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收费站闯杆逃费依旧 工作人员拦闯杆差点被撞

2014年01月02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去年12月30日,《新京报》报道,在北京多处高速收费站存在闯杆现象。昨天,记者对报道中涉及的八里桥收费站进行了回访,发现闯杆现象仍存在。

  部分收费站管理方表示,除了技术环节外,公司曾增加人工拦截,但还是发生过车主拒交逃费款、工作人员受伤的情况。

  回访:

  黑车司机抬杆过收费站

  日前,《新京报》历时半个多月的调查发现,北京多处高速收费站存在私家车闯杆现象,其中京通快速路上甚至出现了“黑车”党,他们遮牌、超速、闯灯甚至闯杆(本报去年12月30日曾报道)。

  前天晚上10点30分,国贸桥下停了八九辆拉客的黑车,数量与此前有增无减,其中有3辆已经提前拿布套遮挡了车牌。

  记者以乘客身份,和另外3位市民上了一辆牌照为吉B6F×××的车,司机从车内拿出布套把前后的车牌遮住,和另外一辆早已遮牌的轿车一起“飙着”,朝通州方向驶去。

  “司机,别开这么快,悠着点。”车上一名乘客说。

  此时,这辆吉林牌照的车在京通快速上时速已经超过了130公里。

  到达八里桥收费站时,司机减速观察收费站的情况。到达ETC通道的栏杆前,司机把车窗打开,用手一抬,杆就弹了起来,完成了一次闯杆。

  “这样闯,不会剐到车吗?”乘客问。

  “这杆都是棉包着的,没事,不过现在棉包着的铁开始露出来了,也会剐到车。”司机称。

  “为什么会露出来?”

  “闯杆多了,这杆就闯坏了。”这名司机说,闯杆并不难,手用“寸儿劲”一抬,杆就“啪”的一下弹上去了。他一天在国贸桥和通州之间来回四五趟,“有时一天能拉个七八趟,都闯杆,不闯杆怎么挣钱”?

  回应:

  员工拦闯杆差点被撞

  昨天,八里桥收费站的管理方、北京首创京通分公司就《新京报》反映的“闯杆”报道进行开会研究。

  分公司郑主任说:“闯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经营收入。”

  八里桥收费站的郭硕介绍,在一次闯杆治理行动中,一辆红色跑车根本无视执法人员,“把路边的雪糕筒都撞倒了,扬长而去”。

  针对《新京报》报道中涉及的机场高速路北皋和苇沟收费站出现“闯杆”问题,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回复称,为了防止闯杆,公司曾采取一系列措施,例如,改进车道栏杆技术指标,更换防撞车道栏杆;建立逃费车辆黑名单,收费车道安装车牌抓拍系统等。

  该公司收费部张部长称,在技术力量达不到的情况下,公司曾增加人工拦截,但在此过程中也发生过拒交逃费款。“当时有一位工作人员在收费处蹲守,但闯杆的车辆根本不予理会,直接就开过去了,差点撞到收费管理人员”。

  ■ 追访

  “针对闯杆行为缺乏有效手段”

  昨天,在接受采访时,通州路政大队表示,“闯杆”不属于路政职能范围内。

  北京市路政局一名工作人员透露,遇到高速路上闯杆行为,只能打110报案,由警察到场查处。

  属地公安部门则表示,未接到闯杆、逃费的报警,建议与路政部门的稽查大队了解情况。

  122报警台称,车辆遮牌、超速、闯灯,核查后,交管部门将进行执法治理,但闯杆问题的管理方在收费站及其所属公司。

  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对依法应当交纳而拒交、逃交、少交车辆通行费的车辆,有权拒绝其通行,并要求其补交应交纳的车辆通行费。

  “目前,对(闯杆)这一违法行为,缺乏有效的执法手段,后期追缴陷入有法难依的尴尬境地。”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收费部张部长称,按照公司的人力,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安排人员蹲守,查处“闯杆者”。“即使拦截到逃费车辆,车主拒绝补交通行费,甚至开车就走,我们也没辙”。(记者吴振鹏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