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珍奇古玩背后权钱勾兑:贪官石头被人50万收购

2014年01月19日来源:新华网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新华网北京1月19日电(“新华视点”记者徐海涛、周琳、袁汝婷)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总额近八成为玉石,其中一次收受的和田玉就价值350万元;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玉石等物品近200件,价值1300余万元。

  近年查处的各类贪官,大多有这样那样的“小爱好”,从玉石到瓷器,从字画到古董,各类珍奇古玩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们的受贿清单里。“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贪腐官员爱好的往往并非是艺术品本身,而是看中其收受途径隐蔽、“变现”手法多样、“出事”易于推责等“优点”,高雅旗号下遮挡的是低劣的权钱勾兑。

  “雅好”成受贿隐秘通道 珍奇古玩背后是赤裸裸的权钱勾兑

  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每逢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器逐一打蜡、上油……据日前中纪委披露的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情,其貌似“玉痴”,还常约上几个玉石玩家,一起赏玉、“斗玉”。

  但就是这种看似正常的雅好交流,成为倪发科受贿的隐秘通道。他多次以把玩、鉴赏、收藏为由,收受企业老板“雅赠”的名贵玉石、名家字画,其中玉石占其受贿总额近八成。

  “主要收受玉石,倪发科案典型地代表了腐败形式的新变化。”安徽省纪委一名办案人员介绍,近年来,贪官受贿物品历经了从现金、房产到珍奇古玩的“三变”,玉石、字画、瓷器、古董、邮票等,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受贿清单中。

  如刷新官员贪腐纪录的杭州前副市长许迈永,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大量金玉字画,包括多种玉器、鸡血石,齐白石、范曾、潘天寿、启功等名家字画,堪称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

  而一些名家作品,成为多名腐败官员的“同好”。如范曾的画,除了许迈永,也是浙江海宁原副市长马继国、河北沧州原市委书记薄绍铨等落马官员的“藏品”。

  虽然名为“雅好”、“文化”、“收藏”,但贪官们其实对“雅赠”的价值心知肚明。如倪发科就深知“好的玉石玉器绝对是高消费、奢侈品”,“远比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藏在层层风雅面纱之下的,是更为隐蔽的权钱勾兑。如倪发科收受“雅贿”后,屡次违规为行贿企业主打招呼、跑项目,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低价购买探矿权等。浙江海宁一名商人用价值17万元的字画古董,从原副市长马继国那里换来了175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减免。

  绞尽脑汁避“风险” 东窗事发无“幸免”

  办案人员介绍,行贿人与受贿官员热衷于“雅贿”,是经过“精心考量”的。“珍奇古玩不像现金那么‘烫手’,也不像房产、汽车那么‘惹眼’,且真伪难分辨、价值有弹性,变现手段隐蔽多样。”

  --以假当真。在北京琉璃厂文化市场,多家书画店老板极力向记者推销“高仿字画”,在这里,一幅“高仿启功”的字只需600元,一幅“高仿范曾”的钟馗画开价800元。“都是他们学生画的,他们自己都分不出来,送人效果绝对好!”

  赝品送礼,被识破怎么办?“你要是真心送礼,他不信,你就让他再卖给我们,我们以真品的价格回购,当然钱由你出,我们收点‘手续费’。”在琉璃厂多家店,经营人员介绍这种“回购业务”。

  --以真当假。一名寿山石店老板告诉记者,还可以借仿品的名义用真品送礼,过段时间他们负责上门收购,这样收礼的人心里没压力,送礼的人达到了目的。“不过收购价至少要比原价低20%,我们也要有钱赚。”

  --“合理”变现。上海一位拍卖行业人士介绍,现在借用拍卖来“光明正大”变现“雅贿”的手法很多,如围标“赝品高价拍”、“真品低价拍”,而且不开发票、收据,手法隐蔽,很难取证。

  在中部某省开建筑公司的罗先生更是深谙“送礼之道”。为了拿到项目,他不定时送一种特产石头给官员,然后再声称该石头入选了“奇石展”,要“租”过去展览。而在展会上,有人看中了这个石头,“花50万买了”。他将这种手法称作“合理变现”。

  由于珍奇古玩品难辨真伪,一些落马官员往往辩称“以为是赝品”。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介绍,反腐部门在实践中对“雅贿”品的价值评估是严格以事实为依据的。“本人说是按‘赝品’收的,实际是真品,以收真品论处;本人说是按真品收的,实际是赝品,以赝品论处;收受的赝品价值如达到违纪违法标准,同样要处理。”

  “不管他收受的是哪种形式的财物,只要形成其非法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证据链,一样认定为受贿。”一位纪检办案人员说。

  官员财产申报该不该忽略收藏?

  “官员可以有正当的爱好,事实上,官员中也有不少收藏家。”陆群认为,但作为官员,特别是担任重要领导职位的官员,最好不要宣扬自己的收藏爱好,防止投机钻营者投自己所好。

  中央党校政法部教授林喆认为,“雅贿”盛行,是一些官员利用制度建设的缺陷,故意混淆“正常爱好”“人情往来”与“收受贿赂”的界线。

  我国《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规定,不准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如无法拒绝,应当一律登记、交公,违者将受到纪律处分。

  “现有规定在很多地方执行得不严格,本身也比较模糊,如缺少价值限额。”林喆介绍,世界上多个国家有专门的立法规定,如美国公务员每年接受的礼物价值不能超过50美元,意大利的规定折合约30美元,如有违背将受到严厉查处,触及法律交由法庭审理。“而我国刑法规定的受贿立案标准是5000元,相比之下过于宽泛。”

  多名纪检干部、专家认为,针对“雅贿”的隐蔽性和多样性,官员财产申报时应增加专门的项目如收藏品,发现瞒报及时追究。“如果一名官员年工资收入10万元,审查出他的年收藏品价值100万元,那么就容易发现问题。”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指出,“雅贿”多发,是权钱交易向更高端的“权色交易”转化的表现。“色”泛指“非物质贿赂”,不直接表现为金钱的状态,获利空间大,隐蔽性强,钻法规的空子。

  他深层次分析认为,“雅贿”也是权力过分集中造成的腐败。不能仅从终端、微观层面加大打击,否则这种权色交易只会从一个领域转到另一个领域,防不胜防。而应强化制度反腐,科学地配置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预防和治理发生的腐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