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户口黑市:本科生上北京户口60万 名字年龄全换100万

2014年01月23日来源:财经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财经》记者凌馨】“只要是全日制本科毕业,就能给你办上北京户口。要价60万元,绝对靠谱,我朋友的叔叔是户籍科的,以前我们就办过。如果要一个全新的户口,名字年龄全换,像龚爱爱那样的,就贵了,得100万元。”如果不认识敖向东(化名),很难想象在户籍严格管理的中国,会有像他这样的一群人,专职贩卖合法“身份”:只要提供自己要求的名字、年龄、照片,他们就能给你一个全新的合法身份,一个毫无破绽的新户口--这样办出的第二代身份证,甚至可以通过公安身份识别系统全国联网查证。

        “仅我知道的这种户口,就有71人,遍及全国11个省内24个市的32个区县。”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一名志愿者仔仔(化名)说。

         这是一个松散而庞大的户口贩卖网络,每个组成单元是一个完整的链条:购买者-中介-户籍管理人员,有时还要加上计生部门和村(居)委会工作人员。

         购买这些“身份”的人群,既有超计划生育的三岁以下儿童,也有生于上世纪80年代甚至70年代的成人--他们有人为了买房,有人为了骗取保险金,甚至有人因为遭到公安部门通缉急需一个新身份“洗白”自己,等等;中介们则谨守“行规”,并不过问“客户”为什么需要新的身份。他们关心的是价钱--要价随风险递增,最便宜的儿童户口要1-4万元,成人则要6-10万元,北京等地的城市户口,要价更高。“客户”提出要求后,在这个网络中的户籍管理人员会挑选合适的“挂靠”对象,中介通过计生部门或村(居)委会工作人员开具伪造材料,最后由户籍民警依据这些伪造材料办理出新户口。

         这些新户口的来源五花八门:有些通过伪造材料进行虚伪出生申报,有些冒名顶替已经死去的人,有些通过虚假手续迁入,甚至还有一些是由中介自行申报的“囤货”,随时准备出售。无论哪一种,都与公安户籍部门的管理疏漏,以及个别工作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难脱干系。

         一般来说,新生儿应持出生证、父母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赴户籍所在地派出所进行出生申报。户口迁移则需向迁入地派出所申请,依据迁入理由(如买房、结婚等)等出具相关证明材料,以及被投靠人的户籍证明,开具调户函后,再由原籍派出所开具准迁证方可办理。成人户口补录的情况较为少见,审核也相对严格,需要出具父母身份资料,能够证明申请人生活轨迹的材料,并经户籍民警实地访查约谈证明人后,报派出所或更高一级领导审核,方可办理。

         由于部门区隔,导致出生、居住证明较难跨系统核实,人口流动带来的人户分离现状加大了民警入户访查难度,自落户开始,户籍管理就已埋下隐患。

        在户口迁移环节,全国联网的实时户籍信息查询系统缺位,则为虚假迁移留下了空间。更不用说,户籍管理部门还存在一小部分内监守自盗的寻租者。

        不存在的孩子

        2013年6月,仔仔偶然得知有人通过网络贩卖合法“身份”。他经人指点,加入了一个名叫“黑户办理户口”的QQ群,在那里结识了大量“代办户口”的中介。当年12月,仔仔与敖向东接触,让他“帮忙给孩子上个户口”。

        自称为人谨慎的敖向东要求仔仔出示自己和妻子的身份证、结婚证等证明,这些正是为三岁以下新生儿办理户口所需的证件。尽管各省的户籍管理制度各有差异,但对新生儿出生户口登记,都有最基本的要求,即母亲的户口簿、身份证、结婚证,以及新生婴儿出生医学证明。若孩子为非婚生子女,则无需结婚证。“以前我还会亲自到人家去看一下孩子,万一这个孩子是被拐卖的,我的风险就大了。”敖向东说。

        然而在仔仔提供了两个完全不存在的身份证号以后,敖向东也并未起疑,反而为了获得“客户”的信任,出示了经手办成的户籍身份资料以供查证,并承诺“在公安系统查到再付钱”。这也是此类中介通用的交易手法:不收定金,办好户口再付钱。

        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孩子,很快获得了一张出生医学证明。按照仔仔的要求,这个孩子名叫杨智,出生于2012年10月18日。不过,当《财经》记者前往证明所署的出生地点河南省邓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查问时,该院妇产科负责开具出生证的护士却表示,这家医院所有出生证编码均以“N”字开头,这张以“M”字开头的证明,绝非出自她本人之手。其出示的出生证登记册亦证明了这一点。

        再三追问之下,敖向东承认证明并非出自邓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而是出自他计划为“杨智”办理户口的湖北省老河口市薛集镇的一家医院。“证是通过熟人开,肯定查不出来(是假的)。”他还解释了自己的操作手法:在其“代办”过的户籍中,挑选一位女姓充当孩子的母亲,让孩子随母亲落户,以此解决新生儿的姓氏问题--多数家庭会让孩子随父姓。

         这样的操作手法看似简单,却十分安全。敖向东之前已在湖北、广西等地替人“代办”了许多户口,这些户籍材料全部掌握在他的手中。一旦有了新的“客户”,他便可以在其中寻找合适的“户主”,充当新生儿的父母,或是成年人的亲戚。被利用的当事人,因其身份本身即为虚拟,对此并不在意。由此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成员彼此互不知情的“虚拟家族”。

        2014年1月6日,“杨智”作为“李X晶”的儿子,成功落户于老河口市薛集镇老街1-65号。其实“李X晶”几个月前刚刚落户于此,至1月2日时,身份证还在敖向东手中。

        与“李X晶”相近时间在同一地区办理户口的,还有齐X飞、何X、秦X毅三人,新户籍分别在三个地址。不过,由于人户分离(长期居住地与户籍所在地不同),《财经》记者在当地多方查访,并未见到他们。在这个居民之间几乎全部知根知底的小镇上,也没有人听说过这几个名字。

         对于“杨智”的合法身份,敖向东的要价是2.6万元。他再三申明这个价钱十分合理:“‘打点’派出所的人就给了1万元,还有请吃饭510元,打麻将故意输钱600元。不给钱谁帮你办啊?都要冒风险的。”《财经》记者未能证实这一说法。户口办成后,仔仔通过湖北省公安民警违法违纪12389专用举报电话报案,暂时未获回复。

        尽管各地规定略有差异,但在为新生儿办理户口时,若为非婚生子(不能提供父母结婚证明),多数户籍管理部门会要求提供大量额外材料,至少需要户籍所在地民警的调查核实,以及办证派出所的领导审批,或是有当地居(村)委会的证明。“杨智”如何获得上述证明并最终通过审批,不得而知。

       事后,在北京交付户口时,敖向东因涉嫌伪造身份信息被北京警方查处。目前此事正在调查中。

      “灰色户口”链条

        与敖向东手中的庞大“虚拟家族”不同,绝大多数“代办户口”的中介,选择的是另一种途径:根据需要办理新身份的姓氏,选择一户家庭“挂靠”。在《财经》掌握的名单中,不少新生儿的户口都是如此操作。

        经仔仔举报,河南省南阳市已于2013年查处了一起这样的案例。当地警方透露,办理户口的是一名超生的孩子,由其家人通过关系,经辖区民警选择一户同姓家庭“挂靠”。这是民警和对方家庭之间的“交易”,被“挂靠”者完全不知情。

        目前,“挂靠”户口已被注销,孩子的亲生父母受到行政处罚。不过,对这一“交易”的事后处理却浅尝辄止。当地警方称“未能找到法律依据”,涉事民警尚未受到处理。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夏楠律师分析,在这一过程中,当事民警己构成滥用职权罪;如有收受贿赂的情节,还有构成受贿罪的可能。

         2013年12月河南商丘一起类似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商丘市公安局对外发表声明称,当地一派出所临时人员李某在没有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找到该所户籍民警马某,马某按李某提供的信息,擅自为四名“新生儿”违规入户。现马某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处理,李某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该所所长被免职。

        从事户政工作近30年的户政干部严明(化名)介绍,在“没有合法手续办理户口”的做法中,户籍警在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

      “很多派出所只有一名户籍民警,一干就是十多年,这样的警员要为别人选一户‘挂靠’家庭很容易。绝大多数家庭的户口本用个十几二十年都不会换,就算要换也由这名警员经手,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家中'多'了个人。这种做法背后都是利益,不单是一名干警,甚至可能涉及一个单位。”这位老警察认为,仅靠“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根本不足以撼动庞大的“灰色户口”地下市场。

       除了公安系统的户籍管理人员,计生或卫生部门负责开具出生证明的工作人员,以及中介们贩卖身份所在地的居(村)委会,也是他们“打点”的目标。

       在基层派出所办理户口,主要是对书面材料进行审核。新版出生医学证明虽然采用了6项防伪技术,但同样可以造假。“因为出生证不像身份证,可以全国联网查询,派出所只能检查那张纸本身是否伪造,不能查证其中信息的真实性。”严明解释,医院或妇幼保健所的出生证是一年一领,虽然按照规定当年用不完的部分应予销毁,但缺乏监督机制,“这些证明落在部分工作人员手中之后,用来干什么就不好说了。”

        成人落户漏洞更大,主要的依据就是户籍所在地居(村)委会证明。“有的随便送个礼,村里就给你开个证明,说你长期在此居住,民警就算去调查,也很难发现。”严明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证实,敖向东被捕后即供认,在一些交易中,他的“上线”正是村支书。

        因为这样的漏洞存在,一些中介甚至明目张胆地制造假身份以便随时出售。仔仔曾在江西省南昌市碰到一位中介,对方随身携带一本笔记,记录着30多个身份,供“客户”随意挑拣。这些身份全部都是成人,且落户地址几乎都在湾里区招贤路的一所学校。经《财经》记者核实,这些身份真实存在。

       这位中介自称,其是由当地公安的“关系”生成使用外省号码的身份证,事实上并不在当地落户,而是选择江西本地农村首次落户,再经户口迁移手续转至南昌市后贩卖。

       仔仔据此向江西省12389平台举报,目前暂时未获回复。

     “一人多户”乱象

       对于“灰色户口”,成年人的需要大多是“一人多户”。不过,即便不是刻意经营,多重身份也不鲜见,部分是由于历史原因。

        严明介绍,在1998年全国户籍信息化的期间,因为录入人员多为临时招聘,且工作量十分巨大,出现了不少身份信息被两次或多次记录的情况。此外,迁出户口因工作疏忽未及时注销,当事人异地重新申报户口未通知原籍,或是死亡人员身份被人顶替等情况也不鲜见。这些因为意外增加的户口,同样成为一些人利用的对象。

        河北省邯郸市的索亚男(化名)正是种情况。她早年被过继给舅父一家领养,尽管养父母为其重新申报了户口,原有身份信息却并未注销。因无力支付女儿的社会抚养费,索亚男决定卖掉一个户口换钱,向“买主”要价2万元。

        她直接让男友将暗访的“买主”带到了派出所,谎称离家多年需要补办第二代身份证。对于这样一位出生于1982年却没有身份证的成年人,户籍室的工作人员尽管已经起疑,却没有进行太多盘问。即便“买主”回答问题时错漏频出,一会儿声称从未办过身份证,一会儿又称此前持有的一代身份证丢失,仍在系统中还存着“索亚男”第一代身份证照片的情况下,于10分钟内就完成了办理第二代身份证的手续,冒名顶替成了“索亚男”。

        一位当地公安人员事后对此解释,由于目前正在进行户口清查工作,尤其强调第二代身份证换证率,“有个人要来办二代证,第一个念头是非常高兴,可能因此放松了审核。”他还表示,该派出所辖区近十万人,只有一名户籍民警,工作量很大,难以亲自入户排查,就连日常工作也依靠聘用大量文职人员完成。

       据索亚男称,她原本是想把户口卖给另一个人,对方因为出了点“经济问题”,急于洗白身份,最终价高者得未成交。这让当地警方心有余悸。事发第二天,该所已将经办人员停职并开始全所整顿。

        骗取保险金和逃避债务也是成年人办理多重户口的理由。“比如说你是张三,花十万买个户口,叫李四。然后拿着李四的身份证去购房,购车,办信用卡等等。办完以后,把所有的东西卖掉,买个死亡证明,把户口注销。银行要账发现人死了,就不再找了,成呆账了,明白了吗?”一位中介如此“循循善诱”。

        长期志愿从事打拐工作的仔仔还担心,毫无证明材料,捏造几个身份就能为孩子“买”个身份,客观上为藏匿被拐儿童提供了条件。“如果身份被合法化,被拐儿童在法律上与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寻找起来肯定更加困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