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年轻公务员遇婚恋难:最头痛问题是工资不高

2014年01月05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日前,全国妇联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和某婚恋网联合发布《婚恋状况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超过40%的受访女性希望理想伴侣的职业是公务员,以下依次是企事业管理人员、警察/军人、企业主等;38.3%的受访男性则希望理想伴侣的职业为教师,以下依次是公务员、医务工作者、金融财会人员等。来自世纪佳缘网的数据显示,在实名登记的择偶行业选择上,公务员的排名是第一位。

  中国社工协会婚姻家庭部顾问邱少波认为,“男找教师,女找公务员”反映了现在的一种社会现象:新的社会压力环境促使人们在婚恋选择取向时,作出尽可能让自己将来的压力减少的有利选择。

  最近,有关基层公务员的报道成为各大媒体和网站关注的焦点。对于年轻的基层公务员来说,是否如外界想象的那样,在婚恋上一帆风顺呢?中国青年报记者对一些基层公务员进行了采访。

  “苦不堪言的异地恋”

  在天津某机关工作的公务员小邹大学毕业两年,是一个来自山东的小伙子,考选调生来到了现在的机关工作。

  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和相恋几年的女朋友打个电话,这是忙碌的一天最轻松幸福的时刻。

  谈起他和他的女朋友,小邹说:“我们是高中同学,高考之前就确立了恋爱关系。然后是4年的大学生活。毕业时,她考进了一家国有银行,在家乡上班。第二年,我考上了国家公务员,工作地点是天津。原本约好毕业一起回家找工作的愿望被现实的选择打得支离破碎。看不到在一起的任何希望,又不想继续体味苦不堪言的异地恋,我们分手了。”

  分手之后,小邹在单位同事的关心下参加过几次相亲,但姑娘们对公务员的期望都很高,希望能够有车有房,然而这些对于刚刚参加工作的小邹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情。“等到失去之后才会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期间的痛苦无法言语却刻骨铭心,尤其是她对我工作的理解是其他人包括父母不可替代的。经过不断地努力,我们和好了。困难还是摆在面前——异地恋。”

  “异地调动目前来说是很难的事情,就看将来是不是能有相关的政策。”谈到长久厮守,小邹觉得那还是一个奢望。

  “现实摆在面前,家人一开始想说服我放弃,重新开始一份新感情,但我俩一如既往的坚持或许打动了他们,他们不再劝说我们放弃,反而努力想办法解决困难。”在小邹和女朋友的坚持下,家人也从反对改成支持,两家家长见面订了婚,计划在2014年国庆节的时候给他们举办婚礼。

  说起长远打算,小邹说,“如果单纯考虑发展,当然是大城市的国家公务员平台更宽广、发展空间更大;但对于情侣来说,不在一起似乎看不到清晰的未来。综合家庭和工作,我会多方面考虑,选择一个能平衡两者关系的答案。”

  小邹和女朋友守候了他们的爱情,这是少数的。小邹身边的同事,有好多是从外地考到天津工作的,他们有不少因为工作原因放弃了坚持几年的爱情。不过,最让小邹佩服的是“有的为了自己的爱人选择了这座城市的工作,或苦或累都是甜蜜”。

  “生活上的困难一定有办法解决”

  在济南某区机关工作的李雷(化名)今年24岁,2013年7月刚毕业的他考上了公务员,从外地来到这里工作。

  李雷因为刚到机关上班,工资并不高,好在他工作的地方物价不高,和几个一同来机关上班的年轻人合租一套公寓,可以省下不少钱。

  最近,经单位同事介绍,李雷谈了一个女朋友,也是从外地考过来的公务员。两个人的工资差不多,在大学都是特别优秀的学生干部,所以两人之间有许多共同语言,很谈得来,他们遇到的唯一障碍就是忙。年底工作繁忙,许多全年的工作都要组织总结,下班之后,李雷经常会加班,有时候会跟着领导应酬外出陪客人。这样一来,他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经常只能在电话里问候和寒暄两句。

  “计划是两年之内结婚,不过最头痛的问题就是现在的工资不高,父母都在农村老家,不可能帮助我们,我们在一线本分工作,不可能拿任何外快。”李雷向记者坦言,面对婚姻的现实时,才真正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家有几个出来创业做生意的,收入比我高,他们羡慕我的稳定,我羡慕他们的洒脱和挣钱的本事。也许,人总是生活在别处。”

  和其他同事相比,他找对象是比较早的。和他一起考来的公务员大部分是外地的年轻人,刚到该区工作,没有亲戚熟人,多数现在还是单身。“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但生活上的困难一定有办法解决。”李雷说,“我们区虽然没有大城市那么发达,但是却有着非常好的发展前景。这是我们这批年轻人考来这里当公务员的主要原因,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是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动力。”

  “必须在老家找个姑娘结婚”

  肖潇(化名)是湖南人,4年前研究生毕业考到北京某区的宣传部当干事。留在了北京,还拿到了北京户口,这在农村老家的人看来是很牛的,因为他成了北京人。

  与工作相比,肖潇的恋爱问题解决得不太好,“还没有让父母抱上孙子。”肖潇说,他本来找了一个北京姑娘,但对方的要求很高,希望他能够尽快解决房子问题。如果住到女方家里去,他说自己会很不自在,一个是女方家距离上班的地方有点远,二来他觉得在生活习惯上很难融入,比如他想吃辣就很难被满足。促使肖潇和对方分手的是,他们一起回过一次他的湖南老家,但对方毫无归属感,嫌弃家里吃住的各种条件,非要住市里的宾馆。“不能充分尊重对方的生活习性和生长背景是我最受不了的。”尽管他和女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两个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分手。

  如今,肖潇就快30岁了。在老家,很多小学同学的孩子都上了小学,而他还没有结婚。单位里,常常有热心人要给他介绍姑娘。然而,有过之前的经历,他说自己“变得更挑剔了”,“不是挑对方的长相和家庭,而是更看重是否吃苦耐劳,思来想去,觉得必须在老家找个姑娘结婚。”

  肖潇说,今年春节回家,他的任务之一就是相亲,目前已经有亲戚在老家帮他物色了一个好女孩,就等他回去见面。“房子会有的,老婆也会有的,只要踏踏实实干好自己的事情,将来会有发展和上升的空间。”肖潇对自己的未来很乐观,“如果结婚了,我希望她能从老家来北京,和我同甘共苦,一起奋斗。”肖潇说。

(原标题:“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是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动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