸟,我也做点什么吧’,虽然,这一只白鹤死了,但是,通过它看到了很多人性的光辉。”王建民说。

现在这只白鹤的标本被王建民送到了中新生态城博物馆,它象征着津辽两地志愿者心血,记录了一段一波三折的感人救助故事。

志愿者买鱼放入万亩鱼塘

守住候鸟之美 传递护鸟力量

“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我深深感到力有不及。”在参与巡护的同时,王建民经常将自己拍出的照片洗印出来,带着这些漂亮的鸟类照片,走进政府部门、走进社区、走进学校、走进鱼塘承包者家,宣传候鸟保护。

当初生态城研究沿着蓟运河两岸的发展规划,曾经想在那里进行土地开发,听到这事的王建民,把自己在蓟运河边拍到的芦苇荡漾、候鸟翻飞的美景,拿给规划人员,讲述了蓟运河沿岸湿地对于生态保护的重要性。被照片打动的规划人员重新进行了规划,保留了蓟运河故道,多年之后,这一地区成为了中新生态城的环境亮点。

今年,北大港湿地候鸟食物短缺,王建民就苦口婆心地跟鱼塘老板说:“你就让它们吃点吧,你看这些鸟在你的鱼塘里多壮观。这其中,有听劝的,也有嫌他“多管闲事”的。

如果让鱼塘老板承受损失,王建民也知道是不小的,所以他就自己筹钱,给鱼塘老板弥补损失。“最近我们在北大港湿地‘老朱鱼塘’买了2000斤鱼,放进了今年春天缺水干旱的万亩鱼塘里,期待着明年万亩鱼塘能够恢复鱼类资源。”王建民说。

而这买鱼的4000多块钱,都是王建民和几个志愿者凑的。“这些钱能够保护住候鸟,就不算什么了。”王建民说。

王建民买鱼护鸟的事,感动了鱼塘老板,“老朱鱼塘”的经营者在卖给志愿者2000斤鱼后,又送了1000斤给他们,说是尽自己的一份心,这让王建民激动不已,持之以恒的宣传保护,终于收获了成效。

随着今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和美丽天津的建设,生态补偿机制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天津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视北大港湿地的保护,市委书记孙春兰等领导到北大港湿地调研,这让王建民和志愿者们欣喜不已。

“我们这块湿地已经够得上世界级湿地资源,如果我们保护好,这不仅是天津的一张城市名片,也是世界保护湿地的典范。”想着未来的前景,王建民既激动又急切,“我希望每年天津北大港湿地都是候鸟们最喜欢的地方,它们能够在这里自由飞翔、安全栖息,数量一年比一年多。”

而作为一名护鸟志愿者,王建民说,今后,他还要继续守护天津的湿地、继续守护迁徙的候鸟,也许这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贵在坚持,就如同“寻找中国最美滨海湿地守护者”颁奖典礼上,送给王建民的评语:“拿起镜头捕捉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王建民则用他的“观鸟日记”唤起了无数人对滨海湿地和鸟儿的尊重与热爱。”

记者手记:

从东方白鹳事件以来,记者一直与王建民联系,每次打电话,王建民不是在湿地内巡护、就是在为候鸟保护的事情奔走。为了候鸟保护,他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每天自驾私家车往返汉沽和北大港湿地,经常是连续一个多月一天一天地往湿地跑,一天往返130公里,就是年轻人也一定能坚持不下来,而王建民却做到了。

可以说,现在湿地、候鸟点滴情况,都牵动着王建民的心情。候鸟们没食物了,他担心;湿地水位高了,他多方反映;有人在湿地内挖土,他着急。相反,候鸟们的状态好了,他高兴;鱼塘老板意识转变了,他兴奋;领导来调研了,他的积极性又高了……

记者采访中,也曾向让王建民说说这些年来,他护鸟发生了的印象深刻的事,但他没有多讲,而是把话题更多地落在了未来湿地如何保护上。他给记者分享了深圳领奖时参观湿地的感受,感叹了香港弹丸之地湿地保护的意识,与志愿者探讨了湿地候鸟保护的心得……唯独自己的事不愿多谈,王建民说“自己不做点什么,心里不踏实,我只想让后代也看到这些美丽的鸟儿。”(记者霍艳华)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