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江西公务员夫妻隐性收入消失 考虑离开官场

2014年01月09日来源: 新京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禁令年” 近八成公务员未收礼(2)

  顾客在商场的高档白酒货架前驻足挑选。春节临近,受“禁令”影响,以高档白酒为代表的节日礼品市场面临考验。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记者调查了百名公务员,全部受访者均表示受到了“禁令”影响,超九成坦言“公务员不好当”。

  去年一年,从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再到多部约束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各项行为的具体“禁令”,几乎涵盖了公务员们工作生活各个方面。

  一些分属各系统不同级别的公务员,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为官不易”,在失去隐性收入后,一些人甚至考虑离职转型。不过也有公务员表示,受“禁令”影响应酬减少后,自己身体状况要比以前健康,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同样发出感慨的,还有那些常与公务员打交道的企业负责人,作为送礼的“主力”,在“禁令”之年,他们的送礼金额大幅下降。对他们而言,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些“禁令”能长期发挥作用。

  个案

  “禁令”重压下 调动变离职

  张俊和陈芳是夫妻,两人三年前同时考上公务员,在江西两个不同的城市工作。

  去年之前,夫妻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能调到同一个城市。随着“禁令”而来的福利取消、隐性收入减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眼下他们考虑的首要问题已经变成了:谁离职。

  消失的“收入”

  虽然长期无法团聚,但张俊还是对之前的生活感到满意:他和陈芳都是端着“金饭碗”的公务员,各方面都比较稳定。收入方面,两人的工资并不高,加起来每月约在8000元左右,不过所在的系统面对企业,多少有些“油水”来补贴生活。

  张俊说,逢年过节,他和妻子都能收到购物卡和高档烟酒等礼品,加上单位作为福利发放的一些日常用品,两人日常生活开销几乎不用自己花钱。

  去年,随着中央一道接一道的禁令,张俊发现生活发生了彻底改变,所在单位的一些福利取消了,原本的隐性收入,也因为高压政策不敢收了。“购物卡、烟酒都不敢收了。”张俊笑称,2014年的挂历都是自己掏钱买。两个人的开支又彻底回到用工资卡结算上来,这让两口子一下子觉得自己“很穷”。

     离职起争议

  张俊说,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想办法,解决和妻子分居两地的问题,但公务员调工作对于没有关系的他俩来说太难,加之现在“生活不易”,于是其中一个离职,到另一人所在的城市去的想法开始浮现。

  陈芳说,两个人准备要孩子,现在双方都是公务员的日子,今后肯定不好过。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夫妻俩开始讨论谁离职的问题。张俊纠结的是,他的发展前景更好一些,而妻子在省会,城市各方面设施又好过自己所在城市。

  陈芳则认为男人不应把青春消耗在朝九晚五的日子里,“他应该出去闯一闯。”

  这个事情从最初的讨论,演变成了两人的口角。张俊也无奈,自己并没指望通过当公务员发财,可原本平静富足的生活也被打破,让他觉得多少有些残酷。

  中秋遇“禁令” 月饼不敢收

  小许2009年大学毕业后考上了福建某省直机关公务员,主要负责一些单位的考核。工作勤勉、肯干,如今已是副科级干部。因为工作关系,也成为一些单位的公关“目标”,小许说,没有单位想落后,因此在考核时,他成为了被突破的对象。

  无人送礼 家人不解

  “请客吃饭比较正常,然后是购物卡和一些烟。”小许说在2013年之前,他的主要业余时间就是应酬,而收的购物卡数额一般在300-500元,每年大约有10张,烟则是软中华。

  “看到好多公务员受到处理,中央是动真格的了。”小许说,他很快就推掉了一切应酬,送烟和购物卡的也几乎没有了,偶尔还有人送,也坚决不收。

  去年中秋前,关于禁收月饼的禁令出台后,小许连月饼也不敢收了。往年过节,他会把别人送的东西拿些回家送亲戚,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家人多少有些不解。“管得越来越细,看来以后公务员是越来越不好当了”。

  “环境推着你走,不知不觉自己就被改变了。”小许说,以前大家都在收购物卡,自己不收可能就成为另类,现在“一刀切”,不用顾虑太多,拒绝也拒绝的心安理得。

  少了应酬 多了心安

  过去一年,小许生活也确实在发生着改变,过去一周有四天时间在外喝酒吃饭应酬,也因此喝出了酒精肝,“现在形势变了,对方也知道,所以也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情。”小许说,现在少了应酬,生活变得简单许多,下了班约几个朋友去打球,或者回家陪家人,此前喝坏的身体也慢慢恢复过来了。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浙江省台州市某机关单位的公务员小陈身上,“我的单位本来就是一个 清水衙门 ,往年也就年底收一两张购物卡。”小陈说,过去的一年,他一张购物卡也没收,“原本生活就简单,现在就更简单了。”

  小陈认为一方面单位查得严,一方面自己不想“撞枪口上”。

  “其实类似的禁令往年也有,但往往禁而不止。”在小陈看来,2013年不同往年,规定细致,且对违纪行为一直采取高压态势,不仅查处了许多公务员,甚至还点名道姓公开通报。“我可不想成为那个典型,还是好好工作吧,简单就简单点,起码心安。”

    追访

  官员朋友变得“陌生”

  王丽是北京某商业银行的一名负责对外公关的客户经理,她过去一年的工作也因“禁令”,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因为职务关系,王丽每年都有拉存款的任务,她在这方面积累了不少资源,尤其是某大型国有企业,每年都带给王丽固定的存款数额。

  2013年之前,王丽每到节假日,都会去该大型国有企业和她对接业务的负责人家里坐一坐,“每次都是送2000元的购物卡,一年大概送一万吧。”

  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王丽接连吃了闭门羹,“原以为那么久的交情,可以称朋友了,但发现结果不是。”

  王丽说,去年中秋国庆,她去送购物卡,但对方怎么也不肯收了。随着2014年的到来,王丽顿觉存款压力很大,“元旦的时候又去了一次,结果对方说不要再送了,现在查得严。”

  有同样的反应不止一家,王丽发现此前的客户也都以禁令为由拒收任何东西,“态度都变了,变得很陌生。”王丽说,现在担心存款量能否完成。

  企业送礼金额降一半

  刚过去的这个元旦,老张给自己的企业算了去年送礼的账,和2012年相比,送礼金额下降了一半。

  老张14年前在福建创办了一家服装厂,和大多数办企业的人一样,老张每年都要在人情送礼上花去一大部分钱。按老张的话说,“这是不得不花的钱”。

  2012年老张花在这方面的金额将近20万,去年虽然也送出去10万,但老张觉得“有降那就是好事”。

  让老张觉得变化的地方是,不再有以检查为名来自己办公室“坐坐喝茶的官员了”。以往遇到这种情况,老张一般要送出去两三千的购物卡,此外每逢过节,他还要去相关单位“泡茶”,有时喝一壶茶都要花去近一万元。

  去年老张中秋去“泡茶”,送礼遭到了拒绝,老张担心金额不够对方不要,但后来发现企业也没遇到什么“问题”。

  禁令带来的开支节省的另一个表现是吃饭喝酒少了,去年,老张发现官员都不爱去吃喝了,老张说原本他隔十天半月都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们,约出来“叙叙旧”,但去年一年,老张都没约到人,“他们也说查得严了,就算了。”

  老张惊喜这些禁令带来的变化,和同行聊天,他也会说起这些禁令,希望“可以持续有效地发挥作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