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贵州万山矿区汞污染直击:白菜从里往外溃烂

2014年01月25日来源:央视财经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从里往外溃烂的白菜

  “中国汞都”留下一片毒土地

  这里是有“中国汞都”之称的贵州万山矿区,曾是我国最大的汞工业生产基地,汞的储量及产量居全国第一、亚洲第二、世界第三。60多岁的陈再阳老人一直生活在这里,老人告诉我们,这里开采的历史有上千年,但在建国以后,特别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汞矿大规模开采,汞的污染立刻开始显现。

  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下塘溪村村民陈再阳:汞污染我们每个人都有的,通过鉴定检查去检查来的,贵阳环保局的他们都来过。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医院去检查过吗?

  陈再阳:检查过,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汞的,它这上面是个采矿区,吃的水全部都是这个水,农田全部是用这个汞水。

  央视财经记者注意到,这是陈再阳和老伴种植的白菜,还没长好就从白菜心里往外溃烂。陈再阳说,即使这样,种白菜也是无奈的选择。前些年当地相关部门就已经检测到土壤中汞超标严重,并建议农民不要再种粮食,可以改种青菜,但是种了几年青菜之后,青菜中也检测出汞超标,陈再阳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政府工作人员又已经来过两次了,鼓励农民改种核桃树。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能种核桃不能种庄稼?

  陈再阳:种庄稼不行了,种庄稼这个土质已经变质了,有毒了,种菜种不了,没水抗旱,你要种其他植物也没有。种核桃还不知道,最近就要来,核桃卖得出去卖不出去还不晓得。

  走在贵州铜仁的万山矿区的山路上,随处可以看到曾经大规模冶炼的痕迹,当地环保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大干快上时为保证全国供应,生产冶炼全是因陋就简,工艺相对落后,遗留下大量历史问题。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就是曾经冶炼的地方吗?这一个炉子以前每天能炼多少汞?

  贵州万山特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田洪昌:对,这个炉子实际上小,它是在80年代初就撤了的,最主要的时候,冶炼还是在70年代,它的设计能力也就是在一天2、3吨左右。

  田洪昌告诉记者,当时的冶炼全是土法上马,通过一个冶炼炉加热,在冶炼炉后面有一个专门收集汞的设备,后面再加一个烟囱。据统计,在上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中期,这里年产汞量平均为800吨,每年冶炼后的废渣排放量却高达47.6万吨,这还没有包括开采废弃的矿石量。冶炼厂的尾气沿直径为1米,长400米的爬山烟道,以4600立方米每小时的流量向大气进行无序排放。一些矿渣和废渣就随意堆在山区,为下游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影响。

  贵州万山特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田洪昌:当时这一块的污染主要是70年代的时候渣对下游的影响,再一个就是水对下游的影响。因为它的渣是堆在这山坡上,一遇到下大雨,或者大水的时候,它的渣就要往下面冲,就冲到下面的河里面,冲到附近的农田里面,冲到这里面去了。

  在2002年正式关闭前,贵州汞矿是国内最大的汞和汞系列产品的生产基地,由于工艺需要,机选厂和冶炼厂每天排放废水800吨。废水最终流入锦江,最后汇入洞庭湖并流入长江。龙江水库是万山特区最大的农用灌溉水源地,灌溉面积约8000亩。下溪河两岸周边有约4000亩稻田,居住着8000多人。如今,曾经堆放废渣的尾矿库已经被固化和覆盖,因为开山和修路,还能看到露出来的部分矿渣。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整个这片都是渣吗?

  田洪昌:这边全都是渣,以前留下的渣。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怎么处理的?

  田洪昌:下面全部用钢筋、五金、水泥,把它喷上去的,把它固化了,稳固起来的。包括两边修的拦山沟,下面修的档渣墙,下面还有一个深的收集池。

  贵州铜仁市环境监测站的瓮数据显示,万山地区耕地土壤中汞的浓度为0.207-255毫克/千克,超标率为96.15%,最大超标倍数为850倍。记者找到了原贵州汞矿的最后一位书记,他告诉我们,很多工人年轻时就有矽肺病,年龄大了都会出现手抖的症状。

  前贵州汞矿副书记吴庚寅:它主要是在井下工作的时候吸尘,吸尘造成矽肺病。做冶炼工作的人,汞一挥发之后,汞蒸气对人的中枢神经直接造成刺激,得矽肺病的人手抖,控制不住。还有一个很典型的反应就是脱牙齿,一口牙齿脱掉的都有。

  这位老书记说,当地的一些工人,由于常年在矿里和冶炼车间里工作,大量吸入了汞蒸气,导致身体健康受到了影响。根据贵州环科院2002年相关数据显示,直接参与汞作业的城乡居民,汞中毒患病率达4.18%,各种结石病的发病率位居国内最高水平,各种癌症的发病率也居高不下。

  面对历史原因造成的汞污染,贵阳清镇市的居民还能找改制后的企业讨个说法。但万山矿区的居民就没这么幸运了。由于企业早已破产,任何追究、赔偿和治理都已无从谈起。而类似的状况并不止万山这一处。面对重金属污染,中央政府已下决心着手修复,那么修复又面临哪些难题呢?污染耕地的修复,究竟该如何着手?

  汞污染土壤修复正面临困境

  在2013年12月30号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土资源部负责人说,我国遭受中重度污染的耕地有5000万亩,对这些耕地,国家正在组织修复。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土壤污染跟其他的污染有明显的不同,一些重污染的矿产或是加工厂停止开采和作业时,周边工业排放的污水和废气就都会停止,但是对土壤的污染却是持续的,并一直保留在土壤里,通过下雨、刮风,都会把土壤里的污染物再次变成地表径流或是扬尘,带到别的地方,形成二次污染。从国际上的方法来看,以汞污染来说,土壤修复有的是采用热脱附法,通过加热或者是热蒸汽的方式,把土壤里面的汞蒸发出来再回收,但这会破坏土壤中的微生物。还可以采用淋洗法,即把土壤里面的汞淋洗掉,但这会导致污染物进入到水体,而水的处理又成为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第三种方式是固化法,即通过药剂,把汞固定在土壤里面,使它不会析出也不会发生化学反应,但这种方法还处于实验阶段。现在普遍认可的方法是植物萃取法,通过种植一些高富集性的植物,萃取出土壤中的汞。但这些含汞植物的后续处理也是一个问题。这些方法都各有优缺点,但是如果处理大面积的汞污染土壤,还没有一个好办法,原因就是高昂的成本。

  中科院地理所环境修复中心主任863计划土壤修复领域首席专家陈同斌:大范围的一些污染来说了,无论是热脱附,还是淋洗法,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物理化学方法,通常它的成本都会非常高,或者能耗非常高,那么还有二次污染的风险,所以对这么量大的污染土壤修复来说,它的成本是极其昂贵的。

  陈同斌说,从全世界来讲,土壤修复都是难题,美国20世纪90年代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投资约上千亿美元;日本调查显示,有32万个受重金属或挥发性有机物污染的土壤和地下水,全部修复约需1600亿美元;从我国的现实来看,除了植物萃取法外,每亩土地修复成本动辄高达上百万元,在土壤本身的价值还没有足够高的情况下,并不现实。植物萃取法性价比比较高,但修复周期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并且还需要一系列配套的政策、制度需要跟进。

  陈同斌:你要找到相应的一个场地来进行这个修复工作的作业,那么还有土方的运输,包括一些储存等等,会带来非常多的问题,所以也不是说,完全是一个钱的问题,工程量大了之后,我们就很难去解决。

  那么对于土壤治理和修复,到底有什么可行的办法呢?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所曾对此进行过专题调研。他们建议,从发达国家看,治理土壤污染首先是明确立法,美国国会在1980年通过了《环境应对、赔偿和责任综合法》,批准设立污染场地管理与修复基金,即“超级基金”,该基金主要用于修复找不到责任者或责任者没有能力修复的被污染的土地。对不愿支付修复费用或当时尚未找到责任者的地块,也可由“超级基金”先支付修复费用,再向责任者追讨。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欧洲国家专门有,欧盟有土地修复资金,拿出这个资金来修复的话,因为土地修复是一个很漫长的工程,破坏很容易,建设很难。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仇焕广:还有就是对一些污染比较严重的土地,或者说一些生态比较脆弱的土地就施行休耕或者鼓励你休耕,就是国家给你补贴,你不需要来种,但是能够保障你还能够有一定的种粮的收益。

  【半小时观察】

  说到汞污染,最典型的案例就是1956年发生在日本的水俣病。当时水俣湾附近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病。它最初出现在猫身上,被称为“猫舞蹈症”。病猫步态不稳,抽搐、麻痹,甚至跳海死去,被称为“自杀猫”。随后不久,当地就大量发现了患这种病症的人,元凶就是刚才我们节目中出现的甲基汞。从节目中可以看出,贵州的清镇、万山已对包括耕地在内的汞污染高度重视,对一些被污染的土地提出了改变种植品种等措施,阻断重金属通过粮食、蔬菜而进入人体的通道,严密防范重金属带来的污染。同时,对现有的耕地进行保护,防止出现新的让污染,遏制污染扩大的趋势。在《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也就是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也专门指出了要加大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力度,支持地方开展耕地保护补偿。我们也期待着一些地方在这些方面能先行先试,走出新路。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