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西枪杀孕妇警察家属仍寻求谅解:想当面赔罪

2014年02月20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出事的那家螺蛳粉店就在这条街上摄影/本报记者 高淑英

    贵港民警枪杀孕妇案被告家属主动联系记者说,案发后一直都想当面赔罪

    涉案民警家属仍在寻求谅解

    导读:2月17日,贵港民警枪杀孕妇案一审宣判,被告胡平被判死刑,他的亲属表示会上诉。前晚,胡平的家人首次主动打通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手机,希望能通过媒体表达他们对受害人一家的深深歉意,并取得对方的谅解。而受害人吴英母亲的态度仍是拒绝。

    2月17日,广西贵港醉酒民警枪击孕妇案一审宣判,涉案民警胡平被判死刑,受害人家属此前在一审法庭上表示“不谅解”。“我们很内疚。”胡平的父亲胡忠说,尽管受害者家属拒绝,他们还是希望能去赔礼道歉,也期待得到对方谅解。受害者吴英的母亲黄女士昨日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仍是说:“以命抵命!”

  涉案民警家属:

  案发后一直都想当面赔罪

  2月13日,该案在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胡平在最后陈述阶段向受害人亲属道歉并请求法庭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当法庭询问受害人家属的意见时,受害人家属表示“不谅解”。

  该案相关律师此前曾告诉北青报记者,胡平的亲属曾试图向受害人家属赔礼道歉、进行经济赔偿,期待能得到谅解,但是遭到受害人家属拒绝。对于这一说法,多位受害人家属表示,案发后胡平家属从没有找过他们。

  胡平的堂叔告诉北青报记者,案发后,胡平家属想找到受害人家属,当面赔罪道歉,但胡平也是国家公职人员,他们当时听从相关人士劝阻,最初一段时间并没有和受害方直接接触。据悉,案发后政府成立了工作小组和受害人家属沟通。

  胡平的父亲胡忠也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了胡平堂叔说法。胡忠说,后来他们自己也去找受害人家属,还和一位吴姓家属取得联系,并希望通过这位家属去和其他家属争取。看守所中的胡平被会见时也表达出忏悔,表示愿意共同抚养对方的孩子,并像对待自己的老人一样赡养对方老人。但多次努力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受害人谅解,也未能和对方见面。胡忠说,一审开庭当日,是双方家属第一次聚到同一个场合。

  当说起胡平在法庭上悔罪,受害方家属表示不谅解时,胡平的堂叔在言语间流露出后悔之意,“如果之前能当面道歉,应该会好些。”

  受害者家庭:

  春节前已经离开案发地

  一审结束次日,北青报记者来到事发地大鹏镇上的“赖三螺蛳粉店”内,蔡世勇的姐姐忙碌地卖粉、收拾碗筷。在提及涉案民警时,她仍然感到很愤怒。

  她说,蔡世勇和妻子感情很好,两人育有两个女儿,“在农村,没有儿子是不行的。”吴英怀了第三个孩子,家人觉得如果是男孩,就很圆满了。但是去年发生在店里的枪击案,击碎了弟弟的生活。出院后蔡世勇在她店里居住,有时候也帮她搭把手,但是整日萎靡不振,也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

  往年蔡世勇都是和姐姐一起过年,但是在马年春节前,蔡世勇带着女儿和老人回到柳州老家。蔡世勇曾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大鹏镇,人们看到他时会关切地询问,熟悉的地方也让他总想起悲剧发生的夜晚,一些“你和那个人有没有仇”之类的话,还会让他愤怒。

  蔡世勇说,他晚上睡不着觉,想起来就哭。他目前的打算是,回到柳州老家后,不再回到平南县。

  案发店内食客:

  晚上不敢独自出远门

  案发时在店里吃螺蛳粉的食客张寿善,曾被胡平用手枪指着脑袋。案发后几天,他和家人去拜了祖宗,请了几桌酒席,并燃放鞭炮纪念自己的“第二次生命”。2月15日,在大鹏镇,他向北青报记者说起此事时,潇洒地表示“没事了”,不过随后他说,以前晚上开车到周边县市都没有顾忌,现在必须得拉上一个人陪伴才敢出门。

  案发“老牌螺蛳粉店”隔壁是一家理发店,理发店的另一侧也是家螺蛳粉店。2月14日晚上,螺蛳粉店的张姓老板、理发店老板娘莫女士及几位客人在理发店又聊起此案。张姓老板说,案发前几天,他想闭店休息几日,妻子舍不得生意,在他的坚持下关闭店门。闭店才两天,“老牌螺蛳粉店”就发生了枪击案,这让他感到后怕,原本打算仅关闭几天的店铺,一下子关了一个多月,妻子也没再不舍得生意。

  莫女士在案发后曾跑过去扶中枪的老板娘,时隔3个多月,她说起来仍为老板娘感到惋惜,“很勤快、很和气的一个人。”莫女士说,吴英和蔡世勇都很勤快,平常一到11点,夫妻俩就会只留一个人在店里,但是那个时刻,夫妻俩却都在。

  张姓店主说,现在的打烊时间已经恢复到以前。小镇似乎也恢复了平静。他们的隔壁,是木门紧闭的“老牌螺蛳粉店”,门口招牌上还留有店主的手机号。

  新闻核心

  亲属眼中的胡平

  他平时并不酗酒

  涉案警察胡平是什么样的人,北青报记者此前试图联系其家属未果。前天,胡平的一位家属主动与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并表示之前未能接受媒体采访并非其家属本意。

  “我们是10月29日晚上10点多才知道这个事的。”胡平的父亲昨日告诉北青报记者,2013年10月28日上午,胡平外出办案,当日下午5点多,胡平的母亲打电话,“她问胡平,晚上回家吃饭吗?胡平说在大鹏镇办案,事情还没有办完,估计得在那边吃饭了。”胡平的父亲说,胡平工作一直很忙,之前也很晚才回家,他们没有太担心。

  次日晚上在电话中被告知这个事情后,胡忠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心目中的儿子孝顺、和气。胡平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几乎要昏过去。胡平的堂叔说,胡平平时并不酗酒,看到过他喝醉的样子,也不会惹事。看到有评论称胡平是“恶棍”时心里特别难受,他向北青报记者辩解,胡平主观上并没有恶意。

  “对不起人家。”胡平的父亲说,他们现在还想当面向受害人家属赔礼道歉,并期待能得到对方的谅解。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