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鄂尔多斯政府买树成糊涂账 农民工称被欠1.4亿

2014年02月15日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一园林工程验收合格,农民工却讨不到植树款

    17万棵树,为何死了一大半

  近日,《人民日报》记者接到群众投诉,反映1800余名农民工将辛辛苦苦种植的17万棵树苗,运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种到政府建设的公园里后,1.4亿元植树款讨要3年要不回来,而相关职能部门对此事遮遮掩掩,不愿提供相关资料。

  2月9日,农民工代表任林全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成活、死树明细表》。明细表显示,他们2010年种植的17万棵树死了一大半,其中大多是云杉。“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我们种的树终于基本点清了,但死了一大半。”任林全伤心地说。

  由于植树款被拖欠,承包方资金紧张,影响了绿化树木的后期浇水养护,致使部分苗木枯死。任林全等人认为,这是绿化工程发包方万佳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有意为之。“万佳园林公司太狠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拿我们种的树,找政府验收要款,再让树死掉,从而赖掉植树款。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政府公布买了多少棵树,按什么标准验收付款的,验收的时候是死树还是活树。”

  对这一关键数据,记者多次联系东胜区园林局,希望该局予以公布,但园林局置之不理,对此事遮遮掩掩,不与农民工核对树苗数量。

  园林局已验收项目,园林公司却不结算植树款

  记者了解到,2010年5月,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园林局将森林公园绿化工程发包给万佳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佳),万佳又分包给暴满青等人施工,2010年5月13日,暴满青与万佳签订了承包合同。

  合同签订后,暴满青等人按合同约定垫资施工,于2010年8月完成了全部工程。在此期间,承包方垫资各项费用近亿元,共种植各类苗木17万株。

  合同约定:“所有工程完工验收合格后,一次性支付总价款的30%,11月份再验合格后,年终支付总工程款的20%,第二年终付总工程款的30%,第三年终付总工程款的20%。”但万佳2010年12月支付2200万元土方款后,一直没有支付剩余价款。

  “我考虑到是政府工程,资金有保障,便想方设法找资金完成这个工程。”暴满青说,“为筹措植树款,我找到任林全等人,几乎拿出来所有的积蓄,还借了部分高息贷款。”

  任林全介绍,为保障植树质量,他们从长白山最好的苗圃基地购买树苗,雇专业的园林施工人员,将树苗运送到鄂尔多斯。在种植过程中,煞费苦心,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种好。

  “在我们资金最困难的时候,曾多次要求万佳按合同支付植树款,但他们总是以工程多、资金紧张为由搪塞,并多次答复说只要政府验收完就把植树款都给我们。”暴满青告诉记者。

  2011年10月,东胜区园林局对植树项目验收完毕,但暴满青和1800多名农民工左等右等,等不到万佳给他们结算植树款。万佳不结算的理由是:树木的数量核对清楚才能给钱。

  “他们翻脸不认账,太让我们意外了。我们每种一批树,都由工程监理单位和万佳驻现场的代表共同签字认可,怎么到最后还要清点数量?况且园林局已对项目进行验收,并将植树款和整个公园建设的工程费都按进度支付给了万佳。”任林全说。他还向记者展示了相关证据。

  有关部门组织召开的协调会成了胁迫会

  为向万佳讨要植树款,暴满青和农民工代表们多次到鄂尔多斯市政府和东胜区政府上访。有关部门以各种理由搪塞,一会儿说不知道这个项目,一会儿说项目还没有最后验收。一直拖到2013年2月,在媒体的关注下,东胜区政法委主持召开了一次协调会。

  “这哪是开协调会,简直就是威逼胁迫会。”回忆起那次会议的场面,任林全至今心里都哆嗦。协调会是在园林局开的,一至三层楼都站满了戴墨镜的保镖一样的壮汉,万佳实际控制人郝战刚背后站了十来个壮汉。

  双方争论的焦点问题,还是树苗的数量。最后,东胜区政法委书记决定让双方一起去山上清点树木的数量。

  按照安排,任林全上山随相关人员核对树木数量,暴满青留在园林局。这期间突然来了几名警察,先把暴满青控制起来,又把任林全从山上叫回来,一起送进了公安局治安大队。在东胜区劳动人事局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暴满青签了一份补充协议和两份盘点表,才被放出来。

  “简直是不平等条约。”暴满青说,“他们威胁我,不签字就依据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法规判我3年。”根据两份盘点表,暴满青等人承包种植的树木总计为9万多棵,比当初种植的17万棵少了近一半。

  “真是逼得我们倾家荡产了。”任林全拿着一沓向银行支付利息的票据,含着泪说,“再要不回钱,我们就得卖房子还贷了。”

  就这一问题,记者致函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宣传部,宣传部长朱永霞提供了一份代表区政府意见的情况说明,上面看不到欠款字眼。朱永霞说,我们经过认真调查,发现工程款已按进度,支付给万佳,万佳仅仅欠暴满青他们100多万元。

    政府买了多少棵树成为“糊涂账”

  100万元和农民工反映的1.4亿元,相差太大。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前不久,为弄清楚上访农民工到底被拖欠了多少钱,记者到东胜区进行了采访调查。

  在宣传部的协调下,园林局局长王生荣、万佳负责人石宝山及暴满青一方的代表坐到一起。

  万佳强调“我们不欠钱了”,并提供了几份验收报告。记者翻阅3份验收报告,发现每次验收数字都不一样。第一份大概17万棵,第二份10万棵左右,第三份变成了3万棵。记者发现,第一份有工程监理公司的签名和公章,其他两份没有。

  记者问:“为什么后面的验收报告没有监理公司的认可。”

  石宝山解释说:“我们一开始用的这家监理公司,后来不用了。”

  针对三份验收报告,暴满青表示:“第二份是他们在公安局逼我签的,第三份我没见过,是别人仿照我的字签的,我要求做司法鉴定。”

  “园林局在这9个山头买了多少棵树,你们清楚吗?”记者问园林局长王生荣。王生荣说:“总共种了多少棵树我清楚,但暴满青他们种了多少棵,我不清楚。”

  “我们咨询过园林设计专家,每一个公园用什么树,用多少棵,甚至树的大小都有规范,我们希望看看园林局对这几个公园的预算规划和验收报告。这些资料上应该能看清楚。”记者表示。

  王生荣说:“可以看,但今天来不及,我们这些资料里的数据是针对万佳园林的,和暴满青没关系。”他表示,能提供园林局在这9个山头上买了多少棵树这一关键数据,将尽快安排。

  然而,截至记者发稿,王局长没有给记者提供任何数据。给宣传部长打电话,她没有接听。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