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高考理科状元毕业四年流浪街头:挣钱养家很无聊

2014年02月11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曾以近650分考入中科大,毕业4年一直在找工作,春节期间街头睡了三天。 年轻“流浪汉” 竟是当年理科状元。

      老父寻子
      在找过数十家网吧后,55岁的刘国华(化名)终于在通锦路一家网吧,找到了正埋头打游戏的儿子刘宁(化名)。
      25岁的刘宁头发蓬乱,脸色苍白,正全神贯注盯着显示屏。刘国华站在他的身后,犹豫了一秒钟,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扭过头来,惊讶地盯着情绪略显激动的父亲。
       八年前,刘宁以近650分的高分,成为凉山某县的理科状元,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四年前,刘宁大学毕业,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他开始沉迷网络,四处流浪。
  大年初六的下午,一位好心人发现,一名年轻的“流浪汉”,已经连续三天晚上躺在西南交大九里堤校区里的长椅上过夜了。他帮忙联系到“流浪汉”的家人———第二天,刘国华从老家赶来,儿子却再次消失了……
  失踪前一通电话 “给整个县丢脸”
  儿子失踪后,刘国华最后悔的是此前的一通电话。“我不该说那么重的话。”
  2月4日晚,刘宁找了个公用电话打回家。自从去年11月手机掉了后,他就没有固定的联系方式。电话里,他先是询问家人近况如何,年过得好不好,继而他说,自己在西南交大附近已经好几天了。
  “我当时感觉,他又要向家里要钱了。”刘国华回忆说,自从2010年刘宁毕业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工作,所有生活开支由家里出。而在大学之前,儿子曾是县上的理科状元,并以优异成绩考上名牌大学。多年来累积的荣誉与大学毕业后的失落所形成的巨大落差,让刘国华失控了。这通电话持续了40多分钟。电话里,刘国华对儿子说了重话,“我说,你简直是给家人丢脸,给整个县丢脸。你大学前,在整个县城风风光光的,现在别人问起你,我都不敢说。”
  之后,刘国华还说:“我要对付你很简单,你的所有电话我都不接,有成都区号的电话都屏蔽。”刘宁的妈妈也接了电话,“边哭边骂儿子,恨铁不成钢啊。”
  儿子挂断了电话。第二天,一位陌生的老人打进刘国华的手机:“你儿子在学校的椅子上,已经睡了三天了,这么冷的天……”
  沉默的网吧会面 惊讶地望着父亲
  最开始接到电话时,刘国华甚至想过,这是不是儿子向家中要钱的另一个办法。但很快他就否定了。2月6日,正月初七,他一早赶到成都,儿子却再次消失了。每天,刘国华都去校园附近的网吧寻找,他拿出照片让网吧老板辨认,但所有人都只是摇头。
  2月7日,他往儿子的银行卡上存了300元钱,第二天,他发现,卡上金额少了100元,这让他感到安心。“这说明,他人是安全的,还取了钱。”通过银行查到儿子取钱的地方后,刘国华又去守了半天,一无所获。
  经历了5天的寻找后,刘国华终于见到了儿子。昨日,刘国华走进通锦路的一家网吧时,刘宁正全神贯注地玩网络游戏。刘国华站在他身后,犹豫了一秒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他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走了吧。”
  头发蓬乱、面孔油腻的刘宁回过头,惊讶地望着站在身后的父亲。然后,他一言不发地,关掉电脑,背着书包,跟着父亲走出网吧大门。网吧老板称,最近几天,刘宁常来网吧上网。上网卡里,还有已经充值的40多元钱。
  在回招待所的路上,父子俩一直沉默。半晌,刘国华终于开口:“中午吃饭没?”“吃了。”刘宁小声地回答。
  父亲眼中的儿子
  从状元变成“流浪汉”
  我怕亲朋再问他
  ■刘宁身上寄予着整个家庭的希望。成绩好,脑袋聪明,又考上了好大学,我们都觉得,他会有一个美好而远大的前途。
  ■在老家县城,作为理科状元,刘宁的现状屡屡被亲朋或当年的老师问起,每当这时,刘国华都只有摆摆手:“他毕业后在安徽工作。”“都没得脸说了。”刘国华无奈地说。
  “儿子留给他的美好回忆似乎只剩下大学前优异的成绩。每年,他最享受的时刻,就是开家长会时。每个老师都表扬他,谁见了都羡慕。”
  理科状元
  父亲最享受的时刻就是开家长会
  读大学之前,刘宁一直是刘国华和整个家庭的骄傲。
  “他成绩特别好,初中高中都是第一名。”刘国华回忆说。对于这位55岁的父亲来说,儿子留给他的美好回忆似乎只剩下大学前优异的成绩。每年,他最享受的时刻,就是开家长会时。“每个老师都表扬他,谁见了都羡慕。即使现在,老师们都还能记起这个学生,每个老师见了我,都热情地打招呼。”
  让刘国华最引以为自豪的是2006年,刘宁以近650分的高分,成为该县的理科状元,并顺利被中国科技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学校还因此打了很大的广告牌,宣传这件事。”刘国华的语气中带着逝去的荣耀感。
  昨日,刘宁高中的班主任老师也在电话里给这个学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非常聪明,学习又很刻苦,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当年)高考,只差一点就上清华大学了。”
  刘宁身上寄予着整个家庭的希望。刘国华说:“成绩好,脑袋聪明,又考上了好大学,我们都觉得,他会有一个美好而远大的前途。”
  待业青年
  最长一份工作,干了几个月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击碎了刘国华的美好期望。
  大学毕业,刘宁说想留在安徽。“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给他打电话,他都说,正忙着找工作。”让刘国华没想到的是,“找工作”的状态竟然持续了数年。
  在刘国华的记忆中,刘宁毕业后只干过一份仅仅持续几个月的工作。“那是在一家网络游戏公司,做网络销售和客服,干了几个月,他觉得没意思,辞职了。”
  曾经有一次,刘宁对父亲说,“如果找不到喜欢的工作,我宁愿不工作。”
  在老家县城,作为理科状元,刘宁的现状屡屡被亲朋或当年的老师问起,每当这时,刘国华都只有摆摆手:“他毕业后在安徽工作。”“都没得脸说了。”刘国华无奈地说。
  刘国华心内焦灼。他难以理解,儿子毕业于名牌大学,本身能力也不弱,怎么会找不到工作?他归因为儿子没有认真找,2013年7月,他把刘宁从安徽接回成都,开始“守着他”找工作。“守”了几天,刘国华回到老家,之后通过电话询问儿子找工作的情况,但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在找”。2013年12月19日,因为房租到期又无钱续交租金,刘宁离开了出租房,开始四处漂泊。
  刘国华发现,儿子开始沉迷网络。“他经常泡在网吧里,也不接我们的电话,没钱了,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或者干脆电话都不打,发个短信,说我没钱了。”
  在此期间,刘宁的全部花销由家中提供。刘国华说,这些钱,有很大一部分被儿子花在网吧。刘国华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我知道钱大部分是用来上网了,给他钱是害他;但另一方面,总不能眼睁睁看他饿死吧?”现在,他只希望儿子能找一个踏踏实实的工作。
  “流浪汉”
  他曾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从大年初四开始,西南交通大学九里堤校区的护卫温先生发现,一名年轻的“流浪汉”,已经连续三天躺在校园镜湖边的露天长椅上睡觉了。“他用一件衣服把下半身裹住,躺在椅子上,背一个包,提一个包。从下午五六点开始,要睡到第二天下午的五六点。脸色苍白,这么冷的天,造孽!”
  住在校园内的82岁的经大爷,也发现了长椅上的这名“流浪汉”。大年初五,经大爷看见他躺在椅子上,他试图问问他的情况,但对方很拘谨,不怎么说话,经大爷把手中的零食以及矿泉水给了他;大年初六的上午,经大爷又再次见到了这名流浪汉。“这一次,他说他是大学生,和父母闹了矛盾,还给我看了毕业证和学位证。”时近中午,经大爷给了刘宁10元钱,并嘱咐护卫温先生带他去食堂吃饭。温先生打完饭发现,刘宁已经不见了。
  当天下午,经大爷又在校园长椅上见到了刘宁,这一次,他劝刘宁给父母打个电话。刘宁给了父亲的电话。经大爷在电话中对刘国华说:“你的儿子在椅子上,已经睡了好几天了……”打完电话后,刘宁又不见了。
  给经大爷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刘宁与他的一次对话。刘宁问他:“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深奥的问题让经大爷有些诧异,想了想,他回答说:“我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充实和有规律。”
  儿子眼中的自己
  像多数人一样工作结婚
  我觉得很无聊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都一直很不错;考进中科大的时候,带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有没有可能像爱因斯坦、霍金一样,影响整个世界;但进入大学之后,和同学们比起来也只是平凡普通的一员,而且感觉自己也没有天才的聪慧和疯狂。
  ■让我像大多数一样,找个工作结婚生子、挣钱养家,我觉得很无聊很没意思。
  “如果在战争年代,我是不是会更有价值、更有作为?就好像在游戏里带领伙伴们过关斩将,会得到他们的认同。
  下午6点,从网吧出来的刘宁和父亲一起坐在宾馆的床上。他穿着一件深色的外套,一条牛仔裤沾满油污。由于在网吧待的时间较长,他的皮肤显得有些苍白。在宾馆,刘宁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对于大学生活以及毕业后的经历,进行了梳理。
  谈理科状元
  论文没过,拖了一年才拿毕业证
  成都商报记者(简称记者):从你父亲今天(10日)找到你,你在成都待多久了?
  刘宁:我是去年8月从合肥回到成都的。
  记者:都找了些什么工作?
  刘宁:其实那段时间在成都找过很多工作。起初找到一个国企做客服,但他们一上来就讲了很多规矩,很多简单的事情都要一再重复,还要培训,我觉得挺烦,干了一个月时间就不干了。后来又找了一份工作,做网页游戏,但要培训4个月,期间没有工资,不管吃住,能不能转正还另说,纠结半天,就没答应。
  记者:之前你在中科大读的是什么专业?
  刘宁:电子科学与技术。本来应该2010年毕业的,因为论文没有过关,就拖了一年,2011年7月拿到毕业证。
  谈毕业四年
  找了几个都不理想,就放弃了
  记者:拿到毕业证之后,找到什么工作?
  刘宁:当时在合肥的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月薪2000多元,年终奖还拿了3000多元,在当地还算可以的;但这份工作也只干了9个月就辞职了。主要是要上夜班,而且跟领导关系处得不是很好,感觉他总是针对我。
  记者:后来呢?
  刘宁:又在合肥找了几份工作,但比起之前的那份工作总感觉不理想。
  记者:在成都有没有再去找工作呢?生活来源怎么解决?
  刘宁:之前在合肥工作,有差不多6000元的积蓄;这笔钱花完之后,就只能跟家里要了。之前几个工作找得都不是很理想,后来也就放弃了。
  谈流浪生活
  除夕买了零食,在网吧待了一晚
  记者:那你在成都干什么呢?
  刘宁:主要就是玩,看看小说、睡觉、上网吧。大概去年12月,三个月房租到期、也就再没续租;后来我在成都基本上就开始了一段“流浪”生活。白天基本上都是坐公交车到处去看一看、玩一玩。去过武侯祠,但门票太贵,我就在外面转了转。晚上一般会在网吧过夜,主要是睡觉;有时候也会露宿街头。
  记者:在哪里过的年?
  刘宁:除夕和大年初一都是在网吧过的。除夕晚上买了点零食,在网吧待了一晚上。本来想给家里打电话说新年快乐的,但没太多可说的,就没打了。
  自我剖析
  “主要原因还是在自己身上”
  记者:你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正常么?
  刘宁:这一个月,说苦,确实很苦;但走在路上、坐在公交车上,听别人闲聊、听听他们的工作生活,就好像局外人一样,很放松。
  记者: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像现在这样?
  刘宁:这方面想得太多了,可能主要原因还是在自己身上吧。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都一直很不错;考进中科大的时候,带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有没有可能像爱因斯坦、霍金一样,成为伟大的科学家,甚至能影响整个世界;但进入大学之后,学习成绩一般,和同学们比起来也只是平凡普通的一员,而且感觉自己也没有天才的聪慧和疯狂。但在现实生活中,让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个工作结婚生子、挣钱养家,我觉得很无聊很没意思。
  记者:听说你曾问过人生的意义?
  刘宁:也就是随口一问,主要是感觉现在一般人的生活方式,让我看不到意义、找不到目标,一切都很平庸。打个比方,如果在战争年代,我是不是会更有价值、更有作为?就好像我以前喜欢网游,是因为在游戏里带领伙伴们过关斩将,会得到他们的认同;其实,我一直知道这些都是虚幻的东西。
  记者:父亲找到你了,你会跟他回去么?
  刘宁:我原本计划年后去找份网管的工作,养活自己再说。现在既然这样,我可能会跟父亲一起去姐姐那里,但我现在其实也没考虑好。
  编后
  胸怀理想
  没有错
  但须脚踏现实
  从高考状元到流浪街头,刘宁的经历让人唏嘘。
  理想和现实,就像哈姆雷特“生存还是毁灭”一样,曾经让无数大学毕业生纠结。与刘宁不同的是,他们都做出了选择。要么选择坚守理想,要么退而面对现实。而刘宁却用4年时间,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
  与其在唉声叹气中荒废生命,不如踏踏实实去一点一点做起,向自己的理想努力。
  我们欣赏刘宁不甘于平凡的人生态度,但要对他不敢面对现实的行为进行批评。人可以胸怀理想,但必须脚踏现实。
  节后,找工作又成了很多人的当务之急。在经历过无数碰壁之后,许多人会说放下理想,面对现实吧。其实,还有另一种更好的选择:从现实做起,最终实现理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