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霍元甲故里遭严重化工污染:鱼虾尽死居民出逃

2014年01月25日来源:央视财经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霍元甲故里遭严重污染 居民纷纷逃离】远近闻名的霍元甲故里——天津精武镇,近几年被化工厂包围,烟雾和污水肆虐,工厂排出的二氧化硫、氯气等有害气体和废液,会严重影响空气、河流。原本的鱼米之乡现在鱼虾尽死,居民不堪忍受,纷纷躲出逃!政府部门互相推诿,谁能保障大家的基本生存权利?

  现在深圳打工的小王,打算这几天给天津的父母寄点钱回去,表达自己不回家过年的歉意。小王告诉央视财经记者:“我本身也非常想回家,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但是我们家附近污染特别严重。那空气闻到让人非常胸闷头痛,晚上睡觉起来,让人喘不过气。”

  究竟是怎样的污染竟能阻挡回乡的脚步呢?央视财经记者又行程上千公里,来到小王的家乡天津西青区的精武镇,这里也是近代爱国武术家霍元甲的故乡。一到这里,记者就被触目惊心的污染景象惊住了。从津涞桥到津涞公路收费口,大约10公里的路上,分布着十来家大大小小的洗染厂、化工厂,伴随这些工厂延伸的是一条东西长近10公里,宽20来米的排水河。化工厂排在空中的烟雾和排水河里散发的臭气,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化学原料的味道,十分难闻。化工厂附近小区居民有条件的都把房子卖了离开了这里。

  西青区位于天津西南部,是这几年作为天津环渤海经济圈重点打造和开发的区域,房地产的开发和工业园的兴建十分迅猛,不少百姓看到这里未来的发展,到这里置业,据了解,近几年的新移民就有十几万人。但是,随着工业园污染企业的增加,不少居民又开始逃离这个地方。这里的新楼房大部分空置,在精武镇最大的西西里小区,100多户人家的一栋楼房,有人居住的仅有10来户。眼看快过年了,居住在这里的年轻人都不愿回家。

  天津西青区精武镇西西里小区居民告诉央视财经记者:“为什么这楼房现在空这么多,以前都是满的。都搬走了。为什么搬走了,没法住!这一栋楼里连十家都没有,都空着。”

  早上7点记者在津文公路东侧的河道里看到的景象。热气腾腾的河道里,自北而南流淌着铁锈般红色的水,散发出刺鼻的工业废水的气味。记者沿着河道向北追寻,行驶了3公里,发现红色的河水拐了弯,从津涞公路旁边的这条更大的河道,自东向西流过来,记者沿河向东行使2公里后,红色的水热气越来越小,但是河道里不断有水泡冒出。

  据了解,天津西青区有化工、钢铁材料、塑料、印染等有污染的生产企业100来家,其中有登记排名的化工企业就有50多家,主要集中在大寺镇、精武镇、李七庄、王稳庄镇、辛口镇、张家窝镇,尤其以紧邻精武镇的张家窝镇最多,因此这一带环境污染尤为严重,几乎每一个居民小区周边都有化工厂。精武镇最大的居民新区西西里小区,周边就有3个大型化工厂,这些化工厂在生产过程中都会排放大量的废水和废气,大量废水浓度高、毒性大、难以生化降解,对人体和环境影响都较大。

  西西里小区居民丁金福家里堆着一大摞医院拍的片子,他告诉记者,搬到小区才一年多,肺部就出现了问题,住了两次医院。在此之前,他住在天津的和平区,身体从来没有出现过毛病。丁金福告诉央视财经记者:“只要一开窗户马上就咳嗽,受不了。时间长了之后喘气困难。医生说是空气污染造成的。”

  西西里小区是一个居住上万人的小区,记者随机调查了20来户人家,出现呼吸道疾病的就占30%。

  小区里边住的大部分是老人,基本上是城里退休后到这里来养老的。由于企业排放的废气和污水气味太重,这些老人长年不敢开窗,也不出门,时间长了,对这里的企业排放废气和污水形成了条件反射。

  一位老人告诉央视财经记者:“我们也不知道企业什么时候排放。但是嗓子一不舒服就知道它在放水。它这里一放水,屋里就呆不了。脑袋都疼,就觉得呛嗓子。”

  精武镇在历史上是名闻遐迩的鱼米之乡,鱼戏莲叶间,十里稻花香,曾经是这里随处可见的乡村风景。而现在,原本用来排雨水和浇灌庄稼的河道和水渠,现在全部都变成了企业的排污河。更严重的是,有些生产危险品的企业,排出的废水含有剧毒,农田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土地无法种植、鱼塘也不能无法养鱼。

  西西里小区的居民宋师傅在小区旁边的空地上种了一片白菜,用这条河里的水浇地,结果发现,水中的化学物质全部被白菜吸收了。

  天津西青区精武镇西西里小区居民宋师傅告诉央视财经记者:“用地里的白菜腌酸菜。出来的水给污水一样是红色的水。不敢吃。”

  天津西青区精武镇西西里小区居民魏师傅说:“这个水浇地。植物吸它。你再吃粮食,这不慢性自杀吗?”

  记者沿着津涞公路,自东向西行驶,沿途随处能看到大块的被污染荒废的土地。在一家混凝土厂的旁边,有三百来亩地,土地龟裂,垃圾成堆。

  天津西青区精武镇居民牛师傅告诉记者,因为浇地的溪沟全部被污染了,庄稼无法成活,全村的人都不种地了。现在一点地种都没有,都荒着了。庄稼麦子都没有收成。种的麦子都给烧死了。不仅仅是土地无法种庄稼,村民们的养鱼池也被污染了。牛师傅也曾今在这养过鱼,不过全都死了,死了几千斤鱼。损失四五万。鱼塘在大卷子工业区一排厂房的背后,鱼塘与厂房之间隔着一条小河,20年前牛师傅常在这条小河里抓鱼,这条小河的水一直是当地农民浇灌庄稼的重要水源。然而,现在呈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条黑乎乎的污水河,即使在现在空气不太流动的冬天,也散发出让人恶心作呕的化学原料的气味。

  位于精武镇阎庄子村口的一家工业洗涤剂生产企业,厂门口没有牌子,走进车间,只见所有的设备都已经被化学原料,腐蚀,车间的铁门被腐蚀出一个个窟窿。记者在网页上看到,这家叫德洁的洗涤剂公司,成立于1993年,主要生产十六烷基磺酸钠、十五烷基磺酰氯等多种工业专用洗涤剂。

  生产这种添加剂会涉及到氯气、二氧化硫和重油等危险化学品,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硫、氯气和未反应的油份等有害气体和废液,会严重影响空气、河流、海域,早在2010年,这家企业就被天津市西青区环保局和安监局勒令关停。

  不过,这里的居民告诉记者,公司的生产就没有停止过。记者在德洁公司看到,院子中间堆满了桶装的产品。记者摇晃了一下,发现桶全是满的。

  西青区辖2个街道、7个镇,基本上每个镇都有开发区或工业园,在张家窝镇和精武镇记者注意到,工业园的企业周边都有露天的排污河道或溪沟,这些河道溪沟纵横交错,相互贯通,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污水网,那么,这些工业污水最后都流到哪里去了呢?

  紧邻荣乌高速的西侧,是张家窝镇的大卷子村工业园,记者沿着工业园走了一圈,发现园区主干道两边的企业的后边,各有一条积满工业废水的溪沟,在灌木和杂草的遮掩下,很难让人发现。

  记者沿着这条溪沟往北,发现小溪的水排到了津涞公路南侧的污水河中,这条污水河伴随津涞公路长达近10公里,化工厂都建在两侧。在化工厂最集中的张家窝镇和精武镇路段,记者发现,冒着热气、五颜六色的工业污水分别从高家村桥排水沟、津文公路溪沟和陈台子排水沟等三个地方向南,排向天津最大的河流独流减河,而沿途记者并没有看到有污水处理厂。

  在有河流沟渠的地方,随处都能见到这样的水泵站。过去这些水泵站是作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的,专门用于排涝灌溉。现在随着河流沟渠成为工业区的排污河,这些水泵站也变成了排放污水的水泵站了。

  在宽河水泵站记者见到,现场正在施工建设一个新的水泵站,也是用于排水,但是并没有把污水处理纳入规划中。

  天津西青区小宽河水泵站工作人员告诉央视财经记者:“污水处理应该归环保局管。水务局不管处理污水。”

  这些工业污水究竟该谁来处理?记者带着这个问题来到西青区环保局,希望能得到答案。

  天津西青区环保局工作人员接受采访说:“不是我们环保部门管的,是水务管。但是你在现场看到有谁排偷放那是我们环保管。现在精武镇那里有一个管道的问题,管网有问题污水雨水都混到一块儿了,这件事大家都知道。”

  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西青区的污水大部分都排在地面上的河道沟渠里,政府也打算在地下埋排污管道,专门排污,但是铺埋管道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天津西青区环保局工作人员:铺那个管网它牵涉到好多部门,有建投的、有市政,水务,实际我们环保部门只负责企业的排污,平时对企业进行监管,但是它最后它那个水如果进了河道,河道怎么治理,怎么清淤,或者说污水处理厂管网怎么走,这个都不属于我们管。

  在各个部门的推诿之下,大量污染、甚至存在毒害的废气脏水就这样静静地无休无止地排入空中,流入河中,而这些污水最后流向何方呢?

  天津西青区精武镇居民:你看那些水都是红的吧!一点好水都没有都是污水。这些河转来转去最后都得排到海里去。

  独流减河是天津市一条重要的泄洪河道,有一百多米宽,河水最后经过天津滨海养虾场之后流入渤海……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