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人均万元税负,高还是低 ?

2014年02月18日来源: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制图:张芳曼

  【核心阅读】

  所谓“人均万元税负”,实际上就是“人均财政收入”,这个指标中国远低于世界主要国家。过分追求低税负、高福利,可能面临极大的财政风险,也是不可持续的

  日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了《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发布会上,有学者称目前我国已经迈入“人均万元税负阶段”。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对此广泛关注并展开热烈探讨,更有网友惊呼:“一口饭就有半口以上缴了税。”

  人均万元税负,究竟是怎样一个概念?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这样的水平是高还是低?

  九成以上税收来自企业

  “人均万元税负”的计算并不复杂。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被我国13亿人口一平均,便得出了“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这一结论。

  “人均万元税负,是不是说每个人一年平均要缴1万元的税?那真是太高了!”在北京朝阳区新光天地商业区,一位公司白领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感受。上网翻看留言,不少网友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按照上面的算法,将公共财政总收入平均到13亿人身上,得出来的‘人均宏观税负’实际上跟‘人均财政收入’是一回事。同一个指标两种叫法,但给人的感受却大不相同。”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解释说,当人们听到“人均税负接近万元”,大多数人的反应肯定是负担太重了;而听到“人均财政收入万元”时,则会感到我们的人均财力还是太少了。

  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九成以上的税收来自企业缴纳。刘尚希说,一般而言,在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较低条件下,税收主要来自于企业部门;随着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来自于家庭部门的税收会扩大,微观税负将会向家庭部门移动。从世界上看,高收入国家来自于家庭部门的税收远远高于中低收入国家。

  国际上,通常将“人均财政收入”作为客观反映一个国家财政实力的指标。从人均财政收入水平看,我国的人均财力水平远远低于世界主要国家的平均水平。

  根据财政部网站数据,按照国际可比口径计算,2011年我国人均政府财政收入按当年平均汇率折算为1528美元,而美国、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人均财政收入水平均在14000美元以上,我国人均财政收入只相当于这些国家的1/10左右。2010年,我国这一指标世界排名处于100位之后。

  这意味着,如果将公共财政收入的2/3用于保障民生,欧美发达国家花在每个人身上的保障支出超过9000美元,而我们只有1000美元,相差了9倍。这也就不难理解,我们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还处于一个较低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

  宏观税负水平处于合理区间

  跨入新的一年,收入多一些、税负轻一些、保障高一些,几乎是我们每个人对未来的期盼。

  一般而言,收入是支出的来源,国家财力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基础。“人均税负”和“人均财力”作为一个硬币的两面,只能共进退。“人们普遍认为福利多多益善,我反对这种社会福利最大化的主张。因为天上不会掉馅饼,政府多给,就要多收。收得过头了,发展就没后劲了。”刘尚希指出,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必须平衡两个钱袋子:一个是国家的“钱袋子”,一个是老百姓的“钱袋子”。

  如果硬要搞低税负、高福利,那么国家所需的财力只能靠负债来解决。这要面临极大的财政风险,而且是不可持续的。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由于经济增长乏力,财政赤字高企,债务压力巨大,一些被当作高福利“样板”的欧美国家,面临财政入不敷出、难以为继的窘境。有的国家甚至引发了“主权债务危机”,导致政府部门“停摆”。究其原因,就是一些国家推行的高保障与高福利制度,远远超过它的经济增长水平,最终导致政府收入与支出严重失衡。这样的教训需要我们警醒。

  专家介绍,一个国家税负高低,一般用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即宏观税负来衡量。从政府部门和一些研究机构测算的结果来看,由于采用的政府收入口径不同,测算出来的宏观税负结果也不尽相同。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报告中, 2012年公共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2.59%,全部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为35.33%。

  “宏观税负世界平均水平约为40%,应该说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处于合理区间。因此,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稳定税负,形成有利于结构优化、社会公平的税制。”

  将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

  稳定税负,意味着财政收入不是政府想收多少收多少,而是要与经济增长大体“合拍”。如何将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进一步改善和提升民生保障水平?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的报告,以及参与报告起草的专家学者们,给出了不少好建议和好“点子”:

  ——预算管理真正实行全口径,推进政府收入体系改革,探索新的基本财政模式,以全口径预算管理为依托,调整规范各类政府财政收入。政府支出方面稳定规模,同时要转换结构。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形成有利于结构优化、社会公平的税制。

  ——国有资本红利应该是为全体国民所共享的,现在分红比例偏低。国有资本应真正为公共支出、公共服务发挥作用,这方面改革的空间还很大。

  ——基础设施建设高峰期与社会福利体系建设全面推进,两个碰到一起,是我国的一个非常特殊的国情,这在发达国家历史上没有过。我国基础设施建设高峰期已经进入尾声,未来中国财政支出重点必然向社会福利性支出倾斜。今后应当适度控制规模,压缩建设性支出以及政府投资,继续加大社会福利性支出比重。记者 李丽辉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