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三亚裸晒被拘第一人:原本为健康而来

2014年02月20日来源:成都商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孙建国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他说,大夫建议他去空气质量好、氧气含量充足的地方。裸晒了,休息好,睡觉也好,血液循环也好。

    被拘心声

    重获自由后,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孙建国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同时,他也心有余悸,不敢再去原来的那片海滩了。

    对于在那片海滩裸晒,他说,“我们都养成习惯了,亲近大自然是我的权利,那里不是公共场合,只能是‘特定的地点’,其形成不是一两天”。不过,他也有些后悔,他说,“我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我被抓了典型。”

  今年春节期间,三亚因宣布严查公共海滩的裸泳裸晒现象而备受关注。2月6日,三亚市政府发出公告,禁止在公共海域、沙滩裸泳裸晒的行为,要求因疾病需日光浴治疗的要穿上泳裤、泳衣,违反者将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罚。三亚方面称,严禁公共海滩裸泳裸晒行为将被纳入常态化管理,现场将安排警力进行全天无缝隙值守。

  2月8日,58岁的哈尔滨人孙建国,成为三亚整治公共海滩裸晒行动中被拘留的第一人。三亚警方的说法是,当日,孙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工作人员发现后及时上前进行法制教育宣传,孙不情愿地穿上内裤,但工作人员离开后不久,他又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公安机关依据相关规定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此事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近日,孙建国走出拘留所重获自由后,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他觉得,三亚真是美丽天堂,在大东海海湾优美海岸线的东南角,他能与一大群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晒太阳。他说,自己在拘留所里哭了5天,他仍旧喜欢这片海,但再也不会去原来的地方。

  为了健康

  从哈尔滨远赴三亚晒太阳

  三亚大东海海岸线是大自然画下的美妙之弧,当下黑龙江冰天雪地,哈尔滨18日夜间温度为-27℃,但这里却有大把阳光。

  2月17日中午,孙建国来到大东海的海滩上,他脱掉上衣和长裤,只穿一条四角裤衩坐在海滩上。每天,只要有空闲,孙建国就会从港门村的出租屋出发,骑自行车准时出现在大东海海滩。

  最近几年,每到冬春季节,在这片海滩的东南角,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游泳晒太阳。在漫长的求治之路上,裸晒是他们寻找到的最廉价有效的治疗方式。

  孙建国并不是皮肤病患者,但他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他的脖子处,有一道清晰可见的手术刀疤,那正是拜甲亢所赐。三年前,因为脑梗,孙建国从哈尔滨市房管局下属的一家事业单位“病退”。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得了这病之后,“脑子不好使,反应迟钝”,这病甚至影响到了他的脑神经和视觉神经。因情绪低落,医生甚至给他开出治疗抑郁的药。

  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他发现,全国都找不到“第二个像三亚这样的地方”,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一些“晒友”说,晒了三亚的太阳,不用再打针吃药,吃饭睡觉都会回到正常。孙建国的感受,也差不多如此。

  孙建国觉得,只有赤身裸体,才能真正亲近大自然,“舒坦,一般人没有体验过”,他说,湿漉漉的裤衩挂在屁股上“真难受”,他认为自己亦有羞耻之心,而非露阴癖者,但在那块独特的海滩,纵然一丝不挂也“没有一点害羞感”,因为“大伙都这样”。

  被拘5日

  警方:他在公共场合故意裸露身体

  在大东海海滩,孙建国每入海浮游半小时,就会出水晒太阳。与其相熟的“晒友”大多是哈尔滨人,因同病相怜,这些人每年都在追逐阳光。64岁的“晒友”王微(化名)说,现在老孙看起来比以前瘦了些,也没以前那么快乐了。

  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孙建国嘴里有微微酒气。他喜欢喝点酒。大夫告诉他,少量喝酒能促进血液循环。被抓那天是不是喝了酒,他说不记得了,“可能是喝了点酒。”他承认喝酒有瘾,喝了还想喝。

  河东分局的治安处罚书称,当天孙建国“不听劝告”,《三亚市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显示,孙建国被拘留的时间是2月8日至13日,拘留理由是“在公共场合故意裸露身体”。三亚市警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刚刚过去的黄金周,大东海海滩的裸泳裸晒现象遭到不少游客投诉,认为这种现象超越了公共底线。在整治过程中,孙建国面对众多游客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工作人员发现后进行制止,在工作人员离开后,他又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

  其时三亚市政府已通过各种渠道表示了坚决打击裸浴裸晒的决心,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2月9日表态认为,这种现象与中国传统文化不符。三亚市公安局副局长徐冰称,三亚严禁公共海滩裸泳裸晒,将纳入常态化管理。

  孙建国认为这次是“裤衩惹的祸”,被抓那天之前,有家人来三亚,他已好几天没来沙滩,他“不知道海滩上有了执法”,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然也“没上网没看报”。

  新闻

  面对面

  我被抓了典型

  不敢再去那片海滩

  谈及当天被抓具体场景,孙建国一屁股坐在沙滩上,突地将灰色四角裤衩脱至大腿根处,只留内裤遮挡前部隐私,“那天我就是因为这样被抓起来的。”他说,自己有点后悔,“我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

  谈裸晒

  “没毛病来这里干啥啊?”

  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什么时候来三亚的?

  孙建国:这是第二趟来,去年来过一次,这一趟是去年10月份坐火车过来的。不热的话,这次就会一直在这儿呆着。

  记者:你得了什么病,要千里迢迢来三亚晒太阳?

  孙建国:脑梗、冠心病、动脉硬化,我查过,好像是运动神经元出了点问题,有时候浑身不得劲,所以到这里来,就是想享受点阳光,温度。

  记者:为什么选三亚?

  孙建国:我妹曾到这里来过,说这里好。我去了很多地方,发现整个过中国,就这么一块地方。三亚夏天有台风,雨多大我不知道,但冬天三亚很少有雨,即便有雨,地面一湿就过去了。

  我要说的是,我们是个老弱病残的群体,有的来了10年以上,没毛病来这里干啥啊?来这还要出路费,还得租房子买房子啥的,我们是为了健康才到这来的,真得感谢咱们国家,还有这么个好地方。

  记者:你没皮肤病,为什么也要裸晒?

  孙建国:有一年在哈尔滨游泳馆游泳,皮肤突然过敏起疙瘩,我认为游泳要去天然水域。后来我又得了多种病,有的病就像感冒,是周期性的,能好。但有的病,只能维持不恶化,不能去根,再好的药也不能去根。大夫建议去空气质量好、氧气含量充足的地方。裸晒了,休息好,睡觉也好,血液循环也好。

  谈被抓

  自称因为换裤衩被抓

  记者:当天怎么回事?

  孙建国:他们在楼梯口那里设卡,我一来就给我照张相。然后我来到沙滩,他们就给我一张宣布单,我说我不识字,看不清,我眼花,尤其在阳光底下根本看不见,他们就给我念。不是不让脱裤衩了吗,我就穿着裤衩游泳。游完泳我来到沙滩上,将裤子穿到这种程度(孙建国光屁股坐沙滩上,将裤衩穿到大腿根挡住隐私部位),这就不行!

  记者: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孙建国:刚从水里上来,裤衩湿了,特难受,我要换裤衩啊!这个地方你都看见了,没有更衣室,没有卫生间,我到哪儿换裤衩?我们一直是这么换裤衩的。

  记者:这里毕竟是公共地带,不是私人场合。

  孙建国:那块与其他地方不同,根本没有游客过来走。这个地方叫“光腚岛”,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记者:他们拍照取证的时候,你有没有表现出反感、排斥?

  孙建国:没有。我换完裤衩,都已经骑车往回走了,在海滩边的走廊上,就把我给抓了。一开始是被送到红沙派出所,在那里做了笔录。当时说是传唤,我双手被反扣,拷在椅子上,不给水喝,不给药吃。我不知道我哪儿错了。

  记者:抓你时,警察知道你有病吗?

  孙建国:他们应该知道,抓我的时候他们都戴手套,问我什么病。我说银屑病,我是吓他们的。但一个领导说,这病没事,不会传染。

  记者:你不知道当天警察在执法吗?

  孙建国:我知道,但我不知道规模整得这么大。

  谈被拘

  心里害怕 在拘留所哭了5天

  记者:抓你的罪名是什么?

  孙建国:笔录上说我故意裸泳裸晒。我当时心脏特别不好,吓得心怦怦跳。做询问笔录的时候,他们给我家人挂了个电话。他们说,我要蹲5天10天,说我在公共场合裸泳裸晒。但我根本没有裸晒,来沙滩上就穿着(裤衩)。

  记者:做完笔录呢?

  孙建国:他们一开始说,我态度好,这么大岁数了,可以照顾一下。后来我还是被送到拘留所了。我被关在三亚市拘留所,在火车站附近。

  记者:进拘留所前,体检了吗?

  孙建国:体检了,是在农垦医院做的检查,给我做了验血、胸透和B超。他们告诉我,我有冠心病。

  记者:你的朋友说,你沉默地过了5天,是哭着过来的?

  孙建国:对,憋憋屈屈的,心里总害怕,就觉得时间过得慢。跟我关在一起的都是一些违反治安条例的人,我不跟他们交流,我现在啥也记不住。

  记者:在里面吃的什么?睡得着吗?

  孙建国:黄豆,黄豆芽,除了豆,就是芽。(笑)也有肉,至于味道呢,那就不用说了。睡不着也得睡,没办法,闭眼就是噩梦。

  记者:回家怎么和家人解释这个事情?

  孙建国:这是我第一次“进监”,有啥说的,都见报了。出来后在沙滩上见到这么多老朋友,我都抬不起头来,我感觉自己有点抑郁了。

  谈心声

  “说良心话,

  有点后悔”

  记者:你似乎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孙建国:就是冤枉的。

  记者:你们感觉老孙性格有变化没?

  晒友:咋不变呢,变胆小了,都不敢去那边(原来的裸晒区)了。

  孙建国:对,我心有余悸,我看到他们就害怕、哆嗦。

  记者:普遍观念认为,公众场合裸晒伤风败俗。

  孙建国:哪都找不到(三亚)这样的地方,你让这些人晒晒太阳,治治病,他们明年还来,不但他们来,他们的家属也来,这也是给三亚创收,而且一传十、十传百,有病的都往这来。

  晒友:没病的人在这个环境下晒太阳游泳,也会提高免疫力,一个冬天不需要打针吃药,既能吃又能睡。而且我们认为,这是回归大自然。

  记者:你们这种观念是不是太超前?

  孙建国:我们都养成习惯了,亲近大自然是我的权利,那里不是公共场合,只能是“特定的地点”,其形成不是一两天。

  记者:一点不后悔吗?

  孙建国:说良心话,有点后悔,以后注意点。我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我被抓了典型。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