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东莞部分色情服务被曝涉性贿赂 高端场所藏暗道

2014年02月19日来源: 北京青年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东莞东城酒吧街上的10来家酒吧都被贴上封条关门停业

  东莞东城酒吧街上的10来家酒吧都被贴上封条关门停业

东莞厚街小巷内最多的就是成人用品店和出租房

  东莞厚街小巷内最多的就是成人用品店和出租房

  2月9日央视曝光东莞部分娱乐服务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问题后,东莞警方成立专案组并开展为期3个月的打击整治涉黄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掀起了“扫黄风暴”。随后,风暴刮向全国,目前全国范围内的专项打击整治活动还在持续。

  10多年间,东莞各类按星级标准建造的酒店达1000余家,仅五星级酒店就有几十家,数量仅次于北京、上海。扫黄风暴到来之后,很多的霓虹灯和招牌在夜晚关闭,原本车水马龙的涉黄场所门口变得冷冷清清。

  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进东莞,寻访“扫黄风暴”下的“性都”之变。

  打工卖淫收入悬殊

  “你可以想象,打工一年才三四万元收入,而做小姐一个月就有几万块,最高的一年有百万。”东莞的一位私企老板说,这样的诱惑不是人人都能抵抗得住的。

  北青报记者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一位正隐藏在某栋居民楼出租房中的小姐“佳佳”。

  通过短信的沟通,佳佳自称20岁,来自河南和安徽交界地区,到东莞做小姐已经一年多,她所了解的小姐,大部分是通过老乡、工厂原来的同事介绍进入这一行的,而且她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穷,只是因为看到老乡做了几个月以后突然暴富她才动了心。

  至于“莞式服务”的内容,佳佳认为,开始的培训、服务内容大同小异,一般有人先给介绍,看日本的AV影碟和视频进行培训,这期间如果不能接受是可以离开的,但要交一笔保密费。一般都由老乡做思想工作,说服留下来,后来佳佳才知道,这就跟传销一样,多拉一个人来会有数千元至万元提成,如果特别漂亮的提成可能还要高。

  佳佳所在的酒店桑拿部对小姐的管理非常严格,如同公司一样有各种奖惩制度,迟到早退、服务态度不好等都会被罚钱,“我们赚的钱里至少40%被提走,这些钱包括公司管理费、妈咪提成等,甚至还有保安的工资等。”

  “至于收入,一般每年二三十万没问题,看你在哪个场子,漂不漂亮,我听说过有小姐一年赚上百万,但那是极个别的。”尽管收入比较高,但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的,“黑白颠倒对身体损害很大,没有几年就面容憔悴,20多岁的像30多岁”。而且,酒店中高档会所的小姐永远是年轻的受追捧,二十三四岁就基本没有吸引力了,只能到其他中低档场所去服务,或者到其他省份的酒店和洗浴中心。

  佳佳说,她相信,有钱后多做美容和保养,换另一个城市生活,会有新的生活。

  部分“莞式服务”涉嫌性贿赂

  青睐东莞的,除了港台客人,东莞酒店的桑拿部和高档夜总会里最多的内地顾客是全国各地的富裕阶层、商人和广东省周边的猎艳者。

  “东莞的色情服务是面向全国的,外地不少有这方面需求的,与妈咪熟悉以后就成了稳定客户。”曾多次和朋友出入过涉黄场所的王力(化名)解释,这些人与那些随便来消遣一下的人不同,他们很多是企业的老板,为了生意要招待客户,晚上吃了饭就给妈咪打电话预约,很多高档的场子不预约根本进不去的。当然,这样的高档场子特别注意保护客户的隐私,不是熟悉的人无法进入,很多高端会所和场子前台都会询问客人是否有“密码”,没有“密码”不能进,所谓密码可能是妈咪发给客户的一串数字,或者一个词语,或者要说出妈咪的手机号。

  王力举例说明:一个朋友是建筑公司的负责人,要在湖南投标一项公路的施工工程,为了让负责招投标的“重要人物”满意,尽管晚上吃完饭以后已经10点,但仍可以马上联系东莞的妈咪,“妈咪的效率和服务当然是相当好的,当即就给朋友几个人订了晚上飞广州的机票和第二天广州飞长沙的机票,然后派车去机场接客,直接拉到酒店,当晚安排小姐消费以后早晨再派车送到机场飞回长沙,根本不耽误重要人物上午要出席的会议。”王力认为,尽管这种消费模式价格昂贵,但是对于那些为了“办事”的人来说,服务不可谓不贴心和高效率。

  在到东莞消费的客人中,有部分是为了“办事”,所谓办事要么是为了生意,要么是有求于人,请人到东莞体验“莞式服务”就成了高端的享受,“这里面肯定有一些行贿和腐败的情况,很多人要请的客人就是某些掌握公权的政府人员。”王力说,负责买单的人如果不想找小姐,会所设有休息区,可以上网、看电视、喝茶,等“重要客人”消费完了马上买单。

  东莞某集团旗下有房地产、酒店等实业,该集团的一位刘姓主管介绍,据他所知,东莞的很多涉黄酒店为了重要客人的隐私有很多办法,而该集团旗下的酒店俱乐部在东莞也比较知名,俱乐部装饰极其奢华,所服务的客户也相对比较高端,“会所除了表面的电梯可以到,还有隐藏的暗道,普通客人来消费就从酒店大堂的电梯内上楼,而只有重点客户、特殊人物才在预约后,由专人带领从酒店暗道进入会所的贵宾区。”

  刘姓主管称,暗道和隐藏的电梯都不设监控摄像头,这与酒店大堂有明显区别,普通客人走酒店大堂必然会被摄像头拍摄下来,电梯里也都有监控录像,这样一来很多特殊客户就非常忌惮,担心留下证据。而暗道和隐藏的电梯就是给这一部分高端客户准备的,“高端客户的消费能力肯定更强,要满足他们的要求。而据我所知,这一部分人中包括某些企业负责人、公务人员、官员甚至明星名人。”

  “暗道除了不留下监控证据、不走酒店的大堂,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逃跑。”刘主管说,“万一遇到警察突然袭击来检查,重要客人和小姐们就会从暗道和隐藏的电梯离开,这仅需要二三分钟的时间,而这时也许警察刚刚走进酒店大堂,楼上的客人和小姐早就没了踪影。”

   互联网招嫖近乎公开

  前些年,不少人一旦进入东莞,手机上就会收到“东莞短信”,甚至当地媒体报道,在2010年前后“招嫖短信”被发到中央和省市领导的手机中,导致当年东莞的“桑拿整治大会”,近200名桑拿老板到场接受训示。

  实际上,东莞“招嫖短信”兴起于2005年,经过整治近两年来逐渐收敛,而互联网也成为东莞色情场所的营销平台,在网上搜索“东莞桑拿”、“东莞小姐”等关键词,能搜索到大量色情场所的服务、价格及联系电话,很多QQ群也是专门为东莞嫖娼而建的。除了短信和网络,在街头散发招嫖小广告在东莞也一度非常流行。

  为了招揽嫖客,各酒店都会许诺出租车司机,只要能拉来客户就会给100元至200元不等的提成,出租车司机小陈说,以往晚上很多出租车司机都在酒店附近等活,往往要到凌晨三四点,除了拉上班下班的小姐,川流不息的嫖客也是稳定客人,再加上额外的提成,有的出租车司机一晚上能赚五六百。

  东莞色情行业的半公开化表现之一还包括客人消费的“坦然”,“外地的很多涉黄场所肯定没有这么公开啊,但是东莞你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去任何一家酒店,开门见山就提出找小姐,没人会对你不客气。”当地的齐先生说,当然在大部分酒店都能找到这样的服务,想在东莞找到没有色情服务的酒店很难。

  “在外地找小姐哪个敢刷卡啊,都是现金结算,东莞的很多酒店、桑拿场所找了小姐都可以刷POS机,信用卡、银行卡都没有问题。”齐先生表示,也许东莞这种公开化的经营让很多人确信在东莞消费是安全的,不会被调查,不用担心留下消费证据,“警方要想查很好查啊,只要把酒店俱乐部、桑拿会所的POS机消费记录调出来,很多人身份就掌握了。”

  涉黄周边产业被摧垮

  据东莞地下色情业内人士估算,东莞大概有10多万小姐,加上色情场所的保安、保洁、经理等其他人员,围绕这一行业的总就业人数估计有20万人,而色情业内人士估算东莞色情行业每年产生约400多亿元经济效益,能占东莞十分之一的GDP。

  不像全国大部分城市,有着明显的郊区和城区之分,东莞的厚街、常平等镇甚至比东莞城市还要繁华热闹,每个城镇都有密集的高楼大厦、酒店、写字楼和商业区。在东莞本地人嘴里,厚街、常平等镇色情行业比较发达。

  厚街康乐街居民区存在大量出租房屋,很多厚街人靠出租房屋为生,扫黄风暴直接影响了租房市场,当地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一带因为距离几家大酒店比较近,有很多小姐租房,一间房从300元到600元不等。“我有15间房子,现在已经空了14间,只有一间房有人租。”康乐街五巷一个面带忧虑的房东说,14个女孩都是近些天搬走的。

  “我们出租房屋不过问她们是什么职业,扫黄直接影响的是我们的收入,我一个月少收入好几千块钱。” 房东说,前些年年年扫黄,也没有像今年这样厉害,租房的人突然走了很多。

  “我一眼就能看出一个女孩是不是鸡婆。”在厚街常拉小姐上下班的出租车司机老谭自信地说,她们大多20来岁,身材很好,大多黑丝短裙,手指甲、头发做得很精致,拎着名贵的包,很多十八九岁的女孩烟瘾很大,尤其是下午五六点钟打车去酒店的,99%是鸡婆,因为那个时间要去上班了,白天她们要睡觉。

  老谭说,她们一个月收入二三万很普通,因此打车掏钱很爽快,有时还给小费。最近老谭拉了不少小姐去火车站和长途车站,“她们有的去了珠海,有的去了惠州,东莞这次扫黄不知道持续多久,她们反正是流动的,妈咪一个电话就赶到外地汇合了。”

  扫黄风暴一来,很多夜班出租车司机表示,收入直线下降了至少三分之一。

  在厚街商贸中心二层和三层,分布着几十个化妆、美甲和做头发的小店、小摊,只三十元就可以提供化妆、盘头,不过这些摊位和小店里生意明显冷清,大多摊位上没有顾客。

  一个女店主直言不讳地说,自己的客户90%是小姐,这些小姐都在附近的一些酒店及会所上班,下午4点开始化妆,5点以后到酒店,“以前每天下午4点多这里会有很多小姐,化妆要排队,这些天突然就冷清了。我给相熟的几个小姐打电话,问她们怎么回事,她们说风声太紧,没有生意做了,要先暂避风头。”女店主说。

  13日晚8点左右,太子酒店的住宿和健身等场所仍在正常营业,不过桑拿中心灯光黑暗,门上贴着封条。在桑拿中心门口正面,停着一辆警车,停车场内有多名男子值守,阻止人们靠近桑拿中心。

  紧邻桑拿中心停车场的一家超市老板说,以前桑拿中心客人很多,一直营业到凌晨,可以用“车水马龙”来形容,而作为距离桑拿中心最近的超市,自然也因此生意兴隆,“现在收入下降了一多半,每个月4000多元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沐足店酒吧一同被封

  “扫黄风暴”有愈演愈烈之势,2月18日,东莞东城酒吧街上,苏豪酒吧、BB CLUB、蕾特舒餐厅酒吧等10来家酒吧都已关门停业,在停业的酒吧门口张贴着东莞东城分局14日张贴的封条。“酒吧没有什么问题,警察来了就是让暂时停业。”一位酒吧看门的保安说,这次扫黄跟以前不一样,太厉害了,以前从来没有关过酒吧和迪厅。

  此外,北青报记者走访东莞的厚街、中堂镇、东城、南城等地,发现几乎所有的沐足、桑拿洗浴、酒吧迪厅都被贴上封条或者锁门停业,少部分KTV还在营业,“东莞是年年扫黄,以前最厉害的时候涉黄的场所也仅仅两三天不营业,现在已经过去10来天了,那些停业的、被查封的不但没有丝毫开业的迹象,而且扫黄范围也越来越大。”根据东莞当地媒体报道,东莞已关停190家桑拿经营场所。

  “我被误伤了。”在东莞市区投资经营沐足店的曲先生认为自己是此次扫黄风暴中被殃及的“池鱼”,“我经营多年的沐足店,有100多名员工,整个店投资就数百万,每个月租金和人力成本全算下需要近30万元,这次突然被停业我觉得挺冤的。”曲先生介绍,整个东莞有七八百家沐足店,不涉及色情正规经营的大约在十分之一,“我最初做这个店的时候就坚持正规经营,不想涉黄,2月9日刚开始扫黄的时候,我还比较高兴,以为扫掉那些涉黄的场所,我们的正规经营的企业就会生意好了。”

  “如果停业三个月,我可能要亏近百万元,生意就没法做了,店员都要遣散。”曲先生说,他的朋友贷款借钱投资几百万元做酒吧,这次查封可能导致倾家荡产,背负巨额债务。目前,曲先生联系了多名沐足店、酒吧的店主,准备向东莞市相关部门申诉。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近日一些正常经营的店也在警方持续的检查下主动关门停业,2月16日晚8点,在厚街一个正常营业的养生馆,一个小时内受到两次警察登门检查,“警察一天来好几次,客人都不敢来了,每次都要查各种证照,正常的按摩也无法进行,客人都吓跑了,我只能自己锁门停业。”在厚街检查的警察手中,拿着厚厚一沓已盖章的封条,随时可以张贴在沐足、养生会馆、KTV等场所。

  查清“保护伞”作结案标准

  东莞警方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涉黄问题屡禁不绝是困扰当地警方的一个突出难题,2010年以来,东莞平均每年查处的各类涉黄案件都保持在千宗左右。

  “如果警察说不知道辖区的哪个酒店涉黄,我觉得肯定在说谎。”东莞的几名出租车司机都表示,自己完全可以带着警察去抓,一抓一个准,更别提有各种侦查手段的警察。

  据媒体报道,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李春生在10日的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在广东全省开展的3个月全面整治活动中,要对查获的卖淫嫖娼违法人员全部立案,以查清整个案情及场所的所有关系,抓获主要责任人和幕后老板、团伙骨干成员,查清是否存在“保护伞”作为结案标准,真正做到“主要犯罪嫌疑人不抓获不放过、团伙骨干和利益链不打掉不放过、保护伞不挖出不放过”。

  东莞当地知情人士介绍,大酒店很多时候会主动找某些官员的亲属入股,借此找到保护伞,而中小规模的酒店和一些桑拿和沐足店等,会与主政一方的党政官员“搞好关系”,并打点片警、所长等,一有风吹草动会提前得知消息。

  目前,东莞“扫黄风暴”仍旧被认为是一阵台风,很多东莞人认为,风暴过后东莞色情行业依然会存在。因此东莞也在思考如何避免“运动式整治”存在的“一阵风效应”。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东莞市专门负责打击“黄赌”违法犯罪的行动大队编制仅有15人,无法经常性地直接实施查处行动,只能督导各分局开展日常打击和定期组织开展专项行动。而从案件查处过程看,涉黄案件又存在取证难、处理难等问题,证据链往往容易断裂,难以指向场所的幕后老板。“打为治标、管方能治本”,打击涉黄行动必须建立有针对性的长效机制。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