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公安部打拐办回应网友倡议“新生儿一律录入DNA防拐卖”

2014年02月14日来源:人民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人民网北京2月13日电(邓志慧 彭心韫)近日,一条内容为“支持政协常委高翔‘倡议新生儿上户口一律采集DNA以防拐卖’”的信息在微博、微信被用户大量转发。强国论坛“政在回应”记者查询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后发现,在本届全国政协常委名单和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都没有所谓提案人“政协常委高翔”,但利用DNA等科技手段帮助侦破拐卖案件的建议,早在前几年的地方两会和全国两会中,已有代表委员关注并提出建设性意见。

  据公安部公开发布的消息,2009年起,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已经建立。记者也通过连线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获悉,截至目前,公安部门利用此数据库已经帮助3166名多年前被拐儿童找到亲生父母,针对网友倡议“录入每一个新生儿DNA”的可行性,陈士渠回应表示:“目前拐卖儿童案件呈现‘低发高破’态势,儿童被拐后采集父母DNA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就可以比对查找,暂时没必要对新生儿一律采集DNA。”

 

   “提案人”身份成谜

  “再忙也请转发这条:支持政协常委高翔提案:户籍方面,儿童上户口时一律采集指纹和DNA录入电脑,保证被拐卖后无法入户并能及时找到。支持的请为儿童转发!非常支持!!!”近日,这样一条消息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被包括许多“大V”在内的用户大量转发,有网友附上评论“很好的建议,转发微博,坚决支持!”也有人提出质疑:“个人隐私将无密可保!”

  为了解“提案人”和“提案”的真实性和具体内容,记者首先查询了全国政协委员名单。经核实发现,在本届全国政协常委名单或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并没有网络消息中所指的“提案人政协常委高翔”。

  接着,记者通过搜索引擎查询到,在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中,确有一位“高翔”,所属界别为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市委员会。

  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市委员会,了解到高翔在民盟南京市委中担任常委职务。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民盟南京市委常委高翔本人,他表示,自己从未提出过网络消息所指的“提案内容”,自己在本届政协会议中也没有提交与“儿童”和“打拐”相关的提案。

  此外,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儿童上户口时一律采集指纹和DNA录入电脑”等关键词句,发现早在2013年3月就有网帖提出此建议,内容几乎一字不差,而提出者不是“政协常委高翔提案”,而是“有网友建议”。

 

  高科技打拐倡议逐年升温

  该消息之所以得到网民疯狂转发,说明网民们对于打击拐卖儿童案件的关注,其实类似 “录入新生儿指纹和DNA入户口数据库,以帮助侦破拐卖案件”的倡议,早在前几年的地方两会和全国两会中,就有不少代表、委员作为议案和提案提出。

  2014年四川省人代会中,省人大代表侯帮发提出《关于加强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打击力度的建议》,其中就包括,“采集新生儿指纹,从出生开始即建立档案信息,并以该唯一识别信息作为上户的必要条件,在拐卖发生时,能够为破案提供较大的便利。”(来源:天府早报)

  另据媒体2011年报道,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提交《对长期有效打击拐卖儿童斗争的四点建议》的提案,建立全国统一的打拐DNA数据库,解决被拐儿童寻亲难的问题。(来源:中国网)

 

  在行动:2009年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已建立 为3166名多年前被拐儿童找到父母

  2009年4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建立了全国打拐DNA数据库。2010年4月,承担血样检测任务的各地公安机关DNA实验室已全部联网。(来源:公安部网站)

  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的通知。其中提出,“要特别重视收集、固定……被拐卖儿童的DNA鉴定结论、有关监控录像、电子信息等客观性证据。取证工作应当及时,防止时过境迁,难以弥补。”“公安机关应当高度重视并进一步加强DNA数据库的建设和完善。对失踪儿童的父母,或者疑似被拐卖的儿童,应当及时采集血样进行检验,通过全国DNA数据库,为查获犯罪,帮助被拐卖的儿童及时回归家庭提供科学依据。”(来源:公安部网站)

  “政在回应”记者2014年2月13日从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利用全国公安机关打拐DNA数据库,已为3166名多年前被拐卖儿童找到了亲生父母。

  陈士渠介绍,全国公安机关打拐DNA数据库中,包括了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的信息和查明的来历不明儿童的信息,通过比对,为被拐卖儿童找寻亲生父母。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此数据库进行运行和维护,目前,已经实现全国所有公安机关联网。

 

  “新生儿一律登记DNA数据”?陈士渠:暂时没必要

  那么,网友建议,新生儿一律登记DNA数据,并作为上户口的必要条件,这是否可行呢?陈士渠回应道:“目前拐卖儿童案件呈现‘低发高破’态势,儿童被拐后采集父母DNA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就可以比对查找,暂时没必要对新生儿一律采集DNA。而且采集DNA数据涉及公民隐私,若强制采集必须首先立法。”

  陈士渠表示,目前,拐卖儿童案件发案率很低,而新生儿的数量又很大,在公安机关的打击之下,拐卖儿童案件呈现发案率低、破案率高的“低发高破”态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防止拐卖儿童案件发生,就去登记每一个新生儿的DNA数据,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不成比例的。“而且,事先把孩子的DNA采集起来也没有必要,如果孩子被拐卖了,可以采集父母的DNA输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去与来历不明儿童的DNA进行比对。”

  “更重要的是,DNA数据涉及公民隐私,目前一律采集缺乏法律依据。”陈士渠说。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