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北平山幼儿园投毒案开审 园长翻供称被逼供

2014年01月07日来源:新京报 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昨日上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平山县杨文明、史海霞投放危险物质,张增霞非法买卖危险物质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起诉书显示,2012年2月,平山县两河村平安幼儿园负责人史海霞,开办未经教育局审批的幼儿园,学生人数一直没有当地的中心幼儿园多。于是,史海霞想给其造负面影响。

  2013年4月18日,杨文明受史海霞指使,到集市上从张增霞手中购买毒鼠药一瓶。4月24日,杨文明将配置的有毒饮料,连同铅笔本子吸管装入塑料袋内,放在两河村村民任书廷家的房后离开。

  任书廷(女)的孙女任昭凝、外孙女任欣怡到“两河”上学时捡到塑料袋,放回家中。放学后,两个孩子吸食饮料感觉味道不对后,任书廷也尝了饮料。三人均出现中毒症状,两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任书廷治疗后出院。

  昨日,史海霞当庭翻供,否认与杨文明“合伙下毒”。

  受害人家属还向法院提交了20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要求,也于昨日同时开庭审理。

  据悉,案件将择期宣判。

  ■ 被告人涉罪

  ●杨文明(具体投毒人):投放危险物质罪

  ●史海霞(涉案园长):投放危险物质罪

  ●张增霞(卖毒鼠强的人):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

  ■ 焦点

  园长否认合伙下毒称被逼供

  昨日庭审最大的焦点是两河村平安幼儿园负责人史海霞翻供,否认与杨文明是“合伙下毒”。并称自己曾遭公安机关刑讯逼供。

  2013年4月30日史海霞因涉嫌投放危险物质被平山县公安局刑拘。

  史海霞昨日称,4月29日,她被平山县公安局传唤审查。在公安局的宿舍里,她被警察用棍子殴打,双脚浮肿。她做的两份证据笔录,是在这之后,按警方意思去说的。

  史海霞的辩护律师称,他们通过视频看到,史海霞在一位民警的搀扶下进入了审阅室。庭审中,史海霞未提供相关证据,只称狱友看到过自己的伤情。

  公诉人提出,为何在刑拘到庭审之前的8个多月里,没有反映上述情况?史海霞说因为害怕。

  公诉人拿出史海霞在进入看守所后所做的体检报告,该报告显示史海霞各方面正常。

  庭审中,两位参与办案的警察出庭,均否认刑讯逼供,并称史海霞在整个审查中身体各方面表现正常。

  ■ 现场

  园长情夫:若不投毒她告我强奸

  称园长还曾计划在馒头蛋糕里投毒;园长均予以否认,称她想离开男方,所以被报复

  任厉会是一个律师。以往,她站在法庭上,穿着黑色西装。即使是为被告人辩护,也是非常自信。

  这一次,她站在法庭上,说话却断续、低沉。因为这一次,是为了她唯一的依靠,去世8个多月的女儿。

  8个多月前,她的女儿因饮下被人注入毒鼠强的小洋人饮料,中毒身亡。

  一同去世的,还有弟弟任进会的女儿。

  庭审中,曾站在角落默不作声的任进会一度情绪失控,越过原告席,从1米多高的铁椅上,冲向史海霞,最终被法警拉离。

  被要挟?

  “与她有孩子还欠她钱”

  谁也没想到,这次灾难会席卷任家。

  被诉实施投毒的杨文明与任家有亲戚关系,史海霞与任厉会还是昔日同窗。

  而在投毒案发生时,史海霞的涉案动机被人自然而然地联想为“竞争幼儿园生源”。但为何由杨文明具体实施,让不少人产生疑问。

  昨日,杨文明当庭讲述,各自有家庭的两人,保持了10多年男女关系,史海霞还为自己生了一个女儿。

  他称,史海霞曾多次在自己面前提及幼儿园的生源问题,认为中心幼儿园园长一直在背后说自己坏话,不当宣传。

  于是,他在某一个晚上把中心幼儿园玻璃砸碎。

  杨文明称,一段时间之后,他再次来到中心幼儿园,这次他往幼儿园里扔了二踢脚。

  警方笔录显示,史海霞曾给杨文明一个针筒和两块蛋糕,让他用自家里剩余的农药注射在蛋糕里。但是因为杨文明的孙子也在中心幼儿园,他害怕孙子会捡到。所以杨最终没有注射农药,只是骗史海霞注射了。

  笔录提到,史海霞还想到专为中心幼儿园送馒头的店,想在馒头房里下毒,但一直没找到下手机会。

  杨文明庭审中说,史海霞说孩子喜欢喝小洋人的饮料,并让自己去购买毒羊用的药。在这期间催促了他六七次,他没有同意。

  最后一次,杨文明要离开当地出去打工,史海霞希望他在走之前“把这件事情做完”。

  杨文明称,自己曾借过史海霞很多钱,连儿子结婚的钱都向她借过。史海霞要挟他,不做的话须立即还钱。杨还称,史海霞认为,她给自己生了孩子,养这么大,(不做的话)准备去告他强奸。

  昨日,史海霞当庭否认了杨文明的证言。

  投毒

  自家相反方向扔下饮料

  4月18日,杨文明骑着史海霞的电动车到南甸集市上购买毒鼠药一瓶。

  杨文明称,史海霞的舅舅在这个集市上卖杂货。史海霞告诉他,距离舅舅摊位四五米的地方,有一家专卖毒鼠药的小摊。

  史海霞对此进行了否认,她说自己并不知情。

  但不管是谁的主意,最终,“大约2厘米的灰白色液体”,通过针筒,进入小洋人饮料。

  杨文明在昨日庭审中表示,他和史海霞当时都希望,孩子喝了这个小洋人,只要拉拉吐吐,让中心幼儿园再也开不成就行了。

  但没想到毒药剂量大大超过了两个孩子和一个大人身体所能承受的。

  4月24日,投毒当晚,杨妻告诉杨文明,有孩子被120救护车带走了。

  杨文明称,第二天上午,史海霞告诉他,以后自己不主动联系他,就不要轻易打电话。

  庭审中,杨文明辩护律师认为,杨文明的行为是过失行为。

  但这遭到公诉人的反对,公诉人提到,之前卖毒药的张增霞曾强调效果,使用大剂量,可能致死。

  为什么选择在任书廷家后面投毒?

  公诉人称,杨文明家在中心幼儿园西边,如果在西边投毒他自家的孩子就有可能捡到“小洋人”。任书廷家则在幼儿园的东边,当他骑着电动车,路过任书廷家后面电线杆时,顺便用脚就把塑料袋踢下了车。

  反目

  “不知他投毒,是被陷害”

  昨日,庭上,史海霞称,自己确实与杨文明是男女关系,但是不确定是否与杨文明有孩子。杨文明所做这些她都不知情。

  杨文明之所以要嫁祸自己,是因为去年农历三月初,杨文明在家里骚扰她,被二女儿看到,她觉得颜面无光,于是想和杨文明划清界限。

  没想到杨文明怀恨在心,多次扬言要报复她,让她开不成幼儿园。曾往自家院子里扔石头,把瓷砖打碎。

  史海霞称,自己与中心幼儿园园长并无恩怨,杨文明与其关系不和。

  昨日庭审中,当史海霞和杨文明对证时,两人多次吵起来。史海霞带着哭腔说“你栽赃陷害”,一边的杨文明却摇摇头,“你就不能好好说”。

  最后陈述发言时,杨文明表示自己对不起受害者家庭,愿意赔偿。

  史海霞长时间说不出话,后来转向任厉会说“你我是同学,你了解我的”。

  任厉会表情木然。随后,史海霞被法警带走。

  因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受审的张增霞,在庭审最后突然嚎啕大哭,指着旁边杨、史两人说“你们丧尽天良”。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