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钦州警方临时工意外死亡引争议 个别警方疑“被买通”

2014年02月20日来源:中国广播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2013年8月24日兰海高速事故现场图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播出了《钦州警方被指雇临时工缉私 5雇工遇难警方称与己无关》的相关报道。节目播出后,广西壮族自治区和钦州各有关部门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但是,死者家属的申诉还在继续。与此同时,记者接到举报称,钦州警方个别缉私人员“被买通”,走私货车只要花钱买卡,就能不被查。举报内容是否属实?

  去年8月,兰海高速公路广西钦州段方向发生了一起五人死亡的交通追尾事故。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向钦州市公安局反映,交通意外的背后,是钦州市公安局非法雇用临时工在高速公路上查扣运送走私物品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所致,钦州市公安局在给死者家属的信访答复意见书中对这一说法予以了否认。自称曾参与过钦州警方打非缉私任务的黄天红告诉记者,他是通过死者黄淙介绍参与缉私的,因为觉得太危险,参与过两次之后就退出了。

  黄天红:看起来都像拍电影一样的,就是我们在那里查一个车,那个车里面反正是走私货,我们知道的。当时那个车我们停车下来,他看到我们拿着警牌,他可能是不想让我们查他,他就直接开车撞我们想逃出来,倒车又撞出去,车撞车啊,反正他就是想撞出来,逃走的。他倒车我们跟着倒车,就是近距离的撞车。都是说去查货的,实际上也没有警察在里面的,人家也叫打死我们,恐吓我们,我才不去的。

  黄天红提到,非法入境的货物分为干货和冻货两种,要想安全通过钦州境内,需要“买卡”。

  黄天红:干货就分好多种的,酒啊,烟啊,穿山甲啊,这些都是干货,干货所有的都可以买卡。反正打非组的人给一张单给你,那张单上面有车号的,这些车就不用理他,单上面都有一个手机号码的,他每个车配有一个手机的,有很多都是截下来他停车,他说是干货,我们就看车号,就按照那张买卡单,就打这个手机号码,他们的手机一般都是在前挡风玻璃那里,他就会响,响的话我们就知道是买卡的了,买卡就是说公安局那边已经搞定,买通的意思。

                                                               

  实名举报人章年展的证据

    


  实名举报人章年展说,买卡也被称为“买关”,每次查私时,都是由死者王文权负责和打非组接洽,他们的佣金是按照抓扣货物拍卖价的10%提取。

  章年展:晚叔(王文权)就跟我们说是哪一台车,他有一个本子,是公安局里面的人给他的,就是买关的话,如果他买有关的,他打有电话号码和车牌号码,我们就在那里看,他们上货的时候就开这个车,过去我们就看他的车牌号码,如果在这个纸上有的话,就不抓他,一看没有这个号码的,就追上去抓他。

  李某(化名)曾从事走私货品运输,去年7月,在兰海高速临近钦州出口处被查扣冻货一车。

  记者:他们有没有给你出示他们的警官证。

  李某:没有,他们车上五六个人,有一个是穿警服的,然后叫我们下车,直接把我们的车开回市局里面了,应该是没买他们的单吧,没买就挨抓呗。

  记者:没有被抓的时候,中间会被查吗?

  李某:查的话就是看你有没有买单,如果你买单的话就放你走了。

  死者黄淙的舅舅邓德明此前向记者提供的事故发生后他与钦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也就是打非组负责人蔡卓学的谈话录音中,被称作蔡支队长的人曾提到相关内容。以下是邓德明提供的录音:

  蔡卓学:所以你跟劳改三(何远航的父亲)说,你不用拿那个威胁我了,你仔本身是做山货的人,我们从来没有捉过他,他也不跟我买过一角钱关,大家都是兄弟来的,不可能要他的钱。

  钦州警方个别缉私人员“被买通”的说法是否属实呢?昨天,记者再次来到钦州市公安局,希望就举报人们反映的问题做进一步求证,钦州市公安局宣传科长马德兴表示对此不了解。

  记者:有人跟我们反映问题,说钦州市公安局在缉私的过程中存在“买关”和“买卡”的情况,你们了解吗?

  马德兴:这个情况不了解。

  马德兴透露,死者家属们提及的所谓雇用临时人员执行缉私任务的“打非组”,实际上是一个临时机构。

  马德兴:这个呢,没有什么正式的名称,就是为了打击这个工作,我们就专门抽调人,就像我们公安局办什么大案成立的专案组,都是临时性的组合。

     

  停在交警暂扣车辆停车场的事故车

  爆料人在采访时透露,走私时花钱就能买卡,买卡就能不被抓。情况是否属实,还待钦州警方解释。随后,中国之声记者多次就这一问题向钦州市公安局核实,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应。五位临时工死者的家属也没能从公安局得到合理说法,他们只能求助于钦州市检察院,检察院表示,目前证据不足很难对事件定性。

  与此同时,死者郭子权、黄淙、周伟强的家人再次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检察院递交申诉材料,钦州市检察院检察官李铁:

  李铁:几位老百姓到这里来反映说,他们的家属曾经帮助钦州市公安局打击走私犯罪,公安局就给他们答复说从来没有聘请过他们,确实他们也拿不出什么聘请书之类的,到目前为止他们提供的证据材料太单薄。第一个,没有聘请书,第二个,你当时出去执行任务,你请示了谁,谁批准的,你必须拿这个证据出来。

  记者:他们不是还提供了一个录音吗?

  李铁:这个录音我没听到,放不了啊,他拿很多U盘,我们这里不放U盘的,我们这里放光碟。

  李铁表示,由于证据不足,目前,没有证据可以为5名死者的行为定性。

  李铁:不管是你群众拿出来,或者是我们侦查人员查出来,法官才能相信,如果你拿不到我们调查人员也查不到,那当时你这个活动是不是合法,是你办公事还是办私事,目前定不了。

  问题是你都没有受理案件,你们侦查人员怎么去调取证据呢?

  李铁:他现在材料都没交给我啊,我说什么时候交给我我都要啊,但你把材料直接交给办案的人效果才是最好的。

  死者郭子权的弟弟郭子云:我们要求把材料放给他,他说你放材料在这里,等一下不见了,怎么办?后来我们没办法只能拿回来。

  另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交死者郭子权妻子张芸娇的信访告知单记载,“你于2013年9月25日反映要求复核的信访事项,我单位已于2013年9月25日受理,并将在60日(如情况复杂将延长30日)内向你做出书面答复意见。”现在,据公安厅做出书面答复意见的截止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公安厅信访办工作人人员表示,延时确实存在,希望死者家属理解。

  公安厅信访办工作人员:这个结果还没有出来,现在有点延时,确实是存在,希望你理解一下好吗?

  钦州市公安局对相关事件始终没有做出合理解释,当地检察院尚未受理,自治区公安厅超过期限未做答复,一起造成五人死亡的交通事故是否真的“很简单”?交通意外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疑点?事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