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赵忠祥回应"五亿豪宅":估价少了 欢迎媒体探访

2014年01月08日来源:人民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赵忠祥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

 新年伊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正在央视音乐频道进行现场直播,金色大厅里隆重而欢愉的交响乐,和主持人赵忠祥经典厚重的嗓音显得格外契合,这是72岁的赵忠祥连续第27次主持这个世界级的新年音乐会——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足以唤起人们更多的回忆,与此同时,另一则媒体消息也正在蔓延:赵忠祥坐拥5亿豪宅!顶级藏品堪比皇宫!

这个媒体所指的“5亿豪宅”位于北京三环路十里河桥的一个偏僻小区里,附近就是北京古玩艺术藏品市场,4层小楼共1200平米,据了解其中收藏有黄花梨顶级古家具、官窑极品青花瓷等古董极品。近日雅昌艺术网联系到赵忠祥本人,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专访:

“五个亿说少了!”

雅昌艺术网: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刚刚在2013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看到您主持的新年音乐会,但是我注意到这两天比您主持新年音乐会更受到关注的一条关消息是说您有一个非常豪华的会所,藏品怎样价值连城,媒体给出了“五亿豪宅”的标题,据说是您的私人会所,是这样吗?房子是您自己的吗?里面的藏品是谁的?用途是什么呢?

赵忠祥:“会所”是别人叫“会所”,我们从来没叫过它“会所”,那就是我们自己家,我们招待客人、朋友们大家用的这么一个地方。当然这是二十年前我们在村里盖的房。然后就是几个朋友也在那儿摆一些东西,东西也互有变换,今天摆一件东西也可能我还没看见,明天他取走,后天又有别的朋友愿意摆点儿东西,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至于别人估多少钱这个与我们无关,他估少了我朋友不乐意,说五个亿他们还不乐意,对他来讲,你说便宜了将来我们东西不好卖了。因为三四个朋友的东西,搁了那么几十件东西,你也知道现在有的“海黄”的柜子都是上几千万一件的,但是我也不清楚,我自己也不认识,他们就是放在那里。我就说你放我这儿东西我不收你储藏费,但是你既然搁我那儿了我也可以用,你也别收我出租费,大家都是朋友,他们也在那儿招待朋友就是这么回事,至于多少个亿不是我能估的,我也不负责,以后他真短了东西我得赔(笑),也可能不值,也可能不到。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赵忠祥:这个都不是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第一个我们不叫它会所;第二个我们属于一种,如果我们不是特别谦虚的话,我们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原始共产主义的一种形式,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大家在一起很高兴做一个文化沙龙,来谈一些创作、谈一些文化、谈一些诗歌、谈一些绘画,同时茶水以及便饭全是赵某人出的钱,而且我们从来不经营。但是既然朋友来了让我请客,倪萍讲话我挺抠门的,这不叫抠门,其实这是很符合中央的勤俭节约精神,我们一顿饭加起来十几个人的成本也不过是百十多块,我们就是吃个炸酱面,吃点儿北京小吃,全都是我的流水开销,就算是我请客,朋友来了我不请客我还能收人钱吗?所以跟想象的“会所”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因为会所据我所知,也去过会所,好像是一种商业型的,是经营的,我们不经营,就自己在那儿玩儿。

其是这个意思,至于我朋友那个东西它值多少钱,这个第一与我关系不大;第二我也不好给他估,对于他们来讲你说得越高他越高兴,他们几个人就说你没看网上说我们这点儿东西五个亿,五个亿都不停,那个意思,他想这些人自己有东西都愿意评得更高一点,就是这么一回事。

“分分钟都欢迎!”

雅昌艺术网:就是说房子是您自己的,用来做些朋友之间的文化聚会,不涉及到任何对外的经营上的事情?听说还有的监控设备?

赵忠祥:我们对外不招待,陌生人不招待,有人还说有那么多摄像头,我也不知道,谁的东西谁自己不珍惜,可能是他们弄的,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这儿有一些工作人员也是属于我朋友派来的一些志愿者,大家在一块,我能养得起那么多人吗?我先养我自己,就是那么回事。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我特别希望如果能够有新闻界的朋友愿意去看看,我们都持一种非常欢迎的态度,分分钟都欢迎去,而且我希望他们能够把我们目前这种勤俭,以及朋友之间非常典雅的谈文化、谈创作,谈怎样做电视节目的实际情况给我们做一些客观的报道,这是我们很欢迎的。

目前为止还是做一个私人文化活动场所”

雅昌艺术网:其实“会所”文化在国外一直都是高端潮流。不仅是一种商业模式,更是一种交流平台。对于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尤其是明星们来说,开会所也成为一个潮流,不论是郭德纲的相声会所、杨澜的精英会所、李连杰的壹基金会所等等,我想您能有这些朋友愿意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发在您这儿,时不时的来聚会,和您对艺术、收藏以及人脉交际上的优势等等也是分不开的,对于这个您称之为“沙龙”的这个场所,是否可能成为将来更多人可以参与的“会所”?

赵忠祥:没有,现在大家都得再商量,因为现在不能对公众开放,我们人力、物力、财力各个方面要有一个更大的提升,比如你做一个私人博物馆,你的安全措施,安保措施,包括参观的人自身别拥挤,别失窃各个方面,这个责任就大了,所以我们目前为止还是做一个私人文化活动场所,把它做成对外可能我们第一没有经验;第二做起来也比较有一定的难度。

“其实我的收藏主要是玉器!”

雅昌艺术网:外界都特别关注的一点还包括,这个场所里边的藏品及其价值,其实我们知道赵老师您本人也是有多年收藏的这个习惯,尤其是在字画方面,早在2009年,您和跟范曾,熊光楷,王铁成等着名收藏家就一起,就获得过“影响中国收藏界十大人物”,能否介绍下您自己的收藏门类,和藏品,另外这些藏品是否也在这个沙龙场所中有所展示?

赵忠祥:我的收藏都不在这个场所里边,都在我家里,因为我的收藏都是小收藏,比如字画它都是软片,几十张字画它的体积加起来就这么大,一直跟着我比较稳妥一些,另外三四十年前,我就开始收藏,其实我的收藏主要是玉器,四十年当中积攒了几百件,这个如果吹嘘一点都是精美的玉器,但是这个精美的玉器今天看起来价值不菲,当年我一点一点完全靠我的文化眼光,靠这双练就的眼睛去淘宝淘来的,有的可能就是几块钱几十块钱的东西,在几十年当中它能够升值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也不卖,我有时候过年过节送给朋友,他说这么贵的东西,我说不是啊,当年没有多少钱的东西,我又不是商人,所以我大概在字画上,在玉器、杂项、瓷器上面有一点收藏,木器上我不懂,到现在我分不清楚紫檀、大叶紫檀、小叶紫檀我都分不清,海黄跟越黄我也分不清,我要做木器那就赔到家了(笑)。

“已经审美疲劳!”

雅昌艺术网:就是说您个人的藏品跟场所里边的东西不一样,也没有放在里面展示?

赵忠祥:那个地方不能搁,因为玉器都是小件的,挂件,这儿一个坠或者是胸饰或者是腰佩戴的这么点儿东西没法展示,这种东西不是展示,要是朋友来玩有的时候从身上掏几块大家互相交流看一下,我现在已经不做这个东西了,我大概在十年前就已经停止了,就退出了,我不再逛文物市场,也不再收集了。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

赵忠祥:审美疲劳,反正到一定程度,因为这个东西你要去收藏它是无止境的,我自己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做我自己的文化工作,如果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天天想着玉器、玉牌去收集多少钱买的,谁要要的话多少钱卖,我就成了一个商人,就没有工夫打理这方面的事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都是一种文化养成,对自己的文化修养或者是懂一些中国的文化、懂一些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这些宝贝的一定的见识,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倒不是那个东西的大小和东西的贵重与否,很多东西是有行无市的,就说我这个东西现在价值两千万,我给你,你要吗?白给你,你要,你花两千万你是不可能要的,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东西,这种东西,收藏一旦心态上变成了像做金钱方面的一个积累就走向另外一个行当了,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古董商什么的,我也没有精力再开辟那样的一个事业了。

“一辈子心想能让观众欢迎的好节目!”

雅昌艺术网:您的这个私人场所还是广西卫视《老赵会客厅》电视节目录制的场所,有人说这也是变相的宣传自己会所及其藏品,这个事情又是怎样的?

赵忠祥:对,原来我有一个《老赵会客厅》是和广西卫视合作的,就在我那儿二层搭了一个小的演播厅,大概也就你看到的这么大的一面,因为只是讲话,没有观众,一对一或者两三个人聊天,我们做了几十期,目前因为他是不定期节目,最近没做。现在的栏目都不像我们过去那种一做就是多少年几十年一贯制,我最近做《中华好诗词》就是十八期,完了,这一个演出季就完了,他们现在正在筹备可能在开第二期,中间到底休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再做也不一定,包括《中国好声音》也不是每天都有,做到一定程度先停,再做第二季。我和广西的《老赵会客厅》也是做了大概不过五十期,算是够长的了,进入到一个修整期或者停滞期然后我们再商量是继续沿着这个走,还是我们做一些更受观众关注的节目。

雅昌艺术网:如果有类似这种形式的电视节目,您还会选择在这里录制吗?不担心会有人说推销自己的地方和东西吗?

赵忠祥:我一直都欢迎他们来录制,因为他们来录制的时候你也知道虽然是我的场所,包括用电,夏天用空调,冬天用暖气,全部是我来付出,我不是说我从私心来说不赚钱怕赚电视同行的钱让人家说,我们真是去搭,包括请人成本费、工钱都是我们出的,应该说我们对这个节目是喜欢这个文化节目,我们不太计较利益的一种得失和分成问题,我也不是说广西台来了租我的房间应该给我演播厅钱,我们都是白给他们用的,这个过程就不谈钱的事了,就是大家怎么能够把这个节目做得更好一点,我们都做了一辈子心想能让观众欢迎的好的节目,这是我们最高兴的、最开心的、最体现价值的一个方向。今后我们还会这样做,我想《中华好诗词》都建议在我那儿,但是不行,几百个人,装不下,我那儿承不了那么多观众,做一些小的像你这种节目都没有问题。

我《老赵会客厅》从来没有打过一个牌子说这是我的家里,如果我今天不跟你们讲,我的观众也不会知道说这个闹了半天是在老赵会客厅里头去录的,不是,我们展示这个干嘛?因为我们不开门迎客,我展示、宣传之后跟你的直接交往的性质以及交往的过程,以及潜在的将来我们转成经济收入它都没有直接的连线,所以没有什么意义,在哪儿录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和黄胄,亦师亦友

雅昌艺术网:您一直也有坚持自己的艺术创作,尤其是江湖上盛传年是黄胄的弟子,能谈谈这方面的内容吗?你平常画画的时间多吗?

赵忠祥:我不是职业画家,职业画家和非职业画家的一个分解就是说大体的收入靠什么,如果你的收入是靠你卖画为生我们就称为职业画家,如果说我安身立命第一靠央视的退休金这是最主体;第二就是有一些社会文化活动会有一些商演的一些收入,原来在央视在职的时候是不允许的,现在我已经退休多年了,就不在被管理的范畴了,是可以做一些的,所以我基本的生活领域以及我的生活思维或者我的艺术的一种所考虑的一个范围基本上还是影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