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基层公务员工作半年欲跳槽碰壁 被指“脱离时代”

2014年01月2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这就是一座围城,没进来之前充满期待,进来之后才知道,根本不是想象中那回事。”说起自己工作的感受,28岁的青年基层公务员吴桐(化名)有些无力。身为公务员,她常常困惑,工作该有的满足感,以及自我价值的实现,到底该落在何处?

     这些不仅困扰着吴桐,也是不少青年基层公务员共同的苦恼。当提拔升迁几乎成为衡量公务员价值的唯一标准时,越来越多的青年公务员不明白,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价值,该从何谈起。

  “金饭碗”的迷茫

  近年来,公务员成为“香饽饽”,国考热潮一年高过一年。但事实上,真正对这个职业有认识从而做出选择的人并不多。懵懵懂懂之中跨入这个职业,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无处寻觅的存在感。

  福利好、稳定、社会地位较高,这些几乎已经固化在公务员这个职业身上的标签,也曾吸引着吴桐。“但公务员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其实我(在当上公务员之前)并不了解。”

  2009年,吴桐大学毕业,成为东部某城市镇政府的公务员,在镇政府办公室工作。

  “刚毕业的时候,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和许多刚刚踏入社会的青年一样,吴桐一腔热情,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

  然而,在进入周而复始地接打电话、收发文件、接待来访等工作中后,这份热情逐渐被消磨。

  “这些工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有责任心,几乎换成谁都能做好。”吴桐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做的这些,到底有没有意义。

  同样困惑的还有夏雨(化名)。2010年,夏雨从北京某知名高校新闻传播专业研究生毕业,找工作的日子并不顺利,选择考公务员,在他看来是给自己多一条出路。

  “那时候班里几乎80%的人都考,自己也只是为了练练手,多少有点从众心理。”夏雨考中了,尽管在老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等着他,但因为想留在北京,他选择了这份自己并不熟悉的职业。

  但很快,夏雨发现,自己在学校学的很多东西,工作中都用不上。“做的都是特别具体的事,制表格,组织活动,派发材料,写总结。”虽然他明白,自己是在基层,本就不可能去做多少“高端的事”,但仍打不消那份惋惜的心情。“做这些工作,基本的素养根本体现不了。”

  “收发文件、接打电话这类基础性的事务是否需要硕士、博士等高学历?这是个全世界都难解的问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句华说,一方面,确实有“大材小用”的问题,但另一方面,随着高学历的普及,用人单位也需要优化人才结构。

  句华认为,用人单位在招考和工作运行中,对职位应该有特别清晰的描述,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这份职业的人,就需要考虑这份工作本身是否有吸引力。

     升迁是自我价值实现的唯一出路?

  吴桐很幸运,工作第4年就通过公开选拔,考取了副科级干部。那时,她刚满27岁。

  “公务员这个工作自我价值的实现,通俗意义上讲,就是升迁。”吴桐认为,她身边的不少同事,都认为提拔升迁是衡量自身价值的主要标准。“有时候甚至成了唯一。但这条路并不好走。”

  吴桐的一位同事就没有自己幸运,过了而立之年,仍然只是办公室的一名小科员。

  “但他的才华在同事当中是公认的出众。”吴桐说,公务员和在企业的员工不同,有太多的因素可能影响升迁,不是有能力和才华就行。

  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论资排辈”。吴桐说,在提拔时,领导一般会优先考虑资格老的人,年轻人往往有能力也很难优先获得晋升机会。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位青年基层公务员都承认,升迁是这份工作带给自己的主要动力。公务员上升渠道如果不通畅,无形中会影响不少人的工作积极性。

  “职务的升迁,对人的认可度是最高的,但其实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发展通道。”句华建议,除了升迁之外,公务员职业发展的通道应该更多元。“比如专业技术类在专业领域不断提高,获得专业的认可就可以了。”目前,我国公务员分综合管理类、专业技术类、执法类3类。句华认为,这3类都应该有各自不同的发展通道。“但目前还没有完全建设好”。

  升迁导向下,做事有时候变得不如做人重要

  尽管对于这份工作不甚满意,但夏雨仍然觉得,这是走出象牙塔之后的第一段经历,还是收获了很多东西。“在基层工作,也能见识到最真实的社会底层生活的一面。这是好处。”

  吴桐曾经劝过自己一位也想考公务员的朋友,如果还有其他选择,不要当公务员。“现在大家对公务员这个职业的认可度太低了,一些贪官污吏,影响到了整个公务员队伍的形象,对我们的工作也就不见得能够给予理解。”

  “很多人认为,公务员上班,就是一杯茶加一份报,但事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吴桐说,工作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朝九晚五”的概念。“随时都可能有事,必须保证随叫随到。”

  因为是在街道办工作,夏雨常常泡在社区,了解群众有什么困难和需要。为此,一些朋友还拿此打趣,“怎么,又跟大爷大妈聊天呢?”

  “工作其实挺忙的,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吴桐和夏雨几乎都说不清楚自己到底负责哪些工作,最后就用一句“什么都管”来概括。“我们是直接跟老百姓接触的,上面还要对接各个部门。”

  但吴桐也看到了一个不好的现象。由于受升迁导向的影响,会有一些人认为,做事不如做人重要,这个做人其实就是搞关系。

  “因为在提拔时,需要领导和同事的推荐和投票,这个时候就看人际关系了。”吴桐说,为此,单位里会产生很多“老好人”,工作能力不突出,但谁也不得罪。

  “因为一些工作能力强的人做的事,势必会得罪人,而老好人就不会去干这些工作。”吴桐说,有时候,搞关系甚至溜须拍马,会占去大量的精力。

  “不过,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也在弱化,(有规定)要求(提拔)不能简单以票取人、以分取人。”吴桐说。2014年1月15日,中共中央颁布了新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在规范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方面做了详细规定。

     公务员职业应该是青年的舞台,而不是坟墓

  名校毕业,研究生学历,这些光环曾让夏雨自豪。然而,在街道办从事宣传工作半年后,发现自己没有做很多能真正发挥自己价值的工作,夏雨开始迷茫。

  “一开始,是因为初期工作比较简单,无法体现谁的能力更优秀。再往上走,有了稍大一点的空间,又会遇到体制的许多条条框框,没办法施展。”夏雨不知道,这份工作给他的,到底是一个舞台,还是坟墓。

  工作刚满半年,夏雨就有了想跳槽的念头。托同学问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给出的回复是,他们认为公务员这个群体是脱离时代的,不想招这样的人。

  “当时我都绝望了。”夏雨觉得,公务员的从业经历,在技能方面对找新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不管干什么都得从头开始。因为外界对这段职业经历的不认可,很多人时间一长,就是想跳槽也跳不出来了。

  不过,说起这份工作的好处,夏雨还是觉得,这是走出象牙塔之后的第一段经历,“在基层工作,也能见识到最真实的社会底层生活的一面。”

  吴桐身边也有辞职的同事。“但那多数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像她这种从事综合管理类岗位的人,干上几年,就很难有勇气选择跳槽。

  “你手中已经有一个馒头了,虽然不喜欢,但至少还能糊口,不会被饿死。”对现在的工作不满意,换一个新环境、新岗位就能好吗?吴桐很是怀疑。“刚毕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可以有勇气选择,但工作几年之后,就很难再有这种勇气了。”(记者 李林)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